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说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討論-第四百六十九章 審訊推薦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小說推薦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穿越之黑莲花复仇记
撞到齐元,姜音也就冷静了下来,“你怎么来了?”
齐元见到姜音,也是愣了下,随后踏步进来,“进去细说。”
两人又回到了花言的房间之中,见到负伤的花言,以及一旁正恢复中的谢澄,齐元的脸色也很是担忧。
姜音简单讲了下之前的情况,便询问道,“太子殿下今日造访是所为何事?”
齐元也不搞什么规矩礼数,直接从袖中取出一个用白丝帕子包着的物件放到了桌上。
几人围了上来。
“这是何物?”元子青问。
齐元也不答,看着那东西良久,有些出神了才将白丝帕掀开。
赫然是一块带血的玉佩!
而且姜音还眼尖,一眼就认出了玉佩,“这是齐信的玉佩!”
齐元微微点头,“我之前收到了这块玉佩,一眼就认出来了是皇兄的,可这血玉佩是被人扔进我府上的,根本不知是谁。”
“可这东西既然出现了,自然是有原因的。”姜音说。
齐元又将血玉佩收好,“自然是用来威胁我的,此时对于他们的阴谋来说,最为有阻碍的就是我和皇兄。皇兄是王爷,此时已经被他们控制,还有一人顶替。而我是个太子,在陛下的面前,我缺了就是大事,他们自然不敢动我,也就出了这一出威胁。”
齐元说的不错,至于这些人,想来也清楚。
几人下意识又看向谢澄,目前也就只有他和谢之衡之间的关系依旧是不清不楚的。
谢澄自然也清楚,羞愧的再次低下头。
姜音叹了口气,“谢澄已经表明态度了,不会和谢之衡一伙了,放心吧。”
这时候,众人才松了口气。
谢澄微愣,眼神有些复杂,看看这姜音竟然不知说什么好。
姜音也根本没有再回应他的意思,只继续和几人讨论此事。
“既然太子殿下收到如此威胁,准备作何打算?”
齐元思索了下,“我已经派人在公主府暗中埋伏好了,今日也发现了些异常。似乎是找到了信儿的下落,这就来找你们探讨了。”
“我去。”姜音主动请缨。
“万万不可!”几人连忙制止,生怕姜音就此出了什么事情。
姜音笑了笑,“此时事件已经开始渐渐明朗起来了,但是在这之前,我是要去将王爷救出来的。”
“就算太子殿下已经派人暗中观察了,但是定然始终没有找到突破口才会如此。既然这样的话,我就直接潜入进去,从内部开始,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办法。”
姜音提议,“既然目前为止没有什么好办法的话,就这样吧。”
不过也为了几人放心,姜音特意承诺,“放心,我肯定会保护好自己不随便暴露,更不会冲动做些什么,你们放心好了,定然是以我自己为第一位的。”
这下,几人才终于是堪堪同意。
齐元自然是十分感动,姜音愿意帮助他寻回弟弟,这已经让他很欣慰了。
在齐元的帮助之下,姜音易容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丫鬟模样,顺利地潜入进了公主府。
进来之后,姜音就直奔齐元所说的那个奇怪的后厢房。
刚靠近这后厢房,姜音就闻到了浓烈的血腥味,直让人蹙眉。
姜音打量了下,这厢房是在公主府的的最东北的角落,平日里定然是没有人进出,整个小屋外头都是蜘蛛网和青苔。而侍卫也是根本没有。
可是从小屋之中竟然飘出了女人尖利的声音。
姜音自然听出来了这就是公主齐清芬的声音。
也就是说此时的公主府后厢房之中,除了齐清芬,就只有齐信和姜音两人了。
姜音从虚掩的门缝之中往里头看去,果然,是齐清芬这个女人正在审讯齐信。
齐信此时四肢被绑着,两手更是被吊起来,浑身没了力气,如同一滩血泥一样摊在那铁链子之上。
姜音看着都心疼不已,更别说此时齐信正经历着这些。
“齐信,我劝你最好都老实交代,不然你会痛苦一百倍!”齐清芬此时再也没了之前人前那优雅的模样,此时已经化身成了个穿着贵气的泼妇。
甚至那手上都染着齐信的血,可齐信也不是个简单角色,只是冷眼看着齐清芬,甚至嘴角还勾出了一抹风流的笑。
“皇妹,你怎么现在就那么迫不及待了?”
齐清芬简直似疯了一样,从一旁的刑台上直接拿起一根鞭子往齐信的身上狠狠抽去,血花四溅。
姜音甚至有些不忍看下去。
齐清芬尖叫着吼着,“齐信!谁是你皇妹!你现在最好是给我老实一点!”
齐信本就血肉模糊,又被抽了两下,整个人更是痛苦地低嚎起来。
听到齐信的哀嚎,齐清芬这才像是吃了颗定心丸,也不再那般疯癫。
“这只是刚开始。皇兄要是老老实实将传国玉玺交出来,那皇妹也不会做什么,将皇兄你好吃好喝地伺候着,要是不的话,这之后……”
齐清芬玉手抬起,轻指着旁边那刑台上令人眼花缭乱的刑具,嘴角微微勾起,“这还有很多等着皇兄呢。”
听到这话,姜音却是惊讶了几分,这传国玉玺居然在齐信的手上?
按理说传国玉玺应当是由陛下自保管,要是当真怕自己出什么事情,也应当是交给当太子的齐元保管。
怎么会由齐信保管呢?这齐信居然这般受到齐国国主的宠溺和信赖吗?
可这显然不是现在的重点,齐信此时仰天大笑着,“皇妹!你也就只会用这些手段了!要是当真厉害,倒是不妨自己去找找?反正本王就算死!也绝对不会透露丁点!”
如此硬气,不愧是真男人,就连边上的姜音都不由得热泪盈眶。
“你!”齐清芬显然也是被气得不轻。
可就在齐清芬又准备继续泼妇行为的时候,忽然又是想起来了什么,笑眯眯地从口袋中摸出一封信件,在齐信的面前扬了扬。
“那皇兄可认得这个?”
齐信本来还以为她又要搞什么花花肠子,满脸不屑地抬头望去,可看见那信件之后,人便是愣住了。
姜音离得有些远,没有办法看得太真切。
可在齐清芬扬信件的时候,她也终于是看到了那信件上的大印。
姜棋!这竟然是姜棋,她兄长的信件!
一时间,不光是齐信,姜音都愣在了原地,齐清芬为何会有姜棋的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