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lbip4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刺客之王-第三百六十章 仙人御劍看書-tc4dm

玄幻小說 / 4 10 月, 2020 /

刺客之王
小說推薦刺客之王
颁奖典礼很简单,算上秦恳和高玄的讲话也不过十几分钟。
整个典礼唯一亮点就是高玄的演讲。
高玄最后捧起奖杯灿烂微笑的样子,也被摄影记者拍下来,温暖了亿万少女粉丝的心灵。
典礼结束后,照例有总决赛闭幕式表演。现场来了著名歌手,唱起了欢快歌曲,全场观众都跟着嗨起来。
所有人都忘了霍尔德尔。事实上,失败者总会被别人遗忘。
宋云熙也好,金玉堂也好,这时候根本没人在意。众人狂欢土嗨的时候,谈论最多的就是高玄,谈论他们在现场的种种情况。
在现场观看总决赛,也成了一种能吹嘘的资历。
众多黄金强者和天才剑豪们,都在颁奖典礼结束后就离场了。
只有提丰没走,他还要给霍尔德尔善后。霍尔德尔留下的金鸦剑和德罗普尼尔金环也要收起来。
提丰还带着不少随从人员,到是把后事处理的很妥当。
霍尔德尔很快就变成一小罐骨灰,银色骨灰罐上刻着他的生卒年,还用激光雕刻了他的照片。
拳头大小的骨灰罐,其实更大的意义是留给亲属寄托哀思。
这种特制的金属罐非常坚硬,耐腐蚀。
按照星际文化习惯,会有专门的飞船拉着死者骨灰进入银河核心区域,把大批骨灰投入太空。
这种习俗也源自人类最初一批星际探索者。他们的梦想就是探索星河,探索宇宙的秘密。
所以,他们死后都希望把骨灰投入太空流浪。
这也反应了人类探索星际的勇敢和自由精神。慢慢就成为了人类处理后事的习惯。
当然,也有一些星域保留着浓厚传统文化,骨灰都会葬入墓地。
太微星在这方面就比较传统,墓地生意非常好。
提丰轻轻抚摸着银色骨灰罐,他不太喜欢霍尔德尔的性格,骄傲又阴沉,却没有多少智慧。
但是,奥丁家传承到这一代,也就只有霍尔德尔和塔罗斯最有天赋。
霍尔德尔沉淀几十年,必定能成就黄金。
可惜,这两个最有天赋孩子都被高玄杀了。
提丰并不伤心,他这个年纪,见过太多的死亡。他只是有点怅然。
奥丁血脉这样一代一代传下来,力量越来越衰微。先祖的荣誉,已经被他们丢没了。
到了现在,中央星域的黄金血脉世家,已经不把奥丁家视作同类。
这一次他受到的诸多屈辱,就是明证。也正因为奥丁家没有力量,霍尔德尔才会被人无所顾忌的杀死,在死后还成为成功者的垫脚石。
提丰不为霍尔德尔难过,却为整个家族沉沦悲凉。这种悲凉是如此深沉浓烈。甚至超过了他对高玄的仇恨。
在提丰看来,高玄不过是跳梁小丑。
真正可恨的秦恳,宋牧阳,刘仲,这些黄金血脉的强者,一个个居高临下,没人在乎奥丁家的荣誉。
更悲凉的是,提丰不能报复这群人。他只能去找高玄的麻烦,在弱小的高玄身上宣泄愤怒和悲凉。
这个想法,更让提丰心情低落。
提丰意兴索然,甚至想放过高玄了。高玄说起来也是底层出身,天生就和这群门阀世家不对付。
从秦恳、宋牧阳这些人态度看,他们和高玄也有着不小的矛盾。包括刘仲、元安城这些的人。
这些黄金强者,可没几个人器量宽宏。
普通人总有个误解,觉得黄金强者就一定大人大量。
力量和人品并没有任何关系。一个阴毒猥琐的小人,有着足够的天赋并找到自己的道路,他就能成为强者。
联盟无力扩张,千年以来不断的内卷。联盟内部斗争越来越复杂越来越激烈。
这种环境下能出头的黄金强者,其实个个都心思复杂。没有一个所谓的好人。
甚至可以这样说,黄金强者就没有好人。
宋牧阳这人性格还算宽厚,也许能放高玄一马。其他如秦宣、刘仲等人,绝不会放高玄活着离开太微星。
换做其他有器量的强者,也许会试着收服高玄。
问题是,以高玄骨子里的桀骜张扬,他哪会臣服别人?
