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rnx7l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垂釣之神 會狼叫的豬-第1605章 血王-yzm9r

玄幻小說 / 2 11 月, 2020 /

垂釣之神
小說推薦垂釣之神
当这什么血王说能量潮汐是他撬动的时候,韩非就已经不信这人了,这玩意连自己人都骗,难道就是为了加强自己的统治地位?
可接下来一听,又不对了,这血王还可以送人出去?你特么都我呢吧?外界就只有阴阳天和水木天,阴阳天中从未出现强大的妖植。水木天中,三大势力的都很有特色,怎么容得下这些妖植?
韩非不禁要想,这血王真要有把人送出去的本事,为什么自己不出去?
而看这里其它妖植的反应,显然也是有些不相信这个家伙的,人家能修行道尊者境的妖植,又不会真的有傻子存在。
只听有人道:“血王大人,既然百年内通道就能打开,我等也不急在这一时。届时通道打开,我等一起走,那岂不方便的多?”
有人附和:“是啊!反正我等寿元长久,区区百年而已,无所谓的。”
顿时,几个强大的妖植就纷纷开始附和。韩非当时就迷了,这是自己见过的最没有牌面的伪王,你都伪王了,好点拿出点王者的气势来吧?
这青年似乎也习惯了这种场景,淡淡一笑:“本王不强求,你们也可以等待百年。圣坛魔窟的强烈异动,预示着将有大恐怖降临。今日,本王只是来告诉你们一声,若没人出去,本王自己就出去了。”
“嗯?”
许多人纷纷心头一震,血王要离开囚笼?就在今天?
当即,大蛇蔓、龙章树这些人纷纷异动起来。伪王竟强者今日要破笼离去,这可绝不是什么小事。
刚刚出声质疑的人,也都懵了,难道真能走?
只听血王道:“本王今日来,只是恰好趁着着笼圣坛爆发之际,诸位汇聚之时,请诸位前来观礼。看看本王,到底是如何挣破虚空,离开囚笼的。”
“嗡~”
血王的声音,伴随着能量潮汐的冲刷,显得格外唬人。
当即,韩非就看见一截缠绕着诸多小蛇的枯藤悠悠道:“既然血王大人要离去,我等自当去观礼。”
一时间,这能量潮汐似乎也不香了,相比于吞吸能量,挣破牢笼,更能牵动他们的内心。
韩非觉得,如果是自己,与其天天和妖兽联盟打架,如果有机会离开,那肯定也是不会放过的。
特别是,那些本身已经达到了半王境的超级强者。囚笼里不可成王,囚笼外说不定可以。
实际上,如果他们真的去到了水木天,只要三大王者不出手,或许他们还真的可以渡劫成王。
于是乎,好多人刚来到这里,却又立刻跟着血王去观礼去了。
“啪~”
龙章树的背上,那名紫发姑娘道:“龙章,跟过去看看,我倒是要看看他怎么挣破囚笼。”
“好!”
韩非瞅了眼圣坛魔窟,虽然自己目的是这魔窟。但现在魔窟已经找到,而且能量潮汐还在爆发,现在也进不去。不如也能跟着去看看,这血王分明在骗人,但他自己都要出囚笼了,就便是韩非都开始疑惑起来。
恐怖之森,之所以叫恐怖之森,可能首先是因为这里妖植个头是实在太大的缘故。就如同龙章树这么大的家伙,有七八个了。那还是没有掩饰本体身形的,部分妖植还是掩饰过后的。
穿过大约百万里的路程,众尊铺天盖地地来到了一处被火焰焚烧之地。这是一种海火,看起来如同血液,覆盖了方圆十万里。
在这片土地之上,韩非惊愕地发现了大红恤,他的脑子第一反应是,这血王是成了精的大红桖。这样就解释的通他为什么这么热了,只有大红桖这种异类,才会在海底终日燃烧。
而一谈到大红桖,韩非就不得不想起水木天的血海神木城。如果这血王是大红桖的话,那么他和血海神木城是什么关系?
而老乌龟则忽然道:“没错了,这熟悉的气息,是邪王的气息。”
韩非心头骇然:“你是说……血海神木城的那个神秘的王者?”
老乌龟道:“八九不离十,本皇堂堂皇者,岂会连这种小事都分不清楚?邪王虽不曾露面,但是你当初在血海神木城外逗留的很久,这种气息本皇已经习惯了。”
韩非:“你是说血王和血海神木城有关?他和血海神木城里面那一位接触过?”
