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5hcmb好看的都市小說 洪荒鬥戰錄討論-1215 九曲黃河陣推薦-vp2kj

其他小說 / 6 10 月, 2020 /

洪荒鬥戰錄
小說推薦洪荒鬥戰錄
“诓骗你等?好好看看我等阵法之玄妙。汝阐教,皆为无能之辈也。”云霄也是有傲气的。
阐教一方,各忍怒气,保着子牙来看阵图;及至到了一阵门,上悬有小小一牌,上书:“九曲黄河阵”,士卒不多,只有五六百名,分五色。
有诗为证:
阵排天地,势摆黄河;阴风飒飒气长人,黑雾迷漫遮日月。
悠悠荡荡,杳杳冥冥;惨气冲霄,阴霾彻地。
消魂灭魄,任你千载修持成画饼;损神丧气,虽逃万劫艰辛俱失脚。
正所谓神仙难到,削去顶上叁花,那怕你佛祖亲来,也消了胸中五气。
逢此阵劫数难逃,遇他时真人怎躲。
话说姜子牙看罢此阵,回见云霄。
云霄:“姜子牙!你识得此阵么?”
姜子牙:“道友!你明明书写在上,何必又言识与不识也?”
阐教中有人看琼霄不爽,当即飞出一剑,直取琼霄。
琼霄在鸿鹄鸟上执剑来迎,未及数合,琼霄娘娘祭起混元金斗,那弟子不知此金斗厉害,只见一道金光,把他吸在里面,往黄河阵里一丢。
要在此前循环,第一个被丢入阵内的,可是杨戬。不过,杨戬这回可不在西岐这边。
而后第二个被丢入阵内的,是金吒。金吒的遁龙桩也落入斗中。第三是木吒。
不过,这循环这不存在。
琼霄娘娘倒是无意间,就把许多西方教的光头给卷入黄河阵之内。
不过,反正西方教也没有好东西。琼霄可不管那许多。
云霄则把青鸾一纵,二翅飞来,直取姜子牙。姜子牙大惊,赶紧开溜。
他现在是没有中央戊己杏黄旗的。这杏黄旗,早在荒古时代,就被谢玄给夺走了。
姜子牙也只能逃跑。
姜子牙跑得也是够快的,主要还是他的四不相快。
云霄骑着青鸾都追不上。
子牙败回,见了广成子。广成子:“此宝乃是混元金斗,这一番方是众位道友,逢此一场劫数。入此斗内,根深者不妨,根浅者只怕有些失利。”
而云霄娘娘回进中军,太师问云霄:“此阵内拿去的玉虚门人,怎生发落?”
云霄:“且看阐教一方打算再说。”
闻太师不多问,当即在营中设席款待。
闻太师此时爽怀乐意,大喝了不少。
次日,五位仙姑齐至西岐阵营前,坐名请阐教最厉害的人答话。
此时,广成子走了出来。
云霄:“莫非你是在这里最厉害的阐教门徒?”
“然也!”广成子那是一点都不谦虚。
云霄当即冷笑:“广成子,可莫要自命不凡。今日会战,决定是非。吾摆此阵,请你阐教来看。你门下有甚高明之士,谁敢来会吾此阵?”
广成子道:“吾教高超者甚多,谁都敢来也。”
琼霄对云霄道:“姐姐既设此阵,又何必与他讲甚么?待吾拿他,看他有何术相抵?”
琼霄娘娘在鸿鹄鸟上,仗剑飞来。
琼霄一出场就出手的凶狠,与其美貌不搭配。
而阐教一方,赤精子看了很不爽。
他又开始唱歌:
高卧白云山下,明月清风无价。壶中玄奥,静里乾坤大。夕阳看破霞,树头数晚鸦。花阴柳下,笑笑逢人话;剩水残山,行行到处家。凭咱茅屋任生涯,从他金阶玉露滑。
赤精子唱完,大呼:“琼霄,少出大言!
你今日到此,命便绝矣。”
赤精子当即轻移道步,执剑而来。
琼霄听说,脸上变了两朵桃花,仗剑直取。
步鸟飞腾,未及数合,云霄把混元金斗望上祭起,一道金光,如电射目,将赤精子拿住,往黄河阵内一摔,将其跌在里面。此时赤精子如醉如痴,琼霄即时把顶上泥丸宫闭塞了。
广成子见琼霄如此逞凶,大叫:“云霄休小看吾辈!有辱阐教之仙,自恃碧游宫左道。”
云霄见广成子来,忙催青鸾上前问:“广成子!此前我等不屑杀你。你当自己为几许高人耶?
便说你是玉虚宫,第一位击金钟首仙,若逢吾宝,也难脱厄。”
广成子:“吾广成子,至少强过汝等!”当即仗剑来取。
云霄执剑相迎,碧霄又祭金斗,只见金斗显扬,目观不明,也将广成子拿入黄河阵内,如赤精子一样相同。
而后,阐教十二金仙余下十位,也被云霄和琼霄将混元金斗,把文殊广法天尊、普贤真人、慈航道人、清虚道德真君、道行天尊、玉鼎真人、灵宝太法师、惧留孙、黄龙真人、太乙真人。
都一一困入九曲黄河阵之内。
此时,姜子牙都感觉怕怕的。
云霄琼霄可别拿我!别来!
云霄娘娘等自恃金斗之功,无穷妙法:“月缺今已难圆,作恶到底。姜子牙,姬发,今番你等也难逃!”
云霄执剑拦截去路,琼霄祭混元金斗来擒。
姜子牙大惊,赶紧打上玉虚隐身遁逃符箓,逃啊。
巧了的事,姬发也有这种符箓。
两人就这么给跑了。
三位娘娘见其跑得无影,则暂归老营。
闻太师见黄河阵内,拿了玉虚许多门人,十分欢悦,设席贺功。
姜子牙与姬发逃走,是逃到了西岐皇宫内。
姬发很生气,但这时候,还得要姜子牙等给力,后续能够解除现如今的困厄。
姬发这时候都不会打姜子牙了,显得有些客气。
姜子牙:“不料众道友俱被因於黄河阵中,吉凶不知如何?”
姬发道:“我怎么知晓,此事你们阐教未能办好,我看你还是去昆仑山玉虚宫走一趟为妙。”
姜子牙叹道:“如今之事,我贫道也只得往玉虚宫走一遭。”
姜子牙当即命人好生看守守护姬发,当即出发。
姜子牙彼时离了西岐,驾土遁而行,刹时来至昆仑山麒麟崖落了遁光,行至宫前,又见白鹤童子看守九龙沉香辇。
姜子牙向前问童子曰:“掌教师尊往那里去!”
白鹤童子口称:“老爷驾往西岐,你速回去,焚香静室,迎接銮驾。”
姜子牙听言,啊呀一声,当即火速忙回西岐。而后令人赶紧打造新芦篷,此前被毁了,西岐方面也没有说在创作一个。因为姬发总是捣乱。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