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15bg2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一九八一年 起點-第六百六十二章:正步分列式-lxydx

都市小說 / 2 11 月, 2020 /

一九八一年
小說推薦一九八一年
现在是八七年十月,八八年才是房地产开发元年。
因为八八年一月份,最上层召开第一次全国住房制度改革工作会议,二月份推出《关于在全国城镇分期分批推行住房制度改革的实施方案》。
故而三年前成立的万蝌企业股份有限公司还没有开始进入房地产行业。
当下干的是倒买倒卖的营生,应该是最早的“官倒”,值不了几个钱。
黄道舟拿出八十万现金时明明白白说了,这是替儿子黄瀚入股,人家王老板给算了百分之六点五的股份。
绝对没有坑人,万蝌还吃了一点点亏。
为什么?因为名闻遐迩的黄道舟肯拿稿费入股万科,这个故事就值钱!
王老板是个特会讲故事的,哪能不知道用足了名人效应,没有故事还得编故事,这个真实的故事还不被他利用到极致?
因此算股份时本着万万留住黄道舟这位股东的心态,给了最优惠的待遇。
认为得到了黄道舟这位大佬的赏识,王老板更加信心百倍,干劲儿十足。
又由于黄道舟送来了好故事,导致王老板募集资本的速度远高于原本轨迹。
今年过年前中央文件就会正式下达,保不准有了资本的王老板能够提前几个月拿地,更早地把房地产开发搞起来。
到手早了,更加能够发展得好,因为房地产元年的地价拿后世比,也就比白捡强一点点。
黄道舟是根据黄瀚的要求办事,心里根本没觉着王老板的万科以后会怎么着。
回家后还吐槽,那个干倒买倒卖营生的单位给“全力企业”、“华美风”提鞋都不配,那王老板言过其实,也不知道黄瀚怎么就想起给他入股。
人魚?海妖!
黄瀚只赔笑脸不解释,都是万蝌的股东了,占股百分之六点五呢,就凭这个这辈子什么都不干也铁定是富豪,被黄道舟埋怨几句算个啥?
黄道舟当然不可能拎着八十万现金到处跑,这笔钱是“华美风”的货款,广州有五家“风牌”专卖店,每天的营收都不低于五万块。
来了南方,张芳芬当然去看望张淑芬,并且顺便把张淑芬帮忙购买的三处房产过户了。
果然不出所料,张淑芬夫妻俩转变了思想,同意借钱买下了一栋带小院的小洋楼。
张芳芬为了给表姐增收,继续委托她打理广州的房产,并且决定买下面积不低于两千平方米的房子开“事竟成饭店”。
寻找合适的房子由张淑芬和广州“风牌专卖店”的经理张秀红负责。
张秀红是张芳芬的晚辈,同样也是张淑芬的侄女辈,她带着几个手下下来广州开展工作时一直都有张淑芬夫妻俩帮衬着。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在香港、深圳观光考察了十几天,张芳芬意识到了高管的重要性,回来后就开始考虑股权激励。
她跟黄瀚商量这件事时,却没有得到支持。
这时候这么搞为时过早,总要等到九二年才行。
黄瀚知道妈妈是担心留不住挖来的设计师和今年分配来的二十几个大学生。
建议她采取发职务津贴的办法,提高大学生的待遇,只要能够让这些大学生的收入达到平均水平的三倍以上,五年内基本不会被挖了墙角。
这不是盲目自大,而是实力摆在这儿呢!
这两年都是“华美风”挖人家的墙角,被挖墙脚的故事还没有发生过。
有个三五年磨砺,就能看得出哪些大学生不但有学历还有能力,届时考虑给他们干股为时不晚。
况且黄瀚根本不担心“风牌”会赶不上流行趋势,事实上“风牌”一直是引领时尚潮流的。
因为“华美风”的服装设计团队已经具备了实力,往往得到黄瀚的草图后都能举一反三。
……
八月八号和八月十八号的演出当然相继成功,说好的一个半小时节目,实际演出时都达到两个小时。
野蠻丫頭遇上惡魔王子
太州、兴花的领导们满意,观看晚会的群众们意犹未尽。
太多年轻人知道国庆节这样的晚会要在三水县体育场连演三天,他们纷纷赶来三水县买票。
八月二十号,三场“激情三水国庆晚会”的十八万张门票终于宣告售罄。
文化街区项目的资金缺口应该不大了,接下来还会收到捐款,如果不够也不要紧,还有明年国庆节呢!
