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萬界圓夢師 愛下-936 最恥辱的入侵分享

萬界圓夢師
小說推薦萬界圓夢師万界圆梦师
看到洛基和李小白一起走出来,美队和鹰眼同时后退了一步,他们对被洛基控制这件事仍然心有余悸。
洛基扫了他们一眼,微微一笑:“李,心灵权杖可以控制这些超级英雄。”
此言一出。
美队和鹰眼面色突变。
刚刚从屋里逃出来的托马斯和佩西等人更是惊慌失措的四处找地方躲藏,生怕晚一步就被心灵权杖控制了。
在场所有知晓内情的人,几乎都在心中祈祷上帝,大骂法克了!
“洛基,使用心灵权杖操控别人的意识,是不道德的行为。”李沐摆弄着心灵权杖,欣赏他得到的第一件超级武器,道,“我更倾向于用人格魅力来赢得别人的尊重。”
咳!咳!
尼克弗瑞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弯着腰一阵剧烈的咳嗽,人格魅力?你要有这东西,我的名字倒过来读。
“怎么了?尼克?”李沐关心的问,随着他的转身,权杖的杖尖隐隐指向了尼克弗瑞的心口。
尼克弗瑞一抬头,看到近在咫尺的心灵权杖,吓了一跳,猛地后退了一步,急中生智:“李,我被你的人格魅力震撼到了,驱赶多玛姆,感化洛基,地球已经很久没有诞生像你这样有实力,又有担当的超级英雄了。”
他沉默了一下,决定让自己表现的神经一些,不至于在李小白的队伍中掉队,“李,从现在开始,你可以叫我瑞弗克尼……”
“……”美队、鹰眼、娜塔莎齐齐像尼克弗瑞投去了诧异的目光,这家伙也疯了吗?
“看,这就是我的人格魅力。”李沐奇怪的看了眼卤蛋局长,转向了洛基,但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心灵权杖突然被激发了,一道光束径直打向了人群中的亚历山大·皮尔斯。
海拉紧随其后甩出了一把短剑,同样钉在了皮尔斯的身上,硬生生把他的一声惨叫整合成了一声。
甩出短剑后,海拉当场愣在了那里。
李沐赞许的看了眼海拉,传音:“配合默契!”
海拉瞪了李沐一眼,面若冰霜,去尼玛的配合默契,老娘那是条件反射!
真见鬼!
为什么要甩出那一把短剑?
配合他干什么?
找虐吗?
这一刻,海拉恨不得把自己的手剁下来,她对流程再熟悉不过了,马上,她就会挨刀了!
哗啦啦!
特工和警卫队的士兵们纷纷抬起了枪口。
“皮尔斯,太抱歉了,我从来不知道,这玩意儿还能走火。我马上给你疗伤。”李沐看向皮尔斯,语气夸张,他把心灵权杖丢回给洛基,从背包里拿出了魔法书,顺手捅了海拉一剑,斥道,“心灵权杖走火了,你跟着打他干什么?”
“我也走火了。”海拉咬牙切齿的李小白的台,在心中咆哮,李小白,你给我瞪着,我特么再满足你的恶趣味,我就是那个……
神经病啊!
尼克弗瑞想哭,他开始怀疑自己假神经病,能否在这一对人杰的身边成功的保住地球。
洛基看着手里的心灵权杖,眼角抽搐,我怎么不知道心灵权杖还能走火?
不过。
在这一刹那,他明悟了李小白人格魅力的由来。
为什么他在和索尔的对抗中一直失败,完全是因为他疯的不够彻底啊!
倒是美队等被李沐蹂躏过的人,已经可以做到对李小白的一切怪异行为熟视无睹了,甚至他们有一丝庆幸,李小白并没有用心灵权杖控制他们的意识。
毕竟,在超级英雄们的心中,意识被人控制,比身体的残缺更让他们恐慌,那意味着他们会失去自我。
……
李小白念动咒语,帮皮尔斯和海拉疗伤。
从被打伤到痊愈,皮尔斯自始至终一脸懵逼,即便他拥有丰富的人生经验,也没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皮尔斯,你没事吧?”李沐关心的问。
“我很好。”皮尔斯猛醒过来,看着周围仍然指向李小白的枪口,连忙呵斥,“把枪放下,没听到吗?刚才只是误伤……”
你要知道他在房间里做了什么,就不会认为他是误伤了,那家伙就是个热衷于伤人的精神病!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托马斯等人同情的看着皮尔斯,没敢当着这个可怜的家伙的面揭穿李小白,他们还需要李小白去对付齐塔瑞人。
更何况,那疯子还在看着他们,现在可不是揭穿他的好时机……
……
悄无声息的用护短收服了尼克弗瑞和亚历山大·皮尔斯,李沐心情大好,吟唱咒语,使用飞行奇术魔法,裹挟着众多超级英雄向传送门的方向飞去。
飞起来的一刹那,他有些怀念卡玛泰姬的坐骑们了。
“李,我喜欢你的魔法。”小蜘蛛彼得帕克兴奋的在空中东张西望,“比斯特兰奇的魔法有趣多了,我能给你学吗?你答应教我一些东方功夫的!”
