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玄幻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八百一十一章 逆流而上展示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再钻出云雾的月亮,往着河面上挥洒下些月光,
倒映着月亮,也映着河畔路灯挥洒下些灯火的河面上,随着阵阵拂过清风,带着粼粼波光。
拂过河面的清风,再带着些水汽,微微晃动着河畔街边的树木枝叶,扰动着路灯下几人的衣襟,站在路灯下老道士手里端着那碗汤圆上升腾着的些雾气。
高兴着,老道士拿着筷子,将碗靠近着嘴边,吃了个还有些烫的汤圆,再抬起头,望着映着月光,灯火的河面上,脸上笑着。
再埋下头,吃着碗里的汤圆。
……
“……谢谢,谢谢了。”
“……客气什么啊,就碗汤圆……”
老道士将碗筷还给了摆着摊的摊主,摊主放下手里的碗,笑呵呵起身应着,
“……也是过元宵节,道长你还要吗?不够我再给你下点……”
“……不了,不了……谢谢了。”
老道士笑着,再道过了谢。
转回身,走回了自己摆着的摊位前。
火熱都市异能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討論-第八百一十一章 逆流而上熱推
把自己摊位上摆着的布卷着收了起来,再提起摊位前几张凳子,
有些高兴着,笑着,沿着街道,渐走远。
……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愛下-第八百一十一章 逆流而上
街道旁,
摆着摊的摊主,拿着筷子,将碗里最后个汤圆吃进嘴里,再哈了口热气,
站起身,站了站脚,沿着街道望了望远处,也回身收拾起东西。
把摊位上东西收拾了,那摊主骑着出摊的三轮车,也沿着街道,渐渐远去。
街道旁,
愈加显得安静下来。
似乎只剩下些清风扰动着街边树木枝叶的窸窣声,混杂着街道另一侧,河道里,河水汩汩流动着的声音。
……
看着那老道士步伐似乎轻快了些走远,看着那剩下个摊贩也渐渐远去,
摊位后,廉歌站起了身,
转过视线,再看了眼稍远处,河面上映着的些灯火,看了眼远处,高楼间,还亮着些灯火的人家。
收回目光,廉歌一挥手,摆着地上那块布重新收了起来,消失在了地上。
再随意着,将摆在地上的两张凳子提了起来,廉歌再转过了视线,
而就在这时候,
安静着的街道上,稍远处响起阵有些嘈杂的话语声,随着拂来清风,渐近。
……
“……徐总……您的眼光那是真得没得说……当初我们多少人都觉得自己消息灵通,结果全给栽倒坑里去了,就徐总您是这个……目光如炬……还有,徐总您这酒量,您这酒量也是这个……”
“……徐总这能不厉害……这谁不说句,徐总是这个……”
几个似乎刚吃完饭,穿得西装革履,脸上有些醉醺醺着的中年人,脚下有些踉跄着,哈着酒气,吹捧着走在中间那人,
走在中间那人,穿着稍显随意些,脸上似乎也被酒劲熏得发红,眼底带着些醉意,却比周围几人好些,
“……什么目光如炬,就是运气好点……”
哈着酒气,那被围在中间的中年男人脸上笑着说着,转过头,沿着街道朝前望着,
紧跟着,那中年男人止住了动作,眼底的醉意骤然褪去些,
往前挪了步,踉跄了下,紧跟着,有些慌忙着朝着廉歌这侧跑了过来,
而旁边跟着的几人,不禁止住了脚,看着那慌忙朝着廉歌那侧跑去的中年男人,眼底有些疑惑。
……
“……大师,大师……”
有些慌忙着,那中年男人跑到了廉歌身前,喊着,