“全力职中”八月二十二号举行入学典礼,原定计划招生三百人分六个班。
事实情况翻倍了,六百学生分十个班。除了六个技工班,增加了服装设计、汽车修理、土建施工、餐饮服务四个班级。
原定计划是入学军训两个星期,三水县有现役军人,此时的消防大队都是现役军人。
许慕光去联系,一个中队长带着十二个消防战士乐滋滋来“全力职中”完成这个光荣且有意义的任务。
既然办学就力争一流,必要的宣传不能少了。
黄瀚想到了一个好主意,说给黄道舟听了。
他准备在国庆节上演“激情三水晚会”时,让“全力职中”的少年举着国旗进行正步分列式表演。
“全力职中”的校服已经交由“华美风”定做了,用料当然是牛仔布,胸前和背后都有全力这两个大字。
黄道舟如今更加注重广告宣传,他能够想象得出六百少年走正步带来的视觉冲击。
第二天就开大会跟全校师生和消防队的战士们宣布了这件大事。
能够参加“激情三水晚会”的演出啊!同学们都激动不已,战士们也是乐不可支。
黄道舟的要求是一个月内走出仪仗队的标准,这其实有些难度。
但是战士们不怕困难,向黄校长保证,六百少年在“激情三水晚会”亮相是肯定不会掉链子。
这一次的军训更加有意义,还好,六百少年都是通过体能测试的,没有人身体扛不住,一个个都晒得像李逵。
国庆节的演唱会必须唱几首红歌,这是政治正确,但是老歌也要唱出新意不能让群众们听烦了啊!
如果黄瀚率领百人合唱团高歌“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脚踏着祖国的大地,背负着民族的希望……”之时。
六百少年高举五星红旗迈着坚定的步伐,走出不亚于现役军人的正步分列式,这效果该有多么震撼!
萬象神眼
万一这画面又出现在苏南省电视台晚间新闻甚至于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的节目里,“全力企业”该沾多大光?
“全力职中”应该算得上刚刚办起来就走红了,以后肯定是前程似锦。
曖昧透視眼
还有一个大好处,军训时间高达一个月,少年们的纪律性、服从性、荣誉感截然不同。
吾名鯤鵬 莫嘯天專欄
再有那些经验丰富的优秀退休教师执教,队伍更加好带,以后成人、成才的比例不会低。
八月二十三号,实验中学财务科把兴花县给的出场费发了。
老师和同学们又到手了一笔钱,这个暑假,他们都是快乐的。
如王宇这种滥竽充数的都能挣五百多块,陆瑶等等主角挣两千多,哪有可能不快乐?
中午吃完饭,王慧玲貌似下了决心,问道:“黄瀚,我也想买‘家园集团’的股票,你认为行不行呀?”
“行!肯定行。你有多少钱啊?”
“算上这几天拿到的,我一共攒了五千多块!”
“嗬!真不简单,居然有这么多!”
“都是我这四年的补助费、服装费、出场费,我只买了一辆自行车,其余的钱一直是存定期。银行利息也有几百块呢!”
“你平时别太节省了!”
“连衣服都是你给的,我没什么需要用钱的地方。”
黄瀚笑道:“纠正一下,衣服不是我给的,是“华美风”为了广告效应,提供的赞助。”
“一回事,我们能够免费得到那么多新衣服,都是因为有你!”
“这话我爱听!不像有些人,从来没听见她说句好话!”
“哈哈……”萧蔷忍不住笑了,朝陆瑶挤眉弄眼。
“别含沙射影好不好,有话明说。”陆瑶不高兴了。
“你应该跟王慧玲赚得差不多,手里存了多少钱啊?”
“我手里只有五块多钱!”
“啊?你居然花掉了几千块?”
“我哪有?我拿到钱都是给妈妈了。”
额!还是一样的味道啊!这丫头依旧不知道存私房钱。
黄瀚问张春梅、刘晓丽几个道:“你们的钱是给家里了还是自己在存啊?”
