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玄幻小說 漁人傳說-第八五一章 地宮的老者鑒賞

漁人傳說
小說推薦漁人傳說渔人传说
从遭遇刺杀那刻起,庄海洋就心有怀疑。连基因战队出动,都没能伤其分毫,幕后指挥者怎么可能,派这样一群实力不强的死士刺杀自己呢?
现在调查出的结果,也映证了他的猜测跟怀疑。唯一还没头绪的,便是策划此次行动的究竟是谁。从威尔调查到的情报,前次结怨的财团似乎都有可能。
好在庄海洋并未纠结太久道:“有头绪便是好事!剩下要做的,无非就是去验证。说实话,我也很想看看,他们豢养的第三类强者,跟我较量谁更胜一筹。”
有了这番话,威尔也知道怎么做。在别人眼中,这些财团控制着海量的财富,但威尔更加清楚一件事。一旦财团失去继承人,财富堆砌的资本王国会瞬间崩塌。
对那些渴望取而代之的新兴财团而言,他们会很乐意跟庄海洋成为盟友。在有必要时,顺水推舟的再推一把。将老牌的财团,彻底掩埋进历史的尘埃中。
跟威尔确定相应的计划,不久后的庄海洋专机,便从梅里纳国际机场起飞。很多人都看到,前往送行的王言明等人。这意味着,庄海洋应该启程回国了。
真正令人意想不到的,还是低空飞出梅里纳机场不久,抵达海面上的庄海洋,再次从逃生舱坠入大海之中。没多久,便被贴身暗卫送至一个秘密地点。
当庄海洋专机顺利返回南洲,前来迎接的保镖,也将下飞机的庄海洋护送进安保车内。那怕有人在外面监视,相信也不会怀疑,庄海洋中途从飞机上溜走了。
安保车辆直接开进传世农场,别人再想知道庄海洋是否回来,恐怕还要等上一段时间才行。敢靠近庄海洋居住四合院的情报人员,无一例外都被抓捕起来。
就在庄海洋似乎放弃追查幕后元凶时,跟其打过交道的人,却皱眉道:“不对劲!这似乎不像他的风格,恐怕现在的风平浪静,只是在蕴酿新的风暴啊!”
“他不是回国了吗?他手里那支神秘的武装,似乎也消失了。”
“对!正是这支武装的消失,越发证明有问题。既然他意识到,生命会只是被推到前面的替死鬼,那么他肯定不会善罢干休,势必会找真正的幕后元凶复仇的。”
“很难吧!在那些财团的地盘,庄海洋只要敢去,相信他也讨不到便宜。”
“是吗?我倒不这样认为,如果白海豚出现在山姆国沿海一带,你觉得那些人会最为惊恐呢?如果白海豚真的受他控制,你觉得他找人麻烦,还需要理由吗?”
回想之前庄海洋硬捍山姆国的海外基地,逼到山姆国最终忍气吞声,很多人都觉得,这下山姆国一些人,恐怕又要坐不住,甚至要时刻提防沿海一带的基地。
这种情况下,梅里纳王室应邀前往欧地两国访问的消息,自然被很多人给忽视。当专机抵达万岛王国时,谁也不知道随行访问队伍中,多出一个陌生的面孔。
继任国王位的大王子殿下,也很顺利进驻万岛王国的王宫别院。就在晚宴跟往常一样正常举行时,伪装成保镖的庄海洋,却通过精神力监控着整个王宫。
尽管暂时没发现什么异常,但庄海洋还是很顺利找到,拥有众多安保人员保护的王室宝库。而宝库之中,便有不少采购自传世农场的稀有商品。
“不着急!反正有时间,慢慢观察也无妨。”
通过之前的审讯跟调查,庄海洋已然知道生命会成员,身上都佩戴有一枚代表成员身份的图标。只要在王室发现,有谁私藏或佩戴这种图标,那直接抓人审讯即可。
等到宴会结束,回归别院的大王子殿下,也很恭敬道:“海,有发现吗?”
