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九星之主 育-398 大山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大薇!”
一片尘土弥漫中,荣陶陶一声大吼,他可没有什么听声辩位的本领。
“这。”
头顶斜上方,传来了高凌薇的声音。
荣陶陶心中一动,当即改变策略:“跟着我走!”
高凌薇之前高高跃起,此时尚未落地,也在向西方坠落。
她本以为自己要落地之后,再寻着荣陶陶的方向冲去,却是没想到,在下一刻,她只感觉脚下一片冰霜弥漫,从斜下方涌来!
高凌薇当即明白了荣陶陶的意思,顿时,魂技·雪之舞急速运转了起来!
她也任由荣陶陶的霜雪吹着,借势而起,完全按照荣陶陶风吹的方向飞去。
弥漫的尘土遮盖了所有人的视线,人们只看到了一个巨大的霜环扩散出来,随后,便看到了犬冢溟犽倒飞而出。
就在人们探头观望的时候,却是看见高凌薇竟然歪着身体,姿势怪异的飞出来。
而在她的斜下方,荣陶陶一手向空中喷洒着霜雪,吹着高凌薇飞行,画面竟是如此的神奇!
高凌薇牌人肉风筝!
淘淘往哪吹,大薇往哪飞……
荣陶陶施展的哪是什么玉龙馈赠,他明明是出了推推棒!
“杀!”
荣陶陶一手放下,那决绝的声音,听得高凌薇心中微微悸动。
只见高凌薇的身体在空中一个轻盈的翻转,稳稳落地,随即弹射起步!
“呯”的一声!
她的双脚甚至将地面踩出了道道碎文,向犬冢溟犽的方位冲了过去!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尘雾,追杀敌人的速度快得惊人!
“精彩!”戴流年大声喊道,“我敢打赌,在烟尘中,这两人从始至终没有半点停顿!
高凌薇飞出来的姿势明显不对,她的身体朝向都不对!”
“是啊!”苏婉也是面色一喜,常年播报魂武比赛的她,对于魂武相关知识的储备绝对过硬,“高凌薇的身体竟然如此轻盈,甚至能在荣陶陶的玉龙馈赠之下,借着霜雪的风向行进,看来传闻不虚!”
戴流年重重点头:“是的,绝对是大师级·雪之舞!”
好文筆的小說 九星之主 txt-398 大山展示
苏婉一双美眸愈发的明亮,追逐着高凌薇前冲的身影:“两人将身为雪境魂武者的速度优势发挥到了极致!
战场已经切割开来,高荣二人杀向了犬冢溟犽!犬冢结衣却在远处,她之前被高凌薇一脚踩飞了出去。
机会!!!”
“咚!”
倒飞出去的犬冢溟犽重重落在地上,双脚踏在地上的同时,高凌薇的脚下,突然一阵魂力乱流卷起!
星野魂技·精英级·乱星震!
此时两人无限接近,高凌薇突然间的身形不稳,可是要出大问题的!
不愧是霓虹国内亚军,时机找的真准!
“跳!”后方,再次传来了荣陶陶的声音!
高凌薇对荣陶陶是绝对的信任,大敌当前,她竟然真的纵身一跃,再次跳向了空中!
“狂妄自大!”犬冢溟犽一声大喝,极力抬起手臂,对准了空中的高凌薇。
犬冢溟犽抬手的速度对于常人来说还算是正常,但是对于魂武者而言,那速度可就是“慢动作”了。
显然,对方被荣陶陶的霜碎八方干扰的不轻。
“呦~还会说成语呢~”荣陶陶的声音突然传来。
犬冢溟犽面色愠怒,手中的星波流直接推了出去,轰向了跃在空中的高凌薇。
有趣的是,同时有两股力量冲向了高凌薇。
一股是来自犬冢溟犽的星波流,而另外一股力量…却是荣陶陶的玉龙馈赠。
毫无疑问的是,荣陶陶施展魂技的时间更早、而且他距离高凌薇更近。
呼……
高凌薇那血肉之躯,宛若轻飘飘的鸿毛,被霜雪一吹,直接向一侧荡开。
那躲闪开来的过程竟是如此的轻描淡写,潇洒至极!
之前在烟尘中,观众们没看到这些,而此时,他们算是大饱眼福了!
在世界杯这种最高级别的战场上厮杀,面对克制己方的强敌,还能打出这种“轻松惬意”的感觉,这高凌薇和荣陶陶真的是…嗯……
这俩人到底是什么实力水平?
又拥有着一颗怎样的大心脏?
又或者,这俩人自始至终就没把对方当人?
