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frhpt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千秋不死人討論-第三百六十五章 道門報復熱推-ew02c

仙俠小說 / 3 10 月, 2020 /

千秋不死人
小說推薦千秋不死人
一条真龙被镇龙钉钉住,然后又被九州鼎镇压住了逆鳞。
可以说,要是没什么意外,这条真龙日后永无翻身余地。等候他的,唯有被大商真龙吞噬压榨的份。
“呵呵,本王身为重生者,料敌于先机,若连尔等都算计不过,简直是有辱本王的先知先觉!”朝歌城中,摘星楼上,子辛的眼神里露出一抹兴奋。
他知道,要是不出意外的话,大商稳了!
吞了那条黑水河畔的真龙,大商真龙必然可以重回鼎盛。不,或许更上一层楼,打破眼前桎梏也说不定。
“接下来,就是雷公洞天的事情,上古雷神的传承,决不能错过!若能在获得上古雷神的传承,我大商将会真正无敌于天下!”子辛的声音里满是信心在握。
道门第一洞天内
大广道人面色狼狈的站在太虚道人下手,一双眸子里充满了不甘。
“人王欺人太甚啊!黑水河脉的真龙,乃是圣人出手布置,怎么会被人发现?绝不可能!”大广道人声音里满是耻辱、怒火。
这本来确实是不该发生的事情,但却偏偏发生了。
“黑水真龙不容有失,大商既然将我道门逼到了死角,那也怪不得我道门心狠手辣了”太虚老道士看着莲花池内萎靡枯黄的莲花,眼睛里露出一抹冰冷的杀机:“我记得,南蛮之地,九黎之国,镇封着一处古战场。这古战场勾连阴曹,通往阴曹的某一个角落。”
“老祖的意思是?”大广道人不解。
“借阴曹之力,拔出镇龙钉,逼走大铁牛,然后释放真龙!”太虚老道士拿起一根枯萎的莲花根茎,仔细的打量着。
“这……老祖三思,破封容易封印难。我人道当年为了摆脱阴曹掌控,封锁了所有的两界通道,所以我人族才能得自由,寿数不在受阴曹掌控。尤其是眼下黑山鬼王得了大势,酆都节节败退,若一旦打破封印,惹来鬼王瞩目,只怕到时候黑山鬼王将会强行撕破两界通道降临人间,卷起滔天浩劫!”大广道人惊得下巴迟迟无法合拢。
“人间有强者,黑山鬼王不曾证就圣道,终究是可以制衡。就算黑山鬼王真的证就圣道,那也同样可以制衡。道门三位圣人与儒门一位圣人,虽然说合道于法界,运行于天地法则,但诸圣合力,只要降下一道念头,足以牵制鬼王。再者说,祭祀已经快要准备好,圣人距离打破两界隔阂,降临人间的日子不远了!”太虚老道士将手中枯黄的落叶扔入了莲花池内:“即便是黑山鬼王成圣又能如何,只要我道门圣人降临,黑山鬼王也只有被压制的份。”
看着太虚老道士,大广道人讷讷不言,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知道太虚老道士的意思,揭开封印,借助阴司的冲击力,将那九州鼎自逆鳞处挪开。
两界壁障被打开,到时候必然会有能量冲击,阴司的能量宣泄入阳世。
一个世界的能量冲击,就算是九州鼎也扛不住。
只要打开两界通道,撕破两界封印,到时候破局不过也就在一瞬间。
唯一令人忧虑的是,黑山鬼王若抓住机会趁机降临阳世,该怎么办?
“真龙被镇压,我道门凤鸣西岐大计毁于一旦,佛门那边怎么说?”大成叹了一口气。
“活佛在冲击圣道,也不知能不能成,他已经活了千年,差的就是冥冥中一点灵机!”太虚看向大广,自手中拿出一道法旨,交付到了其手中:“去办吧。”
“九黎的封印距离黑水河差了十万八千里,就算是阴阳两界能量冲突,也冲不到哪里”大广道人持着法旨面色迟疑。
“扭曲虚空,打开空间通道。你只要持着此法旨,到时候自然会有圣人相助!当年那两界通道的入口本来就是在黑水,那黑水河本来便是被无数鬼怪浸染成黑色的,乃是忘川河的一条支流。不过后来圣人担忧那封印会破坏人间,一旦爆发出来,我神州大地将会遭受劫难,所以施展大神通,强行扭曲虚空,将出口钉在了九黎之地!”
“其实所有阴曹的入口,本来都在中土神州。不过是老聃当年西出函谷,将所有阴曹入口都给带入了极西之地,封印在蛮夷荒芜之所在罢了!”太虚老道士看向了大广。
大广眼睛里满是震惊:“竟有这等事情,为何我毫不知情?”
