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mogvr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我獨仙行-第1993章 太初之門熱推-q3smg

玄幻小說 / 29 10 月, 2020 /

我獨仙行
小說推薦我獨仙行
卷十四锋芒毕露
我的風流人生 方覺曉
第1993章太初之门
这里另外一个“姚泽”,却是上古时期的绝世强者,利用这片天地规则所缔造出来的“生灵”,如果当初石杲能够闯进第九层,同样会面对又一位“石杲”。
天地规则所幻化,和真人无异,只要这片天地存在之物,无论是宝物,还是法则、神通,都会凭空出现,全无二致,是故未打之前,已经立于绝对的不败之地。
醫路通天
源小二快到懷裏來i
大摩学院建院足有百万年的悠久历史,中间经历了无数天资卓越之辈,踌躇满志,进入通天塔,最后的结局无一例外,能够像莫手那般保住小命而退,全仗身上有大人物所赐下的保命至宝,危机时刻主动引爆,才换得一丝逃命的生机。
可这一刻,对方极为震惊了。
按照规则,只要闯关者能够拿出的宝物,在塔内会自动幻化生成,就是传说中的道器也不会例外,可这株小树却打破了这个规则。
小树黝黑,长不过尺许,就是上面几片残留的叶片也摇摇欲坠,十分不起眼,打破的却是这片天地规则!
“怎么可能!?除非……它不属于这片天地!”对方的双目死死地盯了过来,脸上的震撼无法掩饰。
姚泽有些疑惑地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小树,对方已经把自己逼迫的放弃了肉 身,怎么会对这样一株小树惊惶不安?
“你把小树留下,自行离开,这是保住你小命的唯一途径。”对方的眼中闪过一丝贪婪,如此道。
“这些你有权决定?或者你可以违背通天塔制定的规则?”姚泽自然不为所动,毫不客气地讥讽道。
对方的脸上闪过羞恼神色,说到底,他只是这片规则所化,一旦闯关者失败陨落,他的使命也随之消失,如果有可能,他倒宁愿去做个凡人……
“那你就去死!”
对方暴喝一声,周身金光大放,竟化身一头恐怖的黄金比蒙,数丈高,在此处如同一座魔山伫立,体外不住地散发道道隐晦符文,所过之处,空间不住地坍塌、龟裂,煞气滔天。
一对遮天巨爪直拍而落,相比较圣婴尺余高的身躯,简直就是浮游在面对一座冲天巨峰,还没对抗,就心生一股颓废的失败感。
姚泽暴闪后退,可利爪微一颤动,恐怖的气息激荡而出,杀气如海,这片空间再无一处可以躲避。
“什么天之骄子,天选之人,一旦进入这里,陨落就是你唯一的下场!”
阴寒的声音从狰狞的口中传出,锋利的指甲闪烁着森然寒光,朝着圣婴头顶一插而落。
一旦插中,就是身死道消!
姚泽只觉得周身被股巨力所死死压住,如同面对一座大山,心中暗自苦笑,这差别根本就是无法逾越的鸿沟……
下意识地,他双手抱着小树竭力挣扎,狠狠地一扫。
不料,一股神圣的气息凭空出现,“轰!”
手中的小树竟突然散发出璀璨的光芒,无数光雨洒落,淹没这片空间。
“这……该死!”
气急败坏的声音传来,光雨扫过,那道庞大的身躯竟急速收缩着,转眼就变幻成原来的模样,对方的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惊恐。
姚泽也是一怔,低头看了看手中发光的小树,上面有无数神秘符文流淌,一道道令人心悸的气息弥漫开来,随即他神情大震,抱着小树再次用力地一扫。
光辉弥漫,无尽的光雨席卷八方,彻底地把对方淹没。
竹林深處是我家 柳鳳如
“住手!”
惨呼惊叫声中,炽盛的光雨散落,对方竟肉 眼可见地急剧收缩,呼吸间的功夫,竟已经变成寸许高的小人,脸上的惊恐更显得诡异。
见此一幕,姚泽自然又惊又喜。
这不起眼的小树威力竟恐怖如斯!
如果按照对方所言,这小树不属于这片天地,那它来自哪里?难道传言中的天外有天竟是真的!?
一道黑光一闪即逝,姚泽眉头一挑,曲指一弹,火光闪烁,一头虚幻的火龙一飞冲天,大口一张,顿时一团火球就落在了虚空中。
“啊!住手……”
火焰沸腾,包裹着那道寸许高的小人,凄厉的惨呼声并没有持续多久,火光散去,那人已经诡异地消失,再没有留下丝毫痕迹。
一道天地规则所幻化的生灵,似实非实,似虚非虚,此时姚泽才彻底地松了口气,急忙赤虹一闪下,再次遁入下方的肉 身中。
而几乎是同一时刻,通天塔突然发出奇异的光彩,整个大摩学院都被异芒笼罩,无尽的花朵飘然洒落,那是光芒所化。
廢柴要逆天:魔帝狂妃 蕭七爺
“通关了!”
