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ix4cx优美小說 尋唐 txt-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皇后與鄉民-ynh8p

歷史小說 / 3 11 月, 2020 /

尋唐
小說推薦尋唐
现在的麻水村村长,当年的左武卫的一个小什长,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就在路边的这一声大喊,居然会引来了左武卫大将军李存忠。
说起来,他只是想要在村民们面前证实一下自己当年呆过的部队有多么厉害。当然,这些左武卫的后辈们的反应,也的确让他脸上大有光采。
但因此便看到了大将军李存忠,就绝对是太意外了。
看着这个村民给自己干净利落地行了军礼,又一连问了对方好几个问题,李存忠这才放下心来。对方的确是以前左武卫的士兵,因为他能准确地说出当时左武卫右军的上下的军官,高级官员的资料好查,但第五大队的曲长,第一哨的哨长都已经战死了,外人不太可能知道他们的名字。
皇后娘娘要见这样一个人,又自称是左武卫的昔日士卒,他自然要来检视一番。
“什么?”一听说是皇后娘娘要召见他,在李存忠面前站得笔直的麻立勇能顿时觉得两腿发软,浑身筛起糠来。
李存忠又好气又好笑,一把拉住他:“在本大将军面前,你蛮有胆子的吧,怎么一听说皇后娘娘,就这么胆小了?左武卫可没有你这样的胆小鬼。”
鬼王壓身:我的鬼崇夫君
位面遊輪 橫空日月
“大将军,您是,您是我们的将军啊,我是跟着您打仗的,自然不怕,可是,可是……”麻立勇哆嗦着道。
听了这话,李存忠心中倒是熨贴,大笑道:“放心吧,皇后娘娘以前也是带兵打仗的,也是当过大将军的,论起单打独斗的本事,那比我还要厉害呢!娘娘一向是武人作风,干净利落,没有架子,不必害怕。”
君子一諾 言默
麻立勇一呆:“比您还要厉害?这不可能吧?”
李存忠又是一阵大笑:“好小子,真是会说话,这马屁拍得好,不过李某人不说假话,皇后娘娘打架的确是比我厉害。走吧,我陪你去见娘娘,记住了,知道的就说,不知道的不要乱说。”
“明白,大将军!”
刚刚踏进马车,麻立勇就不敢动了。
马车从外面看不出什么,除了大一些,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但门一开,一到里面,那种低调的奢华立刻就扑面而来了。
当然,这是李存忠的感受。
至于麻立勇,自然是不懂这内里的每一样物事,恐怕他辛苦干上好几年也买不起一件,但地板上铺的那一整张地毯他却还是认得的。而这,还只是马车的第一间,中间一道薄薄的帘子,隔开了第二间。第一间的两侧,一边坐着两个身材强壮身着甲胄的强壮妇人,另一侧,却是坐着两个模样俏丽的年轻女子。
青春迷戀三部曲之花開半夏
看看色彩艳丽几乎一尘不染的地毯,再看看自己一双草鞋之上沾染了泥土尘垢,麻立勇便迈不动步子了。
马车里刚刚换了新的冰块,门一开,凉气便嗖嗖地往外冒。首先进去的李存忠转身看了一眼麻立勇,挥挥手:“你进来吧!”
麻立勇为难地搓搓手,道:“大将军,鞋子脏。”
“那就脱了鞋子。”李存忠道。
“脚臭!”麻立勇又道。
李存忠一时说不出话来,四个女子脸上也露出了笑容,看得出来,她们在强忍着不笑出身来,不过帘子之后,却传来了柳如烟的大笑之声:“大将军,让他直接进来吧。”
“娘娘让你进去。”李存忠伸手一把将麻立勇拉了进去,径直去了第二间。
一踏进内里,便看到一个布衣木钗的年轻女子坐在正中,旁边坐着一个大官模样的人,但那人一看就是一个吐蕃人,麻立勇浑身的神经瞬间崩紧。
“行礼!”耳边传来李存忠的声音。
麻立勇两腿一软,就要跪下。
“行军礼吧,你曾经是左武卫的军官吧?这一次我也算是带着左武卫作战了,你也算是我的部下了!”柳如烟端起桌上的冷饮子,喝了一口,微笑着道。
“是!”听到这句话,不知为何,麻立勇一下子便站直了,向柳如烟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娘娘,麻立勇在当年甘州之战后,便因伤退役了!”李存忠在一边解释道。
“不错,不错,这么多年了,军人的风姿犹在,大将军练得好兵啊!”柳如烟笑着指了指色诺布德对面的位置,“大将军请坐。”
李存忠拱了拱手,坐了下来。
“你叫麻立勇?”
