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0gjfz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正常人的夢魘成長記討論-第七百二十七章 惡毒的於毛球展示-ko4bs

科幻小說 / 2 11 月, 2020 /

正常人的夢魘成長記
小說推薦正常人的夢魘成長記
于绵羊在让寇水灵与牛小丑继续相撞时。
看到。
白甜甜因为关注自己这边的状况,被那个猫王血统游戏者姚顺,一击击飞。
绵羊立刻炸毛了,整只羊,变得像个白色的毛球一般,四条腿都不容易看到。
在寇水灵与牛小丑再次相撞之时,突然,他们发现,在两人之间,白色的毛球瞬移出现。
已经变得血红色的小丑面具上,恢复了这个小丑面具应有的色眯眯猥琐表情,但却更为严肃。
“去死!”
人性禁島二:海魔號 破禁果
已经连呼吸都不顺了的寇水灵,每吐出一个字,都会从嘴里带出一大口血,眼珠子都已经红了,她只剩下一只右手还完好,这是她特意保留的,为此,身上已经没有几块骨头完好的了。
淡化成纯白色的劲气,在瞬间,爆发出璀璨金光。
即便是全盛的时候,她的劲气也没有此刻这么金色耀眼。
寇水灵将全身的劲气,集中在了右拳上,满脸狰狞,这一击,于绵羊不死,她死。
江南第一媳 鄉村原野
而牛小丑,眼神前所未有的凌厉,这一刻,是他等待已久的机会,如果失败,就结束了。
一把匕首出现在手中。
这把匕首,具有无视防御效果。
之前就是想利用变羊技能,将于博书变成羊,然后趁着他不熟悉羊身时,出现失误,再用这把匕首,给他最后一击。
却没想到,他居然能远距离操控自己,让自己无法近身,并趁着这段时间,熟悉了羊身的行动方法。
只是两人都没能看到,在变成了毛球的于绵羊的脸上,那抹会让人心底发寒的冷笑。
“咩~(我没时间和你们玩了。)”
于绵羊面向前方,左边是持匕首向自己杀来的牛小丑,右边是打算拼死一搏的寇水灵。
它的两只前腿,分别指向两人。
小羊蹄子上,什么都没有。
牛小丑与寇水灵,在进入它周身范围两米的距离时,从离它最近的部位,逐渐灰化,连身上的武器也不例外。
那把具有破防能力的匕首,都没能与于绵羊拉近更多的距离,在瞬间就灰化成了这个世界的一部分。
但让于绵羊略微有些意外的是,牛小丑和寇水灵灰化了,可那满是鲜血的白色小丑面具,却并不是灰化消失,而是直接腐化掉的,十分神异。
原本满是鲜血的色眯眯猥琐表情小丑面具,在牛小丑灰化后,并没有立即消失。
而是掉在了地上。
面具上已经干竭了的鲜血,再次流动起来,一点不剩的,从面具上流入了地下,被地面吸收分解。
小丑面具,再次恢复了纯白色。
此时,小丑面具上的表情,再不是色眯眯的猥琐表情,而是变成了无表情。
随后,小丑面具像是被腐蚀软化一样变形,但眼色任然纯白,随后进入如之前的鲜血一样,融化进地面中。
可这个世界的世界之主楚萝莉,却能感觉到,进入地面后的小丑面具并没能分解掉,直接消失了。
不过于绵羊没有时间在意这些情况。
在白甜甜被击飞后,陆菲也撑不了多久了,她们毕竟没能再次进阶,即便有世界之力加持,以及于博书曾经对她们的改造提升,潜力也是有限的。
那些游戏者,都是身经百战的,虽然之前看起来被压制得很惨,且早已被于博书重创,可各有底牌,都在留存力量,只等两女露出破绽,就给予她们一击必杀。
这种一击必杀,当然是考虑到了她们会复活的情况。
作为资深游戏者,这些游戏者都有各自的方法,让敌对游戏者无法再次复活。
眼见两女危险,于绵羊加速飞去。
右前蹄子上,出现了一把鸡毛扇。
鸡毛扇在羊蹄子上飞出稳当,一点都看不出会拿不稳掉下来的样子。
它拼命的挥舞鸡毛扇。
一道道的五彩光芒,被鸡毛扇扇了出来。
那些游戏者,当然也注意到了飞来的这团白色毛球,也有人知道,这是被变成了绵羊的于博书。
他们从来都没有忘记,自己是为什么进入到这个据点世界里来的。
除了戒备白甜甜与陆菲外,自然都更注意那只毛球的接近。
可让他们震惊的是,毛球仿佛不要钱一般,五彩光芒肆意乱飞。
不管是谁的技能,或血统力量,一旦与五彩光芒相撞。
力量强的,不管有多强,都会被五彩光芒抵消。
力量弱的,则会被五彩光芒击破。
而面对飞来的五彩光芒,除了用技能或血统力量,以及一些力量强的道具来抵消外,他们不清楚五彩光芒的底细,不敢去用身体去接。
能燃烧掉技能与血统力量的地狱火,在面对五彩光芒时,也会被抵消掉,而且不是一丁点一丁点的抵消,是一片一片的抵消。
能通过体力和精神力释放的各种异术,也会被成片成片的抵消。
能从天而降的天然力量,也无法避免。
甚至就连陆菲的冰天雪地,以及其中的冰人,在五彩光芒中,也没有例外。
五彩光芒敌我不分。
“咩~,咩(别想伤害我的女人!混蛋!)”
