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一世獨尊》-第一千九百五十三章 男兒到死心如鐵讀書

一世獨尊
小說推薦一世獨尊一世独尊
风云台上的画面,完全出乎了石烽半圣的意料。
在他想来,即便是青元境半圣,也足以碾压七元涅槃的夜倾天了。
一旦晋升半圣,就踏入了圣道,从此超凡入圣。
因为圣气太强了,哪怕是没有掌握圣道规则,光靠圣气就可以随意屠杀涅槃境妖孽。
对天骄翘楚来说,他们一路走来,跨境界杀敌简直就是家常便饭。
对方有境界优势,但这些天骄翘楚,有功法优势,有天赋优势,有根骨优势,还有传承在手。
尤其是碰到散修,或者声名不显的宗门修士,斩杀起来不要太容易。
可在圣道这一关,就显得极其不易了。
即便是毫无根基的青元境半圣,人王榜前十的翘楚妖孽,想要斩杀也是不太可能的事。
反过来,对方要斩杀他们,却要相对轻松许多。
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一世獨尊 線上看-第一千九百五十三章 男兒到死心如鐵分享
金玄易能在人王榜上,威名赫赫堪称传奇人物,就是因为有传言他斩杀过青元境半圣。
所以石烽半圣,瞧见黑衣半圣登场,瞬间就吓得暴走了。
他害怕夜倾天,十招之内就被对方杀死,自己连施救的机会都没有。
可眼前这一幕,却看得他目瞪口呆,完全傻眼了。
风云台上。
林云手持葬花,从容不迫的施展着萤火神剑,他将此剑法施展到登峰造极的地步。
看的人眼花缭乱,瞠目结舌。
他似乎早就和半圣交过手,始终不和对方硬拼,不给圣气侵袭自己的机会。
靠着高明的剑法,在风云台上且战且退,画出一个又一个圆。
剑芒从萤火之光开始绽放,而后变成拂晓之挥,化成落日之红,最后昊月同心,万剑归一,又重新变成了萤火。
黑衣半圣的圣气极为强大,风云台上早已出现丝丝裂缝,可他就是无法碰到林云。
萤火神剑画出来的圆,在转动之间,将茫茫多都圣气不断挤压出去。
犹如四两拨千斤一般,那些激荡出去的圣气,落下之后在风云台上砸出数不清的异象。
黑衣半圣想要以力破巧,将圣气凝聚在掌芒中,欲要以此来震碎林云剑势。
可台上那些圆的中心处,皆有一点萤火绽放,火焰虽然微弱,可却彼此相连,仿佛拥有生命般难以被磨灭。
萤火在绽放间,硬生生挡住了圣气的侵蚀。
黑衣半圣不仅没破掉剑势,反倒被林云抓出机会,欺身上前转守为攻。
超棒的都市小说 一世獨尊-第一千九百五十三章 男兒到死心如鐵閲讀
他上下腾飞,残影变幻,凌厉的剑光反倒在黑衣半圣身上留下好几道狰狞伤痕。
风云台上见血了,但这血不是林云的,而是半圣之血。
这是谁都没有料到一幕,武斗场上不管是六大圣地的翘楚,还是藏在暗处的人王榜高手,全都傻眼了。
“这怎么可能……”
曲端看的快失魂落魄,神色颓废无比,道:“我就闭关两年而已,这世界变化的太快了吧,这哪里是什么五百年难得一见的剑道奇才。”
一旁李彦仙吞咽了几口唾沫,无力道:“怕是上下五百年吧,太难了,真的太难了,匪夷所思。”
“自剑惊天之后,东荒已经又出了一个千年奇才,可惜……”
“可惜什么?”曲端问道。
李彦仙面色苦涩,还能是什么,可惜不是我啊!
十八年前剑惊天声震荒古,威压六大圣地,一人一剑,让所有圣地翘楚都抬不起头来。
甚至连神龙帝国,都流传着他的名号,可惜他如流星般逝去。
自此,东荒剑道就陷入万马齐喑究的时代,后辈之中翘楚极多,可无人敢称奇才。
李彦仙是人王榜前十的剑修,他看的相当清楚,林云是靠剑道造诣,强行压制住了黑衣半圣。
俗话说,一力降十会!
可反过来,巧也可破力,只要你的技巧能登峰造极,一切都是相对的。
萤火神剑,他李彦仙也会,甚至万剑归一也勉强小成。
可同样的剑法,在林云手中,比他强了何止了十倍。
太夸张!
这才是真正的萤火神剑吧,犹如剑祖当年所说,萤火之光亦可与皓月争辉。
今日风云台上,谁又敢说,七元涅槃不可与半圣争锋?
这就是吾辈剑修的风采啊,李彦仙虽不能登台,可其心向往之。
“师弟,先退下来。”
正在和石烽半圣纠缠的久阳,瞧见此幕后,脸色显得极为难看。
他品出一些不太对劲的地方,师弟的心境完全乱了,这样下去可能会陷入相当危险的境地。
顾不得许多,当即出声叫喊了起来。
“竖子而已,我杀了便是!日月当空!”
黑衣半圣恼羞成怒,根本没听,他突然爆退数百米,双手变化祭出了明宗的杀招。
轰!
日月在空中,化为一个古老的明字,从天而落将整个风云台都给罩了进去。
“去死!”
黑衣半圣怒不可遏,面色扭曲,抬手操纵着“日月”直接镇压了下去。
林云抬头看了眼,知道这一掌无法避开。
他在万坟谷中与血鸦老祖多次“练手”,知道如何应付圣气,如何规避。
也曾受过圣气折磨,吃过亏,栽过跟头。
可现在,他想试试!
嗡!
