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1ocxt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仙師無敵 葉天南-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異界(250)看書-k91do

仙俠小說 / 26 10 月, 2020 /

仙師無敵
小說推薦仙師無敵
“老张,你真的见死不救?”
瞿老爷子瞿达伦阴沉的看向张五。
这是哈利路亚星号上了一个小会议室,也是一个赌厅,瞿达伦把张五约到这里,谈赌场投资的事情。
瞿家在拉斯维新建了一个赌场,现在资金链断了,随时面临着烂尾。
如果烂尾了,就代表之前的投资全部打了水漂,所以瞿达伦到处在筹集资金,可是因为瞿家最近这些年的名声不好,他能筹措的资金有限,最后不得不想到了曾经的老友张五。
“老瞿,不是我不帮你,我实在是对你那个行业不熟,你容我再考虑考虑。”
张五也不想和瞿达伦过多的争执,就想了一个缓兵之计。
“我把你的这个项目拿回去和家里人商量商量,看看他们什么意见,再答复你,你也知道,我现在退出管理层了,好多事情都是我儿子说了算。”
“老张啊,你就不要忽悠我了,据我所知,张家的事情,你一句话就能搞定,还用得着你儿子点头吗?”
瞿达伦把张五约到华海市之前,就对张家的情况做了摸底,虽然张五退出江湖很久,不过张家的事,他说了就作数。
“就算我儿子没意见,可是你这资金毕竟不是小数目,我张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我们总得合计合计吧?”
张五来之前也做了详尽的调查,赌场是个好项目,不过瞿达伦的为人,却是在江湖上不太好听,投资他的项目很可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好吧,”瞿达伦深吸了一口气,“我们在海上还有几天,我麻烦你和你家人好好商量一下,这里有卫星电话,希望在下船之前,你能给我一个答复。”
瞿达伦留下一部卫星电话,就转身离去了。
张五看着那部卫星电话,眼睛里闪过一丝忧虑。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游轮上的热情丝毫不减,在甲板上,有三三两两的游客在赏月赏星星。
在游轮的大厅里,一个舞会正在热闹的举行。
“张窈,我能请你跳支舞吗?”
瞿夏波绅士的伸出手,歪着头征求张窈的意见。
张窈瞄了庞小南一眼,那家伙还是在餐台那里东摸摸西摸摸,似乎是没吃过东西一样。
“呃,好吧。”张窈把手放在瞿夏波的手上,走进了舞池。
乐曲悠扬,瞿夏波的声音温柔有磁性,“张窈,那个庞小南真是你未婚夫吗?”
从上船以来,瞿夏波一直在观察庞小南,从庞小南的言行举止来看,那不是个什么世界子弟,而且瞿夏波也不认为他和张窈之间的感情很深,因为从始至终,瞿夏波都没有看到庞小南对张窈有多大的兴趣。
“嗯,是的,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张窈对公子哥的心思向来敏感,于是故意用这个事实堵住了瞿夏波的嘴。
对庞小南的无动于衷,张窈一方面是无奈,一方面又有些负气:你这个家伙对我爱理不理,难道看不到我很受欢迎吗?真不怕我被人抢走了!
“真可惜。”瞿夏波自言自语道。
庞小南终于看到了张五,老人家气定神闲的拿着一部卫星电话出现在了餐台前面。
“老张,你去哪了?”
庞小南的嘴里咬着一块鸡柳,还递了一根给张五,“吃不吃?”
“还真有些饿了。”张五接过鸡柳咬起来,“这船上的东西恐怕不那么好吃啊。”
“怎么了?”
庞小南倒是觉得船上的食物都还可口,至少不比那些快餐店逊色。
“瞿家似乎是想逼我答应他们的要求啊。”
张五现在回味瞿达伦刚刚的那个表情,不禁感到瞿家的目的性太过于明显了。
“是吗,你的意思是,如果你不答应他们的请求,他们要在这公海上灭了你吗?”