张春梅道:“我妈妈让我自己管理赚到的钱,她说这样做锻炼人。”
刘晓丽道:“我妈妈偏心哥哥、弟弟,钱给了她就不是我的了。”
“我一直是自己存钱,小时候都是妈妈陪我去存压岁钱!我现在应该也有五千多存款。”张倩道。
萧蔷惊讶道:“你们怎么都自己存钱啊?”
王丽道:“怎么了,我家从来不要我赚的钱,我爸爸妈妈还鼓励我挣钱,我挣一百块,妈妈加一百,爸爸加一百,让我自己存上。”
陆瑶和萧蔷面面相觑,看来就她俩是马大哈,拿着钱直接丢给妈妈。
“你有多少钱啊?”陆瑶问萧蔷道。
“比你好些,口袋里有十几块钱。”
“十几块钱一样的没用,又没法买股票!”
钱爱国奇怪道:“大哥,你都是问女生,为什么不问问我们?”
“用不着问,你们几个肯定是留些钱零花,其余的给了妈妈!”
“你知道啊!”
“肯定啊!你们都是家里的独子,爸爸妈妈的就是你们的。她们家里都有哥哥或者弟弟,不一样的。”
“太对了,我家没有哥哥弟弟,爸爸妈妈最疼我,我肯定用不着自己存钱。”
萧蔷貌似找到了不存钱的理由,乐了。
这是事实,原本萧妈妈夫妻俩就疼老幺,一开始简直是把她当男孩子养,小名是很男性的“小强”就可见一斑。
小学时,论打架黄瀚根本不是个儿,反倒是萧蔷经常替黄瀚出头,打哭欺负人的熊孩子。
爆寵萌後:皇上,太放肆 星影仙子
她家是不是想着找个上门女婿?黄瀚不得而知,反正萧蔷一直都是和爸爸妈妈一起生活。
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 辛夷塢
陆瑶傻眼了,她有弟弟呢,而且妈妈应该是更加疼弟弟。
事实也是如此,慈母多败儿,原本轨迹陆斌不仅仅败光了陆玉琪和陆惠所有的存款,还把那么大的祖宅败了。
后来陆瑶后悔呀!她当时应该尽可能多的跟父母要陪嫁,以后倒贴的时候心里也能舒服些啊!
黄瀚瞧见了陆瑶的表情,忍不住笑了。
她家的发展轨迹已经和前世截然不同,不可能被陆斌败了家。
只不过陆瑶依旧是没心眼儿,有点让黄瀚不放心,俩人未必能够考上同一所大学,有可能脱离视线四年,鞭长莫及呀!
說再見,不再見 由寶兒
黄瀚道:“陆瑶,王慧玲准备入股“家园集团”,我认为她的选择很正确,建议你也入股!”
“我要回家问问妈妈才行。我爸爸不在家,他又出差去了云南。”
张春梅道:“别看王慧玲平时不吱声,她心里其实最有主见,我就没想起来应该拿钱入股。”
“那你现在想不想呢?”
“你都说了包赚不赔,肯定比存银行划算,我当然想。”
“我也要入股!”刘晓丽道。
“还有我!”张倩举手了。
“既然大家都准备做投资人,那还等什么?我们找去“家园集团”跟王总经理、陆书记聊聊呗!”
同学们都知道萧蔷妈妈就是王总经理,陆瑶妈妈是陆书记,都笑了。
“家园集团”的临时办公室在原豆制品厂办公楼。
这是一栋二层小楼,一共才八间房不足三百平方米,没有卫生间,连公共卫生间都没有。
以前厂里有旱厕,现在被填平了。
因为离豆制品厂办公室大概二百米不到,就有“华美风”捐资修建的冲水厕所。
“家园集团”虽然刚刚组建,但是手里的资产不少,而且约等于都是房产。
那是因为“放小”后,县里接管了这些国营、集体单位的固定资产。
老旧设备中还能用的早就卖给了个体户,没人买的都卖给了金属回收公司。
这些工作都是在“家园集团”成立前就做了,当时县里有专门负责“抓大放小”的工作组,秦昆仑亲自担任组长。
职工下岗分流期间能够领到基本工资,就是因为有这些买设备的钱。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