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1sq0k妙趣橫生小說 你跑不過我吧笔趣-第825章 你在搞我心態啊!分享-qyvu2

都市小說 / 2 11 月, 2020 /

你跑不過我吧
小說推薦你跑不過我吧
“龙局,你好!”
“比传说中的更加年轻啊!”龙局长打趣了一句。
慕远笑笑,道:“可能是长得比较显年轻吧!”
“我们这边可都准备好了,一会儿就看慕支队你的表演了。”龙局长稍稍严肃了一些。
慕远淡定地道:“放心!我一定会表演好的,保证天衣无缝。”
龙局长笑了笑,道:“能抓到人就行,是否天衣无缝不重要。”
说完,他看了看时间,接着道:“研究所那边还有二十分钟开始,我们先调试设备。慕支队,你是这方面的行家吧,要不……”
没等他说完,慕远露出了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道:“我对设备不熟,只是对里面反应出来的数据和波形比较有研究。”
龙局长倒也没有多想,笑笑后便让下面的人对设备进行调试。
慕远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坐在旁边,让人觉得很稳重。
龙局长闲着无事,与慕远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大多都是聊的侦查破案、犯罪心理方面的东西。
结果,龙局长越聊越觉得震撼,这小子……确有真材实料啊!
而尴尬的在后面,他发现自己跟不上趟儿了。
说到兴奋处的慕远,偶尔一个生僻的词汇冒出来,龙局长能傻半天。
其实龙局长的专业便是学的犯罪心理学,结果……遇到高手了。
“不是说这小子大学是学软件的吗?难道真是自学成才?”
龙局长有些怀疑人生,有种这辈子都活到狗身上去了的错觉。
很快,一位技术人员将设备调试完毕,时间也差不多了。
龙局长很自然地将位置让了出来,现场指挥交由慕远。
慕远也没客气,一屁股便坐了过去。
……
在距离慕远等人不到三四百米的地方,是一座研究所。
这座研究所在周围市民眼中那就是神秘的代名词,因为它没有挂牌。
不过一般也少有人去议论这个,现在这社会,生活节奏这么快,谁会无聊去关注这些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呢?
此时已是晚上10点,秋末冬初的时节,这个时间点已经比较晚了。
天尊 黑魔騎
我是巨星
当然若是在市中区,那自然还是非常繁华,可这一带已经临近郊区,入住率较低,白天都显得有些冷清呢,更何况是夜里。
倒是这研究所里,还是灯火通明。
这也是常态了,搞科研的怎么可能不熬夜呢?毕竟有些实验不是你说开始做就开始做,你说停就停不是?
爹地,她才是你媳婦兒!
不过虽是灯火通明,却也静谧非常。
忽然,几声刺耳的警笛响彻夜空,研究所的静寂被打破。
在研究所里工作的人都知道,在所里某些特殊的区域,是安装了报警装置的,如果不仅允许跨越区域,便会触发报警。
关于这一条,每一个到研究所工作的人都会被告知。
“这是进贼了吗?”
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
毕竟,这研究所守卫森严,普通小贼哪能进来?能潜入进来的那肯定是高手。
像这样的高手,潜入研究所,肯定不可能是为了偷钱……
只要手头的事情能暂时放下的人,全都停了下来,要么守着这一亩三分地,要么就出来查看情况。
当然,最激动的还是所里的安保人员,一窝蜂地朝着警报声传来的方向冲了过去。
陈尧是所里的一名研究员,很普通的那种。
此时他也听到了警报声,犹豫了一下后也跟着跑了出来。
他心里在暗自咒骂着,都什么坑爹的玩意儿啊?
沿途遇到过几个熟人,陈尧有些心不在焉地打着招呼。
很快到了地方,只见一群保安围成了一圈,里面有一个人,看起来像只瑟瑟发抖的鹌鹑。
这些保安可不是学校或者小区那种大叔级存在,全都是二十多岁的精壮汉子,而且看那神态、动作,绝对的训练有素。
陈尧没去关心这些保安,他目光落在里面那人身上。
是个陌生人,虽然看起来是瑟瑟发抖,但那眼睛正暗戳戳地四处打量呢。
陈尧猜测,这家伙是在想法设法逃走吧?从这点也可以看出他心理素质却是极佳,临危不乱啊!
这样的人,肯定不是普通的小毛贼。
没等几分钟,他看到了一个人走了过来。
这人陈尧熟悉,是研究所的副主任姚瑞,分管安全方面的工作。
“把人带上!交国安那边。”姚瑞一张脸黑得像锅底一样,“这段时间,加强所里各重要部位的安全防护措施,24小时轮班,盯紧了。”
保卫科的人立刻有人应承下来,然后把那人押下去。
陈尧看了姚瑞一眼,心头不断地嘀咕着。
太狠了!直接交国安……
这是直接给对方扣上窃取国家机密的罪行啊!
