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66sfh超棒的都市小说 黎明之劍 起點-第1089章 最後一席閲讀-8g0ut

科幻小說 / 1 11 月, 2020 /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
阿莫恩的讲述告一段落,庭院中除了魔网终端所投影出的光影与声音之外便变得一片安静,这样的安静持续了一小段时间,弥尔米娜终于打破沉默:“再然后呢?”
“再然后?再然后又过了很多很多年,我在那棵由凡人想象而来的、名叫轮回的大树下思考了很多东西。而随着意识越发清晰,我听到深海中传来古老的回响,上古时代发生过的历史烙印在时空的涟漪中,我顺着那些涟漪看去,看到了起航者留在现实世界中的堡垒……最后我决定做件大事,这件事你现在已经知道了。”
“……我还挺佩服你的,”弥尔米娜沉默片刻,低声说道,“你想到的方案其实比我冒险多了。”
“向往自由或许也是生命的一环吧……”阿莫恩的语气中有些感慨,似乎还有点自豪,他的目光仍然落在不远处的魔网终端上,但他视线的焦点似乎已经跨越了时空,在以千年为单位的记忆中踌躇,“我本以为这些事情自己已经忘掉了。”
“遗忘是凡人的特权,我们可没这份宽裕,”弥尔米娜轻笑着摇了摇头,“我们的经历只要形成记忆,便会永久烙印下来,就如凡人血肉之躯的一部分般……”
她说着,目光落在全息投影中的誓约石环上,在片刻思索之后她好奇地问了一句:“这东西真的是你当初那座祭祀场么?那可是很多很多年前了……”
阿莫恩又仔细看了几眼,声音低沉中带着悦耳回响地说道:“并不是——虽然很像,但细节已经改变。我记忆中那座祭祀场应该已经随岁月变迁风化消失了,但精灵们一代又一代的先祖记忆把它的投影保存了下来,并形成了这种类似召唤法术的东西。我想他们一定为今天这场会议准备了很长时间,那些旗帜和石柱都是专为今天准备和调整过的。”
“不感觉遗憾么?”弥尔米娜忍不住问道,“那个女皇是名义上的最高女祭司,现在连她都将这神圣的祭祀场用于世俗用途了,甚至进行了这样的修改,这意味着他们正在真正地遗忘掉你,甚至在有意识地抹消你存在过的痕迹。”
都市狂龍 惡作劇
阿莫恩反问了对方一句:“你在得知人类为你举办一场葬礼的时候感觉到遗憾了么?”
弥尔米娜略微一怔,那被薄雾覆盖的面容上似乎露出一丝无奈:“……倒也是,这多少算是好事。”
她的视线回到了不远处的“魔网直播”上,凡人的各方势力代表们已经在会场工作人员的指引下来到自己的位置,画面的焦点则正聚焦在那位白银女皇身边,弥尔米娜看着那些身影,她的目光落在了其中一个正满脸兴奋的姑娘身上,一抹淡淡的微笑浮现在她眼中。
弥尔米娜这细微的变化没能躲过阿莫恩的感知,昔日的自然之神随口问道:“怎么了?你也看到了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只是有一点点感叹,”弥尔米娜笑着说道,“那孩子……原本应当是天生的神选。”
“是么?原来魔法女神也有神选的么?”
“众神皆会有选民,万千众生中总有某个个体的精神频率会和我们产生关联,正如无尽大海中总有某些水滴会随风拍击海岸——这却与大海的意志无关,”弥尔米娜淡淡说道,“只不过我从不主动回应这些共鸣,而幸运的是……这孩子哪怕在最困难和恐惧的时候,也不曾呼唤过我的名字。”
絕世美人殤
阿莫恩没有作声,只是默默地注视着画面中那位名义上是德鲁伊最高女祭司的精灵女皇开始主持会议,他旁边的弥尔米娜也沉默下来,默默地注视着凡人在远方忙忙碌碌,过了不知多久,黑暗混沌的幽影庭院中才传来一声感叹:“他们真的不需要我了。”
情劫深宮錯為帝妻:罪妃
“是啊,也不需要我了。”
“能把声音调大点么?”
