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說 《我真不是魔神》-第四百六十五章 神仙啊!讀書

我真不是魔神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魔神我真不是魔神
将犯罪分子和受害者们,移交给警察,又留下了联系方式。
灵平安自觉,可以走人了。
便和那位女警官打了个招呼:“警官小姐,我先走了哈!”
也不等对方回答,扭头就沿着来时的道路,走回去。
一边走,他还一边非常愉快的哼着小曲。
“理想你今年几岁?”
“你总是诱惑着年轻的朋友……”
走调的歌声,在夜色下回荡。
宁轻虹傻傻的看着,那慢慢远去的背影。
月光下,单薄的年轻人,慢悠悠的走着。
黑暗环绕着他,月光簇拥着他。
仿佛在膜拜,也似乎在祷告。
回过头去,宁轻虹看着自己面前的景物。
十来个穷凶极恶的厌胜学派的成员,高举着双手,一动不动,像雕塑一般。
显然,他们是被某种术法所禁锢了。
“将军阁下!”一个穿着厌胜学派的罩袍的男子,悄悄的凑到宁轻虹身旁:“我为联邦立过功,我为国家出过力……”
“我一直都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啊!”
宁轻虹看着他。
印象中,这人似乎一直跟在那位身旁。
只是,那位在的时候,他的存在感无比稀薄。
以至于被自己忽视了。
“你叫什么名字?”宁轻虹问道。
“贺齐!”他舔着脸回答着。
宁轻虹看着他:“那你仔细说说,你究竟为联邦立过什么功?又为国家出过什么力?”
“黑衣卫,从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怀人!”
既然,那位直接走了。
没有将此人带走。
按照他的脾气和性格,宁轻虹感觉,他应该是将此人交给黑衣卫来处置了。
当然,具体如何,还要去请示一下。
………………………………
灵平安循着道路,一直向前。
很快,他就发现了一个很尴尬的事情。
这里没有导航。
所以……
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不是魔神》-第四百六十五章 神仙啊!鑒賞
“我该怎么走出去?”他挠挠头,看着周围的夜色,有些头疼。
现在他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打开手机,网络信号也很差。
地图都打不开。
所以……
“该怎么办呢?”灵平安想着:“回去找警察蜀黍求助?”
“那太丢脸了吧?”
他想着自己方才潇洒的离去,给警察们留下了一个伟岸的背影。
结果现在却跑回去求助?
逼格全无,气场顿失!
饭可以不吃,发型不能乱!
于是……
他看向自己怀中的猫。
“小乖乖,我记得……你有认路的本领……”
他将小家伙放下来:“走吧!”
“前边带路!”
喵呜!
小猫落地,敏捷的向前走去。
灵平安立刻跟上。
古有老马识途,今有小猫带路。
俱是一般风光!
半个小时后,在小猫贝斯特的领路下,灵平安回到了那条小河之畔。
河水潺潺,月色优美。
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2点15.
这个点肯定没有公交、地铁了。
好在,过河后网络信号好了起来。
灵平安得以顺利的通过网约车软件,打了一辆的士。
就是……
等车有些久,足足过了大半个小时,差不多到两点四十的时候,才有一个司机师傅接单。
差不多两点五十几分,司机师傅才将车开到了灵平安面前。
“公子……”司机师傅将车停到灵平安面前,惊讶万分:“这么晚,您怎么一个人在这种地方?”
灵平安呵呵的笑了笑:“无聊,出来走走,听说这边闹鬼,就过去看了看……”
“嘶!”司机师傅吓坏了:“您过河了?”
“嗯呢!”灵平安点点头。
司机师傅的脸上,顿时无比精彩。
直到灵平安上车,他都沉浸在震撼中。
“我滴乖乖……”他嘴里念叨着:“居然有人能囫囵的从十字坡走出来……”
灵平安听着这些念叨笑了起来。
他本想告诉司机师傅,这个世界是没有鬼的,要相信科学。
但转念一想,他想起了自己推理出来的真相。
十字坡,是一个存在大量有毒物质的地区。
官方为了防止民众进入,故意散播相关传说。
所以……
若自己打破了这个传说,造成了这个司机师傅误入当地,出现点什么意外,那岂不是就是自己害了他?
于是,他轻轻一笑,伸手摸了摸眼镜的镜框,故作神秘的道:“那是凡人……凡人,自是不能近这等阴邪幽冥之土!”
“我可是有道之士!”
嗯……
君子,在古代也算是有道之士了。
故事话本里不都说嘛?
