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ztp6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表小姐 起點-第一百三十二章 進宮熱推-axuhr

言情小說 / 1 11 月, 2020 /

表小姐
小說推薦表小姐
太夫人呵呵地笑,觉得四孙女这副打扮,养眼又醒目,肯定会给那些主持中馈的主妇留下深刻的印象的,这婚事也就成了一半了。
“行,行,行!”她大方地承诺王晞,“你想去哪里玩都行!不过,可不能闯祸。在宫里闯了祸,可不比在外面,就是外祖母啊,也保不住你!”
“放心,放心!”王晞笑盈盈地抱着太夫人的胳膊撒着娇,“我跟着清平侯府的人,保证老老实实的,不会出什么事的。”
施珠冷笑,道:“王小姐打扮貌美如花,一身红衣艳若霞光,只怕是难以藏拙。我看姑祖母还是多个心眼,早为王小姐打算为好。”
暗指王晞行为轻浮,要进宫出风头。
太夫人眉头微蹙。
王晞冷冷地朝着施珠撇着嘴角,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儿,直白地道:“若这次宫宴只是普通的宫宴,我打扮的漂亮一点又有什么关系?若真像外面传的那样,是皇上和皇后娘娘给诸位皇子选妃,我倒不知道谁家的正妻还没进门就纳妾的。如今这天下还是皇上的天下,就算是大皇子,只怕也没有这胆量吧?”
安徒生童話 [丹]安徒生(Hans Christian Andersen)
施珠脸色非常的难看。
的确。若这次宫宴是为了给皇子们选妃,在正妃没有定下来之前,就算王晞生得再漂亮,嫁妆再多,也没有皇子敢打她的主意,想纳她为侧妃或者是抬进门的。不然就会在皇上面前失了体统,影响储君之争或者是以后的前程的。
她们这堆里面,反倒是出身商贾的王晞最安全。
她没有想到王晞还有这样的头脑。
不知道是她自己想的还是家里人告诉她的。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不管施珠怎么猜想,太夫人听了王晞这话却是彻底地放下心来,她笑呵呵地对施珠道:“你表妹是个心里有成算的,你不用担心她。倒是你,和富阳公主走得近固然好,可还有皇后娘娘呢,你也不可太失礼。”
这还教训上她了。
絕對死亡遊戲
施珠眼眸微缩。
老太太真是糊涂了,她这是在担心王晞?她这是在讽刺王晞好不好?
永城侯府真是不能呆了。
全是不知所谓的。
施珠冷着脸,跟在众人之后上了马车。
因这次的花宴摆在御花园,她们是从顺贞门进的内宫,然后下了马车,跟着宫里的女官一路步行到了钦安殿。
皇后娘娘等人还没有到,但功勋世家已经到了大半。
太夫人和侯夫人应酬着各府主持中馈的夫人们,王晞几个小辈则低眉顺眼地跟在旁边做壁花,笑着在长辈的吩咐下行礼、问好。
王晞是个不老实的,眼角的余光很快就醒目的在前排发现了吴二小姐和陆玲。
吴二小姐和自家的嫂嫂、婶婶们在一起,陆玲则和襄阳侯府的五小姐在一起。她们旁边就是庆云侯府的女眷,她却没有看见薄家六小姐。
王晞寻思着是这个时候就悄悄地拉着吴二小姐到处逛逛,见识一下御花园长什么样,还是等宴席正式开始找个机会溜出去,就听见三声禁鞭。
钦安殿众人立刻安静下来,落针可闻。
王晞也不由屏住了呼吸,就听见有太监高声唱喝着:“皇后娘娘驾到!”
众人低了头。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中,王晞只看见绣着云海图样鞋子鱼贯着从她面前走过。
好一会儿,女子声音轻柔地道:“诸位夫人平身。”
大殿这才活了过来,有脚步行走的声音,衣襟摩擦的声音。
王晞眼角的余光飞快地扫了大殿正中央的凤座一眼。
永城侯府的位置在中间,却靠近东边,她只能看到个戴着点翠凤冠穿着明黄色凤袍的女子,看不清楚面容,只是感觉微微有点丰腴。
她正襟危坐,没有说话。
倒是有个年约花信戴着花冠的女子站凤座左前方,温声地道:“赐座!”
听声音,是刚才说“诸位平身”的女子。
大家按铭牌坐下。
永城侯府的位置还挺靠前。
王晞这才发现皇后娘娘的左下首位坐着陈珞的母亲宝庆长公主,右首坐着位年约五旬的妇人,看那服饰,应该是临安大长公主。
当朝以左为尊,临安大长公主是皇上的姑母,却排在宝庆长公主之下……这里面有什么故事吗?
王晞想着,宝庆长公主下首坐的是位年约六旬,穿着超一品外命妇服饰,她也很面生。
不过,那妇人身边站着薄六小姐。
王晞猜那妇人应该是庆云侯府的太夫人。
刚刚她没有看到薄六小姐,也没有看见宝庆长公主……也就是说,薄六小姐和她的祖母,还有宝庆长公主是随着皇后娘娘一起过来的。
临安大长公主下首则坐的是富阳公主。
大魔仙天下 呂家先生
穿越之水中映月
除此之外,没有看见其他的嫔妃,包括之前气势煊赫的淑妃娘娘。
王晞有些意外。
众人坐下之后,宫女们开始上茶点。
皇后娘娘就和长公主说起话来。
因为大殿太安静了,皇后娘娘的声音虽然不大,但王晞连听带猜的,也明白了个七七、八八的。
嬌妻重生·老公別亂來!
