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说 夢迴大明春 王梓鈞-674【東歸紀聞】看書

夢迴大明春
小說推薦夢迴大明春梦回大明春
经过数月的海上奔波,大明使节船队终于在果阿港停靠补给。
在王崇出使欧洲之前,果阿港还是葡印总督的属地。如今,葡萄牙直接撤销印度总督职务,改派总督常驻霍尔木兹港,即葡萄牙阿拉伯总督,简称“葡阿总督”。果阿、孟买等葡萄牙殖民港口,也连带各种设施,整体移交给宗主国大明。
大明海军之西洋水师,总部也从锡兰岛北部,直接移往印度果阿港,这样更方便控制阿拉伯海。
如今,大明海军总部在北京,海军提督衙门(实际总部)在柔佛。西洋水师在果阿,控制印度洋和阿拉伯海;南洋水师在新加坡,控制马六甲海峡,以及整个南洋地区;东洋水师在舟山,控制从福建到东北的沿海地区,以及日本、韩国、琉球等国海域。
“这就是传说中的印度吗?”
玛丽公主双眼闪烁着光彩,这种光彩名为贪婪,她早就听说过印度的“富庶”。她若成了英国女王,也必定学西班牙那样,在平定国内叛乱之后,就派遣船队去发现并占领殖民地。
亨利王子带着妻子凯瑟琳,犹如逃难般出船舱,迫不及待想要下船登岸。横渡阿拉伯海时,他在船上实在憋坏了,甚至都提不起兴趣跟玛丽上床。
凯瑟琳跟在丈夫身后,再后面是他们的仆从和侍女,全都颇为兴奋的眺望远处港口。
一个年轻大明船员,哼着小调走来,凯瑟琳立即用不太流利的汉语问:“林先生,前面是哪座港口?”
林姓船员热情回答道:“美(第奇)夫人,前面是果阿港。以前在葡萄牙总督手里,如今应该交给大明了吧,就是不知道港口的名字变没变。”
“多谢先生,就不打扰你工作了。”凯瑟琳微笑道。
林姓船员扫了一眼凯瑟琳的白胸脯,不由吞咽口水,连忙把视线移开说:“没打扰,我是船上的阴阳师,靠岸补给没我啥事,正好下船去透气解闷儿。”
凯瑟琳让开道路,优雅欠身说:“先生请。”
这位姓林的阴阳师,其实还想跟凯瑟琳说话,却又不得不迈步走开,因为凯瑟琳的丈夫就在旁边。
整座封舟之上,无论是欧洲留学生,还是船上的汉人、葡萄牙归化民,所有男性都喜欢围着凯瑟琳打转。相比起来,玛丽公主黯然失色,容貌和身材被甩出几条街。
作为束腰的首倡者,凯瑟琳腰身纤细。也不知是她自己发明的,还是从哪儿学来的,凯瑟琳此时已经穿上鲸骨裙。束腰配合鲸骨裙,让凯瑟琳的身体曲线惊艳无比,白花花的胸脯更是对汉人船员极具杀伤力。
不仅只是姿色,出身美第奇家族的凯瑟琳,学习速度也非常惊人。
刚开始,她跟归化的葡萄牙水手闲聊,渐渐的竟然能与大明船员交流,如今甚至已经在学写汉字了。
偏偏咱们的亨利王子,对妻子没啥好脸色。他们本就属于政治联姻,彼此的家族还有大仇,结婚之后又找不到共同语言,而且凯瑟琳一直无法怀孕。
其实,能不能怀孕,就看凯瑟琳是否想得通。
历史上,她结婚十多年都不怀孕,甚至当上法国王后之后,依旧被国王的情妇蹬鼻子上脸。终于,凯瑟琳豁出去了,母猪下崽似的生一堆,其中三个儿子陆续继任法国国王。
“嗨,凯特,不一起下船走走吗?”阿方索突然笑嘻嘻过来说。
亨利王子瞬间气得发抖,那混蛋竟然当着自己的面,称呼妻子的昵称,邀请妻子一起下船。
忍了,为了加冕为王,老子今天就忍了!
