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5voc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俠客管理員笔趣-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寶藏的最後歸宿相伴-n3i5p

都市小說 / 5 10 月, 2020 /

俠客管理員
小說推薦俠客管理員
“胖子,别这么垂头丧气的。”通道里,萧峰拍拍神色黯然的毕晶肩膀,安慰道,“这和你无关,不是你的错。使他们咎由自取……”
他自己说着,都有点说不下去了。
“我知道和我无关。”毕晶垂头丧气道,“可是,那么多人,就眼睁睁看着他们在自己眼前,死的死,疯的疯……”说着摇摇头,长长叹了口气。
所有人都有点担心地看着毕晶。刚刚那一幕,别说作为一个现代人,从小在和平中长大,几乎从来没有见过大规模死人的毕晶了,就是他们自己,心里也多少有点难受。
萧峰郭靖郭破虏和莫声谷,后来加上水岱,在山头全力阻止,拼命将争夺宝藏的人拉开,驱逐,轰走。毕晶和母老虎在山下扯破喉咙地大喊大叫,希望有人能听得进去。后来甚至刘乘风和陆天抒都不顾重伤,加入了呼喊的队伍。
但完全没有用。
所有的努力,终究没能挽救疯狂的一幕。
疯狂的情绪,就像一场可怕的疫情,在人群中飞快地蔓延,所有被感染了的人,都开始丧失了一切正常意识,加入那场疯狂的抢宝大战。
包括后来赶到的汪啸风。
这个号称铃剑双侠之一的青年成名侠客,水岱的弟子兼外甥,水笙的表哥兼情侣,在听到水笙的呼唤和水岱的喝止之后,只犹豫了不到三秒钟,就义无反顾地加入了疯狂的抢夺大军。直到走之前,水笙还处在极度的震惊、伤心和不解之中。
在这场时间只有不到十分钟的残酷争夺争斗中,至少五六百人或者死亡,或者疯狂,变成了毫无意识、武功尽废的废人。
这其中,不但包含凌退思、戚长发和万震山,也包括血刀老祖和花铁干。这两个冤家,最终是抱在一起死掉的。临死的时候,血刀老祖死死抱着花铁干的身体,双臂把花铁干身子勒出深达数寸的印痕,嘴巴狠狠咬着花铁干的喉咙。而花铁干的脖子虽然已经被咬得面目全非,但他的双手,却破开了血刀老祖的胸膛,直插血刀老祖的心脏。
最终,能够在这场巨大的末世般的混乱中活下来的,除了刘乘风路天抒和水岱、水笙,只有十三个武功不咋地,一开始就被萧峰和郭靖摔出去摔晕了的幸运儿。
事后统计,发现死者中,只有不到两成是在争抢中被杀死,超过八成都是中毒而死。虽然身边有胡青牛这个神医,但时间是在是太仓促,毒药的毒性也实在太猛烈,几乎已中毒就立刻发作,就算胡青牛也无能为力。
实际上,胡青牛事后已经辨认出了毒药的成分,也尝试着制作解药,几个中了毒却没当时就死的,经过救治,虽然没能彻底痊愈,性命却也没什么大碍了。
这也是毕晶最后悔的地方。
如果不是当初一心想着办完事赶紧回去,只是匆匆把大批珠宝埋在那个山谷之中,而是让胡青牛多费点心思,早一点辨认出究竟是什么毒药,对那批珠宝进行消毒处理,哪怕是提前制作出解药,也许就不会死这么多人了。
至于整个事件,经过事后分析,其实多半是个巧合。
花铁干的确是听说过连城诀的传说,也的确是从那个山洞里得到了那本连城剑谱,也的确是让水笙和汪啸风去万震山家里探查并放置那本剑谱。但他并不能肯定,这样就一定能够得到连城宝藏。他所作的一切,唯一的目的就是,将落花流水其他三位和血刀老祖都骗到那个山谷,以干掉血刀老祖,同时谋害他的三个兄弟。
而要达成这个目的,就必须把事情做得越像真的越好,所以才将消息传播给无数江湖人士,以骗取所有人的信任。
大家都说是真的,那么这件事他就是真的——花铁干就是巧妙利用了人们这种心理,才终于布局成功。如果不是赶上毕晶这次穿越之旅,他的所有目的都会实现。
而之所以最终选择那个山谷,纯粹是因为那个山谷位置隐秘,地形好,行事便利。
可是,这三个优点,也恰好是萧峰郭靖选择这个地方埋藏那批宝藏的原因。
于是,一方要谋害更多性命,另一方为了避免惨剧发生,同时选中了一个地方。就这么阴差阳错之下,悲剧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难道,这就是连城诀世界的宿命?
难道,无论毕晶做出什么努力,怎样改变了故事的各种因素,除了改变个别人的命运,最终故事还是会回到原来走向?
“其实,我什么也改变不了。”毕晶沮丧地叹口气,所谓改变个别人的命运,也只是在临死之前把他们带到另外一个时空。而在他们原本的时空里,这些人仍然是消失了,和死了也没什么区别……
难道,这就是命运?谁也抵不过的命运?
那么,命运究竟是什么?
“算了胖子,你想不明白怎么回事的。”母老虎很明显地察觉到了毕晶的想法,难得温柔地拍拍他肩膀,“多想点好事吧,最起码,咱们这次不但久了戚芳母女,连水笙和水岱也救下来了,陆天抒和刘乘风也没什么危险了。而且,荆州城百姓,也得了不少好处……”
提到这个,人人脸上都露出微笑。毕晶脸色也终于好看了一点。
在现场彻底平静下来之后,胡青牛又耽搁了一天,研制出解药,对那批宝藏做了彻底的消毒处理。在萧峰和郭靖共同提议下,这批珠宝将由水岱等人共同处理,建立一个济困基金,负责用这笔钱在大江南北扶危济困。
而那尊大佛,由于是空心的,实际上只有十万斤一百万两左右。一半放进基金,拿出一半五十万两,荆州平民之家大约五万户,每户十两,由水岱等人组织人手,乘夜色放到屋里去。毕晶作弊,那个为了安置戚芳租住的农家,独得一百两。
相信见到从天而降的金块,这些人会以为神仙下凡了吧?
有这一笔钱,按照当时的物价,一个四口之家十年的小康生活,应该还是能保证的。
这项工作还在进行之中,估计这一时半会儿完不成。但相信经了这次教训,水岱等人不会生什么歪心思了。
“可惜啊,五十吨黄金呢,这破系统居然一分都不让带回去!”毕晶终于振作了一点,但随即又懊恼道,“不然多少也能为国家黄金储备做点贡献,将来万一跟米帝打个毛衣战啥的,也多一点底气……”
见他这德行,母老虎就知道这胖子算是多少缓过点劲来了,鄙视道:“你觉得五十吨有多少?还增加底气!”
毕晶不服气道:“五十吨怎么了?蚊子再小也是肉嘛!”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