“是。”
“你也坐吧!”柳如烟指了指自己对面,道:“你个子不矮,站在哪里,脑袋都顶着马车顶了。”
“娘娘面前,哪里有草民的坐位!”麻立勇战战兢兢地道。
“莫非你要我这样一直仰头看着你吗?”柳如烟开玩笑地道。
卟嗵一声,麻立勇立时便跌坐到了地上,看向李存忠眼皮子一阵乱跳,色诺布德一阵干咳,柳如烟却又是一阵大笑。
笑声之中,麻立勇却是渐渐地放松了下来。正如大将军所说的,皇后娘娘真是没有什么架子的。
“日子过得怎么样?”柳如烟问道。
豪門長媳太惹火 七念安
“很好,很好!”麻立勇连连点头。
“很好吗?今年不是遭了灾吗?”
“是遭了灾。比起去年来,今年收成肯定是不行了,起码要少三成收成,不过朝廷免了今年的税赋,倒也就基本扯平了。”麻立勇道:“这大半年来,又是修路,又是修池子,我们可以去做工,收入并没有少。”
“粮食涨价了吗?”
“涨了。”麻立勇老老实实地道:“细粮涨了,像小麦,大米都涨了两成左右。”
“涨了两成?那买得起吗?”
“买得起的。”麻立勇接着道:“其实是这几年大家的嘴都刁了,怎么着也不会饿肚子的,还有很多粗粮呢,像糜子,豆子,红薯这些都不少的,还有一些高梁,但大家都想吃细粮,粗粮要么卖了,要么喂牲口呢。”
这话说得一边的色诺布德眼皮子一阵乱跳,嘴都刁了!他在心里苦笑了几声,这便是大唐啊,富足的大唐,一个遭了灾的地方,居然也这么豪横。
“当官儿的对老百姓怎么样?”柳如烟很是随意地问道。
一听柳如烟问到这个,李存忠倒是有些紧张起来。一个很简单的道理,要是麻立勇不知轻重地一阵乱说,那可是要直达天听的,真要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只怕连陕西的总督,也要跟着吃挂落,到时候人家不会怪罪这个家伙,只怕要把这笔帐记到自己身上,谁让麻立勇曾是自己的兵呢?
也由不得李存忠不紧张。以他的经验,基层的官员们,对老百姓可不见得就有多么友好。反倒是官越大,对普通的老百姓越和蔼。
“官员们还是挺好的。”麻立勇一开口,李存忠顿时松了一口气。
“就是太年轻了,好多都是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呢,脾气冲着呢。不过倒没有什么坏心,也是实心为老百姓做事的,所以大家都觉得不错。”麻立勇道。
“看来这里的官儿,是刚刚从学院毕业出来的。”柳如烟笑顾李存忠与色诺布德道。刚从学院毕业,自然不可能是一地主官,但麻立勇也不大可能直接见到当地主官,多半是那些经办实务的人。
“有贪官吗?”