亨利王子挤出笑容,对妻子说:“好长时间没着陆了,就一起下去走走吧。”
谁知,阿方索得寸进尺,居然伸过来手腕,想要跟凯瑟琳挽着下船。
凯瑟琳微笑着后退一步,牵起裙摆欠身道:“真是抱歉,我今天身体有些不舒服。”
阿方索的笑容更加猥琐:“我曾在米兰学过医术,或许可以回到房间,由我来帮你检查一下身体。”
凯瑟琳说道:“这并非疾病,而是每个女人的私事。”
阿方索只能耸耸肩:“好吧,那太不巧了。”
凯瑟琳虽然出身名门,但从小父母双亡,在修道院中长大,十四岁就嫁给亨利王子。她恪守天主教戒律,拒绝任何男人的接近,因此一直无法怀孕,稍微开放些肯定能给“亨利”生孩子。
这也是亨利王子嫌弃她的原因之一,凯瑟琳太过循规蹈矩,就连上床都似块木头。
玛丽公主确实姿色远不如凯瑟琳,但公主胜在热情似火啊,甚至还能帮着亨利解锁新姿势!
人氣言情小說 夢迴大明春 ptt-674【東歸紀聞】熱推
公主唯一的缺点,就是随身携带羊肠套子,说什么不想在船上怀孕。她的羊肠套子也就几幅,用完了还得清洗再用,虽然环保精神值得赞誉,但亨利终究不想跟其他留学生做同套中人。
此时此刻,封舟还未驶进港口,玛丽公主已经等着下船。她左右挽着一个年轻教士,都是教皇选派去中国交流的,顺便尝试在中国传播天主教。
可惜,年轻教士们还未抵达中国,就已经被英国公主以身传教,甚至有些不满足于传教士姿势。
这批欧洲留学生,几乎被玛丽睡完了,甚至把自己的侍女也送出去睡。
她并非天生下贱,而是没有别的资源,必须用尽一切手段,慢慢积攒自己的力量,如此才有机会谋夺女王之位。谁让她的父亲,是英国历史上最残暴无情的国王呢,因为连续两任皇后都只生女儿,竟将一位皇后软禁,又将另一位皇后处死!
主舱之内,满正指着甲板上的玛丽调侃:“这就是一国公主?连娼妓都不如。”
王崇微笑说:“莫管他国闲事。”
满正说道:“这些泰西学子,都是要进国子监的。我怕此女去了国子监,会把里面的监生睡一个遍,到时候国子监祭酒恐怕想杀了咱们,毕竟是咱们把人带回大明的。”
王崇撇撇嘴:“北京国子监,长期听课的学生有好几百,她真能全部勾搭上,也算是女中豪杰了。更何况,国子监不收女子,此事还需礼部商议处理。”
封舟渐渐驶入港口,满正说道:“仲德且登岸歇息两晚,船上我自会看着。唉,等回到大明,此生恐难再登海船,一辈子都得在北京闲置。你们在船上是受罪,我在船上却是享福,能多待一天是一天。”
王崇说道:“都督莫要埋怨朝廷,大明水师远悬海外,不得不防海疆藩镇之事。”
“道理我都懂,搁自己身上就不一样了。”满正苦笑。
何止藩镇之事,若朱厚照当初不把他们骗回北京,估计朱英、满正和宁搏涛都在南洋建国了。即便三人不建国,也会支持子侄辈建国,随便占几个破岛就是一个国家。
二人又闲聊几句,王崇抱拳说:“都督,那我就先登岸了,海上飘着确实有些疲乏。”
满正开玩笑道:“仲德留心一些,莫要染上花柳病。”
王崇忍不住翻白眼:“断不会如此。”
几乎每一个港口,都有许多妓院存在,专门做海商和船员的生意。
十年前,梅毒就已经传到南洋,接着又传到广州、杭州、福州等港口。现如今,高级妓院都会定期检查,解雇那些罹患梅毒的可怜女子,而低级妓院则根本不管那么多。
有些恩客也学精了,会仔细观察情况,一旦发现不对劲,立马申请退款走人。
中国沿海大城市,甚至出现专治梅毒的“老中医”。
王崇上岸找地方休息,普通船员则轮番登岸。一些负责采购补给,剩下的全是找乐子,无非喝酒、赌钱和逛妓院,在海上漂久了真能把人憋坏。
果阿港的妓女,以前都是低种姓和贱民女子,后来渐渐出现混血女子。
这是一块法外之地,比贾普尔国的苏丹,不敢招惹葡萄牙,更不敢招惹如今的汉人。妓院和酒馆,都是绿教严令禁止的场所,可苏丹只能装作不知道,当初葡萄牙百十号人就把果阿给占了。
王崇在码头走着走着,就见十余汉人妇女,每人抱着一个婴儿过来。他好奇地拦住问道:“你们来自何处?”
