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第一百七十三章 海鷗的廠慶鑒賞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
上百亿的欠款在外面放着,收不回来,财务急得天天逼销售,销售就天天逼代理商,代理商却是无动于衷,也不提自己的要求,就这么和公司耗着,陷入了僵局。
银行一向是不请自来的机构,你不缺钱时,它硬要给你钱,等你缺钱的时候,它又没钱给你了。
听说,银行的人已经把莫柯堵在公司门口了,不还钱,大有把她送上法庭的趋势。
新政策推行不下去了,董总及时做出了改正,打算执行原来的政策,安抚下老代理商们,可这事竟然要通过董事会,这也让董总憋了一肚子火,到了董事会上,董总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原政策对于老代理上不变,新代理商则实施新政策。
却现场遭到了安南的反对,还是认为就是太惯着老代理商了,还敢跟公司讲条件,这次要是妥协了,那下次他们还得变本加厉,必须要严格执行下去,就像现在生产机制的改变,不是就看到效果了吗?不但,节省了人工成本,还提高了不少的工作效率。
董总本以为就是走个过场,她宣布了就可以执行下去,哪里知道,竟然会有人质疑她,并遭到了反对,两件事加在一起,董总现场发飙,指着鼻子骂安南,安南不为所动,要求表决。
原本9个董事会成员,加上一个新来的东方神奇,一共10个,我和耀阳,宝儿走了,就剩下7个人。竟然有5个人时站在安南一边,董总只有唐杰支持她,变成了孤家寡人,她这回是真的搬石头砸自己脚了。
董总的手段,当然没那么简单,很快着急了所有自己万众的亲信,来了一次彻底的反攻,但凡是安南安排的工作岗位,让老黄太太全部审核一遍,不达到标准的,全部劝退,达到标准的,只有有一丝的工作失误,马上降级。老黄太太是心领神会,这是她最擅长的本领,很快就清除了一大批安南安插进来的手下。安南再次被孤立了起来,这也是他无法掌控的事实,毕竟董总还是有这个权力的,而且不需通过董事会,都是以正常的手续让这些人滚蛋的。
内部的斗争是董总全面获胜了,可外面的事情,董总也是无法改变的,伤了代理商的心,就很难再挽回了,况且新政策还在执行,说什么都没用了。此消彼长,万众不好好对待代理商,其他厂家可不会放弃这样的好机会,纷纷开始抢万众代理商,那条件开的是五花八门,而且都没了底线。
老皮带着个小秘,来我酒家吃饭,和我聊天说:“”广州的伍粤集团找我不是一次两次了,你知道他们给我开什么条件吗?说出来你可能都不信!”
我撇着嘴说道:“那个秃头的老伍啊?他能有什么气魄,小家子气的很,我太清楚他了,前年和我借500台压缩机,竟然还我的时候,还是给了我500台,然后就没有下文了!啊,有,谢谢我了!就用嘴谢谢了我!”
老皮哈哈笑道:“你说的还真的对,不过,这次他还真是大出血,我给了一年账期,货随便拉!这还不算啥,还可以跟我签对赌协议,我一年销售额能占他们集团三分之一,给我30%的干股!不要钱,你知道吗?是不要钱啊!”
我啊了一声道:“真的啊?这个有点过分了!是我就同意了,就他那点销售额,还不够你塞牙缝的!”
老皮摇着头道:“他那个品牌,我是真没信心,广州市他都玩不明白,更别说广东省和全国了!他根本就没做过品牌,他那玩意儿,我都没听说过!”
我想了想说道:“也不是,他们这种地方性的品牌,还是有一定销量的,而且我知道的是,他的电瓶车卖的不错!”
老皮哦了一声道:“电瓶车?我可不打算卖电瓶车!”
我哎了一声道:“你怎么还是这点眼界啊?卖电瓶车?他们现在是国内数一数二的,生产电瓶的厂家啊,这个才是赚钱的买卖啊!”
