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 txt-345 喬墨兒護小蠻相伴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权宠新娘蜜如甜
乔墨儿看大家吃的蛮开心的,帮小蛮擦了擦嘴角的异物后,收拾了膳盒便离去了。
“以后在云熙殿,还得承蒙各位的照顾了。”
乔墨儿端庄稳重的样子,着实让这群丫鬟看的是目瞪口呆,大户人家出来的小姐就是不一样,连说话都是带着贵族的气质。
就刚刚这一个动作,可比的上胡蝶儿平日里娇柔做作好看到一百倍,还有几个丫鬟模拟着乔墨儿刚刚微微低头,双手作揖的动作。
“夫人,你果然和我们秘境山庄的女子不一样。”
乔墨儿淡笑,提着膳盒就出了杂役房,长舒一口气:讨好陌生人的行为,还真是辛苦,那些每天都努力微笑的丫鬟小厮们,面对不喜欢不熟悉的人,还能整日里露出笑脸,真是让人钦佩。
乔墨儿回到房间的时候,韩云熙竟然已经在房间里等着她了。
她不是不搭理自己吗?怎么会来她的房间?
“你怎么会回来?”
乔墨儿诧异的问他。
“乔墨儿,我姑且可以不追究你昨天晚上对我做了些什么。”韩云熙在这儿并不是等他,而是来质问她。“但你对蝶儿都做了些什么?为何她整日在房里闭门不出?”
“难不成她不吃不喝,整日里还寻死觅活,都是我的问题吗?”
“怎么会不是你的问题,你昨晚在酒里下药,留我在你这儿,今日又对蝶儿下了什么毒手,以至于她现在闭门不出,油米不进;乔墨儿,如果你是想要留我在你这留宿,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不可能会在你这留宿的。”
韩云熙语气坚定,“所以请你,也麻烦你,不要在做一些不择手段,见不得人的事情来。”
“说完了吗?”
乔墨儿不想听韩云熙在这儿发牢骚,但又不想把他给赶走,只能若无其事的走到桌子边坐下,提起水壶倒水喝了起来。
“我在和你说话,你有没有听见?”
“我一直在听你说话,云熙你还想说什么,你继续,我听着。”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345 喬墨兒護小蠻閲讀
乔墨儿把水杯朝韩云熙的方向敬去,告诉他你开心,我随意。
韩云熙见她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夺过她手中的水杯,继续质问她:“你还是老实交代,对蝶儿做了什么吧。”
乔墨儿不语,她可不能把小蛮给供出去,只能继续装不知道。
“你一直在说什么,蝶儿姑娘怎么了与我何干?”
“你还是死鸭子嘴硬吗?”
韩云熙让原本正在休息,吃喝解乏的无拴抓来了小蛮,小蛮跪在地上什么话也没说,直勾勾的望着乔墨儿,生怕她把自己给供出来了。
“你告诉我,是不是她对蝶儿做了些不怀好意的事情?”
韩云熙质问小蛮。
小蛮摇头说不是。
“那就是你对蝶儿做了什么不轨之事。”
“庄主,小蛮没有。”小蛮跪在地上摆手说道。
“如果不是你,你告诉我,谁会把夫人的新衣,送到蝶儿的房间?”
韩云熙突如其来的质问,让小蛮猛然想起,自己本想坑害乔墨儿的事情,现在却成了坑害胡蝶儿的事情。
“是不是不说?”韩云熙再次同小蛮确认道,“你要是现在承认了,我就免你遭受皮肉之苦。”
“庄主,没有人要害蝶儿小姐。兴许是收衣服的人,弄错了,把不干净的衣服拿给蝶儿小姐穿了。”
小蛮越心虚,解释的也就越乱,乔墨儿摸着自己的脑门,心里想道:这孩子该不会是脑子有什么毛病吧,别人随随便便诓骗几下,说话就这么语无伦次了,更何况韩云熙根本没有说是什么伤害了胡蝶儿,她这么一解释,不明摆着就是掩耳盗铃,自己揭发自己吗?
“看来确实是你做的,无拴,带她去刑房,杖责三十。”
传闻中凶巴巴,对人凶狠的韩云熙,做起事情来,还真是雷厉风行,怪不得乔於珂当初说过:“我是不是什么好人,但他韩云熙又是什么好人呢?”
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 愛下-345 喬墨兒護小蠻讀書
乔墨儿心疼小蛮,也知道小蛮刚刚是因为吃了她做的糕点,不敢栽赃嫁祸于她,正所谓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短,乔墨儿想她还是个孩子,定是吃不了这般皮肉之苦的,决定还是拯救拯救这个无知少女吧。
虽然她是听令于胡蝶儿,但她不知道人心险恶,万一这次胡蝶儿给她的是毒药,那岂不是会让胡蝶儿自食恶果,不治身亡。
“慢着。”乔墨儿伸手喊停了无拴,起身走到韩云熙身边,对韩云熙说道:“其实,这一切是我做的,和小蛮无关。”
韩云熙其实等的就是乔墨儿这一句话,他吓唬小蛮是假,想要乔墨儿说出这句话是真,“所以,你承认一切都是你做的了。”
“是,我承认。”乔墨儿把小蛮从无拴手上抢回来,“确实是我做的,和小蛮无关,你要打要罚,全都冲我来便是。”
“好,很好,乔墨儿,今日本庄主就让你知道,在秘境山庄不择手段的下场。”
韩云熙现在很生气,他一定是在想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可是乔墨儿知道,他不会听她解释。
“悉听尊便,还请韩庄主给我留个全尸。”
乔墨儿知道韩云熙不会这么残忍的伤害她,所以锋芒必争的同韩云熙四目对视着。
“无拴,按照山庄规矩,夫人做了这样的事情,应该怎么处理?”
“回庄主,按照山庄规矩,夫人犯罪,一视同仁,该罚杖责三十。”无拴看了一眼乔墨儿悻悻的说道,“但念在夫人是初犯,又不懂山庄规矩,可酌情减刑,免责罚而关柴火房面壁思过一夜。”
“就这么办了。”
韩云熙默许了无拴所说的这一切,可乔墨儿却不是特别的领情,她对韩云熙说:“不必这么麻烦,杖责三十而已,我受的起。”
乔墨儿说完,宽慰小蛮,“没你事情了,你回去休息便是。”
“夫人。”
此刻的小蛮,喊夫人的时候,带着一丝敬畏之意,不像之前那般戏谑之声了。
“听话,回去。”
“夫人,去柴火房……”乔墨儿说罢提裙去了刑房领罚去了,无拴多加劝阻也没有多用,转而又去问韩云熙,“庄主,您开口说句话,只要你说让夫人去柴火房,夫人肯定会听你的。”
“她若受的住,就让她受着,受不住,打不完还是要关进柴火房的。”
韩云熙也毫不给乔墨儿台面下,安置好乔墨儿后,他便去了胡蝶儿的别院。
乔墨儿去刑房领罚的事情,没过一炷香的时间,就传遍了整个秘境山庄,他们肆意的说着乔墨儿的坏话,说她心不善,做事喜欢不择手段,也有说乔墨儿这一切是为了挽留夫君,才下如此毒手的,他们能感同身受并且理解。
也有说,是韩云熙不喜欢乔墨儿,心里一直留着胡蝶儿,乔墨儿出现,韩云熙的绝情,恰恰能表现出,他对胡蝶儿的忠诚。
大家七嘴八舌,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总而言之,言儿统之,乔墨儿不受韩云熙待见,韩云熙不喜欢乔墨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