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y7omd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1982-第兩千三百一十四章苦日子熱推-il4nx

都市小說 / 6 10 月, 2020 /

我的1982
小說推薦我的1982
李忠信请寝室的几个牲口在哈市的一家回民饭店热热闹闹地吃了顿饭,等到考试结束以后,便立刻返回了家中。
李忠信在和父母享受了一顿丰盛的晚餐之后,他直接把他心中想要做的这个事情和父母说了出来。
啥?!!要下去偏远山区忆苦思甜?!!
李尚勇和王雅清两个人都好像是看傻子一样地看起了李忠信。
“你说你要去偏远山区那里去搞什么忆苦思甜,你究竟是哪根弦出现问题了,日子这刚好几天呀,你就在那里要搞什么忆苦思甜,你这不是扯淡呢吗?”王雅清伸手摸了摸李忠信的脑门,想要看一看李忠信是不是发烧发糊涂了满嘴跑火车。
如果说李忠信假期的时候要到这个国家或者是那个国家去转一转,王雅清觉得还很正常,毕竟李忠信有着很多外国的朋友和国外的生意,这突然要去偏远山区那边忆苦思甜,王雅清怎么也是琢磨不明白李忠信究竟是怎么想的。
王雅清和李尚勇都是过来人,他们在七十年代的那会,无论是学校、工厂、农村等地,“忆苦思甜大会”就像家常便饭随处都会召开,其意义就是教育人们不忘旧社会的苦,牢记新社会的甜,从而提高思想觉悟,更好地建设社会主义。
一般都是旧社会过来的人,在台上讲诉他在解放前受苦受难的痛苦经历,台下的众人听到后痛哭流涕,振臂高呼革命口号“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当他讲到“旧社会吃糠咽菜。新社会吃大米白面”时,台下的人群就高呼“翻身不忘主席,幸福不忘共产党”的口号。
其实当时的中国还非常贫穷,吃不饱、穿不暖的现象还很普遍(平时很少吃上大米白面),但通过“忆苦思甜”大会,人们把当时的生活水平同旧社会相比,那可是天壤之别啊!心里就非常的满足。
现在改革开放了这么长的时间,老百姓也都开始富裕了起来,王雅清在这个时候是真不明白,这李忠信是抽的哪门子疯,要搞这样的一种事情。
“妈,我这是很认真地要做这样的一个事情,这个事情不但我这边要去做,而且我们忠信公司的中层和高层的管理人员,我也会让他们分期分批的到那样的一种地方生活一段时间,这个是一种忠信公司的培育模式。”李忠信正色地的对王雅清说了起来。
在这个事情上,李忠信真的是想要当初培育模式来搞,一个人在一个位置上一直春风得意马蹄疾的,基本上用不了多少时间,人就已经是开始忘本了。
改革开放以来,人民的生活水平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特别是忠信公司的中高层管理人员,他们这些人鸡鸭鱼肉,山珍海味都吃腻了。现在是好吃的东西太多,都不知道做啥好了,只要是忠信公司的这些人凑到一起说吃饭,那是相当费劲,出去吃饭的时候,不说一剩下一大桌子好饭菜也是差不多了。
参天大树怕伤根,世间俗人怕伤心,鸦有反哺之义,羊知跪乳之恩。
感恩之心,人皆有之;感恩之人,世皆敬之。做人一定不能忘本,人一忘本呢!就会萌生很多不好的念头。所以,李忠信有了这样的一种打算。
“少拿你们公司不你们公司的来忽悠我们,我听你说的这个事情就是不靠谱的事情,你现在小小年纪,也没有吃过什么苦,去搞什么忆苦思甜,你这就是骗人的。
你看看你,在大学学什么东西你自己说了算,但是,绝对不能撒谎。”李尚勇望着李忠信那真诚的脸,气顿时就不打一处来。
王雅清是相信李忠信说的话,相信李忠信是要到偏远山区忆苦思甜,可是,李尚勇却不是这样想的,李尚勇觉得,李忠信说的这个事情是扯犊子的事情,李忠信这样的一个小屁孩,现在才这样的一个岁数,苦都没有吃过,哪里来的忆苦思甜。
“爸,您咋还能不相信我呢?在这样的一种事情上,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骗您的。我去偏远山区那边的事情,您能够追溯到我火车票等等东西,我在那边的生活,您也能够通过我回来以后讲的一些事情听出来我撒谎没撒谎。
您在我小的时候就告诉我不要撒谎,我一直都是按照您的要求来做的,所以,在这个事情上根本就不存在我撒谎的事情。”李忠信黑着脸对李尚勇说了起来。
李忠信真就没有想到,在父亲的眼中,他居然被想象成了这样的一种孩子,他至于和父母在这样的一种事情上撒谎吗?
虽然李忠信并没有在村里挣工分,整天吃白薯、窝头、咸菜,一件衣服穿十年,但是,李忠信重生到江城的时候,也算是吃过那么一点点的小苦头,至少那个时候家里面的粮食就有很多粗粮,那些大米啥的都不是好大米,和他们家现在吃的大米那是天壤之别。
李忠信还记得,他刚刚重生的时候,身上穿的衣服还是带着补丁的衣服,这样还不算苦吗?
“反正我是不同意你做这个事情,你压根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吃苦,什么叫做忆苦思甜。
想当年,我在你大爷爷家那边的时候,吃不饱饭,喝刷锅水都得喝第二遍的,到了晚上,不早点睡觉的话,饿得你心都发慌。
那个时候,我的生活都不算苦的,因为还有很多人还没有我这样的一种待遇呢!我们在城市当中,每天只要是工作,基本上就饿不死,那个时候的乡下才是真的苦。
你连最起码的苦日子是什么都不懂,搞什么忆苦思甜?”李尚勇十分霸道地对李忠信说完以后,很是感慨地说起了他小时候的一些事情。
“爸,那按照您这样说的话,我更应该到偏远山区去体验一下这种生活了,现在我一天都不知道吃什么,总觉得生活没有了那种方向感,正是因为这样,我觉得我应该过去那边呆一段时间。”李忠信看了一眼李尚勇,正色地开口说了起来。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