老皮愣了一下,好奇地问我道:“电瓶?这玩意儿怎么卖啊?我之前都是卖终端产品,也没卖半加工产品啊,这可不是我的强项的!”
我看了看他说道:“你这思维早晚得饿死,你是干什么的啊?你是卖东西的,管他什么东西,你都该能卖啊?能卖手机,能卖家用电器,就不会卖其他产品了?那个电瓶能有什么难的啊?知道都什么产品能用到电瓶吧?知道谁用,就卖给谁就是了!”
老皮哦了一声道:“明白了!你的意思是同意我去做他们代理了?”
我撇了撇嘴道:“我没说啊,我是说他的条件的确是不错,你要是想继续做万众的代理就继续做,但可以答应他做电瓶的代理啊!”
老皮嗯了一声道:“声东击西,高啊!这顿饭我没白来吃啊!”
我笑着说道:“吃饭要给你钱的!”
老皮最后还是继续做了万众代理商,但却主动让出了一级代理商,很快就有人顶了上去。
全国一共14个一级代理商全部退居二线,还有6个一级代理商拒签新代理商合同,不再续约。二级代理商走的就更多了,还有很多三级,四级代理商更是多,他们大多数是一级,二级代理商介绍的,上线走了,他们自然也就走了。
代理商具体叛逃后,紧接着就是直营店的销售额直线下降,其中一个最大的原因就是负责市场部的于虹走了。
她走不是因为我,而是她结婚了,嫁给了一个苦苦追求她10几年的高中同学,经历过无数次风雨后,那人还在灯火阑珊处,不舍不弃。
看到了贺洁和卫华走在了一起,不管是什么原因,都让于虹最终心死,答应了她的同学。
本来结婚也不需要离职的,可她嫁的这个人,不是一般的有钱,谁也没想到,那么一个吐拉吧唧发际线后移的中年男人,竟然是一家国际化工集团的总裁,据说都是跟阿联酋的石油大王们做生意,动不动就包一架私人飞机飞迪拜的。
于虹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本来事业心就不强的她,又没什么野心,万众一乱,她就更没心情工作了,直接请辞,董总挽留了她很多次,甚至打电话痛骂我,说我拆她的墙角。搞得我也是一头雾水,等我知道原因后,回骂了董总,自己留不住人,怪我!
于虹一走,市场部根本没人能接下她那一摊,安南接手后,又是一顿眼花缭乱的操作,将直营项目部的工资直接提高了一倍,招募了很多行内的老手进来,专门做大型项目,手上的职权也很大,随时可以去直营店里调货,调配人员。搞得直营店人员短缺,货物丢失,数据混乱。
同时,他还开除了一大批观察市场的技术人员,认为市场这么透明,这些人都是摆设。
就因为炒了这批人,导致了他后知后觉,乐天,海鸥,还有一些知名品牌迅速占领了市场,集体降价,将万众的直营店逼近了死角,打的措手不及,销售额直线下降。
董总再也沉不住气了,决定暂时停止安南的工作,由东方神奇代替他的工作。
安南竟然一点意见没有,还打算给东方神奇做助理,却被东方果断拒绝,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人,他怎么可能用?
