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rxgx6优美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 起點-第二千四百四十章 挑明目標爭高下閲讀-qc6ye

歷史小說 / 2 11 月, 2020 /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刘毅微微一笑:“怎么,难道我不能出镇江北,伺机北伐吗?”
刘裕的眉头一皱:“现在我只是想要移民屯田,建立一些粮草的储备,充实江北人口,可没说一定要北伐啊,毕竟,跟江北直接接壤的南燕,我可是跟他们有过互不侵犯的约定,你也知道,慕容兰现在还在那里。”
刘毅冷笑道:“好了,寄奴,你都说了咱们要坦诚,为何又不肯说实话呢?实际上,你是想摆一块大肥肉在慕容超这小子的眼前,故意馋他来进攻吧,只要他先动手,那这个互不侵犯的盟约,自然就作废了,你也师出有名,对吧。”
刘裕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内心深处确实有这样的想法,但是,这种事情由不得我,如果江北有强大的驻军,那慕容超也不敢轻举妄动。我还是不希望在这个时候主动开战,惹得黎民百姓受苦。”
刘毅摇了摇头:“所以你需要一个开战的借口,北伐是你我共同的梦想,总不可能不打仗就实现的,我们能做的,只能是让百姓在这个过程中少受点苦。而且,如果是你出手,那慕容超狗急跳墙时,会用慕容兰作为人质,但要是我挂帅北伐,那就没这个问题,于情于理,你没有拒绝我出镇江北的理由。”
刘裕微微一笑:“这就是我不能同意你出镇江北的最大原因。因为你现在去江北,就是要以马上打仗为目的,如果慕容超不来,你就会用尽办法刺激他来攻打江北,对不对?”
刘毅勾了勾嘴角:“难道不应该这样吗?南燕现在刚刚内乱平息,并不算稳定,我们这时候北伐,是最好的时机。必要的时候,无忌的兵马也可以来支援。”
當末日女穿越暗黑文
刘裕摇了摇头:“这就是了,你急于建功立业,而不考虑现在的情况,南燕的内乱已经平定,慕容超的人心并不算非常稳定,在这种时候,有可能会主动挑衅,想要引发战争,把内部的仇恨转移到外部,我们不能在这个时候主动地当他竖立起来的靶子,毕竟,现在的南燕,有拥兵几十万的实力,如果上下一心,并不好打。”
刘毅冷笑道:“他再强,能有当时的桓玄强大吗,那时候的你,可是天不怕地不怕,干就完事了,可现在怎么变得这么犹豫?”
刘裕叹了口气:“因为以前我们是为了推翻桓玄的暴政,解救天下的苍生,也是为了自保,所以可以不顾不管,干就完事,并没有考虑太多别的东西,可现在,我们大权在手,对天下的苍生有义务,不能为了自己的野心,随意地置他们于风险之中,不然的话,我们跟桓玄又有什么区别?这个移民江北的计划,虽然说长远是为了北伐,但也得等到江北发展起来,粮草充足,人口殷实,然后等到南燕或者是北魏,后秦的内部生乱,这时候我们一举挥师北进,可以用最小的代价,最快的速度解决掉他们,把对百姓的伤害也降到最低。”
刘毅冷冷地说道:“既然如此,那我暂不北伐就是,有我的三万兵马镇守江北,南燕想必也不敢南下,不是正好可以实现你的这个发展江北,以观时局的设想吗?”
(2016版)新編預備黨員培訓教材 李俊偉
無限地獄火
hp黑夜的優雅
刘裕的眼中闪过一道冷芒:“希乐,明说了吧,你想去江北,北伐不是第一目的,想要占有江北之地,跟同样现在也盯上这块的世家高门搞好关系,就象你在京城中,用这些产业契约作为拉近关系和控制世家的手段一样,对不对?”
刘毅冷笑道:“就算是了,不可以吗?无忌和阿寿那里我对你让步了,这江北之地,你是不是也应该给我点面子?你反正不需要借江北之地讨好这些世家高门,有你的妙音妹妹,你可以在朝中得到你想要的一切,你也总得给我留条路子吧。”
降龍無極
南風有信
刘裕轻轻地叹了口气:“希乐,人要知足,建康城中的产业,我全都让你来分配了,已经给足了你路子,你还要如何?”
刘毅的眼中闪过一道凶光:“那是你给我的?寄奴,你怕是搞不清楚状况吧,在你打进建康之前,我已经在建康城中打拼十几年了,这些产业,早就是我一刀一枪,从这些世家高门手中拼下来的,就算后来义军打进建康,也不是你一个人的功劳,我和无忌都有份,你自己放弃你手中本就是少数的那点份子,难道就叫对我的施舍了?”
刘裕的眼中闪过一丝愤怒:“很好,那我问你,停云兄弟手中的铺子契约,是怎么回事,交给你分配的那家胡饼铺子的契约,本应该给王愉的,为什么会卖给了停云兄弟,花掉了他所有的积蓄?”
刘毅咬了咬嘴唇:“这建康城中,几千家铺子,我哪可能一家家管得过来,加上那时候要西征,所以只能交给手下去办理这些事情,出些岔子也在所难免。你难道就没出过错吗?你把阿寿他们送去南燕,结果他们居然去刺杀慕容德,差点引发两国大战,这个漏子,可比我捅得大得多吧。”
刘裕冷冷地说道:“我捅的漏子,我自己补上了,阿寿也为此付出了代价,因为要承担这个错误,我才在西征主帅的位置上对你作出了让步。而你这次,几乎是引发了京八兄弟跟世家高门的全面仇杀,而且,这不是什么你的手下的失误,而是你的新夫人的杰作!”
他说到这里,从怀里摸出了一卷讼纸,直接扔给了刘毅:“你好好看看吧,这就是你的女人干的好事!”
刘毅的眼皮跳了跳,抓住了些纸头,看了起来,一开始,他的脸上还挂着不屑的笑容,可是随着目光所及,笑容渐渐地在脸上凝固,因为这些证词中有不少东西,居然是他也不知道,甚至无法想象的,直到他看完了最后一张纸,才咬了咬牙,抬起头:“这些证词全都可靠吗?不是屈打成招或者是炮制的?”
總裁的迷糊妻
刘裕沉声道:“人证物证俱在,这些证人也都在我手里,你如果不信,我随时可以移交给你,你有的是刑讯之法,可以亲自问问是不是这么回事。”
Q版王妃:絕妃池中物
刘毅咬了咬牙,一跺脚:“这个贱人!”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