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eyvzf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原始文明成長記 線上看-第983章 作戰方案出爐展示-9mwf4

玄幻小說 / 31 10 月, 2020 /

原始文明成長記
小說推薦原始文明成長記
陆平好奇的看着去病手中的望远镜,还有旁边两个亲兵的武器,那都是他从来没见过的东西,而这一切,都是那个他从未去过的汉部落制作出来的。
“罗盘。”
去病用望远镜观察了一下四周,又伸手要来了一个罗盘,那是一个被封装在精致木盒里的小罗盘,直径只有五厘米大小,中间还封盖了一块圆形的凸透镜,用于放大罗盘上的刻度,方便使用者观察。
全球崩壞
最关键的是,这个装着罗盘的四方形木盒的一角上,还有一个镶嵌在木盒里的水晶帽,里面装着水,还有个气泡在里面晃来晃去,去病接过之后仔细的把那个气泡调整到水晶帽最上面的圆心位置才开始观察里面的罗盘指针。
“你们用的东西,都好特别,这个罗盘我见过,游长使他们也有,但是他那个比你用的这个大,也没盒子,你这罗盘上这个圆圆的东西是什么,为什么在里面装水,还没装满?”看了半晌,旁边的陆平终于忍不住问了起来。
“噢,你说这个啊,这是最新型号的军用罗盘,体积小,重量轻,更方便携带,而且精度更高,上面这个是放大镜,可以把罗盘刻度放大,方便观察,紧急情况还能把它卸下来用于取火。
“角上这个是水平仪,用来调整罗盘水平姿态的,简单说就是放平测得更准,还有,这里面装的不是水,而是加了颜料的酒精,如果是水在这个环境下早就冻住了。”去病见他好奇,就解释了一句,然后继续问道。
“你们以前在这里伏击过食人族的队伍吗?”
農家福妻:陛下別寵我
“嗯,伏击过,打过不少次了。”陆平瞅了瞅那块罗盘,然后立刻回答道。
“那最后战果怎么样?”去病继续问。
他已经发现了这里并非最好的伏击地点,因为处在这个位置,即使能将敌人打退或者全歼,可是那与他们的作战目的还是不符啊,他们是来抓俘虏的,不是来和食人族死磕的。
“战果嘛,有大有小,战果大了就是多杀几个敌人,要是对方人多,我们人少,那偷袭他们一次我们就跑,但不能往这边跑,不然就把这里暴露了。
“反正我们是主动的一方,怎么打都没吃亏过就对了。”陆平立刻解释起来。
“嗯,那你们人少的时候,如果你们偷袭完就跑了,他们会追你们吗?”去病又问了个关键性的问题。
“追啊,不过就开始一段时间追,后来他们再追,游长使就会提前安排一部分人埋伏他们,他们中了埋伏就不敢再追了,而且敌人会不会追击,这你也得看人。”陆平再次解释起来。
地球文明升級中 人人有書念
“哦?怎么个看法?”
死亡遊戲之暴食君主
“这个看人啊,就是,如果我们伏击的是他们出来找食吃的老弱病残,那他们是不管怎么样都不会追的,反而会撒腿就跑,可要是碰到了他们青壮组成的狩猎队,那也要看情况来定。
要是游长使带队,人数也不多的话,敌人就会追一追,他们非常生气游长使的,只要看见他,有机会的话,肯定不会放过他。
可要是没有游长使带队,而且我们人数少的话,敌人也不会追,但是他们也不跑,而是留在那里继续观望,如果人数和他们差不多的话,他们还会过来打一下,要是我们这边比他人多,他们就有可能退了。”陆平连比划带说的解释着他的战斗经验。
“世子”當嫁,邪寵腹黑妻
“噢,原来是这个样子。”去病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此时的他大体已经有了计划。
我的師父從石棺來 神秘人
原来针对不同的敌人,也是要做出不同安排的,只不过,不管怎么安排,己方的兵力都一定要比敌人多,集中优势兵力将敌人包围,才有可能将对方活捉。
不然的话,自己一个班就能打死对方一百人的队伍,可那又有什么用呢?首领要的可是活的,能干活的俘虏啊。
“去病,在看什么呢,怎么不进去吃饭啊?”
