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 txt-第三百九十九章 沒有十年腦血栓,說不出這種話熱推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二天,廖文杰在客厅中间的地铺上准点醒来,抽出无处安放的手,推开压在身上的胳膊和长腿,依依不舍离开脂粉堆,走到卫生间洗漱。
陆地神仙之境,尘不沾身,秽不留体,一百年不洗澡也捂不臭,每天坚持是为了让自己拎清楚。
别飘,还是个人。
至于客厅中间的地铺,昨晚什么都没发生,只是非常正经的睡觉。
起因是天色已晚,来生泪哈欠连连,趴在廖文杰怀里表示该睡了,顺便挤兑一下狐狸精。
感情极好,无处插针,想挖她的墙角,做梦去吧!
不曾想,野上冴子还没开始反击,来生爱作为坚定后盾,当场拆了自家大姐的台子。
她怕鬼,一个人睡不着,想借姐夫用几晚,等消除恐惧了就把人还回去。
没有十年脑血栓,说不出这种话。
来生泪勃然大怒,当场拒绝了无礼的请求,母亲真璃绘去世早,最小的来生爱是她一手带大的,千算万算,没想到又当姐姐又当妈,含辛茹苦竟然养成了这么一个玩意儿。
早知是个白眼狼,当初直接扔了算了。
见妹妹楚楚可怜,水汪汪的大眼睛一闪一闪,来生泪心一软,在客厅打了个地铺,今晚通宵玩牌。
为何是地铺上玩牌,而不是床上玩牌,是因为床和地铺的意义截然不同,一旦上了床,哪怕什么事都没做,彼此之间的关系也会变得说不清道不明。
廖文杰一听是玩牌,立马仗义执言把野上冴子留了下来,并提议玩脱衣扑克。
提议遭到否决,来生泪见过廖文杰的纸牌魔术,以前不懂,现在清楚了,压根就不是什么魔术,而是开了作弊器的法术。
即便廖文杰不作弊,来生泪也有理由怀疑,野上冴子会一直输,所以今晚她做风纪委员,杜绝一切带颜色的纸牌游戏。
就这样,玩到后半夜,三女睡眼惺忪倒下,廖文杰挑了个众星拱月的位置躺平,修炼到天明。
中午时分,来生爱最后一个从地铺上爬起来,抬手给学校打了个请假电话,对自家大姐死缠烂打,想留在伊豆度假。
来生泪欣然应允,来都来了,顺势休息几天也好。
因为是度假,来生爱打了通电话,将一觉醒来姐妹同时失踪的来生瞳喊到了伊豆。
一时间,姐妹花三朵绽放,令野上冴子压力山大,忍了又忍,最后没忍住,把两个妹妹野上丽香和野上唯香喊来护驾。
见面才知道,来生爱和野上唯香是同班同学,彼此……
只能说,不分男女,不论年龄,优秀的人都有一颗骄傲的心,相互之间看不顺眼合情合理。
六个女人聚在一起,瞬间就炸了。
度假于三天之后草草收场,硝烟味绕梁不散,廖文杰颇为不舍,没能看到火爆刺激的群架现场,真是太可惜了。
可惜也没用,后天画展开幕,再不回去的话,米凯尔会很悲催地发现,以前是他扔下三个女儿东躲西藏,现在三个女儿扔下他组团出去嗨。
……
同一时间的三原山上,因上一次火山爆发疑点重重,来得突然走得更突然,地质专家勘探了两天,得出一个耸人听闻的结论,层层上报后,来了一批身份神秘的访客。
此时的三原山被列为禁地,从半山腰开始,上山的大小通道均被封锁,没有专门的通行证,任何人不得擅自进入。
地质专家的报告又臭又长,总结下来一句话,三原山在一夜之间从活火山变成死火山,千年之内不会再有爆发的可能。
因人均中二病,喜欢用夸张的词汇描述事物,千年的单位看看就行,没必要太认真,且死火山和活火山之间的区分非常模糊,没有统一的定义,这份报告的含金量值得商榷。
但地质专家非常肯定,异常活跃的三原山已经死了,要不了多久,就会从从世界三大流动性火山中除名。
事情过于古怪,加之岛上居民提及当天三原山的灵异现象,白色丝带、怪兽咆哮等等,官方和修行界民间势力都来此探求真相。
很快,役小角破损的石像、修行山洞混乱的战斗痕迹、火山口夸张到恐怖的超级封印一一浮出水面。
各方势力意识到,情况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就在今天,一行七人的队伍抵达火山口,有阴阳师,有霓虹本地僧人,也有身着巫女服的超能力者。
阴阳师和僧人来此地的原因很简单,为役小角而来,被誉为‘仙人’的他在霓虹威望极高,千年之后亦有大片拥趸和信徒。
