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線上看-第二百六十二章人族神道,天下歸一展示

從殺豬開始修仙
小說推薦從殺豬開始修仙从杀猪开始修仙
“张真人莫要欺我太甚!”
老者脸色已变得异常狰狞,口中一排尖牙,额头竖眼变得猩红一片,身后神雾缭绕中,一个长着满嘴尖牙的骨板怪鱼若隐若现…
远处,云梦水府群妖结成大阵,水光荡漾,气势冲天而起。
元黄和蛤蟆大尊一声冷笑,三十多名大乘顿时蜂拥而上,将云梦水府重重包围。
虿国群妖刚刚投诚,哪会错过这种献忠心的机会。
媸丽妍一声怒喝,“大胆!竟敢在张真人面前放肆!”
虿国群妖也掀起滔天黑雾,跟着围了上去,更有斑斓毒光照射四方,凶神恶煞地盯着云梦水府。
四十多名大乘境围攻,中州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况,气息搅动山川变色,大地隆隆作响。
云梦水府群妖顿时萎了下去,看向那水神老者的目光中多了一丝哀求。
大势在人族,他们只求今天能安然渡劫,什么条件也不想再要。
水神老者面色变了又变,咬着牙硬生生将气机压住。
但张奎心中怒火却越加旺盛,若是这老者想用十几名大乘换个安身之地也罢,但图谋人族正神之位,却是动了他的逆鳞。
人族神道威力日显,日后垂涎者恐怕曾出不穷,今日索性就把话挑明。
想到这里,他伸手一挥,已成玉色的神庭钟顿时悬于天空,神光万丈笼罩四野,悠扬钟声响彻整个中州,无数圣庙内神庭钟雕像神光闪烁,轰的一声直冲天际。
前所未有的奇景出现了,中州大地上升起一道道神光,从冰天雪地的北疆州到海潮翻涌的泉州,从位于中心的莱州,到远在沙漠中的沙洲,无数道神光在夜色中直冲天际,竟然点亮了整个中州!
“圣器神威,护我人族!”
看着这奇迹般的场景,尽管张奎再三下令人族不跪,但无数百姓还是疯狂地冲出家门,满眼热泪地跪在地上诚心祭拜。
这是真正的神迹,其中凝聚了无数百姓的香火信仰,看着整个夜空被神光点亮,他们只觉心中一片光明,无数年来积攒的阴郁彻底一扫而空。
就连跟随张奎的群妖也是面色大变,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切。
说实话,他们所做一切,大多是因为张奎神威无敌,修真界弱肉强食,强者雄霸天下理所当然,跟随张奎,说不定也能讨得一份机缘。
至于依附人族只是托词而已,连个大乘境都没有,若不是张奎,他们连正眼都不会看。
但没想到,张奎一直将神庭钟威力压制掩藏,如今被这云梦水府之主水神说破,再加上大势已成,才不再遮掩。
这煌煌神道之威,击杀他们任何一个都易如反掌。
张奎立神道才多长时间啊,人族蝼蚁之说简直是笑话,崛起之日恐怕已经到了。
看着这惊天神威,云梦水府水神老者眼中满是痴迷、恐惧和贪婪。
张奎一声冷哼,身形高飞而起,观四方风云,眼中太阳神火熊熊燃烧,声音响彻天地,在各地神庭钟雕像中回荡。
“中州人族、四方邪祟、万物生灵,皆听我言!”
“我所立神道,非高高在上,统御万物,乃尔等心中之神!”
“天地无序,大道无常,却也有正气人间流淌,人族神道,护佑天地众生,非大功德者不得入内。同时又为天地众生监管,若胡作非为,众生怨恨,自有神庭钟感应,夺其神位,灭其神魂,天人共鉴!”
“人族正神,出!”
张奎话语刚落,神庭钟神光一闪,出现三个通天彻底的金身法相。
太始日月星金袍临身,头顶混沌冕冠低垂,面孔与张奎相似,却更显威严大气。
“吾为太始,人族正神之首,禀天地正气而生,监察正神之道,若有不轨,神庭钟斩之,天地众生明鉴!”
铛!
神庭钟悠扬回荡。
身着道袍的神虚上前一步,朗声肃然说道:“吾乃神虚,人族正神,协助张真人立神道,功德入神位,若有不轨,神庭钟斩之,天地众生明鉴!”
一身黑袍银甲的尹白阔步而出,面色阴冷肃穆:“吾乃尹白,人族正神,出身卑微,一生斩妖除魔,死后执念千里报信,以功德信义得神位,若有不轨,神庭钟斩之,天地众生明鉴!”
铛!铛!
随着他二人的声音,神庭钟再次回荡天地。
正在各地查看灵山的开元门高层心中凌然,齐齐拱手对着天空,“人族神道在上,吾等不立功德,不入神道!”
