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 末日:小姐姐沒了我怎麼活討論-第五百九十七章:化血草分享

末日:小姐姐沒了我怎麼活
小說推薦末日:小姐姐沒了我怎麼活末日:小姐姐没了我怎么活
“柳帅,柳帅……”连声呼唤,他却没办法回答,动了动睫毛后直接昏迷。
祁琪没办法,只能背着他回去,路过虎娘和巴哈尸体时,连续用唐刀补刀。
不久后,她就出现在两位大师的视野里。
“他,怎么啦?”
“应该是中毒。可,这种毒很古怪,是我从来没见过的种类!”
护大师和水大师眉头皱得更厉害,这个堪比解毒名师之人都束手无策,难道要看着柳帅死掉?
“我需要个安全的地方仔细检查。”
“去哪边!”
祁琪顺着水大师指的地方,发现哪里比较安全,赶紧带着柳帅过去。
“麻烦两位大师帮我护法,我要全力救治!”
“放心吧!”
精品都市异能 末日:小姐姐沒了我怎麼活-第五百九十七章:化血草推薦
二人目光坚定地握紧了手里的枪……
祁琪很认真地检查完,嘀咕道:“全身找不到任何伤口,这让我无从下手啊?”
为了能找到被伤的位置,她解开了柳帅的衣衫。
上半身并没有任何伤势的,手刚放到肚子位置,猛地意识到了什么,脸瞬间变得血红。
“救人要紧,你想什么呢?”
连续深呼吸后,将外裤褪下,在大腿两侧找到些很细小的红点。
“原来是牛毛针,难怪我找不到!”
祁琪身上又没有大型的磁石,根本没办法将牛毛针弄出来。
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末日:小姐姐沒了我怎麼活 樹猴小飛-第五百九十七章:化血草熱推
“不好,这玩意已进入了血管。”它随着血液不断流动,一但进入心脏和大脑,中针者必死无疑。
“怎么办,怎么办……”
心中着急,更想不到办法,只能暂时用银针将发现的牛毛针定在原地。
“最多能禁锢它们五个小时。这段时间里,我一定要想到救治办法!”嘀咕时,就已冲到了大外面,说道:“两位大师,帮我看着他,我去找点东西!”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末日:小姐姐沒了我怎麼活 愛下-第五百九十七章:化血草閲讀
两位大师重重的点了点头,就走到了洞内……
祁琪一路狂奔,都没能找到磁石,就准备回去。
“化血草?哈,哈哈,帅帅,你死不了啦!”
这玩意不但毒性猛烈,还有很强的腐蚀性,采集时要格外注意。
祁琪将全部身心都放在上面,它很顺利地被挖出。
新的问题又出现,要用什么方法将它运输回去?
环顾四周,发现远处有一根不大的树枝,赶紧用峨眉刺将中央掏空。
缓缓将化血草放进去,很缓慢地往回赶。
树林里崎岖不平,她很难做到不颠簸,有好几次都差点将化血草掉在地上。
“祁琪,你能行,你一定能行!”
不断给自己打气后,终于快接近隐藏处,附近却有零星的动物叫声传来。
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末日:小姐姐沒了我怎麼活》-第五百九十七章:化血草熱推
“不好,他们有危险!”
刚准备加快速度,余光却瞄到化血草,有它出没的地方,任何生灵都会退避三舍。
“两位大师!”
他们听到焦急的声音,立即冲洞中冲出。
“怎么啦?”
“立即退到三十米外,快!”
二人心中虽有很多疑问,却依言而行。
祁琪已经来到洞窟口,倒退着往里走时,喊道:“就留在原地,它们不敢过来!”
水大师和护大师赶紧躲在大树后面,戒备的看着四周……
祁琪已来到柳帅身边,将化血草缓缓靠近创口处。
禁锢牛毛针的银针已颤抖不已,仿佛随时都有可能从身上落下。
同时,柳帅很痛苦地叫了两声,全身不断有冷汗冒出。
“好机会!”
祁琪控制着化血草,大动脉内的那根牛毛针在缓缓向手臂移动。
它被逼到手臂上后,她突然加速,一根血箭冲出。
“呵呵,在来!”
接下来的都比较顺利,停留在柳帅体内的牛毛针已所剩不多。
其中最危险的就是一根靠近心脉的,要是有丝毫偏差,柳帅会瞬间死亡。
祁琪不敢冒险,先将其它地方的都清除后,缓缓将化血草靠向哪里。
牛毛针受到刺激,很缓慢地往里冲。
“别进去,别进去!”
祁琪心里着急,更没办法将牛毛针逼出,只能冒险用手连接化血草。
“啊……”剧痛都没使她放手。
牛毛针被内劲牵引,正缓缓从心脉中退出来。
就快彻底出来时,流动的血液又让它进去了些。
“噗嗤!”祁琪已中毒得很厉害,如果再不救治自己,定会毒发身亡。
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末日:小姐姐沒了我怎麼活 愛下-第五百九十七章:化血草看書
可,如果放弃,柳帅就会死。
她没有半点犹豫,直接选择救治柳帅。
没使用一点内劲,她的嘴角就会流出很多黑色的血液。
嗤!
牛毛针飞出的声音传来,祁琪凝重的眉头终于舒展。
“哇!”两大口毒血吐出,视线已很模糊。
祁琪本想拿柳帅的血液解毒,却发现手已经不听使唤,心中只能苦笑。
身体越来越重,最后直接倒在柳帅身上。
他被重物挤压,潜意识猛地回归,却没办法睁开眼睛。
双唇传来很干的感觉,他本能地舔了舔。
他却不知道,舔到的并不是自己的嘴唇,而是中毒已深的祁琪嘴唇。
剧毒进入体内,强烈的疼痛感传来,他猛地醒来。
“祁、祁琪?”
见她没有任何反应,柳帅心里慌得一匹,赶紧咬破自己的嘴唇,让血液滴到她嘴里。
血液入腹,祁琪身上的毒素在急速褪去。
几分钟过去,她已悠悠醒来,本想爬起来,却发现浑身无力。
扭曲了几下,还是没办法起来。
“你,你醒啦?”
“嗯!你能不能扶我起来。”
柳帅很费力地缓缓坐起,然后用双手拖着祁琪的后背。
浓烈的男子气息飘到她体内,身体瞬间变得滚烫。
她也没有在意,以为是害羞所致,直到这股奇热让她汗如雨下,才感觉到不对。
“糟了,奇yin古毒,这,这?”
“你在嘀咕什么?”
祁琪努力克制着自己,很艰难地说道:“你运行下内劲!”
柳帅也没多想,内力刚升起,一股奇热就传遍了全身。
“这是?”
“我们中了很厉害的古毒!”
“啊,怎么解!”
祁琪的脸瞬间血红,声若蚊蝇地回道:“洞房!”
柳帅虽然没有听到,对方的娇羞模样却让他遐想连连,赶紧摇了摇头,将视线转向远处。
越压制,这股毒素就反弹得越厉害,他都有扑上去的冲动。
祁琪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心道:“他现在都在克制自己,就说明他不是趁人之危的畜生,我跟着他,也不错!”
想明白后,直接抱住了柳帅……
(以下省略多少字,你们自己脑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