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yhgq4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第五百六十章危在旦夕分享-z8f7f

歷史小說 / 2 11 月, 2020 /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柳明志又不是未经世事的小白,自然察觉出了自己身上的不对劲之处。
自己又不是传说中的兔爷,但凡正常一点,都不会看着一个太监会对他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自己明显是中招了。
若是没有中招的话,自己一个正常的男人,有了十个儿女的人会对一个连男人都不算的人会有这种怪异的反应。
然而柳明志并未将原因怀疑到柳之安送来给自己喝的那碗饺子汤上面,那可是自己亲爹,怎么可能会害自己。
显然柳大少已经将自己与齐韵成亲的那一夜,柳之安给他来了一记猴子摘桃的往事。
既然没有怀疑到柳之安的那碗饺子汤之上,柳大少的心思自然就放在了自己方才喝的两杯茶水之上。
难道对面的小德子给自己下药了?
整个马车之上除了赶车的车夫之外,只有自己与小德子两个人,车夫一直没有靠近车厢分毫,如此一来能对茶水动手脚的人除了小德子还能有谁?
只是他跟自己一样喝了两杯茶水,为何自己有些不正常,对面的小德子却安然无恙。
难道小德子事先将药物涂抹在了自己的杯子上,故而一壶茶水两个人喝了才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柳明志紧紧盯着杯子的外围,想要看出一些端倪来。
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 黑白灰姑娘
然而柳大少眼睛都发酸了,还是没有看出什么蛛丝马迹。
柳明志不由自主的怀疑,难道真的是因为自己喝多了酒水。
柳大少实在不敢去想自己是中了催情的药物才会有这种不正常的反应,毕竟小德子一个太监完全没有必要给自己下这种玩意啊。
異世邪君 風淩天下
太监给男人下春药,天方夜谭也没有这么谈的吧。
就算自己中了招他能有什么办法对付自己。
然而丹田部位明显的躁动感觉让柳大少极为肯定,自己百分之百是中招了,自己方才压下去的不安感觉再次上涌了上来。
已经有些心烦意乱的柳大少根本来不及思索,现在这种感觉跟自己吃了赛华佗给的丹药之后那种感觉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柳明志深吸了两口气,自己新修炼的《益气经》汇聚奇经八脉,令自己的脑海再次清醒了片刻。
柳明志平复着自己心中的躁动,怀疑自己可能中了一些奇特的毒药,才令体内可抵御数十种毒药的蛊虫没有反应。
微微抬眸瞥了一眼对面有些发愣的小德子,柳明志眼眸深处隐匿着淡淡的杀机。
然而体内时噬心蛊毫无反应的表现又令柳大少有些怀疑,莲儿明明告诉自己,沾染了小龙精血的噬心蛊,只要有一丁点的毒药入体都会有警示作用。
为何现在自己丝毫没有感觉它有什么异动,
偏偏自己的不对劲是跟小德子接触之后才有的,有很大的可能自己现在这副样子就是出自对面小德子的手笔。
可是自己跟小德子从来没有任何的仇怨,他为何要对自己下手呢?
然而柳大少自我感觉隐匿杀机的眼神,在对面的小德子看来却大有不同。
農門攻略:撩個將軍來種田
小德子看着对面并肩王不时的瞄着自己的眼神,忽然有些坐立不安了一些。
他感觉柳大少盯着自己的目光是不是有些太暧昧了一些,好像眼睛里藏着一团火球一样。
咕嘟。
小德子吞咽了一口口水,下意识的朝着马车的车壁缩了缩。
王爷的眼神好可怕啊,怎么想看到了猎物一般?
不由自主的小德子想到了一些关于京城中那些豪门大族子弟特殊的癖好,小德子的某朵花骤然一紧,紧紧地缩在马车的一角。
“王….王爷,你没事吧?”
柳明志不停的咬着自己的舌尖,令自己的心绪平复下来:“本王没事,就是有些喝醉了,应该快到宫…………”
“来人止………原来是王公公,快请进。”
马车外的说话声令柳大少的精神一震,顺势望去,之间禁军统领正给赶车的车夫行礼,准备让他赶着马车进宫而去。
道傲八荒 莫言當年
小德子也激动的探着身子朝着马车外张望了一下,看着熟悉的宫门猛然松了一口气。
王爷方才的眼神实在是太吓人了,好像要干死自己一样可怕。
“王爷,到宫门了,咱们下来走吧,咱可没有王爷一样的恩宠,在宫里还敢乘坐马车。”
柳明志自然毫不犹豫的点点头:“好,下车吧,车厢中实在是太闷热了!”
“参见并肩王,千岁千千岁。”
上百禁军将士的呼喊声,令柳明志的心神一震,躁动不安的心神又一次被压制了下去。
“众将士免礼。”
“谢王爷!”
“陈统领,陛下召见本王入宫赴宴,快检查吧!”
“王爷,得罪了!”
陈统领道了一声得罪,在柳大少身上摸索了一下恭敬的退到了一旁:“王爷,请入宫。”
重生之豪門偽新娘
“多谢,有劳了!”
“分内之事,王爷请………..”
“少……少爷留步!”
柳大少下意识的转身看去,人未到,声先至。
只见数个残影朝着宫门出飞跃而来,周围禁军见状本能的开始弯弓搭箭,盾牌手上前掩护身后的弓箭手将宫门把守了起来。
“且慢动手!”
禁卫军的普通将士观察不到几个来人的相貌,耳聪目明的柳大少却凭借自己的眼里看到了来人的长相,急忙抬手喝止了如临大敌的禁军。
“属下柳四,柳七,柳九参见少爷。”
柳明志见到禁军没有放箭的模样,这才松了口气,急忙朝着单膝跪在自己面前的三人走了过去。
“柳四叔,柳七叔,柳七叔,你们怎么来了?”
柳四三人看着走来的柳大少,对视了一眼,实在不知道家主火急火燎的让自己等人召回少爷是何缘故。
看着除了脸色有些发红之外,并无异色的少爷,柳四挠了挠头恭敬的望着柳大少。
“少爷,老爷让你回去,说是有急事商议。”
烈火余痕
“急事商议?”
“对,有急事商议,请少爷跟属下兄弟回府。”
柳明志茫然的看着柳四,大年初一的老头子有什么急事找自己商议?为何吃团圆饭的时候不说呢?
柳明志神色犹豫的回头看了一眼数步外的宫门:“一边是李晔跟太后娘娘陈婕的召见,一边是老头子的急事,自己该何去何从。”
小德子自然听到了几人的说话声,脸色微变朝着柳大少走来:“王爷,陛下跟太后娘娘已经等候多时了,您看是不是让柳翁那边……….”
小德子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但是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柳明志低头权衡了一下,看向了柳四三人:“三位叔叔,你们回去告诉老头子,就说本少爷赴宴完毕便马不停蹄的回府见他。陛下跟娘娘一同相邀,我实在不好拒绝。”
柳四三人一愣,看着柳大少朝着宫门走去的身影,想起了家主之前急迫的模样,显然是有重要的事情交代,否则也不会说出哪怕是说自己病危了,也得带回少爷的话语。
“少爷,老爷他被人行刺了,危在旦夕,请少爷务必回府主持大局!”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