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家有美妻好種田 txt-第55章神命之女看書

家有美妻好種田
小說推薦家有美妻好種田家有美妻好种田
第五十五章阿妮丝,立于白玫瑰公主的舞台之上
自阿妮丝来到席多之塔距今已经过了一个星期。
从那天在城镇里被怪物袭击之后,她生了场大病一直躺在床上静养,直到昨天才能下床,而被破坏的城镇也展开了重建工程。由于这次出现像喀迈拉这种特殊的怪物,王都也派了调查官前来,因而造成不小的骚动;但他们并没有登门造访席多的高塔。
塔中一片寂静。阿妮丝先享用了毕安卡准备好的玫瑰花茶及蛋糕之后,决定前往席多的房间。从那天之后,阿妮丝就没再见过席多了,况且还有件事令她始终耿耿于怀。
听到席多答道「进来吧」之后,阿妮丝便踏进了房间。
房中整面墙排满了书柜,约有数百本皮革封面的书籍并列在架上。桌上杂乱无章地摆着阿妮丝不明其用途的道具。这地方乍看之下相当混乱,实在不能说整理得很干净,但在这片杂乱当中,却不可思议地乱中有序。
她走向房间中央的一张桌子,席多似乎正在写些什么。
「身体已经好点了吧?」
席多停下了笔问道。原本被书籍所吸引的阿妮丝,此时双肩微微发抖地回答着:
「是的,已经好多了,现在精神还不错。」
她的神情显得有些忸忸怩怩,席多叹了一口气之后,便要她有事快说。阿妮丝犹豫了一阵子后,终于开了口:
「那个我在想,之前那只怪物,会不会是针对我而来的呢?」
她如此询问道。
「或许是吧!毕安卡也说她看见了有着水蓝色双眼的女人。瑟依如果在那城镇里,就算出现怪物也不足奇。
那家伙是水的魔导师,最擅长治愈系的魔法。正因如此,治愈的效果太过强大,甚至能让尸体再度活动。
加上提到喀迈拉殭尸,这等于完全指出瑟依-诺曼就是犯人了。」
阿妮丝应了一声,垂下了头。
自己被盯上了这点,她到目前为止还是难以置信,况且之前跟自己谈话的瑟依,是位相当文静而且温柔的少女。
在修女测验相遇时,阿妮丝便与她侃侃而谈,说着自己想要成为怎样的修女、未来的梦想等等,她都静静地听自己诉说着。当阿妮丝不小心从阶梯上摔下来的时候,瑟依还用自己的手帕擦拭掉她膝盖上的血渍。
「阿妮丝,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约好了喔!」瑟依一边说着这句话,一边绽放美丽的微笑,阿妮丝瞬间觉得她是多么地柔弱而动人。
「瑟依长得非常漂亮,又文静孱弱,为人也是那么温柔体贴。一想到竟然是她袭击我实在是太让人难以置信了,因为她是个如此善良的人啊!
那时瑟依曾对我说『我自幼就体弱多病,因此医生一直不准我到处奔跑。』我就回答她『真想把我的体力分给妳一点。』瑟依就难过地说『阿妮丝就像台马车一样精力充沛呢,真令人羡慕。』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很想分给她。」
「他那么挖苦妳,妳居然听都没听出来。」
「咦?什么?」
「没事,没什么。总之,那个理应成了修女的美少女,不知为何又出现在妳的面前,接着还蹦出了怪物,这怎么想都不太像是偶然。
况且那怪物,还是身为死灵巫师的他最擅长操控的殭尸。光是这样,便足以证明那家伙就是犯人了。
因此,操纵喀迈拉殭尸的肯定是瑟依-诺曼,他正对妳的魔力虎视眈眈。在这之后,可能还会再度展开袭击。」
阿妮丝闭起双眼,沉思了好一阵子。
「也就是说,之后还有可能会发生那种事情」
「嗯。」
「那么,我也应该学习一些战斗技巧比较好吧?」
「是啊。」
席多随口回答道,但阿妮丝却是双眼发着光,兴奋地倾身向前,这令他窜起一阵不祥的预感。
「我身上有魔力没错吧?其实,我想学学看魔法,不知道可不可以?你觉得呢?
