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妻子的難言之癮 ptt-第178章 顏面分享

妻子的難言之癮
小說推薦妻子的難言之癮妻子的难言之瘾
不做手术,是不想总是一副病恹恹姿态,那样没意思,甚至会觉着活着没意义。
早晚,会让身边人产生厌弃。
又得照顾我心疼,还装作什么都顺着我。
想到这我对李柔说:“我宁愿被你调侃甚至骂,也不愿你硬熬着,配合我宽心。”
“贱。”
“差不多,这样舒坦些。”
“那你想过没有,如果哪天嗝屁了,对关心你的人是不尊重。”
“我努力不死。”
“混蛋。”
面对我无赖之言,李柔骂了声。
而随后,她没有在提做手术的事,看的出来,性格倨傲的她,认真时做事极有分寸。
就好比,现在。
丝毫不较真的李柔,话题一转:“托人查了下,曹铭因为产品滞销,资金链展现危机。”
“嗯。”
“所以他才用激将法,逼你心脏病就范。”
“明白。”
“都明白,呵…明明是个胜利者,为什么会在这?”
“……”我。
李柔一句话,问的我郁闷。
艹!
老憋在心里,也特么不是事,而那种事没法和别人说,但面对李柔,就说说吧!
艰难中开口:“是曹铭,但深层次原因,还是因为米露。”
以这句话开头,将那天经过做了阐述。
可能是死过一次,也可能是李柔提醒,作为胜利者的我虽煎熬,但也没过分激动。
就这样,丧不拉几中又娓娓道来。
而说完之后,李柔…
她是皱着眉头,反问了一句:“就这破事?”
“……”
“米露出轨既是事实,而曹铭发的视频,你可以不看。”
“是,可…”
“没什么可是,能被这种破事气到差点亡命,想必是有别的原因吧!”
“……”
又一次,我没说话。
是因为李柔说的很有道理,米露出轨是事实,就算看到她和曹铭肮脏视频,我怒正常,可真不该如此过激。
那…
“为什么呢?”不禁中,我问李柔。
引得她再一次鄙视:“差点死的是你不是我。”
“哦…”
“自己慢慢想吧!”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 txt-第178章 顏面相伴
甩了一句,李柔有提醒:“医院说了,你情况特殊,在检查一次,没事的话下午就可以出院。”
“谢谢。”
“有事打电话,没事别烦我。”说着,她向外面走去。
我目送她时,突然冒出个想法,好像是小兰提过,说李柔对我了解,能看到深层次东西。
当时,自然没当回事。
现在…
我开口挽留:“李柔。”
“干嘛?”
“你了解我,对吗?”
“问这干嘛?”
“我想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说了,贱。”
“……”
“和叶威一样,面对感情永远放不下,非特么逼自己进入绝路,傻逼、蠢货、无可救药。”
站门口的李柔,骂着。
她眼眸…
阳光斜照下,有些半眯着,不是冷漠,也瞧不出是失望还是恨意,但有一点清楚。
李柔,心情是复杂的。
可…
哈!
说来可笑,被她骂着我还享受。
倒不是说自个是真贱,而是在发现心脏病后,李柔是第一个,在我面前恢复常态的人。
还真是痛快,而她的话也让我开窍。
得!
感情她了解我,是建立在叶威基础上,听着别扭,但又是事实。
“哈!”
苦笑着没法较真,到:“骂完了,说说我是怎么回事…哈,说个贱之外理由吧!”
“骚。”
“喂、喂…”
“事实如此,你就是个闷骚男,我不知道这几天你和米露发生了什么,但明确一点。”
“什么?”
“你想和她重归于好,并给自己找了好多理由。”
“没…”
“少扯蛋。”
李柔,凶了一句。
接着她又反问:“若非如此,你明知自己有心脏病前提下,还被曹铭挑拨成功?”
“……”
“因为你骗着自己,开始忽略米露过往,可曹铭的出现,就是给脸你当头一棒。”
“……”我。
听着李柔,干脆利落的分析。
我…
艹!
对,很特么对。
我甚至觉着,她就是看透我这点,所以才坚持,让我做支架手术…她,看的是真远。
也料定我,早晚会出事。
这样的李柔,让我想去问她该怎么办?
可…
对她,不公平。
已经明确,我心思还在米露那,而我和李柔做过约定,彼此,努力的去爱上对方。
我特么虽贱,但也不能太混蛋。
最终开口:“李柔,我…”
哦!
还是别说了,刚要开口的我抬头时,已不见李柔人影。
她?
也许,我对她还是不够了解。
但有一点确定,真不想李柔离开,唯有和她一起时,我才能认清现实、自己。
而现在,又要独自面对。
但不巧的是,也不过一会,米露打来了电话,她说:“刚医院通知,你可以出院了。”
“哦!”
“对不起,这时候都不能陪你。”
“……”
“叶飞?”
听着她,关切中略紧张的声音,我就要挂掉电话,而食指就要挂掉时,又停止了动作。
玛德!
老这样,不行。
我真不能,再让李柔帮我认清自己了,是我的,逃不掉。
所以拿起电话道:“晚上,咱们好好聊聊吧!”
“叶飞…”
“我没事…哈,要是不聊开,我早晚得有事。”
“嗯。”
米露的声音很低,随后她挂点电话。
而仍拿着电话的我,盯着屏幕很久后,打开了邮箱,里面有一条曹铭发来的未读邮件。
理智的说,现在是处理这封邮件最好的机会。
我人,在特护病房。
万一有啥事,抢救什么的没问题。
核心是,看吗?
看…
不看…
这辈子,都得有阴影。
看了,那视觉的刺激,会让原谅米露的我,再一次陷入极端痛苦。
若不看,脑中会不断提醒自己,这是鸵鸟行为,将脑袋埋在沙坑里,封闭了世界。
艹!
每一种分析,都对。
又,都特么扯蛋。
而就在这煎熬中,手机再次响了。
仍是,米露打来的。
而我继续接下:“什么事?”
“叶飞,想了想,有什么事咱们还是电话里说吧!”
“电话里说不清。”
“那就慢慢说…权当是,给我保留丝颜面。”电话那边米露,声音中带着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