提丰到很想看看高玄如何和各方黄金强者对抗。只是想来想去,他还是意难平。
他要看各大世家脸色做人,对付一个小小的高玄还要考虑那么多么?
高玄如此张扬,必有所恃。那又如何。他堂堂黄金中阶强者,手握永恒之枪,还能怕了一个小小高玄!
提丰想到这里,精神力量漫游锁定了高玄的气息。高玄就在星海大厦顶层!
提丰到有点意外,高玄胆子还真大,居然还敢留在酒店不走。
星海大厦的顶层,还有一道熟悉的黄金强者气息,正是秦恳。
高玄和秦恳果然有勾结。不过,总决赛已经结束了,秦恳不可能再护着高玄。
这也是秦恳事前和他许诺过的。
提丰提着金鸦剑从房间出来,信步上了星海大厦顶层观景台。
这座观景台不对外开放,只有酒店住客才能通过个人身份信息审核后进入。
此时天色以深,最后一抹落霞在天际燃烧,映红小半片天空。另一侧天空已经一片幽暗,一大一小两轮月亮已经浮现出来。
一面落霞残红若血,一面初月冷光若水。
站在星海大厦顶层观景台,还能看到落霞和初月照耀下的巨大城市。
重重楼宇有序分布散列,点点灯火在暮色中静静闪耀。
紫垣城保留了古老文化传承,虽然高楼林立却风格古典精致,也没有那些炫目的现代灯光。
夜色中的城市,灯光都很内敛含蓄,让整座城市有种静谧的美感。
提丰觉得紫垣城夜色很美,其他城市都太浮躁太现代,没有这种沉静美感。
提丰很喜欢紫垣城的美感,这让他能感觉到时间沉淀的历史气息,感觉到那种传承不绝的文明气息。
默默欣赏了一会紫垣城美丽暮色,提丰这才从门口转过来,就看到了高玄和秦恳坐在凉亭里正在说话。
凉亭位于观景台中心,凉亭周围还栽了一些菊花兰花。周围还修了一圈的游廊。
大楼外围就是全透明的空气玻璃,把观景台和外面隔绝开来。
观景台的结构既不影响观景视野,又保留了古色古香的味道。建造的颇为巧妙。
凉亭里面的高玄和秦恳,都没去看提丰。
提丰也没管两个人,他自顾进了凉亭在高玄左手侧坐下。
凉亭里面其实还有个古装仕女机器人复杂泡茶,面容温婉,对人彬彬有礼,动作轻柔流畅。
看到提丰坐下,仕女深深鞠躬无声问好,又给提丰洗了杯子,倒了一杯新茶。
提丰喝了口茶,茶叶到是不错,茶香清幽,茶汤入透亮纯净,入口回甘悠长。
秦恳脸上露出不悦之色。他刚要和高玄说正事,提丰就来了。
提丰这家伙是故意来坏事的吧?
秦恳用精神力对高玄说:“看到没有,提丰就是来杀你的。你把造化金丹给我,这次我还可以保你不死。”
高玄一笑:“你拿了造化金丹转头就让提丰杀我怎么办,我可信不过你。”
秦恳有点恼了,“总冠军给你了,剑王也给你了,我们事前说好的我都做到了。你却不把造化金丹给我,你想干什么?”
“我不想干什么。就是不想把造化金丹给你。”高玄慢悠悠的说道。
“你是想耍赖?”秦恳有点不能置信,高玄敢耍他,真不想活了吧!
