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hab38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孤島諜戰 愛下-第八百零一章 加入推薦-0662v

軍事小說 / 6 10 月, 2020 /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胡孝民没去验证戴朗如的身份,他只是让冯五,迅速向上级报告这个消息。同时,让陶准然和苗刃之,严密关注施健吾的动作。
苗刃之是他安排在施健吾身边的人,如果他一听到消息,就去找施健吾的麻烦。苗刃之的身份,岂不自动暴露了。
现在的胡孝民,就当不知道施健吾在调查戴朗如。
但他心里,已经将施健吾列入了黑名单。不管戴朗如是不是共产党,敢调查自己的大舅,施健吾就是活得不耐烦了。
自从施健吾到情报处后,就一直明里暗里跟胡孝民作对。胡孝民不想让人觉得他在情报处一手遮天,加之施健吾背后的石桥信,他对施健吾只是防备而没有动手。
就算朱子明受他的指使,监视自己和柏记米号,胡孝民都没把施健吾拖下水。这次他调查戴朗如,却没有提前向自己报告,可见他是不想融入情报处了。
施健吾确实没打算告诉胡孝民关于戴朗如的事情,如果戴朗如真是共产党,他还想借机打击胡孝民呢。
朱子明惨死在胡孝民手里,施健吾一直没咽下这口气。只要有机会,他绝对不会错过。
施健吾晚上与石桥信一起喝酒时,得意地说:“石桥,如果罗吉的情报准确,这就是个为朱子明报仇的绝佳机会。”
石桥信握着施健吾的手背,温柔地说:“胡孝民整死了朱子明,你可以整死戴朗如。不管罗吉的情报是否准确,都可以的。”
胡孝民是情报处长,要整死胡孝民可能不行。但要弄死胡孝民的大舅,还是没有问题的。不要说有罗吉的情报,哪怕没有,也可以给他捏造一个罪名嘛。
施健吾反手握着石桥信的手,眼中却露出杀气:“怎么弄?密捕?先弄死再说?”
他是胡孝民的手下,如果密捕戴朗如,被胡孝民知道后,一定不会放过自己。
石桥信摇了摇头:“胡孝民在特工总部根深蒂固,不管是你还是别人,甚至宪兵分队去抓都不合适,只有让虹口宪兵队出面,就算胡孝民想救人,也未必能救得出来。”
施健吾提醒道:“胡孝民与林少佐、渡边义雄的关系,也是不错的。”
胡孝民不仅擅长拍中国人的马屁,更喜欢拍日本人的马屁。只要能接触上的日本人,胡孝民都会费尽心机笼络。
石桥信轻笑着说:“你让人暗中向宪兵队告密,我再去运作一下,让宪兵队速战速决,等胡孝民知道后已经晚了。”
胡孝民下午在九风茶楼,接到了上级的回信,打开一看,他眉宇之间露出了笑容。
施健吾猜得没错,戴朗如还真是地下党,戴朗如在宁波时,就加入了党组织。这次柏家派他来上海,戴朗如的组织关系也转到了上海。
接到胡孝民的情报后,组织上决定,让胡孝民掩护戴朗如。并且,组织上已经决定,让戴朗如加入码头情报组,柏记米号成家码头情报组的交通站。
也就是说,胡孝民的舅舅戴朗如,将成为胡孝民的下级,服从这个外甥的指挥。
胡孝民离开九风茶楼时,把一张纸递夹里钱里递给冯五:“你等会去趟柏记米号,找到掌柜戴朗如,跟他说要买十斤小米,二十斤大米和五斤高粱,付钱时,把这条纸条夹在钱里,亲手交到他手里。”
旁边没人,就算有人看到,也以为是胡孝民在给冯五发津贴。
这是胡孝民以“码头”的名义,给戴朗如的第一个命令,让他晚上九点,到广慈医院前边的光州饭店203房间见面。
胡孝民知道施健吾放了个内线在柏记米号,但并不知道这个内线的情况。柏仲超没告诉他,戴朗如不可能告诉他。
得知胡孝民是76号的情报处长,戴朗如对他失望之极。戴朗如正告过胡孝民,如果要让他认这个外甥,必须离开76号。
到上海后,戴朗如除了办好柏记米号,就是与上海地下党组织联络。他的组织关系,还没转入上海党组织呢。
前段时间,戴朗如终于与党组织联系上,这让他欣喜若狂。唯一令人遗憾的是,组织上并没有给他具体任务,只让他隐蔽身份,利用柏记米号掌柜的社会身份,随时准备完成组织交待的任务。
昨天,组织上给了他最新命令,以后,他将成为码头情报组的成员。这是一个多次完成任务,经常把敌人耍得团团转的功勋情报组。组长代号:码头,经验丰富、心思缜密,行事谨慎,办事牢靠,计划周详。
接到命令后,他一直在期待,与这位叫码头的情报组长接头,接受新的任务。
作为一名老地下党员,没有任务时很迷茫。他希望随时都在为党工作,时刻准备为党牺牲一切。
戴朗如这两天,一直待在柜台上。他知道,组织随时都有可能派人来接头。如果他待在后面,一旦交通员找不到自己,就失去一次与码头情报组联络的机会了。
“我要十斤小米,二十斤大米和五斤高粱。”
戴朗如一边打着算盘写着账目,一边听着柜台上顾客买米的声音。蓦然,他听到了一句渴望已久的话。
戴朗如放下手里的算盘,走了过去,微笑着说:“这位客人,我是柏记米号的掌柜戴朗如,为何要买三种米呢?”
冯五朝戴朗如憨厚地笑了笑:“小米熬粥,大米做饭,高粱做窝窝头吃。”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一碰,无声的交流着,一刹那就明白了很多事。结账时,冯五直接把钱交给了戴朗如。
晚上,戴朗如怀着激动的心,去了光州饭店。他先在周围观察了一会,没发现异常后,才走进光州饭店。在二楼的三号房间,他在门框上又看到一个小小的“三角形”标记,知道“码头”同志已经到了。
“咚咚、咚咚咚。”
两轻三重的暗号,敲完之后,戴朗如退后一步,等着里面的人开门。
很快,房门打开:“戴先生吧,请进。”
戴朗如看到一个戴着眼镜的胡须男子,穿着西装,声音似乎有些熟悉。他没多想,抬脚走了进去。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