酷拽校草杠上不乖純妻 一塵輕風
“有。”麻立勇重重地点了点头。
鳳月無邊
李存忠顿时又紧张了起来。
“一个月前,被逮走了。可惜了的,还不到三十岁,平时看着也挺不错的一个人,后来公告说是在修路的时候,拿了不该拿的钱。”
李存忠顿时又松了一口气,原来已经被逮走了。
七街裏
突然之间,他觉得很累。
好在柳如烟只不过随口问了一下,对于这些,她是真没有什么兴趣。倒是对麻立勇他们的日常生活更感兴趣一些。
村长是拿薪俸的,村子里还有公有钱,有学堂,先生的费用由官府负担,眼前的这位并没有多少学识的中年汉子正雄心勃勃地准备带着村民们修池子,养鸭鹅,甚至还计划着成立一个木匠作坊。而这些费用都是由公里出钱,赚的钱也是村子里共有。
色诺布德听得咋舌之余,却又觉得大有收获。正是这些小小的似乎不值一提的事情,让唐国一天比一天的富裕,也使得大唐现在的朝廷得到了空前的拥护。
“你说你妻子不但识字,还会作画弹琴?”毕竟是女人,柳如烟立马就被麻立勇随口说的事情给吸引住了。
“是啊,去年去城里,她还看中了一架琴呢,可惜太贵了,我买不起,不过今年我一直在存钱,到年末的时候,差不多就能给她买回来了。”麻立勇开心地道。
“你妻子过去是……”柳如烟充满了好奇心。
“她是甘州人。以前家里也是当官儿的,母家是学堂的先生,夫家却是一个县官呢!”麻立勇道:“后来吐蕃人不是杀过来了吗?她家里人都死了,我在那一役中受伤了,恰好是她照顾的,后来我不能打仗了,她也愿意跟着我回来。”
说到这里,麻立勇抬头看了一眼右侧的那个明显是吐蕃人的家伙。色诺布德微微转头,避开了麻立勇的眼神儿。
果然是官宦人家落难了的女儿。柳如烟叹了一口气,这些年来,也不知有多少富贵人家跌落了尘埃,多少王公贵族家的堂前燕,飞到了寻常的百姓家中。不过看起来麻立勇对他的妻子还是相当疼爱的,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想当年,自己的父亲不也是一个县官吗?
“这架琴多少钱?”
“要五十个银元,好贵!”麻立勇道。
“李大将军,回头你取五十个银元给他。”柳如烟道,想了想,又人手腕上将一个镯子撸了下来,递给了麻立勇:“这个是我给你妻子的。”
麻立勇收下了镯子,却道:“娘娘,银子我不要了,我自己攒钱给堂客买呢!”
看着这一幕,色诺布德和李存忠都是竭力忍住了。
说起来柳如烟手上的这个镯子,没有几千个银元,只怕是买不来的。更何况,这是皇后娘娘赏赐的,就更不能用钱来形容了,这家伙倒好,镯子收得理所当然,五十两银子却不要。
“好,很好,买琴的钱,你自己攒吧!”柳如烟却是赞赏的连连点头,“这样更有意义。”这一刻,她是突然想起来当年自己给李泽绣的那个荷包,只可惜自己手工不好,针脚歪七八扭的,但李泽却一直带在身边。因为那是她唯一的一件绣品。拿刀剑的手,拿起绣花针来,总是别扭得很。
送走麻立勇的时候,李存忠也不禁羡慕这家伙的好运气。话说他李存忠的堂客,都还没有得过皇后娘娘这样的赏赐呢。
“这镯子当传家宝,可千万不敢卖了。”他叮咛道。
“大将军,我记着了,再穷,也绝不卖!”麻立勇连连点头。
李存忠想想,又觉得有些好笑,就算麻立勇不懂,他堂客,一个官宦人家出身的女子,当然是懂得这镯子的珍贵的。
“这些钱,是皇后娘娘赏的。”一挥手,两名士兵捧了盘子过来,上面满满地摆着银元。只怕有好几千个。
“我不要钱!”麻立勇双手乱摆。
“这是赏给你们村子的,可不是给你的!”李存忠道:“你不是要建池子吗,要养鸭鹅吗,还要建木工作坊吗?这是娘娘赏给你的本钱。对了,回头我可是要派人来看,你是不是做了这些事情的!”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