之前我看过的书里写说世界上有种可以令天空打雷,还有引发洪水之类的厉害魔法,对不对?」
阿妮丝趁着席多不发一语时,喋喋不休地诉说着。
「我是很认真地想学的。搞不好我会使出让你大吃一惊的厉害魔法喔!怎么办,这样的话,可能会变得比你还强耶!」
「我已经大吃一惊了,阿妮丝。听好,我之前不是说过妳没有属性吗?也就是说,妳不适合当魔法师。」
「可是,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无法用道理解释的。」
「无法解释的是妳的脑袋吧」
「欸,教我魔法好不好?我想学看看嘛!」
但席多露出了个不置可否的笑容之后,指了指房门。
「现在是叫我滚出去吗?好过分,我只是想做点什么而已啊。吶,拜托啦!」
「我可没有时间教婴儿学走路,这么有兴致的话,先把这本看完再说吧!」
席多突然走向书柜,拿出本皮革封面上画着不可思议文字与绘图的书籍丢了过来。阿妮丝连这本书的标题都看不懂,才刚开口问道「这是什么?」就被赶了出去。
「啊这是现代魔法的教科书啦!」
毕安卡随手翻了翻之后,告诉了阿妮丝大略的内容。
「但是突然丢这本书给妳,也难怪妳会看不懂。不过虽说是现代魔法,所使用的也不是一般的口语。」
阿妮丝不禁难过地垂头丧气。
「我完全看不懂,这种文字连看都没看过」
「嗯嗯」
事实上,毕安卡在阿妮丝对席多宣言「我要成为魔法师!」时便在一旁偷听,特别是当阿妮丝说到「可能会变得比你还强耶。」这句话时,差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多亏她坚韧的意志力与腹肌,才得以忍住。
不知该说什么才好的毕安卡,变成了一只金黄色的小猫。
轻轻跳到阿妮丝腿上,发出「喵~」的叫声。这可爱的小动作,使得阿妮丝恢复了笑容。其后,毕安卡又变回了人形。
「先不管妳是否真的可以成为魔法使。我觉得学习魔法是个不错的想法。而且,虽然席多说妳不适合,事实上也不见得是这样。所谓的魔法,是从强烈的意念中诞生的喔!」
「是这样吗?」
「是啊!所以没有人可以完全否定地说阿妮丝妹妹一定无法使用魔法,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阿妮丝对着用力点头的毕安卡,投以一个腼腆的微笑。
「所谓的魔法有两大种类,现代魔法跟古代魔法。现代魔法又被称作泛用魔法,是一位人称『究极凡人』所创造出来的魔法体系。那人在与龙族订定契约之后,虽然努力尝试施展出古代魔法,但最后还是以失败告终,所以之后他以不需透过龙族便可使用的魔法为主,来进行研究。
原则上,我想只要拥有魔力,就可以依个人的努力而使用现代魔法。
不过呢,古代魔法就不一样了。」
毕安卡在阿妮丝面前,卷起飘逸的纯白衣袖。在她右手腕内侧肤如凝脂的娇嫩肌肤上,描绘着不可思议的图样。阿妮丝仔细地观察,这东西看起来既像图案,也像文字。
「跟龙族订立契约,能够使用古代魔法的人们,便称作魔导师。
魔导师们只要用过一次言灵,就会在身上的某个地方出现这样的印记,道被称作『龙之齿痕』。它的形状表示属性,我的印记是风。席多在身上的某处应该也有火形的印记。
只要用过一次古代魔法,这个印记就不会消失。」
毕安卡将袖子卷了回去。
「还有,魔导师会使用言灵,
那玩意儿并非靠努力就能学会的,应该说是种命运吧!」
命运,阿妮丝口中重复着这两个字。
「我当初在咏唱言灵时,看见了自己的契约龙是只非常美丽,洁白的翼龙。所谓契约龙,并不是指实体上的龙,而是一种宛如精神象征的存在。」
阿妮丝不断眨着眼睛,身体前倾地专心聆听。