“没有!即便有,我也不可能把你置身于险地。尼尔陛下,你只需要正常进行友好访问即可。剩下的事,我会自行处理。毕竟,这事不能连累到你。”
“这倒无妨!事实上,我们王室跟你,也算是亲密的盟友了。”
“那也不行!你能配合我,我已经很感动了。让朋友承担风险,这种事我做不出来。”
见庄海洋这般坦诚,大王子殿下也是很感动。说实话,跟这两个国家的王室影响力相比,梅里纳王室跟非地酋长没多大区别。真搞出事来,王室也会很被动。
现在听到庄海洋,不会把他牵涉其中,那么他需要做的,就是把这次王室互访表现的更正常一样。至于庄海洋接下来会做什么,不问、不听、不参与就是了。
抵达万岛王国第三天,庄海洋终于有所发现。负责王室的一名管家,在其住所发现了生命会的图标。那怕对方隐藏的很好,却依然被庄海洋精神力给探知到。
发现王室果然隐藏生命会的成员,庄海洋也觉得不虚此行。找了一个机会,按照威尔等人指导,将一些窃听装置安放在管家的住处跟手机里。
整个过程,自然是在管家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进行。按理说,他用不着这样麻烦。问题是,这位管家说的话,庄海洋根本听不懂。只能先窃听,再找专业人员分析破译。
持续一周的访问行程中,庄海洋又陆续发现了几位生命会的成员。而王室之中,负责王室安保工作的保镖队伍中,也潜伏有生命会的会员。
看到情报组不断反馈的信息,庄海洋也很震惊的道:“看来生命会的能量,远比我想象的更大。他们跟王室,似乎也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但王室对其反倒知晓不多。”
有了这个结论,庄海洋在大王子启程前往另一个王国时,他也跟着一同前往。反正这些人,目前已经被暗刃小组成员以及暗谍监控中,一时半会也不用担心他们跑掉。
先监控一段时间,希望能多知道一些生命会的情况,会后续接触做好铺垫。借着监控这些人,说不定还能找到生命会的秘密据点,以及该组织的核心高层。
监控与反监控,本身就是情报组所擅长的事。有资格被威尔吸收到情报组的情报人员,无一例外都是精英。干这种活,无疑也是他们最擅长的。
抵达第二个王国后,庄海洋依然做着保镖的工作,不时出现在该国王室成员面前。其中一些人,他甚至还打过交道。但从始至终,对方都没发现破绽。
相应的,令庄海洋真正意外的,还是在这座王宫里,再次发现生命会的成员。更令庄海洋吃惊的,还是国王的一位王妃,似乎也是生命会的成员之一。
“有意思!真的有意思!这个生命会,跟王室究竟有何联系呢?”
照例将这些人监控起来的同时,庄海洋也不断汇总情报组收集的消息。因为被监控者,根本不知道他们睡觉都不离身的手机,竟然被安装了窃听器,很多信息便收集了起来。
突然他们联系的对象,情报组又找到不少同属生命会的成员。对生命会的成员而言,他们似乎也有怀疑,梅里纳王室突然告诉两国,应该有别的意图。
“隐蔽好身份!关注对方的一举一动就行,这个时候不宜再生波澜。”
“明白!”
随着这条指令从一座教堂发出,情报组立刻对这座历史悠久的教堂展开监控。当庄海洋得知这个消息,也令情报组暗中监控即可,剩下的事他会亲自处理。
涉及到第三类强者,再怎么小心都没过错。至少庄海洋不希望,因为参与这些调查跟监控,让自己手下这些精英,再出现什么伤亡的问题。
等到出行半个月的大王子殿下,结束两国王室友好访问,最终乘座梅里纳航空的包机从该国离开。当了半个月保镖的庄海洋,自然也成功的脱身。
看着眼前这座古老的教堂,站在教堂不远处的庄海洋,随即释放了精神力。就在精神力渗透进教堂不久,位于地宫的一名老者,突然睁开了眼。
甚至一脸紧张的道:“什么人?”
伴随老人的一声惊吼,待在外面的几名中年人,迅速冲进地宫道:“会长,怎么了?”