庞小南不自觉的想到了很多电影桥段,公海杀人片段。
“那倒不至于,不过我总觉得他们居心叵测。”
百萬契約:BOSS駕到
瞿家再无法无天,也不可能干出杀人的勾当,这一点张五还是有信心的。
小說版名偵探柯南 青山剛昌
“张窈呢?”张五发现张窈不在庞小南的身边。
“好像是和瞿夏波跳舞去了。”庞小南看向舞池,却没有发现张窈的身影。
“刚刚还在那里呢,不知道现在去哪里了。”
“瞿夏波?”张五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眉头皱了起来。
“老张,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瞿达伦出现在了两人的视线中。
“我说老瞿啊,你就这么着急吗?”
张五递过去一个蛋糕。
瞿达伦接过蛋糕,却不下嘴,“不瞒你说啊老张,我现在已经是无米下锅了。”
赌场建设项目只要停工,那就是意味着每天巨大的损失。
“那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了,我们张家决定不投资你这个项目。”
张五把卫星电话还给了瞿达伦。
“你真的这么决定了?”瞿达伦接过了卫星电话,放在了一旁的餐台上。
“嗯,没什么好犹豫的,你那个项目确实不在我的认知范围内。而且,家里人也不同意。”
虽然张五没有用过卫星电话,但是他还是把家里人的意见摆了出来,作为拒绝瞿达伦的关键要素。
“真可惜。”瞿达伦微微撅起嘴巴。
“那么我也不好意思了,你要是不同意我们之间的合作,我只有把你的宝贝孙女留在船上了。”
瞿达伦的眼睛里露出一丝凶光。
“瞿达伦!你敢威胁我?”张五怒气冲冲,原来张窈已经被瞿家给控制了。
“张五,俗话说的好,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不是要威胁你,刚刚我都求过你很多次了,可是你不愿意帮我,我才不得已出此下策。”
瞿达伦微微一笑,“你放心,我孙子对你孙女很是喜欢,说不定他们两个现在正是郎情妾意的时候呢。”
庞小南反应过来,难怪刚刚瞿夏波邀请张窈跳舞,原来是趁机把张窈给掳走了。
瞿达伦看了一眼庞小南,说:“你这个未婚夫,好像一点都不着急啊,看来,你对张窈没有感情吧?”
“是吗?就算我对她没有感情,我也不会允许你对她胡作非为……”庞小南上前一步,抓住了瞿达伦的领子。
“年轻人,别冲动,你要是敢动我,我可不敢保证你的未婚妻明天还是不是那样的动人哦。”瞿达伦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恐惧,似乎还有些嘚瑟。
庞小南放开了瞿达伦的衣领,他知道现在就算打死瞿达伦,也救不回张窈。
“你到底想怎么样?”
张五意识到,张窈有危险,但是还有挽回的余地。
“很简单,老张,卫星电话还是交给你,”瞿达伦把卫星电话递给了张五,“你只要在明天中午之前,把我要求的数目打到我的账上,我保准你的孙女没事。”
瞿达伦拿出一份合同,递给了张五。
“你看,这就是个商业合作的问题,没必要搞得这么尴尬吧?”
“好,我答应你。”
钱能解决的问题,对张五来说也不是大问题,先保住张窈再说。
“那我就静候佳音咯。”
瞿达伦阴险的笑笑,转身离开了,舞厅还是那么热闹,外人根本没有注意到这里发生过任何事。
“你真打算打钱给瞿家吗?”