「魔法本来就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力量,为了引导出它,就必须按照一些固定的程序来进行。契约龙存在于邻近这世界的另一个世界里,魔法便是藉由这种方式,将龙的力量显现在这世界上。」
阿妮丝十分认真地思考着。
「言灵,就相当于连结这个世界与龙之世界的钥匙,但开启门槛所需的钥匙数量因人而异。得天独厚的人,开启大门所需要的钥匙数量就相当少。我认识的人当中,所需言灵最少的,只有五句,不过需要数百句的人比比皆是。」
「言灵是无法传授给别人的吧?」
「没错,那东西根本无从教起。」
「」
「我是觉得,阿妮丝妹妹的力量应该有什么其他的涵义吧!」
「毕安卡」
「况且,也不是非得用魔法不可啊!席多也没说『妳一定得学魔法』不是吗?」
「可是就这样什么都不做,只靠别人的保护,我不喜欢这样。」
「就算是这样也没关系吧?因为席多拥有力量啊!再怎么说,你们可是养父女的关系呢!要不这样,妳就从背后抱住席多,并对他说『父亲大人,阿妮丝想要个布娃娃~』这样撒娇看看呢?」
「我不要那样。」
虽然一本正经地拒绝这提议,阿妮丝的脸上却因此浮现灿烂的笑容。
「谢谢妳,毕安卡。我的心情好多了。」
毕安卡害羞地用手遮住脸,维持着人的模样「喵」了一声。
「总觉得很不好意思,大家都这么保护我,可是我却什么都不会所以至少想表达一点谢意。」
「这样啊
那阿妮丝妹妹,妳要不要试着煮几道料理看看呢?做些好吃的餐点,让席多大吃一惊也不错。」
「啊,这点子不错耶~我来试试看!」
不过,毕安卡万万没想到,这项提案居然成了阿妮丝与席多大吵一架的主因。
阿妮丝飞快地奔下楼梯。
「咦?阿妮丝,怎么了?」
齐格手上拿着装有刚烤好面包的篮子走过,顺口向她打声招呼。只见阿妮丝几乎是一面全力奔驰着一面说道:
「你好!」
她看也不看齐格一眼,便以惊人的速度从他身旁擦肩而过。齐格见了阿妮丝的样子,似乎心中领会似地随后追上,但阿妮丝仍未放慢脚步。
「阿妮丝妹妹,生气的话眉头间会长皱纹的,会像席多那样消不掉喔!」
「我是在生气没错,别让我听到那家伙的名字!」
齐格耐心十足地向阿妮丝搭话,想询问出她为什么这么生气。
「我打算尽可能融入这里的生活,所以才想从自己能力可及的事情来尝试。毕安卡建议我可以试着煮点吃的东西看看,加上我也满喜欢做菜的,所以就努力看看了。」
「很有建设性啊。这样做很了不起呀。那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
「结、结果,那个人,竟然说我做出来的料理
『难吃也该有个限度。如果是闹着玩的话,妳马上给我住手。如果要说这是认真做出来的,那也未免太糟了吧。』」
齐格听了这番话,便大叹「哎呀~」,并用手抵着额头。席多只吃蛋类料理的理由,纯粹是因为那不需费太大工夫,但这并不代表来者不拒。他可是个连盘子的底部摆设都会加以批评的美食主义者。
「还说什么『别在面包里加巧克力』、『浓汤里哪有人加白萝卜』之类的。那些小地方都是我精心准备的,他却一直数落个不停!」
「呃是这样啊,没想到在我出门买东西的时候,发生了这么有趣不是,这么糟糕的状况。」
阿妮丝的料理被批评得体无完肤,她泫然欲泣地将菜肴撤下。正下了决心打算离家出走。
而齐格的想法却是,席多肯吃阿妮丝做的东西,就已经算是令人震撼的天大消息,不过即便告诉她这点,她也不见得会接受吧
「我觉得不太好吧!自从上次那怪物的事件之后,他不是说过不准出去了吗?」
「谁理他呢!我才不要听那个人说的话!