“闲下来就教你。”李沐对小蜘蛛的印象不错,笑了笑,转向了尼克弗瑞,“尼克,忘了问你了,练《葵花宝典》那批特工是怎么回事?”
“我们委托造神长老会训练出来的。”尼克弗瑞愣了一下,小心翼翼的看着李小白的脸色,“那是你师兄留下来的秘密组织,和神盾局打过一段时间交道,后来被神盾局收服了,专门负责训练特工的格斗技巧……”
“你们可真够没人性的。”李沐扬了下眉毛,哼道。
究竟是谁没人性?
没有你师兄留下的功法,哪有我们这些残缺的特工!
还有你,专门针对男人那里……
尼克弗瑞聪明的没有跟李小白争辩,他闷闷的道:“特工们是自愿的,他们在训练之前,冷冻了一批自己的Jing子,不会没有后代。”
彼得问:“你们在说什么?”
“没什么,小孩子不要多问。”娜塔莎冷冷的道,作为一名优秀的特工,她同样失去了生育能力,但照样对这些不择手段训练特工的行为嗤之以鼻。
天下乌鸦一般黑。
他们真没资格嘲笑李小白。
……
国会广场外围被层层戒严,却仍挡不住华盛顿人们对国会广场的上发生的奇迹的热情。
危险刚刚过去十几个小时。
华盛顿的民众已然从满目疮痍中恢复了过来,一个个争先恐有的冲击着隔离带,想进去参观外星飞船。
为了能近距离观察外星飞船,他们甚至打出了标语和符号,抗击警卫队妨碍了他们的自由……
有聪明人发现了广场的终极秘密,乐此不疲的举着枪互射,然后眼睁睁的看着子弹拐弯,飞向国会广场的乔治。
也有人会主动挑起攻击,然后在嘲讽的吸引下,飞奔进外星人的包围圈,只为向乔治的黑豹战衣上打上一拳,再举起手机和地上的战衣合影留念。
警卫队不得不花费大量的心思应对慷慨激昂的民众,把他们从乔治的身边拖出去。
从天空中向下看,国会广场简直比游乐场还要热闹……
……
李沐并不想理会那些愚昧的民众,他只想早日集齐六颗无限宝石,完成客户的任务,并且把漫威世界收入他的囊中。
近距离观察着传送门,依稀可以看到里面深邃的星空,齐塔瑞人的母舰卡在传送门的出口附近,没有出来的意思。
士兵和飞船、机械怪物出来明显稀疏了许多。
有许多飞船仍然在针对地面上的乔治发起进攻,远远看去,像是地面上堆积起了一个巨大的金属球。
但更多的飞船陆陆续续从进攻圈中脱离了出来。
有的悬浮在空中,有的四散向外飞去,似是在探查嘲讽的边界。
脱离了乔治吸引的飞船,无论在干什么,都安安静静的不发射一枚炮弹,和地球的军队遥相呼应,像极了战棋上的盟军队友,和平,井然有序,双方的士兵就差伸手打个招呼了。
“李,我们无法确定,关掉传送门,能不能隔绝母舰对他们的指挥。”尼克弗瑞看着下方被十多个科学家围着的宇宙魔方,又扫了眼广场外围游行的民众们,忧心忡忡的道,“如果不能,一旦放任他们进攻,无疑会造成巨大的伤亡,我们必须想个两全其美之策……”
“那就先干掉他们的母舰!”暴力狂海拉轻蔑的哼了一声,召唤出她的夜空之剑,不由分说,从队伍中脱离而出,越过传送门,扑向了齐塔瑞人的母舰,但她刚挥出一剑,整个人已经从传送门中倒栽而下,尖叫着灰头土脸的撞向了乔治躺尸的地方。
洛基一头黑线:“李,我姐姐一直是这个性格吗?”