武俠逍遙系統 蝸牛向前沖
庞小南问张五道,眼睛却在四下打探,想找到张窈的线索。
“打钱倒不是问题,我就怕就算我打了钱,瞿家也不会兑现诺言。”
张五气的把合同捏成了一团。
“不是还有时间吗?我们先把张窈救出来再说。”
庞小南观察到舞厅的一端,有一扇阴暗的门。
张窈不可能是从大门出去的,因为那里人来人往,很容易露出马脚。
庞小南估计,张窈是被瞿夏波从暗门带走了。
魔法先生之暗羽 月落之季
“这游轮这么大,要想找到张窈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啊。”
张五也随着庞小南的眼光在舞厅里四处打量,可是舞厅里男男女女一大把,就是不见张窈的踪影。
“你放心,我有办法,跟我走。”
庞小南穿过舞池,朝那道暗门走去,张五也紧紧的跟在后面。
在迈步的同时,庞小南已经放出了灵识,追踪张窈的气息。
虽然和张窈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这整艘游轮,庞小南对张窈的气息是最为熟悉,毕竟昨天晚上两人呆了一晚。
和庞小南料想的不错,张窈的气息正是从那道暗门消失出去的。
有了这个信息,庞小南的脚步越来越快,要是慢了,说不定瞿夏波会对张窈做出什么坏事来。
昨天第一眼看到瞿夏波,庞小南就觉得他不是个好人,没想到应验的这么快,真是大意了。
暗门后面是一条长长的通道,通道两边是一个个紧挨的房间,但是这些房间都没有人的气息,应该是船上的储物间。
张五跟在庞小南的后面,问道:“你的直觉准不准?”
“放心吧,我这不是直觉,我这是雷达。”
庞小南也不停步,向着过道的尽头走去。
很快,庞小南就看到前面有两个全副武装的保镖,守在走廊尽头的一个大房间门口,而庞小南的灵识显示,张窈就在里面。
“站住!”一个留着寸头的高大保镖冲庞小南和张五喊道。
寸头的手摸向腰间,似乎是想掏枪。
而另外一个瘦瘦的保镖也严阵以待,虎视眈眈的盯着庞小南。
“你们是什么人,这里是禁地,请马上离开。”
瘦保镖沉着的对庞小南说道。
庞小南朝张五使了个眼色,然后转头向前面喊道:“不想死的就让开!”
听到庞小南嚣张的话语,寸头保镖没有犹豫,立马从腰间掏出了手枪。
“大胆,在这艘船上,还没有人敢这样跟我说话!”
手枪的枪口冷冰冰的对着庞小南的头部,寸头保镖的眼神冷峻而肃杀。
庞小南没有废话,脚下一蹬,就冲了过去。
而张五也是如影随形,在庞小南冲出去的那一刻,朝瘦保镖冲了过去。
“砰!”寸头保镖显然没料到庞小南敢在枪口下发动攻击,同时感受到庞小南的动作之快,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枪响的同时,寸头保镖已经倒在了地上,他被庞小南一个手刀砍中了脖子,昏死过去。
失去知觉之前,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普通人可以在这么逼仄的走廊里,在自己的枪法之下,转瞬之间就到了自己跟前,把自己打倒在地。
同样想不明白的还有那个瘦保镖,他被张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中后脑勺,也失去了知觉,歪歪扭扭的靠在了墙上。
大海賊之安茲烏爾恭
来到大门前,庞小南对张五小声说:“张窈就在里面,但是里面还有不少人,我估计有几把枪,万事小心。”
庞小南把手握住门把手,刚要转动把手,张五抓住了他的手,摇了摇头。
“太危险了,这样,我进去,你从外面找个机会偷袭。”
庞小南想了一下,点了点头,“好。”
于是庞小南顺着走廊回到了舞厅,绕过哈利路亚星号的甲板,偷偷向大房间的方向摸了过去。
张五敲了敲门,里面传来瞿夏波的声音,“进来!”
“哟,是张爷爷啊,厉害,不愧是武道宗师,这么快就追到了这里,还把我两个保镖都干掉了!”
看到张五的瞬间,瞿夏波虽然有一丝惊惧,但是很快就恢复了淡定的表情。
在瞿夏波的面前,是被绑住手脚的张窈坐在一张靠背椅上,张窈的口中,还塞了一块白布。
瞿夏波的身边两侧,各有两个持枪歹徒,手里拿的是微型冲锋枪。
这四个歹徒跟外面的保镖打扮还不太一样,他们看起来更像是武装海盗或者是雇佣兵。
见到张五的那一刻,张窈不停的扭动,嘴里咿咿呀呀,就是叫不出来。
“瞿夏波,你敢动我的孙女,你是不是活腻了?”