皇后娘娘是在问陈珞去了哪里,让长公主派人去几位皇子那里看看,看他在不在那里。
皇后的声音略带几分嘶哑,让人感觉带着浓重的倦意。
是没有休息好吗?还是发生了其他什么事?
王晞有几天没有看见陈珞了,想着陈珞之前跟她说的话,她总觉得宁嫔的事就算瞒得了一时,也瞒不了一世,就算皇后娘娘没有发现,也应该有所感触才对。
长公主轻声回了皇后娘娘几句,王晞听不见,却看见皇后娘娘和靠近她们的人都笑了起来,其中临安大长公主更是道:“这舅母就是疼外甥。自家小子的婚事都不知道在哪里呢,您倒惦记着琳琅的婚事。难怪琳琅最孝敬皇上和您了。这也是你们的缘分。”
皇后娘娘听了没有说话,大殿里诸人的神色却各有各的不同,十分的精彩——可见这次花宴的确是在为诸皇子选妃了。
王晞就看了临安大长公主几眼。
也不知道这位大长公主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这花宴还没有开始,事情已经闹得人尽皆知了。以这位大长公主从前的战绩,能在皇上登基的事上插手,就不应该是个这样愚钝的人。
但授意她这样说的,或者是能让她说出这样一番话的人又是谁呢?
花宴很快开始了。
和那些高门大户的宴席不同,甚至和长公主的寿宴也有很大的区别,不管王晞从前参加的宴会还是长公主的寿宴,大家都挺高兴的,至少表面上欢欢喜喜,一团热闹,宫中的花宴却十分的安静,井然有序,大家能不说话就不说话,就算是开口说话,也要讲尊卑品阶,有些四品官员的夫人小姐们坐在外围,根本听不清楚皇后娘娘她们都说了些什么,一个人肃然而坐,一个时辰过去了都纹丝不动的,这让不过坐了一个时辰就已经觉得无聊又无趣的王晞佩服极了。
众人天没亮就出了门,可进宫要查令牌不说,要搜查带进来的东西,还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动手,需要把人带到旁边的偏殿去,这样一来花费的时候就很长了,等皇后娘娘出现,说了一个时辰的话,就到了午膳的时分。
逆楚 諱巖
大家移座万春亭,宴席设在那里。
众人又按尊卑品阶分头坐下。
这次王晞看清楚了皇后娘娘的长相。
薄六小姐和薄明月都和她长得很像,但她保养得不像一个举全国之力供养的人,和宝庆长公主站在一起如同两代人,眼睛周围的皱纹很深,颇为憔悴。
可见她这个皇后做的也不是很开心,否则不会老得这样的快。
王晞睃了一眼就很快收回了目光。
吴二小姐趁着大家坐席的工夫走过来拉了拉王晞的衣袖,朝她眨了眨眼睛,仿佛在告诉她,我在这里,你有什么事别怕。
王晞感激地朝她点了点头,两人才分头坐下。
無賴神帝系列:風起雲湧
宫女们开始上菜。
王晞这才发现宫里的树木很少,就算有几棵树,也都稀稀落落地隔得很远,一眼就能望到隔壁的城墙。
难怪北方人都喜欢江南的园林。
皇帝家也没有多余的树,过得可真是粗糙。
王晞在心里把皇家鄙视了一通,对御花园的景致也没有了期待,在心里琢磨着,要是她回了蜀中,把今天的见识告诉家里的姐妹,不知道她们会不会相信?
午膳是典型的宫宴,菜品不是炖的就是煮的,不是煮的就是焖的,要不就是凉拌、卤的和腌的。而且上上来的时候全都是温热的。
王晞勉强吃了几口京丝杭椒,然后发现大家都没有吃东西,不过是做做样子地用筷子沾了沾盘子。
出门的时候太夫人可没有交待她们什么?她只带了几块点心以备发生什么意外,还不够永城侯府每人一块。
她们都准备吃什么?难道等会还有什么她不知道的招?
王晞也跟着大家装模作样,无意间抬头却看见了施珠带着几分嘲讽的目光。
她跟什么斗气也不会跟肚子斗气。
王晞不以为然,寻思着要是等会饿了,就和常珂躲起来垫垫肚子,至于其他的人,既然没有告诉她,想必都有自己的办法的。
好在是用过午膳,皇后娘娘就领着大家去逛御花园了。
御花园倒是有山有水有太湖石,只是那太湖石不过堆成了一座假山,水也只是个看得见鹅卵石的小溪,山是个小土坡,而且御花园除了几株合抱粗的大树有屋顶高,其他的树都比较矮,更多的是盆景和盆栽,虽说那些盆景和盆栽都很精妙,可更像是王晞祖父喜欢的东西,对于王晞来说,怎么也不如姹紫嫣红的四季花卉。
这御花园有点不够看啊!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