这个时候,游野突然从后面走了过来,他刚才先带战士们进哨所休息,可是等了半天却不见去病下来,便又出来找他。
“游叔,你来的正好,我问一下,那些食人族真的会经常在这里出没吗?每次来的人有多少,多长时间出现一次?”去病见到游野过来,就立刻询问道。
“这个啊,他们经常来啊,每次少说几十人,多则三四百,这是出去的时候,要是他们从南方北上,又抓了人来的话,那就不一定了,得看他们抓的俘虏有多少,至于出现的频率吗,三五天就差不多了吧,每隔三五天肯定会有人在这里出没的。”游野想了想说道。
“那你的意思就是说,他们南下的次数多,而且时间比较规律,从南方北上回来的反而不确定,人数和时间都不确定?”去病总结着说道。
“嗯,是这样的,这里毕竟是汝阳河还有浏阳河的源头,河流就是指引他们方向的道路啊,他们不管是带队南下,还是回来,或者是捕鱼,都会从这里经过,不过这个频率吗,其实就不固定了。
“我在这里待了近四年,对他们的情况也有一定的了解,也总结出来了一些规律,这么说吧,他们是按照村落的形式分散居住在北边那片森林里的,食物来源就是那么三种。
“第一,那些固定陷阱里的收获,这里面其实是有问题的,那就是这些陷阱设置的时间太长了,生活在森林里的那些飞禽走兽,蠢笨一些的差不都也被他们吃光了,剩下那些一个比一个精,早就不上陷阱的当了,即便还有些不长脑子的过去送菜,数量也十分有限,根本就不够他们吃。
“这第二嘛,则是森林东边的一片猎场,森林东边都是连绵起伏的山地,地形以石头山和稀树林灌木丛和草地滩涂为主,那边也有条河,是往东流的。
“那里平时聚集着大量的野生动物,什么大角鹿,山地盘羊,羊驼,长毛野牛,长毛的犀牛,还有野驴,都是一大群一大群的,是食人族主要的狩猎场所,一般情况下,只要他们陷阱里抓到的猎物不够吃了,就会组织村落里的青壮战士去东边打猎,以此获取食物。
“这第三就比较重要了,那就是这里的天气,这里的冬天很长,最少也有六个月,主要就看前三个月的天气,如果冬天的前三个月下了很大的雪,又特别的冷,积雪把地上的草还有那些灌木什么的都盖住了,吃草的兽群根本刨不出食物,那么东边的兽群就会向南方迁徙。
“到了那个时候,食人族失去了在这里过冬的猎物,他们就会冒险南下,以抢掠南方部落的人口为食,甚至饿的不行了,就直接吃自己窝里的人。
“不过这里的冬天时间太长,就算前三个月没下几场大雪,东边那些兽群也会把地上的草根灌木树叶什么的吃光,三个月的时间,它们差不多就把地啃光了,到了冬天的后三个月,它们还是会向南方迁徙,所以食人族捕猎的时间只有冬天的前三个月。
“这前三个月的时间,它们要尽可能的狩猎和储存食物,如果没存够,到时候还是得南下去抢掠其他部落的人口和食物。”
去病听了个呆,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理论,原来食人族南下攻击其他部落竟然是这个原因吗?!
天气居然才是影响敌人会不会南下的原因,不过紧接着去病又发现了一个对不上的地方。
“那也不对啊,我记得咱们首领第一次在树部落遇到那些食人族的时候,还是在秋天,后来那一次食人族主动进攻咱们城池的时候好像是冬天,不过之前好像春天夏天的时候也来过,这时间对不上啊?”
“怎么就对不上了,我问你,你们过来的时候坐着船用了多长时间?”
游野听到去病的质疑,立刻就反问道,不过还不等他回答,自己就接着说道。
“你们坐船都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那些食人族一没有马,二没有船,三没有车,哦,他们有大象,不过那毕竟是少数,那么多人,全靠两条腿,就算从冬天开始出发,走到我们那里都得几个月了,慢一点的话,就是走上一年都有可能,谁知道那些攻击咱们部落的食人族是什么时候出发的。
“还有,我刚才说漏了一点,不只是冬天的天气,如果春天的时候来了一场倒春寒,或者春天晚来一个月半个月的,导致他们的食物储备消耗殆尽,而东边的那些兽群又没有回来,即使是春天,他们一样还是会南下的。
“要是这么算的话,他们春天的时候出发,还真的有可能在秋天走到咱们汉部落那里。”
去病这次被游野的解释说的无言以对了,如果这么算的话,那还真的有可能,而且谁知道那些食人族会不会在路上遇到什么事耽搁一下呢,比如他们攻打了什么部落,然后吸收消化一下再继续前进,这样连番的征战下来,总是需要时间的吧?