神州大地,无数百姓似乎也心有所感,跪在地上诚心祈祷,“人族神道在上,吾等必与神道相互扶持,薪火相传,万载不悔!”
铛!铛!铛!
神庭钟不断鸣响,天地神光交相辉映。
开元神朝建立前期,神州大阵即将完成,张奎此时立下规矩,人族神道终于大成。
本来见人族神道如此威力,从周围大乘境邪祟,到遍及神州各地的野生妖灵,从正在荒野赶路的修士,到各个城市中的官员,无不蠢蠢欲动,生出了野心。
但见神道规矩如此森严,顿时心中凛然,有人眼神闪烁黯然,有人则更加坚定。
漫天神光中,张奎低头看向了云梦水府水神老者,眼中满是森然,“你想入我立下的神道,也不瞧瞧自己是什么东西!”
“管你修的什么狗屁上古神道,在我这里全部是邪神淫祀!”
贪婪、怨毒、愤恨…种种负面情绪堆积而下,水神老者彻底露出了妖身,血腥扭曲的气息直冲天际,冲着张奎疯狂嘶吼道:
“神高高在上,为天地万物之主,你这神道卑微如奴,不出百年,必然消散!”
“高高在上?”
张奎哈哈一笑,恐怖的气息激起风云变幻,“狗屁的高高在上,老张我生来屠夫,屠的就是你们这帮高高在上!”
“什么仙,什么神,管你什么东西,若这是你们心中的规矩和道,老张便倾覆这天下,碎了这条大道!”
“哈哈哈,大言不惭!”
水神疯狂笑着,眼中满是血腥和杀意,周身神光弥散,额头竖眼突然一道血光射向张奎。
“找死!”
张奎双眼杀意笼罩,怒火汹涌中,额头忽然开裂,却是在玄阴山接触不知名存在时额骨缺了一块,被皮肤遮掩留下的竖缝。
体内“长生”忽然异动,不再显于体外,而是钻进了额头裂缝中,周围繁复的白光符文如眼白,中心深邃的黑暗如瞳孔,化作诡异的眼睛死死盯着水神。
看着那只眼睛,水神老者忽然心头一盆凉水浇下,有种绝望的恐惧。
轰!
一道水桶粗的黑色光线直冲而出,瞬间吞噬了老者射出的血色神光,随后将他整个笼罩。
“啊!”
凄厉的嘶吼声响彻四野,水神老者的血色神光被层层剥离吞噬,他自己更是皮开肉绽,浑身炸裂,渐渐化作了一团血泥,没了气息。
周围群妖看的胆战心惊。
这尼玛是什么东西,简直令人头皮发麻。
张奎也是心有所感,一路陪伴自己的“长生”彻底与自己融合,化作了一项神通。
不同于地煞七十二术的“术”,也不是未来天罡三十六法的“法”,而是一项真正的神通,一种更贴近于规则的东西。
这个规则是吞噬,神光、仙韵、法则…凡是此类东西吞噬的越多,威力也就越强大。
或许,叫寂灭神光合适。
“长生眼”神通却是寂灭神光,莫名有种讽刺。
张奎一声冷哼,额头竖眼缓缓合拢,转头看向了云梦水府群妖方向。
“张真人饶命,我等愿降!”
云梦水府群妖早已胆战心惊,他们来也是因为被水神下了禁制,如今水神被灭,禁制烟消云散,哪还再愿意搏命,立刻散去大阵,纷纷跪在了地上。
张奎淡淡看了一眼,“虿国群妖负责看守,其他人随我继续建大阵。”
“尊真人法旨!”
群妖恭敬领命。
泽州乃申支,建申灵山。
此地方位当设庚金大阵,山摇地动数日后,一座五色灵山高高耸立,气象万千。
所谓金生水,水生金,金水旨在颠倒颠,有申灵山庚金大阵镇压,泽州万里江河湖泊再不成隐患,反倒是会在灵山上不断孕育各种灵矿。
至此,神州一片坦途再无阻碍,张奎的进度也越发加快。
江州建酉灵山,万物之老也,辛金大阵固之。
辛金之性,外柔内刚,灵修坚韧,酉灵山竟然自成剑韵,一道剑气冲天而起,刺破云霄,经久不散。
张奎哈哈一笑,“此乃神州剑修成道之地,竹生老弟,就托给你了!”
已经赶来的竹生面容肃穆,恭敬拱手,“必不负道兄所望!”
接下来,泉州建戌灵山,戊土大阵固之,万物繁茂,也是一等一的灵地。
澜州则建亥灵山,壬水大阵固之,万物收藏,适合洗炼丹药,其收藏固摄的能力,更将澜江水府那地下佛母压得无法动弹,只待被红莲业火抽干后,就能彻底消除隐患。
至此,神州大阵十二地支全部建设完成,只剩下莱州的天地神山。
神州大地似乎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宁静,无数百姓,各地妖灵,全部带着一种敬畏的期盼,看着张奎一步步进入莱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