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fpzos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我的妹妹是idol 線上看-034章 泰妍家眼鏡店鑒賞-tgt4s

都市小說 / 2 11 月, 2020 /

我的妹妹是idol
小說推薦我的妹妹是idol
话说回来,这种类似被什么声音提醒一样的心情,从很久前就已经隐约的存在了。
不过泷一一度认为是“分手后遗症”,比如经常会触景生情,且在心神彻底闲置下来的时候,突然听到Sakura在过去与自己的对话交谈场面。
然后,似乎并不是这样。
难道是意识深处里的自己,正在对自己彻底割裂开了与Sakura日后有所交集的可能性,这种觉悟表示后悔?
泷一轻轻吐口气,开始安慰自己。
“也许未来回到樱花国,只是从父母这一辈无法割舍的两家缘份。
想要和Sakura就此一辈子不相往来是不可能的,但是…那之后的见面,我们就是最熟悉彼此的非男女朋友关系了,是朋友?还是陌生人呢?”
追捕財迷妻:爹地來了,兒子快跑
从天桥上下来的时候,走出传统市场的时候,目睹了一辆公交车在前方的站台停下,泷一掏出了硬币,直接上了车。
分手之后会因为沉浸于过去的美好回忆里变得浑浑噩噩,这种话每况愈下的身体反应让泷一感到焦躁不安,想要最快摆脱掉那种情绪。
就连自己都倍感惊讶,因为以往的自己的很难会从灵魂深处听到这样深刻的觉悟。
一边听着车辆快速前进的声响,一边感受着身躯在被托运着前行。
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之下,肌肤也开始被染上了金黄的颜色,托着腮帮看向窗外的时候,似乎有些犯困了。
孝子洞1街,454-1,西独广场一楼。
手机上的导航及时的将所处位置的讯息展现出来,同时,一阵足以撕裂这片天空的轰鸣声强行打断泷一的思绪。
那个时候,顺着声音的来源望去。
闯入眼帘的是一处护栏。
当泷一意识到自己正经过一处施工现场,所看到的便是正在建造的复合型建筑上方耸立着几台建设用的起重机。
位于附近的磨损了的车站台阶。
自动检票出口。
当脚步停靠在会途径前往那所学校的车站月台前时,泷一凝视着对面的商铺。
这是一家眼镜店。
那个时候,他想起了在乘坐着KTX的路途中,那一个半小时内小憩所梦到的画面。
然后在梦里再一次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还有其他人。
比起现在更加年轻的父亲,母亲。
比起现在更加年幼的妹妹,更加稚嫩的木村家两姐妹。
比起现在的季节,在梦里会看到夏天的时候,在海边与木村拓哉一起冲浪。
那些记忆正以一部全新的电影在自己的脑海中回房,真实到可以听到所经过自己大脑的人的声音。
风声,雨声,樱花花瓣从树上落下的声音,还有神奈川海水浴场浪花席卷而来的呼啸声。
从孤儿院的大火到像入赘一家住进平井家,在后院里喂养金鱼,会像个迟暮的老人用捉摸不定的眼眸凝视远方的天空。
之后在不知不觉中,又被在那一瞬间长大的自己的画面所替代,国小时期开始一帆风顺的成为别人眼中的焦点。
在操场上迎风奔跑,体内的运动基因一次次的活了过来并产生脱变。
然而那个时候正享受着全身热情被燃烧的冲动,之后感觉又迅速转移到了在回家的路上与妹妹们,与朋友们骑着原付在向上曲折蜿蜒的山路上飞驰的记忆。
“Taki桑…你有喜欢的艺人吗?”
妹妹成仙記
“纳尼?艺人?”
“嗨咦…Taki桑因为我的关系,也开始关注娱乐圈了,所以,总该会有你觉得不错的艺人吧?”
力皇 十三教父
“嗯~~木村老师算不算?”
就在那时,记起了与Sakura的一次谈话。
围绕着自己崇拜的艺人,不限国籍,真真正正的喜欢的那种。
“算啊,老师可是平成时代最棒的艺人了。”
那个时候,对于他这种近乎教科书一样的回答,Sakura开朗的笑了笑。
之后她会懒洋洋的选择趴在泷一的身边,双手托起下巴,穿上学生袜的双脚会欢呼雀跃的一前一后,交叉摇摆着。
在提及自己所喜欢的艺人,Sakura是这样说的“我…喜欢少女时代前辈哦~~
上一次学校晚会,我和几个同学表演了《说出你的愿望》这首歌,反响很不错哦~~”
“少女时代?是那首很有名的歌曲《Gee》的演唱的组合吗?”
“Taki桑也知道吗?”
“啊~~听学校里的同学们聊到过。”
然而,现在的自己正站在Sakura曾经所深深憧憬的朝圣地。
这一趟全州的朝圣之旅,未曾想过第一站所停靠的地方,会是在这样的地方。
记起了Sakura每每提到少女时代眼里泛着星星的模样,记得她会笨拙的模仿着少女时代的舞蹈充满热气的模样。
穿越淪為小後媽 兜兜小後媽
那纤细的手臂与柔弱的肩膀所迸发出来的前所未有的元气…
直至此刻想起的时候,泷一会以迟来的强调感叹一声“果然,天生就是注定要成为偶像而才会降临这个世界的。”
如今自己背负着行囊独自来到陌生的世界,从清晨出发行走在东京的街道上的景象仍会以昨日重现的方式,历历在目。
还记起了与佐藤健相约,与绫濑遥撞见短暂交谈的回忆……
还有之后向着nako,向着那座城市轻声唱出的歌曲……
虽然这都不是什么值得去炫耀的事情,但是为什么……
那股像是嚼动金属一样的沉重心情,会随着梦到过去次数的增多,而逐渐加重带给自己的压力。
沉甸甸的,以至于快要喘不过气来。
微微皱起眉头,右手会下意识的捂住胸口,泷一咬着牙,之后看了一眼兜里。
那里,还安静的躺着金智秀的姐姐所送给自己的清心丸。
拧开瓶盖,是连封口都破开的新品。
两颗深颜色的药丸倒入掌心处,那股窒息感更加强烈了。
青蛇錄 青玄蛇
女裝的日常
感受到大脑眩晕的瞬间,泷一迫不及待的将药丸丢入口中。
自己大概是得了一种“只要一想到梦到过去的那些梦与那个特定的人,便会感到心绞痛的滋味,无法呼吸”的病症。
“真的就像戒掉某样深入到骨髓里的瘾症一样。”
偶尔去擦拭额头的时候,会被那密集的冷汗所震惊。
那种痛苦的心情,最好不要再让自己去体会了。
不过,一想到这个清心丸的效果当真有用,泷一又恢复了释然的微笑。
“还真得有用,真想要再见一见她,当面说声谢谢。”
于是,开始渐渐的回忆起了一身干练气质的金智允与那柔美的声音。
空姐的职业使得她的声音自己只是听着,便会感到喉咙身处微微发痒。
沉醉在温暖的黑暗中,泷一闭上双目品味着清心丸在舌苔上缓缓的化开。
“恩?这是…”
突然,视线被一张摆在店门外站台上的合影所吸引。
有一个女人和Sakura站在一起,她搂着还很稚嫩的Sakura对着镜头开心的笑着。
“12年东京演唱会的时候吗?那个时候,Sakura对我说她成功的进入了后台…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吗?”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