“不行,我嫌吵。”
……
青春期的我,喜歡過你
宏伟的誓约石环凭空降临,这古朴、庄严且带着某种难以言喻肃穆气息的会场显然对所有人产生了极大的震撼,这一刻,再也不会有什么人质疑这旷野中的会议是否不够体面,也不会质疑精灵们作为见证者与会议承办方在这件事上的用心程度——这正是高文想要的效果。
在古老的刚铎废土边缘,在文明世界的尽头,环形排列的巨石柱傲然挺立,凡人诸国的代表们在这庄严的会场上共同商谈这个世界的未来——不论这场会议的结果如何,也不论未来如何发展,今日这里的一幕,已经注定会载入史册。
瑞贝卡显得十分兴奋,在誓约石环降临之后她就显得兴高采烈到完全安静不下来,好不容易等到重要环节结束、有了不碍事的插话时机,她立刻便凑到了白银女皇旁边,小声飞快地问道:“贝尔塞提娅陛下,这个这个……这个法术什么原理啊?是召唤性的还是塑能性的?召唤性的话它是怎么沟通的异空间?塑能的话是怎么设置的法力焦点……”
贝尔塞提娅有些无奈又有些喜爱地看着这个好奇心旺盛的姑娘,她仿佛在对方身上看到了自己当年的样子,趁着周围人没有发现,她低下头去对瑞贝卡挤了挤眼睛:“这个可不能告诉你,这是精灵的秘密传承——但我可以告诉你一部分不涉及核心法术模型的符文结构。”
瑞贝卡顿时兴奋起来:“好耶!!”
“可以了,别继续添乱,”高文看看会场情况,在一旁提醒着这姑娘,“等一下你别随便发言。”
瑞贝卡第一时间屈服于老祖宗的威严,连连点头,但下一秒她便抬起头来,表情有些古怪地四处张望着,仿佛是感觉到了某种视线,高文见状不禁询问:“怎么了?”
“不知道,”瑞贝卡皱着眉,“刚才突然感觉好像有人看着这边,但一眨眼就感觉不到了……大概是错觉吧。”
高文立刻将自己的感知蔓延出去,在最大范围内反反复复检查了会场内外好几遍,随后才轻轻呼了口气,摇着头低声说道:“你可能是过于兴奋了。”
这仅仅是个微不足道的小插曲,在说话间,各方代表们便已经来到了各自的位置上。一面面描绘着势力徽记的布幔从那些巨大的石柱顶端一直垂坠到他们的座位后面,独特的圆环会场则更加凸显着现场气氛的庄严,在入座之后,哪怕是最不羁的人也难免受到气氛的影响,变得严肃认真,甚至产生了一种奇特的、没来由的荣誉感。
而在这样的气氛中,白银女皇之手,精灵帝国德高望重的廷臣,瓦伦迪安·金谷站了出来,在简短地自我介绍之后,他开始逐一念出会场上各方势力代表的名字以及他们所代表的国家,以此作为这第一场联盟会议的开场——高阶精灵磁性威严又带着某种奇特韵律感的声音仿佛带有魔力的吟诵,它在整个会场上响起,而参会的某些小国代表们立刻下意识地听着这些名字,尝试从这些名字的顺序中推断出某种“次序”,但他们很快便陷入了茫然。
因为除了作为第一发起方的塞西尔、作为共同发起方的提丰以及作为会议承办方和见证方的白银帝国之外,剩下的名字其实是按照字母排列的……
这是第一场会议,高文并没有打算在这里就按照国家级别和地区影响力进行什么排序。
在象征着奥古雷部族国的旗帜下,兽人首领卡米拉坐在雯娜·白芷身旁,她抬头看了看整个会场的情况,小声嘀咕起来:“似乎有点意思,比起死气沉沉的会议厅,我倒是挺喜欢这种充满野性和自然威严的环境的——这帮精灵很懂嘛,我原本还以为他们只会在森林里荡秋千……”
雯娜没有理会自己好友的嘀咕,她其实有些紧张——卡米拉和她都是奥古雷部族国的代表,但在会议名册上,部族国的主代表是她,卡米拉的身份则是“助理”,可自己这位好友从今天清晨开始便被好奇心控制住了身心,就像任何一个猫科动物那样,她的大部分注意力已经放在了那些飘动的布幔、大大小小的巨石以及会场中央的泉水上,这让雯娜不禁对自己接下来要承担的会议压力悲观起来……
她甚至觉得自己出发时应该听从威克里夫的意见,把满肚子鬼主意的史黛拉带出来——妖精女王虽然也不怎么可靠,但总比一个已经开始掉链子的大猫要好一点。
就这样胡思乱想间,她突然听到好友的声音从旁传来:“哎,等等,你看——那边是不是有个席位是空着的?”