因此食人族抵达汉部落的时间,还真的无从算起,纠结这个问题并没有什么意义。
“走吧,先去吃饭,这么冷的天,不吃饱了可是会把人冻坏的。”游野见去病不说话了,便再次招呼他去吃饭。
这次去病没有反对,带着两个亲兵就钻进地下哨所去吃东西了。
哨所的入口建在树林里一棵巨大的枯树树根底下,有一个斜坡通下地下,约摸有个五六米深,下面则是一条长长的笔直甬道,大约有一米五六左右的高度,人在里面可以猫着腰行进,能容两人并行,还算是宽敞。
甬道的两侧各有两间耳室,耳室里面有炕,是大通铺,一间能睡三十个人左右,如果打地铺的话,那还能多睡几个,不过现在耳室的空地上存放了很多粮食,打地铺显然是不可能的,每间耳室都有通向地面的隐蔽通风口。
甬道的尽头就是一个伙房,这里有个很大的环形炉灶,四间耳室的火炕,都是在这间伙房里烧的,伙房的水平高度也要比耳室高上一些,这是为了防止烟会进入耳室当中,伙房高一些,烟就只能汇集到伙房里了。
那名留守的哨兵此时正在这里做饭,还有刚才陆平从上面换下来的那个年轻人,现在也在伙房里帮忙,大家吃的东西还算可以,除了玉米饼之外还有一些熏制的腊肉和腊肠,咸菜也有不少,这个季节想吃到新鲜蔬菜当然是不可能的,不过冰天雪地里能吃顿热食已经算是不错了。
亲兵用餐盒给去病装来了食物,四个玉米饼,两根腊肠,一条腌黄瓜,他一边吃着还一边思考着刚才游野说的那些事情。
等吃到腌黄瓜的时候,他突然对游野问道,“游叔,你们的盐是从哪来的,我记得部落好像没给你们送过盐吧,还有那些食人族,他们的盐又是从哪来的?”
“当然不是部落给我们送的,要是我们连盐都需要部落补给,首领是肯定不会同意我们在这里建立基地的,那样运输的消耗实在太大了。
“我们的盐,还有食人族的盐,都来自东边猎场那里的盐池,你应该想到了,如果猎场那里没有盐的话,兽群又怎么可能聚集在那里呢,毕竟那些牛羊鹿也是需要盐分的,我们的盐同样是在那里采集提炼。”游野闻言立刻解释道。
“那你们都在那里采盐,就没和食人族遭遇过吗?起过冲突吗?”去病再次问道。
“当然打过,一开始我们也是不知道哪里有盐,就跟着那些食人族看,我们自己也到处侦察,后来发现了他们的取盐地,我们就和他们抢,打过几次架,那时候基地的人还不算多,所以互有输赢吧,双方都死过不少人。
“后来侦察的多了,我们发现东边不止一个盐池,为了减少不必要的牺牲,于是我们就换地方采盐了,那些食人族的也知道,但是后来我们人多了,他们想霸占所有的盐池也打不过我们了,双方各占几个盐池,目前算是比较平衡,已经很久没起过冲突了。”游野再次解释了起来。
去病则是听的眼前一亮,听游野讲了那么多,他已经知道这一仗自己该怎么打了。
他可以派人去抢食人族的盐池,这是必争之地,没有盐那些食人族再厉害也活不下去,所以如果盐池被抢,他们必然要出兵抢回来。
第二则是抢夺食人族的猎物,伏击他们的狩猎小队,这样一是可以抓捕食人族的青壮俘虏,二则是可以减少他们的食物储备,这样一来,他们没有充足的食物,必然要被迫南下。
第三,等把食人族逼的没盐,没猎物的时候,他们又打不过神策卫,到时候就只能铤而走险南下征讨南方部落了,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再带人到他们南下的必经之路上堵他们一波。
这样三管齐下,等把敌人的有生力量都清除的差不多了,然后就开始对敌人的居住地进行拔钉子式的总攻,一个村落一个村落的推平他们。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