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440hf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無量劫主 線上看-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表達心意展示-8325l

玄幻小說 / 2 11 月, 2020 /

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
雅语是明国的官语,陈安在得到杨辉的身份后,就开始拼凑这个世界的背景。
破碎洪荒中,每一个碎片世界都是常阳山的投影,仔细观察这些世界的过往就会发现一段基本相似的历史。
我的警花老婆
之所以有诸夏联盟、华国、炎黄、中国、共和国,以及蓝星、地球的区别,完全是因为命运长河支流不断,世界不断破碎所造成的。
有时候,甚至是某一个人对待同一件事的不同选择,所造成的小小谬误,引起了后续的一系列变化,使得历史发生了分歧,世界随之碎裂,分化成了不同的格局。
如果回溯所有世界的历史,就能看到很多相似的地方,这方世界自然也不例外。
之前的历史朝代不说,这个世界在封建明朝初期产生了工业的萌芽,并在中期蓬勃发展。
而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儒学中的公羊思想开始抬头,这种战斗的思想,很快就打败了封建理学,成为了社会的主导。
又经过差不多一个世纪的积蓄,终于达到了一个极致,推翻了封建王朝,使得君主立宪,国号变成了开元大明。
而扶桑自壬辰倭乱时就被打服,自此老实了近两个世纪,可之后经过改革国力日盛,又想着搅风搅雨,结果工业革命后的大明,实力爆表,还没等它跳呢,就又被打翻在地。
如果不是新大陆的沙帝兰联邦横插一手,此时的扶桑就已经成了大明的殖民地了。
以愛之
但现在的扶桑情况也不是太好,成为了两个大国的角力场。
尤其是横须这个城市,因为天然地理位置较好,成为了扶桑的军港,大明和沙帝兰都在这里驻扎着军队,互相制衡。
虽然大家相互之间都很克制,可日常的摩擦还是不断。
另外,还有当地的反抗势力也不甘现状,动不动就想着挑事,甚至不惜借助明沙之间的矛盾,制造事端。
所以横须这里实在是乱的不行,当初原主被发配这里,幕后者的心思可能就是期盼他直接死在这里。
大致清楚了当前的情况,陈安直接走下车来。
为首那个中年人行完礼,又连忙到了陈安的面前给他引路,同时自我介绍道:“理事,鄙人北原康介,是公司的外务部长,请多多指教。”
有关这公司的组织构架,杨辉的记忆碎片里还真没有,这货被发配来一肚子的不满,哪还有心情关心工作的事。
不过在其房间的桌子上倒是有着相关的资料,陈安这么精明的人怎么会放过这么重要的信息,所以在之前就大概温习过了。
因为是跨国公司的雏形,这家清河艺术品公司,与国内以及当地的公司构架都不同,没有会长,也不立社长,只常设三位理事管理日常的事物。
其中执行理事为首,另外一名理事辅助,剩下的一名理事则负责和上级公司沟通,需要两地来回跑。
三位理事之下,则是外务、内务、经营、人力、政策、安保六位部长,他们共同组成了清河公司的高层。
当然,根据那份资料,目前该公司只是草创,陈安那位来拓荒的前任回归后,除了外务、经营和人力三个部门外,其他的职位暂时都空缺,需要执行理事来指定。
只是陈安暂时没这些想法,想明白自己傀儡的身份后,他就给予了自身清晰的定位,况且他本身就不想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俗事。
在弄清楚天玄真正考验任务前,暂时还没想着要和其他人争权夺利,经营赚钱,傀儡就傀儡,他现在很安心,也很乐意去做这个傀儡。
由是连公司的门都没进,站在外面就冲北原康介道:“这一路舟船劳顿,实在疲惫不堪,公司的事还是以后再说吧,先送我们去住的地方。”
北原康介愣了愣,有心想要说些什么,可终究不好违逆执行理事的命令,扶桑的等级制度比国内更森严,因此只得道:“嗨,为理事一行准备的住处就在临街不远的地方,坐车去,拐弯就到,我这就叫个陪理事过去,浩二!”
“嗨!”
