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kgvst超棒的都市小說 深淵歸途討論-3 隱藏獎賞閲讀-8zwnw

其他小說 / 2 11 月, 2020 /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所以绕了半天来商量的是这一件事。
无论是邱励阳还是程雨润都打算先送一两个精英成员上四阶,虽然听上去只是个决策,可这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毕竟四阶的生存难度会更高,选派人的时候也几乎必然是副队或者干部一级的成员出发。
而陆凝既然打算近期升阶的话,和她讨论这些也就是必须的,不是为了合作,而是错开升阶的时刻,以免太多认识的人撞进同一个升阶场景里造成某些麻烦。
陆凝还是需要和宁夜衣商量的,这件事暂时无法确定下来。不过关于升阶场景内的各种情报倒是可以交换一二,考虑到这次变动势必会导致一些准备不是那么充分的人升阶,那么如果遇到需要协同战斗的情况或许没有多少能靠得住的队友。
关于更加详细的升阶情报则可以根据到时候领到的任务提示来处理。
一群人你一言我一语先对之后的行动作了一些规划,这一顿饭也就吃得差不多了。陆凝也看得出来两个队长其实非常重视这次计划,同时心里也没有数,这也是三阶的眼界问题了。不处于最高处的话永远无法对全局变化作出一个准确的预测。
而晚上回到家之后,她又接到了来自童彦的通话。
“要升阶了吗?”童彦开门见山地问。
“是的,和朋友一起,我记得这个是允许的。”
“当然,而且距离你上一次的任务没有过去太久,我们也不会现在就给你安排新的任务。”
“不过?”陆凝已经猜到童彦接下来的话了。
“不过有些内部的东西要提前通知你一下。”童彦说,“我并不怀疑你能升阶成功,你近几场表现的上层评估已经出现了,基本上是稳步提升的状态,加上在四季花园的场景里你得到了某些大人物的指点,我们认为你现在四阶升阶成功的几率很高。”
“呃……借您吉言?”
童彦笑了一声。
“但是到了四阶,你基本上就正式介入了组织对抗,这不是任务,但你的名字肯定也会被挂在某些组织的特别关照名单里面,是的,就是人偶派对。对应这个集散地的四阶集散地有人偶派对的暗杀组、侦察组和保管组成员存在,你对他们是否有个全面的了解?”
“没有。”陆凝实话实说,这个还是上次才了解到的。
“那么等你升到四阶之后我会安排人给你相关的消息。他们出没于很多场景之中,相比于普通的打手来说,那些组员没有那么凶残成性,会克制自己的欲望,也因此更可怕。”
“好的,那关于这一次的新五阶集散地有什么要说的吗?”
“你不需要担心,如果需要你了解的部分自然会有上级来找你,你如果要升阶,在一些特殊的技能上培训一下自己比较好。明天我可以帮你安排一个全面测试和短期培训计划安排,需要吗?”
“短期能有多少提升?”陆凝想了想,“我们大概很快就会出发。”
“如果是一两项特殊的技能,例如通常载具驾驶、绘画之类的技能我是可以帮你快速掌握基础的。”
“那可以的,非常感谢。”
“因为上面特别关照过你们。”
=
一应训练正在如期进行,陆凝知道自己不会的东西还挺多的,而考虑到升阶各种复杂的情况,最终还是选择了驾驶和机械工艺优先进行了学习。
豪門遊戲,天價少奶奶!
三界超市
两天后,她在返回祗园的时候,在门口看到了程雾泠和程雨润。
这两兄妹的关系一贯比较微妙,程雨润也表示这都是他的错,倒是没真的打起来过。不过今天的气氛显然有些不同寻常,陆凝远远看到了就停下脚步,准备先看看情况。
程雾泠少见的脸色有点不愉快,而程雨润则表情严肃地在说着什么,和平时那种一脸笑意的样子也不同。陆凝感觉这是两人不戴面具时候的样子,目前所展现的应该就是真实的情绪。
看样子很显然是程雨润提出了什么建议,而程雾泠则在否决。兄妹俩说实话某种意义上都比较固执,说了很久都没有达成一致。陆凝正在想着自己要不要过去的时候,身后忽然响起了声音:“他们还没讨论出结果?”