东方神奇则显现出了自己的能力,先是开了一场全国代理商大会,就一个目的,送礼送钱,抽奖,奖励。
对于这个新上任的执行总裁(他自己改的名头),代理商们还是比较陌生,不过看起来怎么都比安南顺眼,出身不同,待遇不同,很多时候就决定了大多数人的第一印象。安南毕竟是他们看着一点一点爬上来的,而且口碑一向不好,和我不合。东方则不同,本来就是大集团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人也精神,谈吐得体,最重要的是,还有个很硬的后台。
东方一边安抚代理商,一边做着于虹该做的事,展开了一次大型的促销活动,稳定住了一线直营销售人员的情绪,同时也挽回了一部分的消费者。在大型直营项目上,保留了一部分正在有项目操作的直营经理,开除了一部分混饭吃的,并再次招进来一些市场观察员,重组了市场部。
总体来讲,东方神奇一出手,令到万众有了些新气息,得到了很多人的好评,他为人还谦虚有礼,斯斯文文,和人说话总是轻声细语。甚至有人说,他将是我之后,最适合做董总接班人的人选。
毕竟我的能力是无懈可击,但我为人嚣张跋扈,名声还臭名昭著,背景和学历都远远逊色于他。
只是董总明白东方神奇是什么人,我明白卫华的目的,董总也肯定知道,就不知道董总会把他留在身边多久。
万众的内部风波救了乐天,和缓解了海鸥的压力,安南这是帮了一个大忙。
海鸥的20年厂庆是件大事,邀请了很多嘉宾出席,我也被列在了名单里面,陆萍和小海也在其中。
青岛的冬天可比珠海的冷多了,我们去之前都买了一整套装备,我是半个东北人,知道回了北方该怎么穿,穿什么合适?
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起點-第一百七十三章 海鷗的廠慶展示
陆萍和小海就不太懂了,看着陆萍身上的滑雪服,我皱着眉说道:“你穿的跟个球似的,怎么走路啊?”
陆萍不为所动地说道:“零下5~6度啊,听说最冷的时候零下10几度,我不多穿点,不得冷死啊!”
小海也在一边点着头,我撇着嘴说道:“房间里暖气的,出门就坐车了,车里有空调,你在外面的机会很少的,再说了,你穿的多,也未必就保暖啊,要穿贴身点的衣服,手脚要保暖就可以了,大衣不要这种臃肿又漏风的,一件羽绒衣就可以了!”
陆萍还是不太相信我,等我们下了飞机,云曼妮派的车就已经到了,上了车她穿着大衣坐在车里,就开始冒汗,脱了大衣呢,又觉得有点冷。
我们被安排到了一家五星级大酒店,云曼妮已经在门口等着我们了。
先是和小海热情地打着招呼,把我和陆萍都晾在了一边。
我不解地说道:“你不理陆萍,我能理解,可我又没得罪你,你干嘛冷着脸对我啊?”
陆萍不满地说道:“我也没得罪她啊,始终就不给我好脸色看,我就奇怪了,你是嫉妒我比你漂亮啊?还是嫉妒我比你有能力啊!?你跟陈总那么多年,学到的东西按理说,应该比我多啊?陈总的大度,你看来是一点没学会啊!”
云曼妮冷哼了一声道:“他那是大度吗?是傻!自己培养出来的人,哪个没害过他啊?至于你嘛,我一向是看不上你,不过,你现在的确是做的不错,但也只是不错而已!”
陆萍反击道:“你也不错,做上海鸥集团的头把交椅了,不过,是前人种树你乘凉而已!”
我得得瑟瑟地说道:“要吵架能不能进去吵啊?也不看看什么天儿?”
几个人都笑了笑,进了酒店。
小海还是很客气地说道:“曼妮姐,这次怎么搞得这么大阵势啊?”
云曼妮笑着说道:“小海,不,不,不,得叫你黄总了!”
小海急忙摆手道:“可千万别这么叫,那不是变得生疏了!”
云曼妮嗯了一声道:“这不是借着这次万众失误,赶快造势嘛,不然真要吞并我们那天,也要得起价钱啊!”
我竖起大拇指道:“会做买卖,可按理说,你不该怕啊,万众就是实力再强,要想啃下你们,也得伤筋动骨的!”
云曼妮哎了一声道:“你是不知道,我这也才刚刚稳定下来,张总他们两夫妻卸任后,彻底不管了,新老交替,肯定是有矛盾的!我是有想法,重新调整下领导班子,可阻力重重啊!你也知道,海鸥以前是国有企业,人浮于事大有人在,这几年我上来后,赶走了不少,但还有很大一部分是请不走,搬不动的!万众要是真杀过来了,我必须做在上下一心,也就动了这次厂庆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