“那是因为祖师在收你为徒之前,做下的这等事情!”太虚老道士看着大广:“去吧!大商必须灭亡,以报我道门当年的耻辱。道门不可轻辱!”
“是,下属遵命!”老道士闻言恭敬的行了一礼,然后退出了第一洞天。
且说大广道人一路西行,循着冥冥中指引,来到了蛮夷之地。
蛮夷之地,虽然及不上中土物华天宝,但却也勉强可以叫这片大地上的人活下去。
对于那全身画满了奇奇怪怪花纹的蛮族人,大广道人施展神通,遮掩了自家身形,一路径直向蛮族大地深处走去。
待行至一处鬼气森森,白骨遍地的荒野时,大广道人终于停下了脚步。
他知道,目的地到了!
手中的圣人法旨告诉他,已经到了!
大广道人手中端着圣人法旨,看着那鬼气冲霄的古战场,即便是此地已经被圣人封印,但却依旧有阴曹的力量渗透过来,使得此地化作鬼蜮,寻常人绝不愿意接近此地分毫。
“阿弥陀佛,大广师兄,贫僧有礼了!”就在大广道人欲要请出圣人法旨之际,忽然只听背后一道佛号响起,一个光头和尚来到了大广道人身后。
“怪哉,此地怎么会有佛门中人?莫非你是专门等我的?”大广道人收起法旨,转身看向光头大和尚。
光头和尚,摩达!
“和尚摩达,拜见大广师兄。和尚再此,并非是为了等候师兄,而是再此修行磨砺金身。世尊有旨,此地封印不稳,叫我坐镇此地,镇压封印,修补此地的禁制!”摩达和尚恭敬的道。
翼洲城一别,摩达和尚修为又有精进,站在那森森鬼气之中,背后佛光流转,万法不侵。
佛光过处,犹若阳春白雪,所有的鬼怪之力尽数被消解得一干二净。
“修补封印?”大广眉头一皱:“你回去禀告世尊,不必修补封印了。”
“为何?”摩达愕然。
“因为我要撕裂此地封印,借助阴曹的力量,摧毁镇龙钉与大铁牛!”大广看向摩达:
“大和尚速速离去,否则稍后若是阴曹内跑出强大的鬼物,只怕你也吃不住劲,就此殒命。”
“道兄三思,当年圣人为了封印阴曹通道,花费了多少精力?付出了多少代价?道兄怎可如此?”摩达眸子里满是焦急:“阴曹封印一旦被破,阴司中的强大存在必然会趁机混入阳世。须知,阳世对于鬼物来说,乃是极乐净土,一旦鬼物到了阳世,修为便会大增。”
“而且,黑山鬼王一统阴曹就在眼前,若是真的叫黑山鬼王证道成圣,只怕整个阳世都会沦陷”摩达的眼睛里满是急切。
“你这和尚,好生无趣。这是我道门老祖做出的决定,岂是我能决定的?你有这时间,还不如躲远点,免得遭受波及!我家老祖乃是与圣人同一时期的存在,与圣人共掌道门,所做之事必然算尽一切。你若没事,赶紧躲远点,免得遭受波及!”大广道人看了一眼摩达和尚,然后决定不再理会他,而是自袖子里掏出圣人法旨,对着圣人法旨恭敬一拜:
“下界弟子大广,拜见恩师圣人。大商朝廷镇我龙脉,坏我道门千秋复兴大计,致使我道门大计毁于一旦,黑水真龙永世不得翻身。今日弟子大广斗胆,恳请圣人出手破局,打开两界通道,利用阴曹之力冲开铁牛,毁灭镇龙钉!”大广道人躬身一礼,对着法旨不断叩拜。
“你疯了!安敢如此!道门安敢如此!莫非为了你所谓千秋大业,就连此界众生的安危都不顾了吗?”摩达和尚惊得瞪大眼睛,周身佛光流转,一掌向大广抓去,欲要阻断大广的祭祀。
“嗡~”
圣人法旨散发出一道涟漪,摩达和尚瞬间被弹飞,坠落在地口喷金血。
“准!”法旨内一道冥冥中的声响传开。
“圣人不可,还望圣人发发慈悲,为了此界众生,熄了雷霆之怒!”摩达和尚翻身坐起,对着那法旨叩首,声音里满是焦急:“还望圣人发发慈悲,我定然亲自前往上京劝说人王,叫人王改变主意,归还西岐真龙。”
“凭你也能说动人王?”大广道人嗤笑一声,大袖一扶将摩达和尚扫开:“休要胡言乱语。圣人念头即将降临,切莫冲撞了圣人,否则百死莫赎。”
话语落下,只见那圣道法旨一阵扭曲,接着大荒百里风云变色,一道道恐怖的气机在天地间汇聚。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