韩非心中骇然,如果这两者有关系,那么如果血海神木城能一下子召集如此多的尊者境超级强者,其实力恐怕会一举跃升为水木天最强。若是恐怖之森所有的妖植都过去,这份力量,足以横扫水木天。云海神树和白贝王城加起来都不够血海神木城打的。
这时,一群人已经进入了血王的地盘。虽然大家都不喜欢火焰,但毕竟都是尊者境的超级强者,忍受个一时半会,倒也没什么。
只是,抱怨声还是有的,就如龙章树背上的那紫色头发的姑娘,就直白道:“我讨厌火,它有一种让我想打架的冲动。”
只听刚才那枯藤道:“紫萝,忍着点儿,毕竟血王大人要挣破牢笼呢,这可是大事。”
在數難逃 倪匡
“呵~”
毒手遮天
韩非心头一动,看着这露出不屑笑容的女人,这才想起,那鱼天爱要见的可不就是这女人?
众尊奔走,片刻间,就来到了这大红桖林的中央地带。却看见,这里竟然虚空中破除数以百计的裂口,那些裂口从几丈大小,到百丈大小,粗细不定。在这些裂口中,有粗细不等的滑腻藤条从里面伸出来直扎这沧海之地。
这些滑腻藤条,因为数量太多,将方圆几十里内都扎了个通透。
韩非没见过这种藤条,不像是大红桖的藤条,有可能是这血王的本体也说不定。
只见那血王站在了半空,看着那些裂缝道:“因为圣坛魔窟的能量潮汐,本王现在强行撑开一处虚空,已经触碰到了外界。你们或许可以不信,但本王却可以让你们瞧一眼外面的世界。”
“嗡~”
被血王这么一说,当即有人道:“血王大人,外界是什么样的?”
“血王大人,还请展示。”
“血王大人,就别藏着掖着了。”
韩非也好奇地看向血王,只看见他下半身忽然伸出无尽的藤蔓,扎入地下。紧跟着,那些钻入虚空的滑腻藤蔓就开始膨胀。在那漫天裂口中,最中央的一处长达30余丈的裂口被强行撑开了一部分。
只听“咔咔咔”地声音不断响起,就像是玻璃龟裂,但是众人却能看见,那些裂开的地方,有诡异的能量正在迅速的修补着囚笼。
只看见血王身上能量涌动,恐怖的力量引得刚刚横扫而来的潮汐,直接朝血王汇聚而来。
当那裂口越来越开。突然间,众人就看见,在裂痕的另一边,有一片比较模糊的水域,哪里有红色的鱼类正在游动。
“噗嗤~”
小小醫師升官路
只看见一根出手一钩,瞬间就刺穿了一条大鱼,随着那滑腻触手的快速收回,囚笼迅速封闭。
“咿呀~”
随着一声叫声,韩非就看见一条千年笛鲷被抓了,出现在这里。韩非这才意识起,这里的大红桖可没有千年笛鲷生存。
韩非觉得事有蹊跷,而龙章树,哪怕是紫萝,都似乎很震惊的样子。
大蛇蔓惊呼:“这生灵才海妖境。外界的环境能够让如此弱小的生灵存活,看来外面要比囚笼里安全许多啊!”
誘夫成癮:總裁,接個吻
海竹人不禁道:“血王大人,能不能多看一会儿,外界具体什么样,我们也没能看清啊!”
有人附和:“是啊!血王大人,以前不是也有人被你送去了外界么,要不让他们来说个话,描述一下外界?”
血王没好气道:“你们真当本王是神了?这通道打开有多艰难你们也看见了。而且,因为虚空混乱,我打开的地方并非固定的,所以本王无法找人跟你们说话。今日,本王准备自己出去了。本王可以损耗三成修为,短时间内强行打开通道。但时间绝不超过三息。你们到底是去,还是不去,本王也随你们。言尽于此,且看诸位如何选择了?”
在血王说出这话的时候,韩非和老乌龟同时道:“假的。”
網遊之龍戰黃泉
不得不说,这俩人还挺神同步。
韩非心头冷笑:“搞得自己真的多伟大一样。外面就是血海神木城,那里有王者镇守,去了要么被奴役,要么就是死。哪怕这血王自己过去,也讨不得好。”
老乌龟道:“不!这血王,肯定早就过去了。要不然,你觉得那些大红桖哪来的?他现在不过是在诱骗这些也妖植而已。”
韩非诧异道:“是这道理,但是他诱骗这些妖植的目的是什么呢?难道为是血海神木积蓄打手,需要招募一大批妖植强者过去?”
老乌龟声音悠悠:“如果……这血王和血海神木城的王者,是同一个人呢?”
韩非:“……”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