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 龍王殿 愛下-第一千八百三十五章 開始煉器(補更)看書

龍王殿
小說推薦龍王殿龙王殿
这突然出现在张玄面前的古简上,赫然写着“斩仙飞刀”四个大字。
张玄拿起古简,打量一番,这古简摸上去,表面光滑,拿在手中,至少有百斤重,可将其打开,不过只有七八节组成,其材质不明。
古简上的文字非常繁琐难懂,在宫阙主人的帮助下,张玄才读懂这古简上的内容。
首先,斩仙飞刀是一件宝物,外表却并不是飞刀模样,而是一个葫芦,那飞刀就藏在葫芦当中,随着拥有着念下口诀,飞刀会突然出现,取人首级。
这斩仙飞刀的可怕之处在于,不光飞刀上阵法无数,就连那葫芦当中,也蕴藏无数阵法,平时飞刀便在葫芦的阵法当中孕育,所以威力才能这么恐怖。
而现在,将这斩仙飞刀变成神通,想要真正发挥出这斩仙飞刀的威力来,对张玄而言,有三点要克服。
第一点便是布阵,对于这一点,以现在掌握三千大道的张玄,并不算太难,倒是可以很快的钻研。
但第二点炼器,就很难了。
至于第三点,则是要在自己炼制的器上刻阵,这可以说是难上加难。
张玄光是看这古简的内容,便有些想法,那葫芦当中有阵法存在,孕育飞刀,自己虽然没有葫芦,但有彼岸啊,彼岸异象当中完全可以刻制阵法,这器便在彼岸当中孕养,关键时候取出来,作为杀招。
关于炼器方面,宫阙主人给张玄提了些建议。
“你可知,那些通天彻地的宝贝,大多是什么造型?”
张玄想了想,“刀,剑?”
刀剑,百兵之王。
“不是。”宫阙主人直接否定了张玄的回答,“刀剑,因为其有刃,最容易产生杀伤力,但只能做杀伐之器,还不能成为通天彻地的宝贝,这世界真正的至宝,大多是鼎或者塔的造型,鼎塔体积更大,更容易刻画阵法,但想要将晦涩复杂的阵法刻画在刀剑上,当你有这份本事的时候,也就不需要至宝了。”
张玄听后,恍然大悟。
塔!
鼎!
若说塔与鼎,张玄其实都有,如今在他的彼岸当中,就有一座十三层黑塔,这塔来自于截教,孕养堕落天使尸身,不是凡物。
而鼎,如今还在如龙城外,当初镇死一名彼岸后期,就留在那,震慑宵小,那鼎的来历连宫阙主人都说不清,仅凭重量,就能砸死彼岸后期,更是在这仙宫当中破开了不少口子,也不是凡物。
张玄稍微思考一下,决定以那鼎为载体,不练斩仙飞刀,练个斩仙铜鼎也好。
想到就做,距离那所谓福源传承出现也就半个月的时间,根本没有时间留给张玄去浪费。
张玄离开仙山,一路来到如龙城外,取走青铜鼎,又返回仙宫内。
宫阙主人见张玄将青铜鼎取回,也想到他要做什么,忍不住提醒道:“这鼎来历非凡,我说不清楚,但能确定,来头一定极大,若有一天你能解开这鼎的秘密,这将会是一件至宝,甚至不亚于真正的斩仙飞刀,你确定要在这鼎上动手?”
“不然呢?”张玄耸了耸肩,“你不会真想让我到处寻找材料来炼器吧?我可没那信心,这鼎虽好,我也得活到能解开秘密的那一天才行,不然十五天后我可就没了。”
“呵呵,你想的倒也透彻。”宫殿主人轻笑一声,“东西既然已经给你,当然凭你做主,我无非是提个建议,用与不用随你。”
张玄没有再回答,他问宫阙主人要了一本关于炼器的书籍,这种书籍并非什么宝贝,甚至在上古时期,炼器只是基础的东西。
以张玄如今的记忆力,只是翻看了一遍,便完全记住,至于到底能炼出什么来,就看自身了。
书上记载的方法,若没有出现什么意外,是个人都能炼出好的宝贝来,可偏偏,炼器过程中,百分之百会出现意外,比如火候,根据不同的材质,火候控制也要不同,稍小一点,无法提炼材料中的精华,火候要大了,可能直接就给材料废了。
还有,在融合材料的过程当中,还得刻画阵法进去,但材料的形状会随时变化,阵法刻画需要规律,才刻画好的阵法,可能因为材料稍微改变一下形状,整个阵法就废了,若是真废了那还好,无非就是重新刻画,可有些时候,多个阵法融合,出现意想不到的情况,就有人想炼制杀伐宝贝,结果不同阵法纹路相结合,那杀伐阵法变成了防御阵法,因为材质的关系,还偏偏没啥防御力,这就尴尬了。
总而言之,这个过程,考验一个随机应变。
张玄闭上双眼,深吸一口气,开始准备。
这一准备,就是整整一天过去,张玄并没有着急,哪怕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因为他知道,自己没有失败的机会,必须成功,当彻底静下心来,张玄才开始动手。
就见张玄坐在仙宫当中,他手臂在身前一划,带起一道流光,随后,一团炙热火焰在他面前出现,随着他手臂划过的轨迹燃烧了起来。
那火焰席卷上张玄面前的青铜鼎,炼器,就从这一次,开始了!
炼器,首先,要确定自己要练的是什么,随后拟出形状,在其融形的过程当中,刻下阵法。
寻常炼器,需要将一个又一个材料先融化,随后融合到一起,但张玄这次没有别的材料,只有一个青铜鼎,这青铜鼎本身就是至宝,但不适用于张玄,斩仙飞刀,重在一个出其不意,重在一个无所不破,显然,这巨大的青铜鼎绝对不可能做到出其不意,而这么大的体积,这么大的接触面,说无所不破,也有点吹牛逼了。
所以,现在现在要做的,就是将这青铜鼎变成一个小不点,将这本身就不凡的材料,再次融合,挤压!
将一个巨大的东西进行挤压,这本身就存在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这个过程,并不会轻松。
火焰席卷青铜鼎,足足半个小时过去,青铜鼎没有丝毫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