每个人心中都升起同样的念头,无数年来,大摩学院从未有人逾越的天堑终于被征服,下一刻,无数的修士都被这一幕震撼了,晶莹剔透的花朵落在身上,竟化作丝丝能量,滋润着身躯,每个人竟不约而同地实力有所增加。
“太初之光!”
氤氲的空间中,突然响起一声惊呼,原本端坐的庞大身影竟霍地站起,脑后悬挂的神环光芒四射,道道电闪雷鸣,呼啸不已。
“什么,这是太初之光?”
另一片空间中,纤细的身影一闪,露出一位千娇百媚的绝色女子,一身红裙裹体,凸显曼妙身躯,四周数丈方圆都涌起无数符文,带动虚空激荡不已,就这样一位恐怖存在,此时樱桃似的小口竟不由自主地张大了,妖艳的玉容上全是惊愕。
“太初之光竟在通天塔中,那太初之门……”
似乎这样的问题不需要回答,之前的庞大身影沉默下来。
而那片漆黑土地中站立的魔神般的人物,此时只是冷哼一声,一对妖邪的血色双目精芒暴闪,却什么也没有说。
通天塔外却彻底翻腾了。
“神迹!”
“天降祥瑞,这是无上的荣光!”
“这是真正的天才!举世罕见!”
億萬婚約請簽字 夏閑月
驚世獸妃 zxj小z
……
彩袍男子已经瘫坐在地上,脸上露出恐惧,自己到底招惹了什么样的存在?
此时已经没有人再去理会他,所有修士都沐浴在那些光雨中,丝丝能量肉 眼可见地在体内兹长着,甚至有人周身冒出刺目精芒,似有顿悟,竟凭空晋升一级。
种种异像在天地间沉浮,强如长孙安都默然不语,莫手之流更是神情变幻,仿若石化,通天塔散发的异像只是眨眼即逝,转眼就恢复了平静,原本照耀天地的光华就此消散。
“刚才……”
“肯定有大能指点,这些异像只是在传说中才会出现。”
“我知道了,闯关的这位大人肯定是某个大门派的核心弟子……”
“废话,没有大人物的庇护,谁会独闯通天塔?”
巫在人間
……
姚泽低头看着自己破烂的躯体,脸上露出苦笑,化作他人,如此一番折腾,恐怕早已散架了,眼下身体多处孔洞,左肩处甚至白骨森然,能够勉强站立已经是之前多次淬炼的结果了。
那株小树已经随圣婴隐匿不见,具体的缘由更是无从猜测,他暗自叹了口气,蓦地察觉到有些异常,抬头望去,竟发现半空中多出一道丈许大小的光门,道道符文跳跃,光门幽深,不知道通向何处。
“第九关的奖励么?”
此时他都没有太多奢望了,竭力挣扎着坐起,想要去察看一二都觉得无能为力,苦笑间,光门蓦地精光大放,一团光幕笼罩而落。
目前他这个状态想躲避都心有余力不逮,只能任由光幕落下,下一刻,眼前一花下,璀璨的光彩照耀天地,其中雷电滔滔,犹如长河滚滚,席卷八方。
动荡的天地间,一个巨大的光门悬挂在天际,似一挂天河,从虚无中飞出,冲向未知虚空,一道道阴晦的符文在光门四周跳跃涌动,构筑丝丝规则之力,绽放出无尽光芒。
“这是……”
此时他身不由己的,只觉得身形似片鹅毛,朝着虚空中飘去,阵阵飓风刮过,身形急转下,已然站在了一座冲天险峰下。
这里的天地元气极为稀薄,入目的树木花草都稀疏杂乱,四周静悄悄的一片。
渣女來襲,王爺快逃
闯关成功就是这番景象?
姚泽站在险峰上,极目四望,不知道通天塔把自己送到此处有何寓意。
“轰!”
惊天动地的巨响在天地间回荡,响声震耳,连这片天地都剧烈摇晃起来,姚泽脸色一变,却见天际出现一道道星辰,如同一枚枚球状闪电,汇聚而至,原本寂寥的天地汇聚成雷电星河,“轰隆隆”的巨响此伏彼灭,惊人之极。
姚泽只看的目瞪口呆,不知道天地之威为什么会如此。
“咔嚓!”
一道剑芒闪过,天穹炸碎,无数雷光湮灭,似乎有一张巨手搅动雷电,随即天空中多出无尽电芒,随着电闪雷鸣,明灭不定,无穷无尽的凶兽咆哮,声震大荒,而密密麻麻的凶禽振翅,撕裂苍穹。
姚泽只看的心中一紧,这一幕似曾相识。
太古时期,开天辟地!
就在这一刻,天地间多出一柄漆黑的剑,随着剑体抖动,激射出滔天剑芒,轻轻划过,天地俱寂。
凶兽灭,神禽亡,所向披靡,威力无侑。
姚泽只看的心神俱摇,目眩神迷,无知无觉中,体内某处所在急剧闪烁,随即双手抬起,左臂至寒至阴,而右手炽热至阳,双手环握,无意中带起阴阳变化之道。
随着右拳挥动,太阳气息蔓延天地,而左手虚握,太阴之气横贯古今,阴阳变化,实乃世间仅次于至尊法则的大道,万物相生,环阴阳而行,继而万灵繁衍。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