虽然退隐江湖已久,但是张五的气势不减,面对四个持枪歹徒,丝毫没有惧色。
“张爷爷,我也是迫不得已,你知道的,为了让你们张家合作,我只有出此下策,但是你放心,我对张窈绝对没有胡来,她在这里安全的很。”
瞿夏波的脸上有一丝阴寒,似乎他对张窈的捆绑都算不得什么,毕竟更坏的事情他都做的出来。
“安全?你把她捆成这样,还说是安全?赶快放了她!不然休怪我不客气!”
张五正气凛然,雄厚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
“放我肯定是要放的,但是必须在你把我们约定的款项打到我们指定的账户之后。”
瞿夏波冷笑了一声,“张爷爷,你不会是打算赤手空拳来我手里抢人吧?”
“你以为,你几个枪手就能对付我吗?”
张五瞄了瞄瞿夏波身边的四个持枪歹徒,心里在计算有没有胜算。
“呵呵,张爷爷,我知道你武功高强,我爷爷跟我说,你是武道宗师,”瞿夏波摸了摸额头前的一缕刘海,“虽然我不知道武道宗师究竟多么厉害,不过,我这里可是四把冲锋枪,我不信宗师比我的子弹还快。”
“哦,当然了,你能干掉外面两个保镖,说明你对付手枪还是有两把刷子的,不过,你看清楚了,我这里是四把冲锋枪。”
瞿夏波得意的摊开双手,请张五看看清楚。
张五经过计算后,也无奈的得出了一个结论,赤手空拳打四把冲锋枪,他完全没有胜算。他现在能做的,只能是等待庞小南的支援,所以必须拖时间。
“瞿夏波,你们瞿家就是这么对待合作伙伴的吗?我并没有说不给你们打钱,可是你却绑架了我的孙女,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张五指着张窈,眼里满是怒气。
“哎呀,”瞿夏波叹了一口气,“张爷爷,对不起,我也是奉命行事,我爷爷让我控制住张窈,说是在你打款之前,都要陪伴在她左右。”
“其实,我是非常不舍得这样做的,老实说,我对张窈,”瞿夏波深情的看了一眼张窈,“我对张窈十分喜欢,尽管知道了她有未婚夫,但是我依然止不住对她的喜欢。”
“你就是这么喜欢一个人的吗?得不到就绑架?”
张五的语气很冲,就像训一个后辈一样在教训瞿夏波。
虽然瞿夏波有四把冲锋枪,但是张五有信心,他们不敢对自己怎么样,因为瞿家的目的不过是钱,要是自己死了,他们的目的就落空了。
“我说了,我是不得已,”瞿夏波两手一摊,“如果不是有这么个不愉快的插曲,我相信我能和张窈成为很好的朋友,甚至是恋人。”
“至于那个庞小南,我看,并不是什么好选择吧?你们张家,难道就为了一个会打架的小子,把家业拱手相让?”
在瞿夏波的眼里,庞小南只不过一介武夫,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比不上他这个八面玲珑的富二代。
“哼,会打架的小子也比你一个阴险的小人强吧?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有你爷爷那样的人,才会生出你这样的孙子!”
张五现在是骂的起劲,巴不得把瞿家祖宗十八代都骂个遍。
竟敢绑架他张家的千金小姐,这些人太胆大妄为了,还妄想张家给他们资助,这真是太痴心妄想了。
瞿夏波并没有生气,他绑了张窈,自然料到张五会勃然大怒,所以他也不争辩,说:“张爷爷,这个世界,不是讲拳头的,我们要学会动脑,我知道你为什么看重庞小南,因为他和你一样,都是靠拳脚打下的江山。”
“但是,”瞿夏波冷笑了一声,“这个时代变了,拳脚再也不能左右天下了,你是武道宗师也好,你就半仙也好,难道你还能抵挡我们手里的热武器吗?”
瞿夏波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对了,你的好孙女婿哪里去了?”