“可能是压抑的太久了。”李沐轻笑了一声,“这难道不是你们家的传统吗?索尔没认识我之前,照样习惯用暴力解决问题。”
“这倒没错。”洛基赞同的点头,“现在的索尔狡猾的像个狐狸,我一直很怀念以前的他……”
说话间。
众人落在了地上。
海拉气急败坏的冲了过来,手里的剑抵在了李沐的心口:“李,又是你在捉弄我吗?看我出丑很有意思吗?”
“不是我,是地上躺着的人。”李沐拨开了她的夜空之剑,道,“那是我的助手,绰号叫做和平鸽,在他的面前,没有人能够伤害到别人。”
“地上只有一副战衣。”海拉黑着脸道。
“对,那就是他。”李沐笑笑,“接下来,我去把他救出来,你负责干掉齐塔瑞人的母舰,洛基负责关掉传送门,让我们一鼓作气解决这些讨人厌的苍蝇。”
“李,你信任我?”洛基看着手里的心灵权杖,又看看旁边的宇宙魔方,愣住了。
“当然,我说过,你是我的朋友。”李沐对着他点了点头,“你也想打奥丁的话,我也可以许给你一次机会!”
“打奥丁?”洛基愣住了。
“你的哥哥姐姐打算让我用无限宝石复活奥丁,一个想揍他一顿,另一个想把他再杀一次。”李沐笑道。
洛基沉默了。
美队等人不约而同的看向了洛基和海拉,俱都一脸的惊讶,这一家都是什么人啊!
洛基干笑一声,耸了耸肩:“好吧,算我一个,有时间的话,可以给我讲讲阿斯加德发生了什么事……”
“李,需要我准备钢丝球吗?”尼克弗瑞深吸了一口气,打断了他们,强行把话题转了回来。
和一群神经病呆在一起,太煎熬了。
他甚至感觉自己已经被传染了。
放在以前,他绝对不会在大战之前,提出钢丝球这样愚蠢的建议,但现在,他竟然觉得用钢丝球战斗毫无违和感,真是活见鬼!
“不用那么麻烦。”李沐笑着看了尼克弗瑞一眼,“你应该做的是,和上面的人联系,让他们多派些救护车过来,一会儿那些拿枪互射的傻瓜,说不定就真的挂掉了。”
尼克弗瑞脸色大变:“李,等一等再执行你的计划!”
“你劝不住他们的,也许只有鲜血才能让他们清醒。”李沐嘲讽的摇了摇头,“海拉,洛基,准备行动。”
说着。
他俯下身,伸腿在地上一扫。
围攻乔治的齐塔瑞人和相互攻击的普通民众,像是遭遇了地震,几乎在一瞬间摔倒在了地上。
一片惊慌失措的尖叫声。
针对可怜乔治的进攻终于停了下来。
李沐闪身,来到了乔治伏尸处,黑豹战衣犹自向里释放着最后一波能量。
不得不说。
黑豹战衣的质量相当给力,当然,也可能是乔治把所有的攻击力全部吸收了的原因。
乔治没有恢复。
齐塔瑞人却反映了过来,一个个挣扎着爬起来,打算继续发动进攻。
李沐紧接着来了第二个扫堂腿,这个扫堂腿覆盖了周围的所有人,包括海拉和超级英雄们。
他必须确保所有的攻击都停止,才能保证乔治复活过来。
于是。
国会广场上出现了最怪异的一幕,至少几万人在同时摔跤,并且他们摔倒的方向都是一致的,没有人能够例外。
看上去格外的整齐划一。
天空中的飞行员们也保持不了坐姿了,一个个挣开了安全带,在驾驶舱里翻跟头,一架架战机如同喝醉了一般,在天空中来回翻着跟头。
传送门内的母舰上的齐塔瑞人同样无法保持直立。
这一刻。
齐塔瑞人的首领The other真的抓狂了,滚在地上愤怒的咆哮。
这一场入侵战简直是星际史上最耻辱的一场战斗,仅次于康特星上罗南死亡的那次……
在众人一次一次的摔倒中,死了十几个小时的乔治终于恢复了过来,他迷茫的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躺在地上的一片人:“李,发生了什么事?我是不是又死了?”
“嗯,的确死了。”李沐再次用出了一个扫堂腿,放翻了站着的人,“乔治,和齐塔瑞人的战争,你立了首功,现在可以取消嘲讽技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