只有靠着本身速度,也不太需要施展技能的猫王血统游戏者姚顺,可以不太顾忌这五彩光芒,甚至还有机会去攻击那团雪白的绵羊毛球。
可白甜甜却将他拦截了下来。
一个个游戏者,在技能或血统力量,乃至道具的力量,被五彩光芒抵消掉后,被于毛球一一湮灭。
已经如冰人一般,全身上下变得晶莹剔透,散发着冰特有的质感的陆菲,看着自己艰难限制住的那些游戏者,被摧枯拉朽般的摧毁。
死亡骑士在冰被五彩光芒抵消掉后,不等大量释放出死亡之气,那死亡之气,就被抵消掉,随后,身上的死亡骑士甲胄,连带肉体,都化成了灰,连半秒钟都无法抵抗住,当然,也无法再次复活。
血皇血统游戏者,全身爆开,无数血液四溅,每一滴血液都独立飞溅,并且飞溅得很远,甚至独立飞行,他可以让任意一滴血液,再次构成自己,让自己重生。
可在五彩光芒中,大部分的血液力量,被溟灭,少部分幸运的血液脱离了五彩光芒的作用范围,成功飞出,但却被无所不在的世界之力剥夺了力量,分解成了世界的一部分。
构成血皇的力量时强大的,但一滴血的力量就无法抵抗直接之力了。
水系高级异术师,刚解除被冰冻的自保水墙,就被一道五彩光芒击中。
五彩光芒并没有将她击杀,可却将她身上的血统力量给封锁了。
在试图挣脱血统封锁时,她化成了灰。
“咩~(只剩下你了。)”
猫王血统游戏者姚顺,在与白甜甜的贴身格斗中分开来后,发现只剩下自己一人了。
最強保安
他听不懂于毛球的羊叫,也因为那雪白的蓬松羊毛,看不到表情,只能向白甜甜与陆菲双手举了起来:“我投降,我的所有积分和储物箱里的东西都给你们,放我离开。”
廢材逆天狂傲妃
他投降得十分果断,十分光棍。
“咩~,咩~,咩~~~(想得真美,你以为到了我手里,还能像做大保健一样舒服吗?)”
可惜的是,在别人耳中,这些只是羊叫而已,哪怕这羊叫中能听出激动的情绪。
不过虽然激动不已,恨不得歼灭所有来敌,可于毛球只是变成了绵羊,并不是连思想都变成绵羊了。
它向白甜甜激动的不断比划。
可惜因为全身的羊毛蓬松,在白甜甜的眼中,只是毛球在不断翻滚,根本看不出要表示什么意思。
超級大忽悠 常書欣
好在,白甜甜毕竟是和他同床共枕的人,对他的性格还是十分了解的,大致猜到了他会怎么做。
“可以,只要把你身上的积分一点不剩的全部留下,储物箱里的东西都留下,一点不保留,我们会放过你的。”
“呼~。”
姚顺长舒了一口气,他不担心于博书他们会先拿自己的东西再杀自己,因为那没有必要。
虽然积分和道具都丢了,很惨痛,可只要有命在,这些都可以再有机会收集到。
一无所有对游戏者来说,并不算大事,他们真正的本钱,在身上的血统力量和拥有的技能。
“咩~,咩~(等他叫出积分和东西后,把清洗剂当做限制药剂给他。)”
于毛球通过通话器,向陆菲提出了个极为恶毒的做法。
虽然不会杀了姚顺,但没有了积分和血统力量的姚顺,在第二层中,连一次游戏都无法活下来。
可惜的是,即便是在通话器中,于毛球说出的,也只是羊叫。
而陆菲也不像白甜甜那么明锐,能够从它的羊叫中,理解出意思。
在通话器中,即便是白甜甜,也无法理解出这只羊的本意。
无奈之下,于毛球只能用羽毛扇,向姚顺扇了一下。
五彩光芒毫无意外的击中了不敢反抗的姚顺。
姚顺立刻感觉到自己的血统力量,和技能都被那五彩光芒封锁了起来。
他立刻从数十米的高空坠落。
狠狠的砸在了地上,砸出了个小小的凹陷。
好在血统力量虽然被封锁,但作为猫王血统带来的超强体质,让他在这坠落中,除了感觉到有些痛外,并没有受伤。
如果不是被于毛球三人监视着,他甚至落地时,都能轻松完好落地,而不是砸在地上。
没有了血统力量,仅靠身体力量,姚顺除了身体强度外,就完全不如白甜甜了。
当白甜甜落在他面前时,他就知道,要想保住命,唯有按照之前所说的,叫出一切。
如果他知道于绵羊原本恶毒的想法,恐怕会立刻拼命。
可惜就算是白甜甜和陆菲,也无法理解于毛球的意思。
被封锁了的姚顺,在叫出积分和储物箱里的东西后,看到自己暂时安全了,也没有去试图突破封锁。
他不想激起于毛球的杀意。
随后,他被丢在了原地。
于毛球两人一羊飞向了花想容。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