陆凝急忙扭头,看到了程霜渡和程露溶。程霜渡满脸担忧,刚刚那句话就是他说的。
“陆凝前辈您好!”程霜渡向陆凝非常恭敬地弯了弯腰,陆凝也点点头还礼,然后问到:“他们在商量什么?这可是过了好长时间了。”
“嗯……大哥想要劝二姐去医院接受灵魂治疗。”程霜渡想了一下就说道,“因为我们已经安全来到三阶了,二姐应该不需要再担心记忆的问题,所以还是趁早治疗比较好。”
陆凝挑了挑眉:“所以你们就是她之前拒绝治疗的原因?”
“也不全是。”程霜渡摇摇头,“二姐本身就对于自己的经历很看重,而这次又担上了责任,以她的性格除非能彻底卸下担子,否则是绝对不会碰那个治疗的。”
“责任?”
程霜渡稍微卡了一下,程露溶便开口了:“程家的人……都已经死了,我想你们应该已经察觉到这个问题了。”
“小妹!”
“我是最后一个,我很清楚你们每个人的死。”程露溶眨了眨眼睛,“而我们都不想死,所以家族的绝大多数人绝对都会选择在这里再拼一次。我想大概长辈们都已经离去了,按照家族的继承人顺位,二姐是如今的家主,这就是她的责任……在这里重新将程家还活着的人重新集结起来。”
程霜渡重重叹了口气。
“所以……”
回到宋朝當暴君 貳蛋
“我们很了解二姐,所以也大概猜得到她之前如何进行了计划。利用一阶升阶赚取大量分数,并在取得高级权限的时刻利用查询功能快速查找所有家族还活着的成员,并拟定在哪个阶层可以确定收拢所有人。既然她留在三阶这么久了,大概也就是这里足以让她重新聚集家族的所有成员,只可惜现在升阶上来的人还不算多。”
“那程雨润呢?”陆凝问。
吾道何求
“大哥被逐出家门了。”程霜渡说道,“所以他的继承权也已经被剥夺。照我说人都死了就没有必要还去遵守家族的规矩,我们其实都还尊重大哥来着,但是二姐当然不会同意。”
曹魏臣子 光陰默
“但是我不觉得二姐能做到。”程露溶往两人的方向瞥了一眼,“停留的代价是很严重的,不及时清理灵魂损伤会越发让人难熬,有我们在,她即便失去了一些记忆,我们也能帮助补全,这也是之前我们和大哥讨论过来的结果。不过……如何说服二姐是个问题。”
“你们还有多少人没有升阶?”陆凝又问。
“应该还有一些,不过家族里的人又不都是大哥二姐那样的人……”程露溶冷笑了一声,“等所有人都升阶上来不知道要多久,虽然说家族里关系还算不错,可要是和二姐比较的话我还是希望放弃一部分人。”
“小妹,我们不能这么做,但我们可以分担这个压力。即便是天赋本领我们都比不上大哥和二姐,可我们做到最基本的组织还是可以的。”程霜渡严肃地说。
“好……好……”程露溶敷衍地回了一句。
看这个反应陆凝心里也知道要说服程雾泠非常困难,迄今为止以她的了解程雾泠是从来不会亏待被列为“自己人”的那一群人的,更何况这些还都是她的家人。眼前的二人何尝不了解这一点,因此——
“你们应该根据我们刚才所说的有一份完整的准备策略。”陆凝说,“根据我的了解……程雾泠只会根据眼前既成事实的东西来判断,你们只是许下一个承诺或者描绘一些未来根本打动不了她。如果要尝试的话,拿出一些细节的东西来,例如如果她遗失了某些重要记忆应该如何补救,对于族人的细化升阶方案,这些全部都应该有。”
“您说得对。”程霜渡立刻点头,“如果要说服二姐,确实应该拿出更多现实证据来。”
“她是个对各种规划掌握很好的人,所以你们不必担心近期内灵魂损伤会对她造成什么重大影响,你们要拿出充足的时间来准备这个备案……这是我能提供的最多建议了,毕竟是你们家里的事情,我不好插手太多。”陆凝耸耸肩。