从刚刚张五进来的时候,瞿夏波就没看到庞小南,这不应该,既然张五来了这里,那么他肯定是和庞小南商量过的。
如果说现在庞小南还在大厅里吃东西,而放任张五过来营救张窈,这只能说明庞小南是贪生怕死之辈。
虽然瞿夏波对庞小南的印象不好,但是他知道庞小南不是那种贪生怕死的小白脸,面对这种情况,尤其是张五已经追踪到了张窈的藏身地后,庞小南应该不会袖手旁观的。
就在瞿夏波思前想后的推断庞小南的行踪时,他的耳边响起了玻璃破碎的声音。
庞小南从甲板上摸到了这间房的外面,这原来是船上临海的一个大包间,三面窗户临海,只是没有甲板可以通到窗子外面。
不过这难不倒庞小南,他一个跳跃,就上了房间上的屋檐,倒挂在房间的窗户外面,看清了屋子内的局势。
四个持枪歹徒,加上瞿夏波,都面对着张五,而背对着窗户,所以庞小南准备发动偷袭。
张五看到了窗户外的庞小南,却不动声色的和瞿夏波展开骂战,他也在等庞小南的信号。
王爺老子刁蟲兒子
庞小南瞅准时机,冲张五比了一个大拇指,示意自己要发动袭击了。然后他用大拇指比了比自己,然后又朝一个方向指了指。
庞小南的用意很明显,他要解决那个方向的敌人,而剩下的,就交给了张五。
张五得令后,将真气聚拢在丹田,然后双掌发力,蓄势待发。
庞小南扯下脖子上的阴阳灵犀,意念一起“破”,阴阳灵犀在他手中甩出,打碎窗户,直接向其中一个持枪歹徒射去。
窗子破碎的刹那间,庞小南也身如魅影般从窗户里冲进了房间,朝另外一个持枪歹徒冲了过去。
窗子一破,一个歹徒应声倒地,另外的歹徒都反应过来,冲庞小南开枪了。
但是同时,张五的双手已经聚满了真气,他朝一个歹徒发出了一个元气弹,迅速将其打倒在地,同时冲了出去,向另外的歹徒冲击。
房间里的所有人都被庞小南吸引了过去,谁也没料到张五发功,所以,转瞬间,张五就解决掉了两个歹徒。
持枪歹徒发出的几梭子子弹打在玻璃上,把窗户打的稀碎,但就是没有打中庞小南毫分。
而庞小南的动作就像一道闪电,很快,他另一侧的歹徒被张五解决掉了,机枪哑火了,而庞小南面对的唯一一个歹徒,也很快倒地不起,不一声不吭。
四个歹徒就在几秒钟之内被解决,两个宗师联手,果然是不同凡响。
尤其是庞小南这一出声东击西的计策,让瞿夏波惊骇的半天做不出声。
庞小南捡起地上的一支冲锋枪,走到了瞿夏波的面前,说:“瞿公子,还真是承蒙你看得起啊,竟然带了四个那冲锋枪的歹徒劫持张窈。”
张五已经快速的帮张窈松了绑,张窈揉了揉被绑的生疼的手腕,径直走到瞿夏波的面前,一甩手就是一个响亮的耳光。
“畜生!竟敢绑架我!”
“不关我的事啊……”瞿夏波一脸惊恐,庞小南还没动手,他又被张窈一脚踢中了小弟弟,捂着下腹部在地上打滚。
窗外的海风透过破碎的窗户吹进了房间,吹在人的脸上有股嗖嗖的凉意,不过庞小南心情大好,比在外面吃自助餐还感到惬意。
“瞿夏波啊,你绑人之前也不打听打听,你知道你绑的是谁吗?那可是我庞小南的未婚妻,真是不要命了你!”
说完庞小南狠狠的踩住了瞿夏波的手掌,痛的瞿夏波杀猪一般的叫唤。
重生富貴在仙
妖孽難纏,悍妃也傾城!
