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給勇者們添麻煩的勇者 ptt-第1150章 活捉流氓熱推

給勇者們添麻煩的勇者
小說推薦給勇者們添麻煩的勇者给勇者们添麻烦的勇者
这个世界上曾有过统计,当人的直觉告诉自己危险即将降临的时候,有人会突然心跳加速,有的人会出现精神紧张之类的现象,有的则是的耳朵、鼻子、呆毛等位置抽搐几下,还有人会突然回忆起以前遇到过的类似情形。
“你的眼睛进脏东西了。”一个温柔的声音对格纳罗说道,“我家就在旁边,我带你去洗个脸吧。”
没等格纳罗回答,他就感觉到有人拉着自己的袖子往一旁走去。
就在这时,他突然回忆起第641章的那个秋天,自己和黛博拉被一大群野猪追到了树上,那时候查尔斯啃着鸡腿说可以教导自己,然后自己就天真地信了,结果就是被包括但不限于各种野猪和野狼的魔兽追得满山跑。
这么多年中,每当他遇到陷阱的时候,这段往事就在他的脑海里飘过。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給勇者們添麻煩的勇者-第1150章 活捉流氓展示
心中提高警惕的格纳罗低声抽泣着,任由那个人把自己带走。
他们走了几分钟,穿过两条街,最后来到了一栋房子的阁楼里面。
在群租房里面,阁楼的租金是最低的,海风吹坏瓦片导致下雨时漏雨那是家常便饭,夏天的时候这里被太阳晒得和蒸笼差不多。
“你在这里坐一下。”那个人说道,“我去给你打水上来洗脸。”
阁楼里很窄,格纳罗被拉到了床边坐好。
只是他一坐下,就感觉到薄薄的毯子传到臀部的感觉有点不对。
这时格纳罗早就借着逼出来的眼泪水把眼睛里的洗衣粉都洗干净了,他擦眼睛的手微微偏开,看到一个有点胖的男人正往桌子上的杯子里倒了一杯水,还晃了几下。
“我下去打水。”那个男人说道,“桌子上给你倒了水,口渴了可以喝。”
格纳罗低声说道:“谢谢……”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給勇者們添麻煩的勇者》-第1150章 活捉流氓推薦
那个人离开了,他站起来掀开毯子,好家伙,垫床的毯子下铺着满满的几层灯笼裤,其中还有几条三角裤。
格纳罗这几年和黛博拉、露琪娅、库伦、蒂莉这几个女孩子一起生活,对女性的灯笼裤还是有所了解的,他看得出铺在底下的灯笼裤是洗干净的,而最上面的是没洗过的。
发现犯人的格纳罗没有声张,他再走到桌子前用指头蘸了一下杯子里面的水,一个小小的魔法阵在指头上亮起。
验毒魔法是一种很冷门的小魔法,都是各大家族的不传之秘。米兰公国立国七百多年,米兰大公一家自然会这个。
果然,这水里下了药。
于是他把一旁装开水的陶瓶里面的水倒出一点在被雨水打湿的窗那里,把陶瓶放回原样后再把杯子里面的水倒进去一大半,最后再坐回床边把杯子往地上一掉,人就后仰躺床上假装被迷晕了。
然而,时间过了快半个小时,他都快真的睡着了,那个把他带回来的人才骂骂咧咧的回来。
“可恶!”
“那个混蛋女人,居然不给我先打水。”
他一进门就看到格纳罗倒在床上睡着了,急忙转身把门口关上反锁好,然后又关了窗户。
整个阁楼里只有桌子上油灯的一点光芒,还有一个男人的粗重喘息声,以及另一个男孩子的微弱呼吸声。
“咚!”
装满了水的水盆放在了桌子上,那人拿着毛巾湿了水,坐到睡得恬静的格纳罗身旁,仔细地帮他擦拭起早前被泥水溅起弄脏的脸蛋、双手和长发,动作轻柔得就像是在擦拭祖传千年的瓷器一样温柔。
“真是可爱的脸蛋啊!”
“头发真柔顺!”
“这柔软的手有茧,看来是吃了不少苦呢。今天开始,你就不用吃苦了!”
要是经验丰富的人,看到格纳罗手心里那些长期用剑而长出来的老茧后肯定会提高警惕,但是这个人却认不出来。
等手和脸擦完了,那个开始脱了他的鞋子给他擦脚。
格纳罗心里也有点紧张,他早已得知这个人的逃跑功夫极强,想必实力不弱,所以一直在等待一击必杀的机会,免得让这个人跑了。
等清洁完了,那个流氓到一旁的柜子里找东西。
“这根绳子用来绑手吧。”
“没有合适堵嘴的,就用她的灯笼裤吧。”
随着道具准备完毕,那个流氓回到了床边。
格纳罗有点失望,这个人没有去喝水,不然就没那么多事了。
这时流氓站在他的身前,开始掀起裙摆,白皙的双腿和一条灯笼裤就这么慢慢出现在流氓的眼前。
流氓吞了吞口水,就在这一刻,格纳罗动了。
格纳罗突然一把抓住流氓的右手,同时右脚迅速收起伸到他的肩头后绕到了对方脑后,再将双脚交叉收紧,同时将左脚踝放到右脚踝处,紧紧锁住了他的头颈部位。
这一记三角绞的完成度很高,流氓的颈动脉被压迫,再过几秒就会因为脑部缺氧而昏迷。
但这个流氓能作案这么多起不被抓住显然实力不弱,他意识到不对的时候奋力站了起来,同时空着的左手奋力朝着格纳罗的腿部就是一拳。
这一拳的力量不小,格纳罗感觉到右大腿失去了知觉。
但他没有丝毫松懈,而且还使出了小花招,空着的右手握拳后小指头伸出,狠狠地朝着身前流氓脑袋上的耳洞里面捅去。
这一击让流氓的身体一颤,然后整个人朝着墙壁方向撞去,试图把格纳罗撞下来。
但他没有机会了,流氓刚跑了两步就大脑缺氧晕了过去,重重地摔到了地上。
格纳罗绷紧全身肌肉,这一摔没给他造成什么伤害。
又过了两秒钟,他确认这个流氓已经晕了过去才松开。
为了保险起见,格纳罗卸了流氓的肩膀等几个关节,然后再把他的双手和双脚给结结实实地捆起来。
“啪啪啪!”
“啪啪啪!”
阁楼门被打开了,两个鼓掌声响起,一位中年人和一位老头走了进来。
格纳罗看到来人后双眼都直了,他结巴地说道:“父……父亲……爷……爷爷……你……你们怎……怎么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