虽然没办法跟毕安卡好好道别有些遗憾,但请你在她回来的时候,跟她说我很感谢她。我会写信给你们的!」
「就算写了信也寄不到这里啦」阿妮丝无视齐格的吐槽,飞快地向前走去。
「欸,要去外面的话,这条路对不对啊?还是我在刚刚转弯处转错了?我不是很会记路,这座塔的构造又好复杂。」
阿妮丝连珠炮似地说着,继续向前奔去,跟在她身后的齐格正拚命收敛着快要大笑出声的嘴角。
「要到一楼的话,走这条路然后转个弯,下楼梯就到了。嗯,不过,还是不太可能出得去吧」
「为什么?我要离开这里。不管发生什么,我一定要走!」
「可是,那个怎么办?」
阿妮丝站在楼梯上,望着眼前的景象,目瞪口呆地张大了嘴。
前方有一扇应是通往外面的大门。只要冲出那扇门,就能见到蔚蓝的天空。
要是出得去的话。
如果门前没有那只碧绿色的翼龙,明日张胆地躺在那儿呼呼大睡就好了。
那个少年只能用坏心眼这个字眼来形容。阿妮丝紧握着提包的双手不禁微微颤抖。
「原本都让诺雅睡外面的席多交代要我让牠睡在这里。」
随着每次呼吸,那头飞龙的腹部便跟着上下起伏,大小好像可以吞进一整个人。
「那我跨过牠!」
「妳打消这个主意吧!要是在跨越时被诺雅一个翻身压到怎么办?牠可是很重的,到时候伤势可能不只骨折而已喔!」
原本想勇猛迈进的阿妮丝,忽然驻足不前。
「记得之前也曾经因为牠睡昏头,而压坏了一台马车。我劝妳最好别太小看龙族的力量。啊,席多竟然还在这里放了这玩意儿。」
朝齐格手指的方向看去,那里放置着一把剑。就立于简朴设计的阶梯手把旁边,而且并非大量生产的无铭之剑,剑上的装饰看似大有来头。
「这样好了,妳就用这把剑打倒牠再出去吧。嗯要试试看吗?顺道一提,如果成功击倒了龙,就可以得到弒龙者的称号喔!如此一来,妳就是『弒龙者-阿妮丝』了,虽然这听起来不像是女孩子会引以为豪的称号。」
「」
齐格轻松地拿起眼前这把剑,递给了阿妮丝。看齐格毫不费力拿起了这把剑,阿妮丝原本以为会很轻的,结果当剑交到自己手上时,却差点因为剑的重量失去平衡而摔倒在地。
在故事里的男性们,全都一派轻松地骑在马上挥舞着这东西,但实际上却是个巨大的铁块,以阿妮丝这双连挥动锅子都相当不易的纤纤小手来看,单单连提起这把剑就很不容易了。
望着连提都提不起来的剑,以及熟睡打呼中的飞龙,阿妮丝顿时感到一阵无力。
(插图064)
「阿妮斯很会做菜吗?」
「没有,其实我不常做菜的。」
对着诚实回答的阿妮丝,齐格苦笑着回应:
「那就把料理当成一步步努力完成的目标,来想些其他的事情好了。妳应该也没把『在料理上获得席多的认同』当成是首要目标吧?」
「不行!这也是很重要的目标啊!总有天,我要他说出『再来一碗』这句话!」
阿妮丝的注意力似乎慢慢偏离离家出走这件事,齐格不禁放下了心中的大石。
「那也不错啊。不过,其实有更简单的事可以做喔!妳可以一起帮忙整理诺雅的床。之前都是我一个人在弄,其实还挺累人的,如果妳肯帮忙的话就好了。」
阿妮丝说了声「是这样啊」,睁大了眼。
「当然好啊!只要有能帮上忙的地方,我都会去做的!」
之后阿妮丝的态度一转,燃起了熊熊斗志,火速地冲回房间放下手提包。再次回到这里后便开始帮忙搬运稻草,以及收集使用过的稻草。
「诺雅这样子看起来真可爱呢。」
「对吧对吧?龙都很可爱的。都市里那些有钱人家饲养的小型宠物龙,真是可爱到不行,像龙骑士所骑乘的牙龙,那股帅劲也是气宇非凡啊!有机会也带妳去见识见识。」
像个大孩子似地露出满面笑容的齐格,轻柔地抚着诺雅发出「呼呼」鼾声的头。
「齐格真的很喜欢龙呢!」
「没错。我会来到这里的原因,也只是单纯因为喜欢诺雅嘛!话说回来,阿妮丝害怕龙是吗?」
「之前教会曾经被巨龙袭击,那时我害怕得不得了大叫『快走开!』没想到那只龙就真的离开了。我还以为自己死定了呢!不过那时候的龙跟诺雅完全不一样,诺雅的眼神看起来这么温柔,还像猫一样会撒娇。」
「诺雅果然是最棒的!那种凶暴的龙,妳就早点忘了牠吧,阿妮丝。」
有口皆碑的小說 家有美妻好種田討論-第55章神命之女熱推
齐格的口吻就像在说「妳是被坏男人骗了啦」一样,不过阿妮丝坦率地点了点头,学着齐格轻轻地抚摸诺雅。
虽然连身裙上沾满了稻草,但阿妮丝根本不在意。