雯娜怔了一下,下意识抬头看向卡米拉手指的方向,她果然看到了会场对面的一根巨大石柱下有着一个空着的席位,而在那奇怪的席位上方,是同样奇怪的徽记。
那是一面完全陌生的旗帜,其主要元素是一个充满威严的、令人联想到龙首的抽象图案,它有着金色的纹路,被描绘在深红色的布幔上——作为灰精灵的首领,雯娜知晓这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旗帜,但她从没见过这个图案。
卡米拉在一旁低声念叨着:“这配色……是圣龙公国的旗么?”
“不,圣龙公国的席位在旁边,而且已经有人了,”雯娜不动声色地低声说道,“看到了么?那是戈洛什·希克尔爵士,我们在报纸上看到过关于他造访塞西尔的新闻。”
“……那看来就是你我都不认识的国家了,”卡米拉困惑地眨眨眼,“缺席了?”
“不应该,既然他们的旗帜已经被挂在巨石柱上,那他们的代表肯定也已经来到112号据点了,”雯娜小声说道,“白银精灵们不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
在雯娜与卡米拉讨论着那个空置的席位以及那面陌生的旗帜时,会场上也有越来越多的代表注意到了这一点。
亡國魅姬
一道又一道视线落在了那根石柱前,代表们互相之间虽然很有涵养地没有产生大范围的讨论,但其中一些代表和助理之间已经忍不住轻声嘀咕起来,越来越多的人好奇地看着那面红底金纹的旗帜,猜测着这缺席的一方是何来历,种种奇怪的猜想便在他们的头脑中发展起来。
其中一些人似乎看出了某些关键点,他们看出那空置的席位就位于塞西尔帝国旁边,其另一旁则是圣龙公国的位置,但即便如此,他们也没看出更多的端倪。
在这个过程中,一个个名字和国家名称都被报了出来,代表们次第起身致意,瓦伦迪安·金谷的声音也到了尾声——随着最终一名来自大陆西部的小国代表起身致意,所有的参会国都在誓约石环完成了露面。
香格裏拉之吻
孽 愛
而那个缺席的位置……仍然缺席。
瓦伦迪安·金谷的目光扫过整个会场,他看到了许多意料中的好奇视线,虽然不少视线隐藏的很好,但对于已经活过了两千年岁月的上位白银精灵而言,这仍然可以轻易分辨。
他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在原地静静地等待了几秒钟,待得到白银女皇的讯号之后,他才更加站直了身体,将右手按在礼服外套的胸腹位置,左手自然垂下,用沉稳清晰的声音说道:“此外还有一席:塔尔隆德大陆,巨龙王国,大使——蓝龙梅丽塔·珀尼亚及其使团。”
整个会场瞬间极端安静下来。
瓦伦迪安的声音已经落下,然而所有的代表仿佛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们面面相觑,怀疑着自己的听力和理解能力,有一些人感到了荒诞,仿佛刚刚听到有人把吟游诗人的传说故事拿到了这个庄严肃穆的地方,但很快所有人的思绪都被一阵突然出现在远方的威压以及如风雷席卷般的振翅声打断——
在誓约石环的南侧,崇山峻岭上方的天空中,庞大的身影穿出了云层,裹挟着巨日的辉光,似慢实快地朝着会场的方向飞来,为首的是一只蓝色巨龙,她的鳞片沧桑斑驳,仿佛自铁与火中锤炼过千百遍,又有六只巨龙列队跟随在这蓝龙身后,他们同样沐浴着阳光,同样带着震慑人心的气势。
“龙!”
会场中不知有谁忍不住低声惊呼了起来,各方代表以及他们带来的助理人员之间紧接着发生了轻微的骚乱,然而在这阵掠过所有人心脏的紧张感中,终究是没有一个人真正惊慌失措——虽然有的人脸色苍白,有的人已经流下冷汗,有的人甚至身体都开始抖动,但所有人都没有离开自己的座位。
無相 三天不吃雞腿
说是强自镇定也罢,说是表面体面也好,至少这样的反应映入高文和贝尔塞提娅眼中,让他们轻轻点了点头。
和七百年前的开拓者们无法相提并论——但至少也不坏。
许多双视线盯着那正在靠近会场的龙群,而另一些视线则终于反应过来,这些目光迅速集中在了塞西尔帝国的席位上,集中在这场会议的最初发起者身上。
这场会议的每一方势力……都是塞西尔邀请过来的。
那些龙,也是塞西尔邀请过来的。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