“……大师,你还记得我吗,我就是之前,就是去年的时候,也是在这儿,您给我算了一卦。”
有些慌忙着,中年男人出声说着。
“记得。”
手里提起了两张凳子,廉歌转过视线,看了眼这中年男人,语气平静着出声说了句。
这中年男人就是头回在这算那三卦时,第二卦的人。
“……大师,大师……上回您给我指点迷津,解惑过后,隔着段时间,我就有来这儿,都没再遇上你……今天,没想到能再遇上大师您。”
中年男人有些高兴着,欣喜,紧跟着又再慌忙着说着,
“……大师,您看,您看您这回能不能,能不能再替我解解惑,指点下迷津……我这就让人安排,安排把些东西再变现,给大师您付卦金……”
说着话,中年男人便要去慌忙着摸兜里的手机。
看了眼这中年男人,廉歌摇了摇头,
“今天三卦已经算完,下回吧。”
语气平静着,廉歌出声说了句。
“……那,那……”
中年男人止住了动作,张了张嘴,想问些什么,终究还是没发出声。
顿了顿动作,再点了点头,
“……那成,那就不耽搁大师您了……大师,谢谢,谢谢您上回给我解惑。谢谢……下回,大师您要是有空,再路过这儿,还请一定让我好好谢谢大师您。”
感激着,中年男人出声说道。
再看了眼这中年男人,廉歌再转过视线,沿着街道,看向远处,
“早些回家吧。”
语气平静着,廉歌出声说了句,再挪开了脚步,沿着街道朝前走去。
“……谢谢。”
站在原地,中年男人顿了顿动作,再感激着,道了声谢。
等着廉歌走远,再站了站脚,中年男人回身,再朝着旁边稍远处,已经朝这边走过来几个中年人望了望。
挪开脚,走了过去。
“……徐总,您这儿是……”
其中个人朝着廉歌走远的方向望了望,不禁出声说道。
“……遇到个贵人。”
中年男人笑着应着,紧跟着,再看着这几人说着,
“……程总,钱总……今天我们就先到这儿吧,公司的事情,明天上午我们再聊……我这叫得代驾也快到了……就先回去了。”
中年男人说着话,抬起头,朝着远处望了望,又望了望头顶上的月亮,
“……今天是元宵节啊……”
中年男人呢喃着,出声说了句。
旁边几人,不禁也转过头,望了望,脸上带着的醉意似乎褪去了些。
……
“……回来了?”
“……怎么还没睡呢?”
“……是你宝贝儿子不肯睡,非得在客厅里等你回来,还给你专门留了碗汤圆,就守着那碗汤圆呢……这会儿在客厅沙发上睡着了……”
打开屋门,中年男人走进了屋里。
客厅里坐着的妻子站起了身,出声对着中年男人说着。
中年男人听着,脚下再放得轻了些,轻手轻脚地走进了堂屋里,
看着睡在沙发上的儿子,再看了看自己儿子跟前,放在茶几上的碗汤圆,脸上浮现出些笑容,
走到自己儿子跟前,轻轻再拉了盖在自己儿子身上的被子。
似乎听到动静,男孩睁开了眼睛,看到了中年男人,眼底有些惊喜着,坐起了身,
“……爸爸,你回来了啊……”
“……对,爸爸回来了,等久了吧……”
“嗯……有点久,也不是很久吧……爸爸,今天元宵节呢……老师说,元宵节吃汤圆就是团圆,团圆就是一家人都在一起……我让妈妈给你留了一碗呢,爸爸你快吃吧……嗯……好像有点冷了。”
“……没事儿。”
听着自己孩子的话,蹲在沙发前的中年男人顿了顿动作,再笑着应着,转过身,端起了那碗汤圆,
“……冷了也一样好吃。”
汤圆已经冷了,但中年男人还是端着碗,高兴着,吃着。
……
“走吧。”
河畔,街道旁。
将那两张借来的凳子,还到了街边家店铺前。
廉歌再转过视线,沿着街道,街道外汩汩流动着的河水,朝着远处看了眼。
出声说了句,再挪开了脚。
沿着河畔,一人一鼠逆流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