役小角并不只有僧人的身份,不仅是修验道的开山鼻祖,留下的修行法门直接催生了阴阳师一脉。霓虹阴阳道最为鼎盛的平安时期,贺茂和安倍两大家族都和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简单来说,这位就是祖师爷,活在传说之中。
不过今天,阴阳师和僧人都是来打酱油的,穿着巫女服的老太太才是主角,她有着短暂预知未来,以及回溯过去的特异功能,其地位堪比东京上野动物园的……
大熊猫。
虽然这种比较有点不对,但大致意思是一样的,老巫女的能力异常珍稀,假如她和大熊猫同时掉水里,霓虹官方在先救谁的问题上,不开个十年国会,根本没法进入正题。
言归正传,抵达山顶后,僧人缓缓蹲下,待老巫女跳下他的后背,才起身施礼道:“浅间大人,劳烦你跋山涉水至此,失礼了。”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无妨,行将就木的老骨头,偶尔活动一下也挺好。”
浅间巫女眯眼笑了笑,额头的皱眉深到能夹死蚊子:“很久不爬山,陡然登上高峰,我都觉得自己年轻了几十岁。”
众人忽略老巫女是被背上山的事实,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休息片刻,浅间巫女双手合十,默念了很长一段咒文,双手同时挥开,正对着火山口方向,打开一片水波般透明的光幕。
画质一般,勉强算流畅,距离1080P差远了。
顺便说一句,P是帧数,决定视频清晰程度,也就是分辨率的意思,别一看到720P、1080P就兴冲冲点了进去。
人家是正经视频。
光幕上,画面无声,刷频率堪忧,故而内容断断续续,经常出现跳秒的情况。
因为没得选,众人未曾抱怨什么。
身着黑色西装的消瘦背影来到供奉役小角石像的神社,挥手推开大门,径直走入地道,一刀斩开真正的役小角石像,放出了前鬼和后鬼。
围观的阴阳师振奋不已,没有声音没关系,傻子都能猜到,这两位就是常伴役小角左右的鬼神,且极有可能是最强的式神。
还有,后鬼可真大,一看就很有涵养的样子。
正想着,阴阳师目瞪口呆望向光幕,两位鬼神被按在地上摩擦,全程没有一丝反抗之力。
就战斗画面可以看出,不是两位鬼神太菜,而是对面太强,随手一击都蕴含着无法想象的强大力量。
两位鬼神东躲西藏,合体之后仍旧不敌,坠入火山口化作熔岩巨人,还是被虐,惨遭双双枭首,尸身踢落岩浆之中。
阴阳师看得痛心疾首,可惜了这么大……咳咳,这么强大的式神,给他多好,保证每天三拜九叩,当祖宗一样供奉起来。
接下来,是长发西装挥手扯来锁链,镇压火山爆发,将其封印成死火山的画面。
看起来很轻松,给他们一种,他们上也行的错觉。
最后,长发西装手握星辰,似是在卜卦,两位鬼神重变恶鬼,厉声咆哮,遭到无情抹杀。
“是九字秘印,你们高野山见过这个……人吗?”
阴阳师好奇看向僧人,提问前细细思索片刻,确认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
“未曾见过,不论是他手里的黑刀还是血光,都望之不祥,高野山不会有这种强者。”僧人断然摇头,出家人不打妄语,所以他没说谎。
“浅间大人,为什么只有背影,而不给个正面?”人群中,有人好奇道。
诚然,长发束在背后的后脑勺是挺好看的,可只看后脑勺,鬼才知道神秘人的真实身份,起码得给个正脸才行。
“我一直在看……”
浅间巫女额头落汗,随着她身躯不断颤动,光幕画面缓缓转动,逐渐露出神秘人的真面目。
先是侧脸,而后是正面大头像。
一团漆黑的面部,如同宇宙中的黑洞,以无边引力扭曲光线,使人无法直视真正的面貌。
就在浅间巫女咬紧牙关,准备搓个大招的时候,黑洞中亮起一道红光,好似竖直的眼睛,无限威严透过光幕,直冲所有人心神之内。
“噗!!”x7
光幕消散,一行七人全部吐血,浅间巫女体弱跌坐在地,双目失神没了焦距,呢喃道:“卡密撒嘛……”
远处山林的草丛里,一个留着山羊胡的老者蹲好,嫌弃看向旁边的大光头。
“秃驴,你来这里干什么?”
“咋地了,道士能来,和尚不能来?你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