他身后的一个身穿夹克的年轻人应声而出。
北原康介向陈安介绍道:“这位是公司的安保科长中村浩二,就由他带理事去吧,正好路上还可以和理事商量一下居住区的安保问题。”
獨尊星河 雨暮浮屠
陈安瞥了这人一眼,透过他恭敬的表情看到了一丝凶相。
在这么乱的地方经商,显然不可能没点自保的力量,事实上像他们这种商人,其实全是武装商人,麾下自然也有着足以欺行霸市,或者说防备欺行霸市的力量。
安保科长这个名头好听,实际上不过是这间公司的打手。
甚至陈安还隐隐知道,清河公司的作为敢倒卖古玩军火大型集团,武装力量绝不止这一支,这支力量只是摆在明面上让人看的。
中村浩二得了命令,一步踏前,异常恭敬的屈身为陈安引路,后面北原康介鞠躬送行。
陈安眉毛挑了挑,对这两人的低姿态颇感诧异,因为初来乍到,他实在有些不明白这两个人的立场。
按道理来说,他们完全没必要对自己这个傀儡大献殷勤。
难道他们不知道自己只是顶个名头而已,实际的掌权者另有其人吗?
護花強少
豁然间,陈安转念一想,发现或许他们还真有可能不知道。
无论是封建理学,还是公羊儒,都信奉的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公司虽然建在扶桑,需要招聘许多当地人帮忙工作,可实际上未必就真信任他们了。
让他们去做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或者是拼杀的炮灰,都没什么。可属于自身内部的权利斗争,似乎还真没有必要把他们给牵扯进来。
也就是说,这些扶桑倭人反倒还值得信任。
陈安锁着眉头,想了半天,竟顺着逻辑推导出这么一个结论,实在是让他有些哭笑不得,但也没有多说什么,跟着中村浩二就走到了还未离开的车前。
后者躬身为他拉开车门,等到他坐进去后,才轻轻关上车门,自己一路小跑着来到副驾驶座,拉开门坐了进去,指挥着司机离开这里。
路上中村浩二一边给司机指路,一边给向陈安介绍起公司的安保措施。
高政老公,你太壞 暮陽初春
陈安百无聊赖的听着,也不插言。
很快,车又在一座装饰豪华的酒店前停了下来。
车还没停稳,中村浩二就一步蹿出,匆匆跑来先给陈安开门,才去联系酒店的服务人员。
趁着办理入住的时间,中村浩二将一串钥匙递给陈安,道:“理事,这里是公司长期租用的房间,请随意挑选。”
这一次陈安倒是顾上了林巧稚,选了两间,先把这个女人安置了,才朝自己房间走去。
这时中村浩二还没有离开,只是打发走司机,就又凑到陈安身边,从怀中掏出一个纸包,递给陈安,道:“理事,这是北原部长的一点小小心意,如果酒店住的不习惯,可以去这里。”
陈安好奇地将纸包打开,发现是一串造型精美的铜钥匙,纸包内还写了个地址。
这是,在送房子?
陈安先是愕然,随即又有些了然,这是想投靠自己的节奏啊。
他脑中念头电转,瞬间就分析了一番利弊,虽然不想插手俗事,但有人送上门来供使唤,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自然没有不接受的道理,无论以后需不需要,先答应下来也不会少一块肉。
于是,他笑着向中村浩二道:“北原的心意,我收到了,他这个外务部长做的不错,公司今年的评优绝对应该给他记上一功。”
中村浩二也笑着道:“还要多靠理事的栽培,在这里我替北原部长谢过了,那么下面我就不打扰理事休息了,以后理事有任何吩咐都可以打安保科的电话,我一定第一时间为您服务。”
“嗯,你先去忙吧,有事我一定会找你。”
陈安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便把中村浩二给送走了。
他进入房间关上门,将一切俗事隔离在外,一转身,又变成了那个前来试炼的天尊。
不过他却没有立刻去思考天玄考验的事情,而是开始检索自身所剩的力量。
从船上到现在,他顶多抽空消化了部分杨辉的记忆碎片,做到对周围的事情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可实际上到现在,他还没来得及整理自身。他一向做事喜欢将一切都纳入掌控之中,自然不能允许这种忽略。
所以一有时间,自然第一位的先要把握住自身的状态。
对他来说,检索自身也不难,直接祭出照彻阴阳镜反照自我,很快就得出了一串数据。
無上邪尊 眾神
……力量:0.8,敏捷0.8,精神1.1,体质:0.9,战斗力:???,战斗爆发:???
大道爭仙
……
看着这串数据,陈安倒是才想起来,照彻阴阳镜已经被他给数据化了。
这种反照自身,不是他想要的那种检索。
不过这倒是挺能直观的反应他的状态。
四项基本数据应该就是杨辉的身体情况,看起来连个正常的普通人都不如。倒是战斗力和战斗爆发,照彻阴阳镜没有给予准确的数据。
显然,大罗天尊的能为就是照彻阴阳镜也不能准确的衡量。也就是说,陈安现在的本质还是大罗天尊。
可这好像也没什么用,空有本质,只能用来吓吓人而已。
摇了摇头,他又调整了一下镜面,开始映照其他方面的东西。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