一位领头的妇女说:“这位老爷,我们是王公子派来的,接这些婴孩去北方抚养。”
“哪位王公子?”王崇问道。
那妇女回答:“王公子尊讳芳。”
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夢迴大明春 王梓鈞-674【東歸紀聞】相伴
人氣都市言情 夢迴大明春-674【東歸紀聞】展示
王崇又问:“这些婴孩从哪里来?”
那妇女说道:“都是妓院里孽生的,遇到王公子算他们命好。”
王芳占领古吉拉特之后,汉民人口奇缺,两年时间只移民五千多。如今,他只是古吉拉特名义上的主人,地方再次被印度贵族所统治。
王渊送去一批流放军户,既不听话,也无法用来打仗,甚至养马都不够格,只能扔去耕地种粮食,也就几个武官还勉强顶用。
王芳想要组建骑兵,只能矮子里拔将军,折腾一年多仅练出八十余骑,而且能不能拉去打仗还两说。他一边招募成年人扩建骑兵队伍,一边在印度各港口的妓院收罗婴孩——这些婴孩几乎全是混血,也不知混了哪国的血。王芳让汉族妇人抚养,教他们说汉话写汉字,从小练习骑术,十多年后必成精锐骑士,而且一个个都忠心耿耿。
妇人们抱着孩子登船,那是一艘从大明驶来的海船,船上还有一千多流亡军户,且军官占了很大比重。
就在去年,王渊打算对开中制动手,今年直接在各大边镇见血。
王渊和杨廷和,当时只改了一半盐政,剩下一半盐政改革,牵扯到边镇、藩王、太监、豪商和中央财政。
想要彻底改革盐政,首先要中央不缺银子,其次要解决蒙古边患。这两个因素缺一不可,否则别想对开中制动手,一旦乱动必然兵变四起、蒙古大军席卷而下。
这两个因素齐全了,还得对藩王开刀,对镇守太监开刀,对豪商大贾开刀,对北方世袭军官开刀,对文官利益集团开刀!
谁占得齐?
张居正都不敢碰。
王渊也是谋划了二十多年,才敢彻底解决盐政问题。蒙古已经被干趴下了,中央财政也丰盈无比,各地藩王更是吓得像鹌鹑,太监、武官、豪商和文官还敢跳出来闹事?
他们不敢闹事,王渊却主动挑事,遣御史四出,彻查开中贪腐情况。
北方藩王们,再次被王渊没收部分田产,镇守太监一口气下狱五个,有八家豪商被罚银抵罪(行贿)。北方世袭武将最惨,之前已经被搞了好几回,这次又严查他们贪墨开中粮草。
好看的都市小說 夢迴大明春 txt-674【東歸紀聞】分享
贪污数额超过千两的武官,全部革职流放,拖家带口被送到天竺,扔给王芳充实古吉拉特的汉民数量。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朱元璋定下的开中制,在弘治年间就名存实亡,国家收不上盐税,边镇得不到粮草,利益都被权贵、武官和商贾赚走。
而今,王渊终于快刀斩乱麻,彻底将开中制给废除,每年盐税收入至少能增涨千万两!
另外,新复的交趾布政司,打着一条鞭法的旗号,实际却在搞摊丁入亩。今年激起地主造反,林富和沈希仪带兵平叛,花了半年时间才大致搞定,但还有一些地主武装藏在深山老林里。
田赋、关税、盐税、商税、矿税……这些税收的总和,今年可能会达到三千万两,其中两次盐政改革,就能贡献一千多万两的岁入。
三千万两白银岁入,还不包括海外殖民收入,朱载堻是躺在银山上做皇帝的。
当然,王渊这次改革盐政,把各方势力给得罪狠了。虽然没人敢反抗,但越是如此越可怕,不知多少人等着反攻倒算,不知多少人诅咒王渊壮年暴毙。
南京的《士林旬报》,这段时间大量刊载“仁政”文章,说圣主贤臣不应与民争利,而是应该搞什么藏富于民。
反正酸溜溜的,含沙射影诋毁王渊,又吞吞吐吐不敢把话说穿。
这些文章的作者,包括他们的老师和族人,全都被记上黑本本,这辈子是别想再升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