高玄有点惊奇:“这都被你猜到了,厉害。”
秦恳气坏了,他活了几百年,天天和人玩心眼,居然被个十九岁小崽子给耍了?
他又有点不明白,对方怎么有胆子敢耍他?
秦恳压下心中愤怒情绪,他沉声问道:“高玄,我不喜欢开玩笑。”
高玄也收敛了笑意,“我没开玩笑。”
秦恳看着高玄英俊无俦的脸,眼中露出浓浓的疑惑,这个少年做了这么多,就是为了戏耍他?他疯了吧?
还是,这少年有别的依仗?
秦恳不由握住腰间剑柄,脸色也凝重起来,“我还是不明白,你到底在想什么。把东西给我,大家就两清了。你这样违反承诺,让我很为难啊。”
“造化金丹对我不太重要,给你也没什么。可我就是想为难你。”
高玄呲牙一笑,说的话却比剑锋更犀利尖刻,以秦恳的老练都被这一句深深刺伤了。
秦恳直直的盯着高玄,那样子就像痴情女子被渣男背叛,眼神里都是不可思议和愤怒,还有几分难过痛苦。
要不是为了造化金丹,秦恳已经拔剑杀了这小子了。
但是,造化金丹还没到手,他必须忍耐。
秦恳强忍着杀意说:“高玄,你别太过分。”
“你逗我,我玩你,大家都不是好东西。何必装纯呢。”
高玄笑吟吟的说:“我就是骗你玩,你还不死心啊。哈哈哈……”
“小子,我杀你如杀一狗。”秦恳忍不住了,他满脸杀气的说:“我最后说一遍,你别找死。”
让秦恳意外的是,高玄并不生气也没有一点惧色,他反而点头:“对么,好歹也是一名黄金,有点脾气。“
秦恳真的忍不住了,他拔出破城剑直斩高玄脖颈。
他剑法高绝,抽剑一击快若电光,人却身不动肩不摇,就是手臂手肘手腕完成一系列变化。
秦恳出剑姿态翩然洒脱,强大黄金级别破城剑意也直压高玄。
堂堂黄金强者一声不吭就直接拔剑动手,简直就是偷袭。
秦恳也不在乎这个,他不知道高玄有什么底牌,既然决定动手就用尽全力。
对面的提丰感觉不对,他毫不迟疑向后疾退。
破城剑青碧剑光流转间斩在高玄脖子之际,高玄才拔剑出鞘。
弘毅剑化作一抹明澈潋滟水光,荡漾而起。
秦恳这种初阶黄金,身体平均属性都不会超过30点。高玄的敏捷、力量、体质都达到38点,全方面碾压秦恳。
在精神力量上,双方的差距就更大了。
秦恳自以为隐秘力量,却被高玄洞悉所有了所有变化。
青碧剑光在荡漾涟漪中弯曲变形,破城剑所有剑气剑意尽数被破,潋滟流光循着一丝空隙无声无息没入秦恳眉心,然后两道剑光一起消散。
坐在高玄对面的秦恳老眼中都是愕然惊惧。在他一双老眼中间,一抹血痕慢慢洇染开来。
停了一下,秦恳后脑猛然喷出大片血光。他眼中的神光也迅速黯然消散。
疾退开的提丰也是满脸震惊,秦恳这就被高玄杀了?!
高玄从拔剑到收剑入鞘,剑明明快的不可思议,却绵如流云柔如清风,剑意更是若湛若秋水有映照长天之妙。
此剑,清逸超尘,真有仙人御剑之姿。
此战,高玄完胜秦恳。他分明是凝聚精神核心,晋级黄金能级。
十九岁的年纪晋级黄金能级,人类有记载以来应该也是第一位。更可怕的是这少年如此隐忍,晋级黄金能级居然能藏而不露,直等到关键时刻才拔剑一击杀了秦恳。
可怜秦恳也是老牌黄金,猝不及防下被高玄一剑解决。
提丰手中永恒之枪虚指高玄,老脸上满是小心和戒备,这少年太可怕了,他必须慎重再慎重。(求月票求支持~)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