只要身禀正气,自守气节,再是妖魔鬼怪,也伤不得君子半分!
司机师傅听着,肃然起敬:“原来如此!”
然后,他的八卦之火,就熊熊燃烧起来,一边倒车转向,一边问道:“公子……您是有大神通的人啊……”
“想必定是龙组的高手吧!”
“咳咳……”灵平安听得咳嗦了一声,摆摆手道:“我乃是山野之人……”
“至于龙组?”
“联邦帝国,何曾有过龙组?”
司机师傅听着,顿时满目敬仰。
因为,他可是在这帝都开了二三十年的车了。
自然知道,联邦帝国的特殊事务机构不是坊间传的沸沸扬扬的那个所谓龙组。
龙组只是不知道的人瞎猜的。
而这位乘客,却能随口指出这一事实。
果然是得道高人,难怪连十字坡这样的凶地,也能来去自如。
于是,他便用着敬仰的口吻说道:“那……公子今夜,可曾在那十字坡之中斩妖除魔?”
灵平安呵呵的笑了笑。
既然已经决定扮演一位神通广大的得道高人。
他自然会夸大一下自己的能耐。
于是,他打了稽首,脸上古井不波,淡然说道:“区区妖邪,不足挂齿!”
“我神通之下,当是诸邪辟易,群丑束手!”
司机师傅听得向往无比,感慨道:“公子真乃高人!”
“可惜,我不过凡夫俗子之躯,而且,气血已衰……不然真有要舍弃这凡俗之世,追随公子修道问长生……”
灵平安摇摇头:“这修行事,是要讲机缘的!”
“我自是知道!”司机师傅点点头,然后他小心翼翼的从后视镜中,看着灵平安。
发现,这位坐在后座上的客人,虽然看着平平无奇,毫无记忆点。
但他的神态,潇洒自若,一双眸子,幽暗深邃。
浑身上下,都有着淡淡的威压。
叫人看着,就心生畏惧,不敢对视。
“果然是得道高人呀!”他想着,便小声的恳求道:“公子……我有个事情,冒昧恳求……还望公子答允……”
“嗯?”
“是这样的……”他小声的道:“我这些年来,常常开车,往来市区……一直都担心着遇到邪祟……”
“不瞒您说……”
“我家中上还有着高堂,下有着孩子在念大学……”
“我要是出了点什么意外,一家就倒了!”
“所以,我斗胆,请您为我的车开个光,略施神通……不知道您愿不愿意?”
说道这里,司机师傅就将车停到了路旁。
然后回头,拱手道:“若您肯答允,条件随您开!”
开车这么些年,他见识过、听说过的邪祟之事,不知凡几。
同事里就有着因为遇到邪祟而大病一场甚至丧命的例子。
就去年,他的一个老友,便在深夜死在车中。
官方来人调查后,给了结论,说是被谋杀。
而且,还拍着胸脯,一定要给受害者讨还公道。
更由国家出面,给了一大笔抚恤金。
后来官方又派人通知他那老友的家人,凶手已经被击毙。
他因为与那老友关系好,所以知道,事情根本不是外界所知的凶杀。
而是一起恶鬼害人的案子。
而那恶鬼,后来被几个神通广大的官方修士镇杀,那恶鬼死后留下的余烬,还被送到了他那老友陵前告慰。
故此……
他一直都是提心吊胆,生怕着自己也遇到类似的事情。
但他能怎么办呢?
家里两个孩子在南周念大学,每年学费加开支就是好几万。
毕业后要工作、结婚、买房。
家里高堂父母也需要赡养。
前年,为了改善居住环境,又拿出了毕生积蓄,付了一套小居室的首付。
现在,每月的利息,都是七八千。
而他又只有这么一条营生的路子。
毕竟,年纪大了,也跟不上时代了。
所以,只能是咬牙,拿着命来换钱。
万一不幸……起码还能拿到一笔抚恤。
给子孙留下最后的一点遗产。
这也是他会来这边接下这个在平台上挂了大半个小时的单子的缘故。
一切都是为了钱啊!
北方路到鹿鸣山庄,行程几十公里,全程高速的话,车费就是一两百了!
哪成想,却因此遇到了一位神通广大的高人。
说不定……
他看着面前的高人……
看着是年轻,但……这等高人说不定乃是早已经青春永固,活了几百岁的老神仙呢!。
自是,他大着胆子,抓着时机,提出了自己的恳求。
因为他知道,这或许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机缘了。
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
灵平安听着,笑了起来。
“师傅,说什么话呢?”他维持着自己的高人人设,便打了个稽首:“区区小事,不足挂齿!”