犬冢溟犽面色微变,还想再次推出一柱星波流,但是荣陶陶已经杀到了眼前!
“做梦!!!”犬冢溟犽一声怒喝,一脚猛地抬起。
显然,这又是一发踏星裂!
荣陶陶岂能如他所愿?
他抬手一刀,直接甩了出去,同时一脚踏下!
呼……
又是一圈粗大的冰霜环扩散而出!
“滚开!!!”犬冢溟犽咬碎了满嘴的钢牙,他手执武士刀,极力格挡,脚下动作从未停止。
但他的身体本就被冰冻减速了,以至于,他脚掌尚未踩踏到地面,那一圈霜环已经扩散而来,浸染上了他的身躯。
但要注意的是,霜碎八方只能给目标减速,一层层的叠加过后,也许能冻僵敌人,但是只经历过两次霜环浸染,显然不能阻止犬冢溟犽的动作。
而荣陶陶依旧在前冲,根本没有停下、或是躲避的意思!
这小子到底要干什么?
他疯了么?就这么霸王硬上弓?不怕被炸飞出去?
就在观众们为荣陶陶感到担心的时候,犬冢溟犽一脚到底还是踩了下来!
“诶?”犬冢溟犽一脸懵逼,身子一歪,脚下竟然踩空了?
“卧槽?”
“发生了什么?”
“参加世界杯的魂武者…也能,呃,平地摔?”
现场的观众可能距离较远,看不清场上具体情况。
要知道,刚才荣陶陶可是踩出了一个霜环的,也就是说,这片区域的黄土地上,已经洒满了一片冰霜!
而荣陶陶的动作无比连贯,显然是有意为之,左手早就抬了起来!
在犬冢溟犽右脚即将落地的一瞬间,他的左脚下,突然探出来了一根手指头?
大师级·雪鬼手!
不…应该叫“雪手指”?
这一根雪制的手指,自薄薄的霜雪中浮现,垫在犬冢溟犽的支撑脚-左脚鞋底,不轻不重的向上一勾。
而后,那神出鬼没雪手指瞬间消失无踪,导致在人们眼中看来,犬冢溟犽凭空浮起,向上窜了10cm!
犬冢溟犽一脸的懵逼,一脚踏空,根本没踩到地面!
而他的魂技·踏星裂也硬生生憋了回去,身体由于惯性的缘故,向前跪倒而去……
“朋友,太客气了!”荣陶陶手中的大夏龙雀当即甩出了一个刀花!
犬冢溟犽:???
我™是跟你在这客气呢嘛?
秒升秒死的战场上,荣陶陶手中的大夏龙雀,一刀刺向了犬冢溟犽的额头!
“哥哥!!!”远处,那被吹飞出去的犬冢结衣,忍不住一声惊吼!
千万别觉得犬冢结衣一直在旁边看戏,要知道,从兄妹俩分开直至现在,短短不过数秒钟的时间!
優秀都市小說 九星之主笔趣-398 大山閲讀
那被雪风冲吹荡出去、摔得七荤八素的犬冢结衣,刚刚爬起身来,便看到了如此惊险的一幕!
而跪倒在地的犬冢溟犽,猛地抬头,面目几近扭曲!
他不甘心!他甚至不知道,为什么情况急转直下,转眼间,自己已经落到了这般田地!
堂堂霓虹国内大赛亚军,而且还是星野魂武者,真就这么被雪境魂武者压着打?
“啊啊啊啊啊!”犬冢溟犽竭尽全力抬手挡在额前,而他那手腕上,几颗珠子悄然浮现。
星野魂技·缠斗碎星!
唰!
下一刻,荣陶陶刺向对手头颅的大夏龙雀,猛地定格。
如此控制力,简直惊人!
犬冢溟犽跪在地上,紧闭双眼,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大爆炸,然而…预想中的一切并没有发生。
荣陶陶双手执刀,那大夏龙雀的刀尖,距离犬冢溟犽手腕上的珠子不足一厘米……
缠斗碎星,这种不是防御技的防御技,唯有触碰,才会引爆。
一时间,整个赛场都安静了下来!
画面就此定格……
“怎么?不敢碰我!?”犬冢溟犽面色铁青,怒声喝道。
呼……
犬冢溟犽话音未落,在他的身侧,一道修长的身影,几乎是呈与地面平行的状态、贴地飞行,直刺而来!
而她手中的大夏龙雀,更是直直刺进了犬冢溟犽的肋骨!