「齐格,你会用魔法吗?」
他听到这问题,忍不住笑了出来。睡到打鼾的诺雅睁开眼睛,移动到阿妮丝刚才整理好的新床上。躺上了稻草,发出似乎相当舒服的「啾咿」一声,还在那儿滚来滚去。对阿妮丝来说,眼前的景象就像是有台马车翻了过来一样,不过诺雅的动作倒跟只大狗没什么两样。
「我是个剑士,魔法什么的与我无缘。虽然也曾听说在剑士当中有些家伙会使用魔法剑,但我没有那方面的才能。
我跟席多从以前就认识了,我爷爷跟他的交情很好。」
「跟齐格的爷爷?」
「听我爷爷说,他从年轻的时候就跟席多认识了。」
齐格回答着阿妮丝的问题,谈到自己的家庭背景。
「因为我有很多兄弟姊妹,家中根本容不下这么多人。之前也曾进过军事学校,不过还是觉得很无聊。其实我本来想当个龙骑士的,但遭到家里反对。
所以才会像现在这样跑到席多这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叫回老家。
阿妮丝,妳还是早点跟席多言归于好吧。」
「齐格,你要离开了吗?」
「总不可能住在这塔里一辈子吧!有可能明天就走,也有可能几年后才走啊,不会啦,不太可能是明天,怎么可能这么快嘛。」
见到阿妮丝可爱的脸庞掠过一层阴影,齐格连忙摇着手否认。
接着他开始准备诺雅的饲料。
龙的食物依种族有所不同。诺雅原则上是吃草,但在饲料中也混入了一些生肉、硬掉的面包、以及龙族的食用石。
龙是会吃石头的,而且特别喜欢宝石。诺雅最爱吃的是祖母绿,但如果每餐都给牠这些,要不了多久就会破产;所以才会像这样在替代的石块中,混杂些其他的食物。这些在龙族相关的道具店里都有贩售。虽不像祖母绿般高贵,但也不算便宜。总之,养只龙可是非常花钱的。
「毕安卡的情况也差不多。她虽然一副身无长物的模样,其实还是有座自己的塔。所以可以一直留在这座塔里的,只有它的主人席多,跟被收养的妳而已。」
「可是那个人,每次见面都只会说些讨人厌的话,不管说什么都会被损得很难听。」
「妳可能有些误会了,其实席多也是很担心妳的。他为了不让妳遭遇危险,所以才这么小心。
可别为了一时的冲动,就任性地说想离开这里。不过妳如果还是坚持要走,最起码要展现一下能自己保护自己的能力吧!想学剑的话,我可以教妳。」
「谢、谢谢不过我觉得,自己应该不太适合学剑」
「那,妳适合什么呢?」
听见这句话的阿妮丝,露出悲伤的神情低头不语,自觉有点说得太超过的齐格,正回过头打算收回方才的话,她却将视线转向一旁,接着缓缓闭上双眼说道:
「那个,我有件事不太好意思开口。」
「嗯?」
「我觉得,自己应该有当演员的才能吧。」
确认阿妮丝的样子完全不像是在开玩笑后,齐格因为这冲击性的发言,差点滑倒在地。
「这个嘛阿妮丝。」
「每次在新年祭典上,我都会表演独角戏,相当受欢迎呢!大家都说我的演技很好,我还曾经偷偷下决心,要是当不成修女的话,就来当演员好了。」
阿妮丝的双眼闪烁着认真的光采。「话说回来」齐格低头陷入了思绪。当初去接这女孩的时候,的确曾看过她表演(虽然阿妮丝本人没那个意思),看过那段奇妙的独角戏,实在不觉得她有这项才能。
「那妳演的是什么样的戏呢?」
心想搞不好是喜剧的话,那倒还说得过去,因此齐格提出这个问题。没想到答案却是
「是白玫瑰公主。」
那是一出悲剧的剧名,齐格差点一头栽进饲料箱里。
阿妮斯是个惹人怜爱的少女。
但以她的外貌,去饰演迎向凄美悲恋结局的白玫瑰公主,光想到她是否适合公主如月光般白皙皎洁的美貌这点
「还满想看的,请务必让我欣赏一下。」
「咦?怎么突然这么说。」
「嗯,很多事都是突然发生的啊,而且我觉得席多也会想看。为了增进父女间的相互了解,这也是个好机会啊。我会帮你用心准备的。」
「可是我都是在庆典时表演的而且这是个悲伤的故事耶。」
「其实明天就是祭典了。」
「咦?」
「就当是这样,也不错啊?」
在近似于半强迫的情况下,阿妮丝点了点头。齐格兴高采烈地回头继续工作,阿妮丝则是歪着头离开了房间。
隔天晚上,席多看了看桌上的豪华菜色,开口询问「这是怎么了?」,齐格则是一脸兴奋,拍了拍胸脯示意他先别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