瞿夏波只顾喊“饶命”,根本没有解释的机会,他也用不着解释,因为再怎么解释,庞小南和张五也不会相信的。
把几个歹徒都绑好丢在角落里,又玩了一阵瞿夏波,直到把他折磨的脸色惨白,庞小南才收手坐到了椅子上。
“老张啊,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庞小南转动了一下脖子,冲张五喊道。
位面時空指南 王寫意
“你叫我什么?”虽然张五对庞小南的身手佩服不已,但是仍然不忘自己的长辈身份。
“爷爷,爷爷,接下来就看你怎么和瞿老爷子谈判了。”
庞小南反应过来,连忙改了口。
张窈被救之后,打了瞿夏波一顿出气,现在那个忐忑的心情已经好转了,面色也红润了不少,她走到了庞小南的面前。
“张老师,我救了你,你是不是表示一下,给我按按摩?”
庞小南指了指自己的后肩膀。
“我不会按……”张窈有些不好意思。
“随便按按就行……诶,你小点力气,你小点力气……”
张五把对讲机丢到瞿夏波的面前,对他说:“叫你爷爷过来。”
瞿夏波趴在地上,一身衣服早就脏兮兮的,脸上也是一脸的污浊,他的手被庞小南踩的青一块紫一块,连握东西都困难。
他挣扎着做起来,颤抖的捡起对讲机,对话筒颤巍巍的喊道:“爷爷,来救我……”
很快,瞿达伦就带着人赶到了现场,当他看到自己的孙子头发脏乱的坐在地上时,他愤怒的冲张五喊道:“你把我孙子怎么了?”
“我让他断子绝孙了,你信吗?”张五冷冰冰的回答道。
刚刚张窈那一脚,确实够狠,但是还不足以让瞿夏波断子绝孙,张五只是想戏弄一下瞿达伦。
“你……”瞿达伦气的说不出话来,可是又不敢轻举妄动,因为庞小南正拿着冲锋枪抵住了瞿夏波的太阳穴。
“坐吧,我们好好聊聊。”
看得出来,这个房间以前应该是设计做赌场的豪华包间的,角落里就有一张赌台,张五示意瞿达伦坐过去。
“你想怎么样?”
瞿达伦知道现在自己没有了筹码,只能和张五谈条件。
“哎呀,”张五敲了敲额头,故作头疼状,“年纪大了,刚刚又和你的手下交手了几次,现在我的头还是嗡嗡的。”
“张五,你有什么条件就说,别给我绕弯子。”
瞿达伦虽然被张五翻了盘,但是说起话来还是很硬气。
“这样吧,你先安排船送我们回华海市,到了岸上,我才和你谈条件。”
张五瞄了一眼被庞小南把持的瞿夏波,“当然了,你孙子得跟我们走。”
“张五,现在这么晚了,我怎么安排船送你回去?”
瞿达伦看了看窗外的夜色,今晚的夜色很好,漫天的繁星,照的海面波光粼粼。
“你应该有办法的。”
每一艘游轮,都会有几条救生船,救生船稍微豪华一点的,足够几个人登陆了。
“张五,你别太过分了,你信不信我让整条船都给你陪葬!”
瞿达伦有些气急败坏,如果他真要是答应了张五的条件,把张家爷孙和庞小南送上了岸,到时自己就被攥的死死的了。
“好啊,既然你都不怕死,我有什么好怕的,你们瞿家给我张家陪葬,我也没什么不满意的。”
张五可不会被瞿达伦吓倒,瞿达伦这个老家伙,连一盘生意都看的那么重,又怎么会轻易舍得去死呢。
瞿达伦气得两眼圆瞪,可却毫无办法,他看了看颓废的瞿夏波,最后终于叹了一口气道:“好吧,我安排你们上岸,但是你要答应我,上岸后把我孙子放了。”
“哈哈哈,老瞿啊,你是不是老糊涂了?”
张五凑近瞿达伦那张死鱼一般的面孔,“我把你孙子放了,那就代表你孙子今晚绑架我孙女不用受到任何处罚咯?”
