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延期返校 留學生該如何充實自我

教育新聞 / 2 11 月, 2020 /

延期返校 留學生該如何充實自我

(原標題:延期返校 留學生該如何充實自我)

QS發佈的調查報告

全球高等教育分析機構QS日前發佈最新調查,通過分析全球留學生今年9月的返校數據,展望了新冠疫情下留學生的未來。數據顯示,全球約八成留學生將原本的留學計劃推遲至少一年。雖然美、英、加、德仍然是主要的留學目的地,但這些西方國家的防疫成效令多數人感到擔心和不滿。調查發現,在今年決定放棄留學計劃的學生當中,中國留學生的比例是最低的,儘管如此,很多人也決定延期入學或返校,以“拖過”這段學習效率低下的時期。在延期的這段時間,有學生用自習、實習來彌補學習的缺憾。

僅2%受訪者對美防疫滿意

根據QS本月發佈的《新冠疫情如何影響全球留學生》報告,從2月至今接受調查的7.4萬餘名學生中,有約2萬人將美國作爲自己的留學首選目的地,其他主要留學熱點國家依次是加拿大、英國與德國。但56%的受訪者認爲,上述國家的防疫舉措讓他們不得不重新考慮自己的留學計劃。在這其中,又有84%的學生計劃推遲至少一年再留學。

QS總裁夸克奎瑞利表示,美國憑藉一流的教育機構,仍然是多數留學生的首選國家。但這次調查發現,只有2%的受訪者認爲美國的防疫措施還算滿意。英國和加拿大也遭遇同樣的差評,相比較而言,新西蘭的防疫措施滿意度則是38個留學目的地中最高的,達到32%。諮詢機構安永預計,新西蘭的國際學生份額可能會增加1%,相當於新增1萬名學生入學,澳大利亞則有可能增加2%。

報告顯示,69%的學生坦言,疫情影響了自己的留學計劃。他們中有57%打算推遲到明年入學,13%打算去別的國家學習,4%表示暫時擱置出國留學的計劃。對於那些原本希望在2020年出國留學的受訪者來說,出入境限制是主要問題,包括政府對離境的限制(32%)和入境國家政府的限制(31%)等。超一半受訪者表示,留學目的地政府如何應對疫情會影響到留學選擇。

在28%堅持留學計劃不變的學生當中,中國留學生佔比最高。數據表明,全球留學生中超半數表示留學計劃受到疫情影響,其中中國留學生受到影響的人數最多,佔比66%。在全球受影響的留學生中,近半數決定推遲留學計劃,少部分決定更改留學國家,但確定取消留學計劃的人數佔比不足10%。其中,中國留學生決定放棄留學的佔比最少,僅爲4%。

痛心!樺南一行人被吊車撞倒,不幸身亡!

休學期間並不鬆懈

比起保障校園的安全,決定今年留學的學生們更傾向於維持線上網課,以避免密切接觸。但相比線下授課,在線教育的教學質量較難保證。目前,大多數高校秋季學期仍以線上教學的形式展開。報告顯示,純在線教學的比例爲51%,大部分在線的佔22%,約9%的線上線下各佔一半,完全線下授課的僅佔8%。在不得不採取面授的情況下,77%的受訪學生表示,希望學校可以通過提供專業的醫務人員、24小時的幫助熱線以及在校園內投放大量洗手液等方式,從而保障校園內部安全。

“回國時媽媽做了一次豪賭,買了一週之內所有美國飛中國的航班,最後7趟中6趟都被取消,我乘坐了僅存一趟航班回國了。”原本在美國芝加哥就讀本科的關同學就是在疫情中回國、現在準備延期入學的。雖然沒有徹底放棄留學計劃,但周圍和她情況類似的學生不在少數。“現在如果回去,還要在第三國隔離14天,這樣的時間成本、價格、危險性都會很高。”

在返回留學國家後,有52%的受訪者表示,學校要求限制居住地來訪者數量,48%的受訪者則無法去公共場所,45%的學生曾經歷自我隔離。當被問及疫情期間高校對國際學生的支持時,大多數學生表示學校的支持是有效的,只有12%的人表示支持是無效的。當被問及原因時,學生們提到缺乏溝通、指導和資源匱乏等原因。

“之前在美國的隔離期間,我非常自閉,精神狀態不太好,家裏人非常擔心。”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關同學表示,自己的專業也是她決定延期到疫情緩解後再入學的一大原因,“我學的雕塑專業,這種需要實踐操作的專業,上網課基本學不到什麼東西,所以也就放棄了網課”。在當地,她也會遭受針對中國人的歧視。“周圍同學有不少一停課就回國的,也有和我一樣等到學期結束再回國。”

在QS的調研報告中,17%的受訪者表示學校提供助學金及獎學金,12%表示學校提供學費打折,抗疫期間享有住宿折扣的受訪者也佔8%。還有一些高校爲留學生支付國際航線費用。但仍有約66%的學生表示,其就讀的大學沒有針對國際學生出臺任何激勵措施。

關同學對記者說,休學手續並不簡單,“在疫情期間,美國學校的辦事效率不太高,很多員工都在家辦公,基本得不到有效的溝通,常常需要連環‘郵件轟炸’才能得到回覆”。關同學稱,因爲選擇了休學,所以一開始學校還要取消她的獎學金,“我也是經過多封郵件協商才勉強保留了獎學金,不過I-20表(留學入境資格)還是被取消了”。

在國內的這段時期,關同學並沒有讓自己徹底鬆懈下來,而是抓緊時間充實專業經歷。“我有幸能在國內一家公司實習,這其實是一個很難得的機會。實習期間,我還上了一些(非學校課程的)網課,也是一種充實自己的方法。”她表示,在這段時間通過實習磨練一下,可以提前接觸社會,“還是很有意思的經歷”。據關同學介紹,她有一些沒有選擇延期的同學,會在國內上學校的網課,“但這樣就會晝夜顛倒,也很痛苦”。

考慮去防疫較好的第三國

對於還沒有打定主意何時再留學的學生們來說,有45%的受訪者認爲,這完全取決於留學目的地政府何時能夠宣佈疫情已經解除,疫苗接種何時就緒。學生們更關心的一點是校園是否真的開放,面對面的授課模式纔是學生們真正想得到的。

“我希望可以轉學去其他國家,或者最好可以在國內上學,不過(在我的專業方向)目前國內支持留學生轉學回來的政策還不多,所以可能並不太好找。”關同學對《環球時報》記者說,自己的專業感覺在哪裏學習區別不大,“最重要的是能完成學業”。

涉及到休學結束之後的學習和生活,關同學不得不考慮很多不可控的因素。“如果回到美國的話,租房和日常生活方面都會是很大的問題。”她舉例稱,美國的網購業務不是很發達,在疫情中有時候會很難買到新鮮的蔬菜。“另外,之前在美國遇到過一些受種族歧視的情況,導致我現在對在那邊獨自生活也稍微有點牴觸。”目前,關同學所在的學校現在已經恢復了線下教學,但是學校經常爆出病例,芝加哥的感染數量也一直居高不下。“我感覺還是有一些不安全,所以家裏人也在幫忙物色是否有其他能完成學業的方式。”

中小學生“花樣課間操”爲校園體育添活力

10月財新中國製造業PMI升至53.6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