葬花整个剑身疯狂颤鸣起来,剑芒在吞吐间,迸发出强横无比的战意。
“葬花知我意啊。”
林云笑了笑,人生能有此剑作伴,夫复何求。
他想到了幽兰院学剑时,天璇剑圣说的一句话,瑶光一脉,就不能认输一次吗?
他站在原地未动,看着头顶压下来的古老明字,他显得极为平静。
林云脸色笑容收敛,他当时没有回话,可心中其实早就有答案了。
瑶光一脉,绝不认输!
林云深吸口气,于原地之间,一步迈出。
唰!
当这一步迈出,他身体中立刻迸发出十二道残影,每道残影各出一剑。
残影凝聚不散,远远看去像是萤火走出了自己短暂的一生。
从萤火之光,变成天山之雪,变成白银之色,变成皓月银辉……
诸多残影环绕,刚好形成一个圆。
林云再走一步,踏回原点,残影重叠,万般异象重新变成萤火之光,随这一剑刺出。
哗!
风云台上漂浮的其他萤火之光,映照出数不清的林云身影,而后萤火不断遁入其体内。
等到这一剑真正刺出去,整个风云台都颤动起来,一剑出万法成空,万剑归一。
砰!
剑尖刺中那古老的明字最薄弱之处,那威能恐怖的古老明字,像是被刺破的气球。
圣气不断散逸出去,威压疯狂爆减,而后随之烟消云散。
蹭蹭蹭!
林云嘴角溢出抹血渍,被这一剑震退百米,可他脸上尽是兴奋之色。
成功了!
他以万剑归一,在正面挡住了半圣的一击,何等快意。
若天璇剑圣看见此幕,怕是会相当欣慰吧。
“这怎么可能?”
黑衣半圣惊愕无比,不可置信的看向林云。
“我就不信,杀不死你!”
半圣眼中露出抹疯狂之色,他孤注一掷,体内青色圣气疯狂涌动。
轰!
而后双手推了出去,茫茫多的生气凝聚成一团青色能量球,像是一座即将爆炸的火山。
武斗场上顿时一片死寂,众人全都倒吸口气,脸色哗然巨变。
这黑衣半圣孤注一掷了!
一个七元涅槃,竟将半圣逼到这般地步,未免太夸张了点。
黑衣半圣此招可以说毫无章法,浑身上下都是破绽,就是一个莽!
他在风云台上狂奔起来,半圣之威绽放,朝着林云不断逼近。
在场众人,神情都变得无比紧张起来,这太无耻了。
林云根本就没法破招,除了跳下风云台被迫弃权之外,没有任何办法。
“不对,他还有一剑。”
李彦仙喃喃道。
不仅是他,很多人都想到了那一剑,可这般生死关头,林云还敢拔剑吗?
这可是半圣啊,若是一剑不成,必死无疑。
刹那之光!
可林云根本就没有犹疑,抬手就挥出去了这一剑。
轰!
这一次在半圣之威的威压下,刹那之光稍稍慢了一些,众人终于看清了这一剑。
异象绽放,天升地降。
那是混沌初开,轮回之始,那是天地间诞生的第一抹光。
这一剑,将那青色圣气凝聚的能量球,当场斩成了两半。
但这分成两半的圣气,却依旧炸裂开来,将林云的萤火剑势震破。
噗呲!
同时黑衣半圣本人,险之又险的避开了这一剑,只是胸前多了一道狰狞可怖的剑痕,脑袋还好端端的在脖子上。
黑衣半圣狞笑道:“夜倾天,你还有什么手段?”
他受伤不轻,可笑的很张扬,神色快意无比。
总算逼出了这一剑,这一剑之后,对方再无手段可威胁到他。
兜兜转转这么久,总算是可以好好蹂躏一下这小子了。
半圣之威,其实对方可以轻易羞辱的。
林云道:“你不知道我是剑修?”
黑衣半圣胜券在握,嗤笑道:“剑修又如何?”
林云看向对方,猛然抬头,眸光深邃,沉声道:“吾辈剑修,鲜血未尽,自当死战不休,还能呼吸,就绝不认输,何况谁告诉你我就没有手段了?”
“嗯?”
黑衣半圣正惊疑不定,林云眉心光芒绽放,身上释放出一股无比可怕的剑意。
神在云霄,剑在天穹,三十六天外,星河入梦来。
咔擦!
当星河剑意被祭出的刹那,黑衣半圣的半圣之威,立刻出现丝丝裂缝。
林云身上的剑光,凝聚为光柱冲霄而去,捅破云层。
林云不给对方吃惊的机会,抬手一剑就刺了出去。
黑衣半圣已经退的很快了,他在林云祭出星河的刹那,眼中就露出了惊恐之色。
星河剑意,这是连圣境强者都未必掌握的星河剑意。
可如此近的距离内,他能躲开就奇怪了。
噗呲!
这一剑,瞬间穿心而过。
“你……给我停下!”
黑衣半圣嘴中鲜血不停溢出,他双手握住葬花,盯着林云艰难无比的说道。
林云没有理会,眉心剑海深处,磨盘大的星辰之火疯狂燃烧。
星河剑意顺着剑身,源源不断注入对方体内,摧枯拉朽般充斥在对方体内。
黑衣半圣想要阻止,却发现根本做不到,他体内残存的圣气,完全挡不住这些星河剑意。
“我是明宗半圣,你不能杀我!”黑衣半圣不甘心的道。
“你听说过一句话吗?”
林云也不等他答话,长发在飞扬中,眉间锋芒毕露,一字一顿高声道:“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
半圣不能杀?
杀的就是半圣!
砰!
他手中之剑狠狠捅了进去,对方体内星河剑引爆,这堂堂半圣就在众目睽睽下,被炸的尸骨无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