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n7eoj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九天仙緣 晨風滄嶽-第三千三百二十五章 灰袍佛魔分享-ac5ie

仙俠小說 / 1 11 月, 2020 /

九天仙緣
小說推薦九天仙緣
柳牵浪魔魂浩荡翻腾,感应古今神魔之影犹如飘飞空雪,秋日纷叶。
蓦的,一个矮胖灰袍看着出现在自己魔魂宙之中……
“嗯?”
柳牵浪眉头一皱,听到对方的话思索了一会儿。
然后道:
“你是说这彤云宫不是那泯天河所创立的魂煞门的老巢?”
“不错,堂堂彤云宫乃是地仙界九级世界的四重仙界,岂会有魂煞门这样晦气的名字。
如果我所料不错,那泯天河一定是假借彤云宫的存在在人界招摇,实则缱绻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地域成立小道友口中所说的什么魂煞门!
然后到处为非作歹,荼毒凡域!”
矮胖灰袍老者说道。
柳牵浪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不过又惑然道:
“那不久前晚辈诛杀的十三诛魔冰狼和那些魂煞门的舵主又该如何解释?”
“嗯,这个小道友问得倒是戳了彤云宫的痛处,小道友应该已经看见,凡域刚刚出现的八穹凶兆,想必凡域早已举世哗然。
其实地仙界四重仙界也有类似的不祥之兆,远比凡域的八穹凶兆恐怖得多。
数万年来,整个地仙四重仙界都为此类不详之兆的异变深感不安,正集中精力致力于寻求破解之法。
故而一时疏忽了门外弟子的管教,让一些门外弟子误入了歧途。
小道友所说的十三诛魔冰狼本是彤云宫门外负责凡域运输和卫护部分地域安宁的凡域彤云宫使役。
而那一百零八名所谓的魂煞门舵主,其实也是另一部分凡域的彤云宫杂役。
近百年来,堕魔变质,估计是和那个泯天河混在了一起了,到处为非作歹!
也正因为如此,我等看到小道友诛杀他们之时,我等才一直观望,不曾出手,就当是小道友为彤云宫除去了几个蝼蚁。”
灰袍老者解释道。
“原来如此,说起来,晚辈倒是误会了诸位前辈道友!
不过晚辈听前辈道友屡次提到四重地仙界的说辞,晚辈甚是糊涂,不知道前辈道友可否赐教一二。”
柳牵浪心里一番思索后,发现自己看来真是受了云巅天狂的欺骗而误会了彤云宫。于是语气变得客气起来。
“小道友无须客气,关于地仙界九重仙界也并非什么不世的秘密,老夫告诉你便是,这神州浩土生灵绮地自洪荒以来,幻化无穷。
其中万物灵长,生生灭灭,逐渐形成人鬼妖魔灵仙神七界,加上佛和空又称九域。
狂少的惹火寶貝
作为我们人族修真者,所经历的过程大体是地域人仙,山域地仙,云域准仙,天域真仙。
真仙又分为三境二十七品,三境分别是太清境,上清境和玉清境三个逐渐升高的境界。
太清境分九品,依次是上仙,高仙,太仙,玄仙,宗仙,尊仙,灵仙,金仙,大罗金仙。
上清境九品依次是上圣仙,高圣仙,太圣仙,玄圣仙,宗圣仙,尊圣仙,灵圣仙,金圣仙和大罗金圣仙。
玉清境九品分别是上缘仙,高缘仙,太缘仙,玄缘仙,宗缘仙,尊缘仙,灵缘仙,金缘仙和大罗金缘仙。每品又分为太初级境,玄阳境和大极致境三重境界。
另外世间万物皆通灵,修真者也不只是人族,其他鬼妖魔物草木灵也有其修行成长的道路,这些你慢慢都会了解的,我无需多说
谈到山域地仙,其实自下而上,根据不同实力,又分为地仙一重境,地仙二重境,直到九重境界。
你们现在所说的七大门派其实都还不过是平地及极低的地域人仙和山域一重地仙的范畴,而我们是在你们之上的山域之上的四重之境的地仙之域。
大体说来,地仙一到三重主要是结丹期前中后三个阶段的世界,四到六重主要是元婴修士的世界,而七到九重主要是化神的世界。
像你这样已是结丹期后期的实力,还在人界和地仙界的边缘的修士,已然是有碍进步了!”
矮胖的灰袍老者有些可惜的说道。
闻言,柳牵浪心中暗暗感叹,这修仙路途如此漫漫,何年何月才是个尽头,不由抬头望了一眼永远也望不尽的苍穹。
然后说道:
“多谢前辈道友指点,能否再问一下,这彤云宫?”
“噢,这彤云宫不过是我们七星圣使的修炼之所,像这样的存在,在似重地仙界还有一些,我等的彤云宫只不过是其中一个。
不过老夫等七位兄弟向来喜欢清静,还烦小道友回去之后,尽量少提及彤云宫的事情。
我们不希望一些凡域的打扰!”