张五猛的一拍桌子,大声喝道:“今晚的事情,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现在马上照我说的做,送我们上岸,这不是请求,这是命令,否则,你就等着给你孙子收尸!”
瞿达伦迟疑了片刻,最后还是服软了,“好,你等着。”
瞿达伦站起来,带着手下出了门,去安排船只了。
庞小南走过来,对张五伸出了大拇指,称赞道,“不愧是老江湖,刚刚你那阵势,肯定是把瞿家给吓惨了。”
“哼,敢和我张家作对,老虎不发威,还当老子是病猫!”
张五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到破碎的窗户边,看着天上的星星,吹着凉凉的海风,胸中满是舒畅的感觉。
瞿达伦很快安排哈利路亚星号返航,而且给张五预备了一条小型快艇,在哈利路亚星号驶入华海市的海面时,就可以做快艇上岸了。
三个小时后,庞小南和张五,张窈再次踏上了华海市的土地,他们的身边,还挟持着瞿家大少爷,瞿夏波。
按照约定,张五提出一个条件后,瞿家必须答应,张家才会放走瞿夏波,不过张五现在还没有想到提什么条件,于是他提出要带瞿夏波一起走。
瞿达伦跟在快艇上一同上了岸,他听到张五的要求,不禁有些怒火中烧,“张五,我已经答应了你的要求,送你们上了岸,你再掳走我的孙子,是不是太不地道了?”
“少在我面前谈地道,你要是地道,就不会打我孙女的主意,少废话,我这就要走,你敢拦我试试?”
在武道宗师面前,瞿达伦完全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只能眼睁睁看着张家把瞿达伦带走。
庞小南却愁眉苦脸道:“爷爷,我敬爱的爷爷啊,你带着这个累赘,我们能去哪里啊?酒店是不方便去吧?”
庞小南担心的有道理,几个人押着一个人质,总不可能去酒店呆一晚。
“那你说怎么办,要是把他放走了,难道今天这事就算了吗?”
张五也知道带着瞿夏波不是个事,但是把瞿夏波放走的话,瞿家再有什么动作,或者张家要求瞿家做什么事情,可就不受控了。
好不容易,庞小南找到了自己停在码头的跑车,四个人坐了进去,还真的是有一点拥挤。
张窈坐在副驾驶,张五则押着瞿夏波坐在后排,庞小南没有发动车子,他在想怎么能把瞿夏波这个累赘丢掉。
“要不,把他关在你家里吧?”
张窈扑闪着大眼睛冲庞小南建议道。
张家在华海市并没有什么办事处之类的,虽然可以让张万良想想办法,不过那毕竟还是让外人知道了,比较麻烦。
张窈想来想去,庞小南那里是个好去处,那么大的别墅,多一个人藏里面引不起外人的注意。
“那怎么行呢?一个大男人,藏在我的家里,我会睡不着觉的。”
庞小南坚决不同意把瞿夏波带回去处理。
“实在不行,我们找个地方把他放了算了,我看啊,找个深山老林把他丢下去,他能不能回去就看他的造化了。”
张五倒是想到个折磨人的点子。
可是瞿夏波一听张五的建议,吓得连连摆头,口里咿咿呀呀的发不出声,他也被塞了一块破布在嘴里。
开什么玩笑,他瞿夏波从出生起就养尊处优,丢到深山老林里当野人?恐怕没有两天就饿死了。
瞿夏波只想从口里拿出破布和张家好好商量商量,不就是钱吗?虽然瞿家现在是缺钱,可是瞿家家大业大,随随便便拆个东墙,也能还张家这个人情吧?没必要搞得自己没了活路的。
他瞿夏波可是瞿家唯一的继承人啊。
庞小南对张五的意见不置可否,只是回过头问道:“就这么把他放了,好像不合适吧?我想你还是应该好好利用他敲诈瞿家一笔。”
“什么叫敲诈,我们这是让瞿家补偿!”张窈捶了庞小南一拳,辩解道。
“对对对,补偿,补偿……”庞小南连忙躲开,“我有办法了。”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