“我探知到一股强大的精神力,先前正在窥视地宫。难道,我们曝露了?”
“什么?精神系异能者,这世上还有这种异能者存在?”
“你们似乎忘了!我的生命异能,又是怎么回事呢?加强警戒,我们怕是有麻烦了。”
“是,会长!”
听着这些人的对话,庄海洋却笑着道:“会长,生命会的精神领袖吗?生命异能?类似于祝福术?或者说传说的光明神术?神说,要有光,那就有光的那种异能?”
既然已经发现了对方的存在,从老者身上也感觉到一种异常的能量。但这股能量,跟他所拥有的能量相比,明显要弱上许多。这种情况下,庄海洋自然不用惧怕。
找了一个夜深人静的时候,如同夜枭一般悄然进入古老教堂的庄海洋,很快出现在平时礼拜的会场内。而外围的安保人员,竟然没察觉到任何异样。
再次释放精神力,并将其凝结成声音传到老者耳中道:“阁下,出来聊聊吧!”
耳边突然响起的声音,令老者再次霍然起身道:“你,你是谁?”
“我是谁,见到自然会告诉你。我在礼拜堂,我不想把事情闹大,还请你亲自移驾过来。据我所知,你们这座教堂有近千年的历史,你不想让其毁于一旦吧?”
伴随这番话响起,听到声音再次冲进地宫的几位中年人,却看到他们的会长,一脸紧张望着空气。而后还恭敬的道:“好的,阁下!我马上出来!”
就在其它手下一头雾水时,老者却平静的道:“我去礼拜堂,所有人没有我的指令,不许靠近礼拜堂半步。放心,对方既然是来找我谈判的,那应该不会有事。”
听到这话的手下们,却依然显得一头雾水。等警卫告知,原本应该空无一人的礼拜堂,竟然出现一个神秘的陌生人,这些中年人才意味到出事了。
“怎么办?要调集卫队吗?”
“没用!对方能悄无声息进入安保严密的礼拜堂,仅凭我们的卫队,恐怕拿对方没办法。不出意外,对方跟会长一样,应该也是第三类强者,还是精神系的强者。”
最近这段时间,有关‘生命会’这个组织,开始在网络上流传,确实令这些中年人感受到忌惮跟担忧。跟其它人相比,其实他们真正追求的,是生命的真谛。
说的再直白一点,他们就是研究如何长生的一类人。而他们的会长,更是一名所谓的光明系异能者。但他的异能,依然无法令垂死之人获得永生。
可他的异能,依然能让一些身有疾病的人,获得一定程度的缓解。但会长的异能,也并非无穷无尽。反观这些所谓的手下,也学过会长的异能,却啥也没修炼出来。
当老者抵达礼拜堂,看着站在神像下的庄海洋,也很恭敬的道:“阁下是?”
“你信上帝吗?”
“信!但上帝,也许并不知道我的存在。”
“说的也是!信上帝的人那么多,他怎么可能记的过来呢?你是生命会的会长,能做个自我介绍吗?说起来,为了找到你们,还真花了我不少心思呢!”
“找我们?阁下是?”
“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品尝过我酿的传世至尊红酒吧?我,庄海洋,传世农场的农场主。至于我为何找你们,想必你应该知道是怎么回事吧?”
“你是庄?那位来自东方的农场主?天啊!原来如此,你竟然是精神控制系的强者!”
看着老者一脸震惊的样子,庄海洋只是耸耸肩没承认也没否认。而老者也很快道:“你可以叫我露德!如果我说,这件事跟我没任何关系,你信吗?”
“信!为何不信!但我想知道的是,别人为何把你们生命会推出来跟我做对手呢?”
原本还想解释一番,没想到庄海洋竟然真的相信,这件事跟生命会没任何关系。要说这件事跟生命会没任何关系,其实也不尽然。
从庄海洋看似随意的表情上,露德终于明白对方为何这般淡定。也许白海豚,无法在内陆地区发挥威胁。但一个精神控制系的强者,又岂是好惹的?
这件事不解释清楚,要想让对方真正相信,这件事跟生命会没关系,怕是也很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