“啊……”犬冢溟犽一声惨叫,声音越飘越远……
高凌薇手执大夏龙雀,那长长的刀身从犬冢溟犽的右侧肋骨刺入,从他的左侧肋骨刺出,雪制的刀尖上染满了鲜血。
两人的身影在荣陶陶面前一闪而过,巨大的风浪,搅乱了荣陶陶一脑袋的天然卷儿。
而荣陶陶依旧保持着执刀前刺的姿势,身体一动未动,嘴角却是微微扬起。
这画面……
就差打上四个大字了:精彩集锦!
“嘟嘟~!”裁判尖锐的哨声当即响起,“判定霓虹队伍伤员一名,失去战斗能力,立刻停止进攻,伤员退场!”
“噗通……”远处,两人栽倒在黄土地上,荡起了阵阵的烟尘。
哨声之下,高凌薇终于松开了握着刀柄的手,丢掉了手中的“人肉串”。
她站起身来,低头看着凄惨哀嚎的犬冢溟犽,她冷哼一声:“呵,不敢碰你?”
“我的天,我的天!!!”戴流年双手拍在桌子上,听着耳机里高凌薇那冰冷的声音,看着场上发生的一切,忍不住激动的喊道,“伤员退场!开场不到30秒钟,霓虹队伍便有一人退场!”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九星之主討論-398 大山分享
一旁,苏婉的嘴巴张成了“O”型!目瞪口呆的看着屏幕里的高凌薇……
说实话,自家的选手淘汰了对手,苏婉本应该激动兴奋,就像此时的戴流年那般,然而……
不知为何,苏婉看着屏幕上高凌薇那盛气凌人的模样,心中竟然升起了一丝恐惧……
“太棒了!简直太棒了!天作之合!”戴流年显然没有受到影响,他兴奋的拍着手,“荣陶陶的霜碎八方根本就不是为了冻结对手,而是为了让冰霜开路!
用霜雪铺满一方区域,给他的雪鬼手创造生长的环境!
这是何种程度的魂技理解与运用!
谁能预料到,强大的霜碎八方魂技,竟然被荣陶陶选手用来垫场!真正的杀手锏竟然是那神出鬼没的雪鬼手!
手指抬鞋底,简直是神来之笔!
荣陶陶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这种花里…呃,华丽且实用的招数的?
一失足成千古恨!
犬冢溟犽,你失足了呀!!!”
在同事大声的播报下,苏婉终于回过神来,她的面色稍稍有些古怪,自己听到了什么?
失足?
戴流年一屁股坐在了座位上,口中喃喃自语着:“霓虹选手一定后悔了吧,如果当初答应荣陶陶的提议,纯粹较量武艺的话,说不定还能有点希望。”
苏婉终于“上线”了,话语幽幽:“较艺的话…恐怕更没有希望吧?”
戴流年:“……”
好像,嗯…的确是这样。
赛场上,荣陶陶和高凌薇看向了远处的犬冢结衣,此时,女孩正贝齿咬着下唇,面色很是复杂。
此刻,犬冢结衣的心中甚至连怒火都没有,她的心气儿都被彻底打没了。
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仅仅一次分离,便决定了胜负。
荣陶陶、高凌薇这种创造机会、把握机会的能力,简直是难以想象的……
他们好强!
比全国大赛录像里的时候,强了不止一星半点,简直是脱胎换骨一般!
这怎么打,这没法打啊……
一时间,犬冢结衣看着荣陶陶与高凌薇,仿佛看到了两座无法撼动的大山。
她的眼中流露出了一丝绝望,心中也升起了深深的无力感。
开赛前,领队教师、教练团、包括兄长犬冢溟犽,都曾一再叮嘱过,要小心荣陶陶的莲花瓣,但是……
现实情况是,他们连让荣陶陶施展莲花瓣的资格都没有!
绝望、无力、无可奈何,这种滋味简直糟透了……
高凌薇迈步来到荣陶陶身侧,手里把玩着一柄大夏龙雀,道:“她要认输了。”
“嗯?”荣陶陶转头看向了高凌薇。
“我熟悉那种眼神,我也曾有过。”高凌薇轻声道。
“嘟嘟~!”高凌薇话音刚落,裁判便再次吹响了口哨,远处,犬冢结衣果然举手认输了。
荣陶陶微微皱眉,所以……高凌式?
高凌薇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一手拾着荣陶陶的手腕,高高举了起来,迎接着四面八方如潮水般的欢呼声。
荣陶陶却并没有看观众,而是看着高凌薇的侧脸:“总有一天,我们会还回去的。”
高凌薇目光迷离,环顾着望着欢呼雀跃的观众席:“嗯,好。”
她相信他。
就像在两年前,两人曾约定过,要站在世界舞台的正中央。
……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