灰袍老者回头看了一眼雾海中央缥缈的彤云宫,简单的说道。
雙戀 水銀
柳牵浪凝思颔首道:
“这个是自然,在下却对不是个多嘴的人,在下在最后请教一句,那魂煞门的天地日月四大护法,黑白双煞两位之法长老。
还有六位幽冥圣使,十六位魂煞门魂煞令传递之人八月圣使可与彤云宫有何关系?”
“这个恕老夫不能详细告诉你,天地日月四大山婴的确有之,但据老夫所知他们都是六重地仙界的精英人物,怎么会和魂煞门扯在一起呢。
也许是魂煞门借用了天地日月四大神婴的威名挂羊头卖狗肉而已,至于真相如何,那就只好有小道友自己去探究了。
鬼吹燈前傳4樓蘭魔域 糖衣古典
另外,小道友说的什么黑白双煞,六位幽冥圣使,八月圣使恕老夫寡见,实在不曾听闻过。”
矮胖灰袍老者皱眉说道。
柳牵浪闻言心中多少有了数,这彤云宫根本不是什么魂煞门的老巢,自己就是再好奇,看来此时也不能闯进去了。
于情于理都不和,况且自己暂时也不该冒险和这四个骇人的元婴修士动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他日实力大涨之际,定然探知一二。
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找个地方逼问一下云巅天狂,到底他的老巢在哪里,彻底毁去,以绝后患。
柳牵浪眼神一闪,施礼道:“既然如此,看来是晚辈受泯天河误导,把彤云宫当成了魂煞门的老巢,故而打扰了诸位前辈道友的清静,实在惭愧!
仙界官神 畫煙
晚辈这就离去,还望诸位前辈道友海涵!”
陰陽天師 落語
“嗯!不知者不罪,况且小道友还没有做出太出格的事情,我等自然不会难为小道友。
如果小道友知难而退,我等也就此别过,只是希望以后不要再发生类似的事情,否则我们七星圣使也不是好惹的!”
矮胖灰袍老者最后语气变得异常冰冷的说道。
然后,七位黑袍老者,彼此环视了一眼,也不见如何动作,瞬间在原地消失了。
听到最后几句类似威胁和警告的话,柳牵浪心里一阵不悦,恨不得追上去和这七星圣使大战一场,不过还是强自忍住了。
自从弥天沙峪底下寒潭水牢被困以后,柳牵浪做事更加稳重了许多。
于是稳定心神,暗暗下决心,有朝一日,再回来收拾几个老家伙也不迟。
他们虽然不是魂煞门的同谋,但感觉起来绝没他们说的那么简单,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柳牵浪放开神识感觉到对方走远了,大胆的探析了一番周围的区域,发现宫门之外竟然有一个残破的古代阵法,里面竟然有许多灵力蕴含更加强大的灵晶灵宝布阵材料之物。
不由闯了进去,一阵扫荡,将这些东西尽数抛进了墨玉骷髅抉天之境,这才感觉到总算没白跑一趟,御起翠乾神龙再次划入了漫天旋转的飞悬峰和层层云霭的世界。
立在翠乾神龙巨大的躯体之上,回眸,那彤云宫所在的飞旋的山峰很快就消失在了滚滚云涛之中,很难再看到他的踪影了。
不过,柳牵浪不知为何,冥冥之中感觉到,这个地方自己将来一定会再来,所以下意识的拈来一丝纤云封印了一丝神识。
然后看着这丝神识消失在了天际,不久后心念中再次感应到了彤云宫的存在,脸上才露出了一丝欣慰。
柳牵浪一番思索后,御起翠乾神龙蓦然大头朝下,朝一个漫天飞沙走石的世界射去。
两日后,弥天沙峪黑暗的空间外围,一条翠色长龙浮在半空数百丈的位置,瞪视着殷红的双目,凝视着前方漆黑如墨的世界,瞬间想到了幽魂剑冢幽魂域的世界,心里不由一阵逆反。
而其巨大身躯之上的柳牵浪傲然屹立,掌心正挤压着一个玄青色的元神之丹,眼中泛着冰冷与愤怒。
只见那枚玄青色的元神之丹阵阵颤抖,被一个金色之网牢牢扣在里面。金色之网闪烁着丝丝金光,同时不停地收紧,每收紧一下,玄青色的元神之丹就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
周围的世界,后面是无尽的晦暗之色,前方是无边无际的黑暗,凄惨的叫声和狂风嘶吼的声音混在一起,显得更加阴森恐怖。
“我说,我说!求你别再折磨我了!”
玄青色元神之丹发出痛苦的哀嚎之声。
“那就说吧?”
柳牵浪两鬓飞悬着银色发缕淡声说道。
“我承认,我是假借彤云宫在地仙界的大名,得以以正派人士的身份存在。
然后数万年来暗中培养自己真正的栖息之所,弥天沙峪魔宫也就是魂煞门的势力,一方面明里是彤云宫正道之士,暗里实行魂煞门的计划。”
云颠天狂道。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