不过陈尧对那家伙也没有丝毫同情,甚至有点拍手称快。
尼玛,没那能耐就别瞎搞啊!
醫品狂妃:妖孽王爺嗜寵妻 梅小非
现在好了,直接将安保等级给提升了,他也很崩溃……
寵妻狂魔別太壞 花木藍
东走西拐,陈尧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像他这种研究员,级别虽然不高,但因为研究任务重,需要经常住在所里,所以在这里有他的一间宿舍。
进门后,他直接就将门给反锁了。
随后又去窗户那边瞅了瞅,一切如常,他这才拉上窗帘。
这个时间点,睡觉也是很正常的,所以他连灯也给关了。
虽然大灯是关了,但房间里还有一盏小夜灯,他用了几秒钟适应光线,然后才走向床头。
伸手将床垫翘起,在木质床沿便扣索了半晌,那床板竟然是空的,他从里面取出了一部手机。
这自然不是普通手机,而是卫星电话。
卫星电话处于关机状态,他先是看了看自己的手机,没有信号屏蔽,看来所里并没有对通信这边进行管控。
当然,这也很正常,就一蟊贼而已,连核心区域都没进去,没必要弄得风声鹤唳的不是?
其实陈尧也没担心什么,他对这部卫星电话的加密手段还是非常有信心的,只要自己通信时间足够短,就算被人捕捉到了异常信号,也不可能锁定自己。
用他上面那些人的话说,这世上还不存在这样的技术……
之前的经历也证实了这一点,到目前为止,他多次使用这部卫星电话,从来都没有引起别人的怀疑。
在打开电话的那一刻,他立刻拨通了一个号码。
“这边出了意外!行动暂缓。”
然后挂断通话,并熟练地抠掉电池,关机!
再次将手机藏进床板内,陈尧安详地躺在了床上——安心睡觉,至少这几天不用考虑怎么下手了。
刚睡得迷迷糊糊的,忽然被一阵敲门声惊醒。
嗯,也说不上惊醒,说是吵醒吧!毕竟,他内心很安详。
穿上拖鞋,陈尧披了一件外套。
傷流 袁木蕾朵
“谁啊!”他这才不慌不忙地走去开门。
不得不说,这心理素质确实过硬。
他不慌也是有原因的,这毕竟是单人宿舍楼,周围住了不少同事,研究所里也没啥娱乐节目,晚上有同事敲门也是正常的。
谁没朋友不是?让食堂里弄些烧烤,在宿舍里喝两杯小酒,那才是人生嘛。
谁规定科研人员就一定得像苦行僧一样?
然而,他在那开门的那一刻,心态顿时崩了。
不是自己的朋友……
领头那个他倒是一眼就认出来了,正是刚刚才见过的姚瑞。
而跟在姚瑞后面的则是几个陌生人,再往后,则是几个保安。
这什么阵仗?
陈尧脑子很灵活,瞬间便察觉到情况不妙了。
可差距到与想到解决办法完全是两码事,所以他只能以不变应万变。
後宮之如花美眷 流年公子
“姚主任,你怎么来了?”陈尧笑呵呵地问道。
姚瑞侧目向房间里瞅了瞅,道:“我来瞧瞧。这还不晚嘛,你怎么就睡了?不像是科研人员的作风啊!”
天堂的路口 滿座衣冠勝雪
陈尧尴尬一笑,道:“前两天有些失眠,没睡好。”
“我们能进去坐坐吗?”
“里面有些窄……”
“没关系!”
对此,陈尧能说什么?虽然心里慌得像被猫逼入墙角的老鼠,但脸上却还是稳如老狗。
他身子往一旁趔了趔,脸上带着笑容,道:“既然姚主任都不嫌弃,那我还能说什么?”
姚主任当先一步走了进去,随后便是那几个陌生人……
陈尧目前还很镇定,因为他觉得对方应该不可能掌握什么把柄,而只要没有指向性的证据,研究所里也不可能对研究员的宿舍展开大范围的搜查。
笑傲江湖之林家大少
能不能找出叛徒先且不说,这样做绝对将所有住研究所里的人都给得罪了。
毕竟没谁希望自己被怀疑不是?
只要不将屋子掀个底朝天,谁能知道他床沿下藏了一部卫星电话?
姚主任随口问着一些事情,目光在房间里游弋。
“姚主任,你们这是干什么呢?该不会认为我陈尧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吧?”
姚主任还没开口,倒是旁边一小年轻呵呵一笑,道:“那可说不一定。”
陈尧眉头一凝,一副忍着火气的样子,道:“你是谁?年纪不大,难道你们领导没教导你礼节礼貌吗?”
那小年轻咧了咧嘴,道:“还真没有。”
说着,这小年轻的手摸上了床沿。
陈尧:(へ╬),你在搞我心态啊?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