“至于什么条件不条件的?”他神秘的翘起嘴角:“我辈修行人,从来急公好义,以助人为乐!”
“您既信得过我,便且待我为您施法……”
司机师傅听着,顿时感谢不已:“多谢!多谢!”
便看着那位车后座的高人,抱着他的猫,打开车门,来到车前。
接着,高人问道:“您是要求平安辟邪对吧?”
司机师傅用力的点点头。
灵平安便呵呵一笑,以指为笔,在空中勾画着,嘴中念念有词。
其实就是在乱画,而嘴里念叨的也不是什么经文,而是数字。
“12345……”
“34789……”
反正,他也只是安慰嘛。
给这位司机师傅一个念想。
毕竟,这鬼神之事,根据灵平安的认知,其实就是一个信则有,不信则无的东西。
既然人家信,那就做做样子呗!
但灵平安不会知道。
在司机眼中,他此刻是个什么模样。
司机师傅,咽着口水,看着自己面前的景象。
“果然是高人呀!”他感慨无比。
他的眼中,看到了无数的光点,在自己车前飞舞。
光影中,一位头戴冠冕的神君身影,影影绰绰的显现。
虽不知道是哪位帝君的虚影。
只见着无数金色的光点,随着那高人的手指,轻轻的在虚空中画下一个玄之又玄,奥秘无穷的印记。
而高人嘴中,则是念念有词。
堂皇的经文,从他嘴里念出。
最终,所有的一切异象,尽数被他勾勒在一起,化作一点金色的徽记。
这徽记,轻轻的落到了车身上,瞬息之间便隐入车身之内。
高人则打了个稽首,神态自若,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
他走回来,坐到车后座上,轻轻一笑:“幸不辱命,从此以后,您的这辆车,将出入平安,再无邪祟敢于接近!”
司机师傅傻傻的点点头。
“有着您开光做法……”他崇敬的说道:“自然会是诸邪辟易,群丑束手!”
而在内心之中,他则是感叹万千。
“果然,这世界果然有着神仙啊!”
方才的一切,他亲眼所见。
真正是神仙的术法,道家仙术!
于是,他小心的问道:“未知公子高姓大名……”
“若肯赐知,我定早晚供奉香火,为公子祈福、祷告!”
灵平安不禁感叹,这位司机师傅,真的是重度封建迷信了。
于是,他摇摇头,继续维持着自己高冷的形象:“这倒不必!”
“我辈修行者,上体天命,下感苍生……”
“从来都是做好事不留名!”
“何况这等小事,不过举手之劳而已!”
司机师傅是个人精,一听便知道,这位高人乃是在婉拒。
仔细想想,他也明白,这等高人,又岂会在乎自己这样的凡俗之人的所谓供奉与金钱?
今夜,是自己运道好,遇到了这等得道高人,方外神仙。
他肯出手,已是机缘。
再要强求恐怕就不美了。
于是,司机师傅千恩万谢的说道:“真的是太感谢您了!”
灵平安呵呵一笑:“不客气!”
在他看来,自己只是在忽悠而已。
所以,为了防止因为自己的缘故,而导致这位司机师傅从此沉迷封建迷信,上当受骗,他便正色道:“师傅,有个事情,还是与您交代一下……”
司机师傅立刻临襟正坐:“您请说!”
“这第一……”灵平安道:“如今世间所谓的道人、神僧,大抵都是沽名钓誉之人……您切记不可轻信,以免为那等骗子所欺!”
“须知,我辈修行者,自古以来,都是冷眼旁观着这世间天地涨落……”
“轻易不会插手俗世之事……”
“一心只修清静,不染半点尘埃!”
“凡是要钱要物者,统统乃是骗子!”
司机师傅立刻点头:“您说的对!”
在他心中,眼前高人,瞬间无比高大、神圣。
更是立刻将之,与那些传说中游戏人间的神仙对号入座了。
吕洞宾、铁拐李、济公……
这等神仙,自当如此,也当是如此!
灵平安又道:“这其二嘛……我辈修行者,喜清静而不喜烦恼……”
“今日之事,切记不要主动外传……”
“不然……”
他呵呵一笑。
司机师傅心下一凛,当即点头应允:“诺!我会将您的要求牢牢记住的!”
“今夜之事,我绝不会外传!”
灵平安于是眯着眼睛,笑了起来:“如此便好!”
这样一来,他没有骗人,而司机师傅则得了安心,从此可以大着胆子开车。
双赢啊!
妥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