“非常感谢。”程露溶真挚地道了一声谢,“或许我们真是关心则乱了。”
“因为我就要离开了,和程雾泠的恩怨大概也就在三阶结束了。”陆凝望了一眼,“自从我知道我们走的不是同样的路之后,总会有这么一天的。”
東晉北府一丘八 指雲笑天道1
程霜渡和程露溶互相看了看,最后程霜渡说道:“我们也应该为前辈提供一些帮助,尽管这可能有些微不足道……”
两人分别从口袋里取出了一张卡片,递给陆凝。程霜渡的是一张红色卡片,上面有着奇怪的花纹和印章,卡片的背面用金色的笔迹龙飞凤舞地写了一行签名。程露溶的则是蓝色卡片,四周是四种不同的花藤盘绕,中央有一列三格的表格,卡片的背面是一个有些抽象的大脑图案。
“这是……”陆凝有点惊讶。
“集散地有着非常多的秘密……我想即使是大型组织也不一定能够将这些秘密全都发掘出来。”程霜渡笑了笑,“在场景中有一些隐藏奖励,非常类似于那种高难挑战。这张红卡是奖励一名在单个场景内所有主线任务全部首个完成的游客,名字是武具通行证,可以选择在下一个场景开启之前从集散地携带一把不高于场景发展水平的武器进入。”
“蓝色卡片是针对所有支线任务全部首个完成的游客……名字是脑髓风暴,它可以从信息中心直接调取有关下一个场景的三个关键词。当然这两个都是一次性道具,我们相信还有更好的。”程露溶低声说道,“不过我们刚刚升阶,比起我们,这些卡片对要升阶的你更有用。”
陆凝目光扫过这两张卡,无奈地笑笑:“这个信息就谢谢你们了,我接受。不过卡片你们收回去吧,听听也知道想要得到这些卡有多不容易,我可不能这么随便就用了。”
“是我们太冒昧了?”程霜渡有些不好意思,“只是我们也身无长物……”
“这个信息很有用,足够了。你们处理好自己的事情吧,希望有缘我们还能在四阶或者五阶再见面。”陆凝拍了拍两个年轻人的肩膀,赶紧离开了,避免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不过……隐藏的奖励?的确,有一部分游客确实可以做到普通游客做不到的事情,甚至超乎集散地正常的规则,这些“特权”应该本来就有些来头。
例如时暝。
氣運攻略[穿書] 李嘟嘟
陆凝知道她是某个五阶大佬放下来的分身,甚至连那个相关的场景似乎都和她有关,这种本领已经完全超过了一个游客的权限,如今她总算对为什么能做到这种事有点眉目了。
不过为什么没人提过这件事呢?一般人也就罢了,连杜写意和曲听禅那种人都不知道这种事吗?
她想到这里直接给曲听禅打了个电话。
大道清理計劃 醉劍聆風
穿越之賴上你的愛
“有所耳闻,但不涉猎。”曲听禅听过这个问题之后这样说道,“额外奖励条件多数断人后路,我们内部知晓几个完成条件,完全不鼓励去碰这种事。”
“都是什么样的条件?”陆凝有点惊讶。
“既然你听闻过了,我告诉你一两个也无妨。例如在一场秘密类场景中揭穿所有人保守的秘密,在一个对抗场景中作为唯一生还的游客,在一场狩猎场景完成最终目标十倍的狩猎数额……”
确实都是一些断人后路的事情。
“我知道了,不过你们没有尝试过首个完成任务这个吗?对别人来说比较困难,不过对你们来说……”
“集散地总会安排与你相称的对手。”曲听禅的声音有些无奈,“而第一个完成者是不会因为完成人死亡而转移的。”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