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 起點-337 吉時已到上花轎看書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权宠新娘蜜如甜
三公主帮乔墨儿梳洗打扮,月兮姑姑在一旁帮衬着穿喜服,乔心儿忙上忙下,知道乔墨儿在化妆会饿,就帮她喂点吃食。
大家忙中有序,尽量不给乔墨儿填坑。
半个时辰之后,乔墨儿一切都准备好了,乔心儿还有月兮姑姑扶着乔墨儿跪拜了三娘子还有四娘子。
“姐姐没有那个福气,看墨儿你出嫁,但作为三娘子,至少也要给你添份嫁妆,这个是我这几年辛勤劳动,通过自己双手赚来的银锁,希望能锁住你的幸福,一辈子不分离。”
乔墨儿接过三娘子递来的银锁,放在了月兮姑姑备用的呈盒上。
“希望墨儿不要嫌弃三娘子。”
跪在地上,双手合一,磕头拜别三娘子:“谢谢,三娘子。”
轮到主母四娘子说话了,“墨儿,你我虽然不是特别的亲,但至少也是看着你和亦珂一同长大的,现如今我儿女都不在身边了,我只能把对他们的祝福,通通赠予给你,这是我给心儿准备的三金,现在我把这些都给你,希望你能一直幸福下去。”
乔墨儿接过四娘子的馈赠,也放在了呈盒上,继而也做了一个跪拜之礼。
“谢谢四娘子。”
“你要好好的就是最好的。”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笔趣-337 吉時已到上花轎讀書
三娘子和四娘子都给予了乔墨儿很多期望。
“吉时到,送新娘子上轿。”
媒婆站在门口大声吆喝,大家欢呼着让乔於珂赶紧把乔墨儿背上轿子。
由于是远嫁,乔墨儿的轿子可不是一般的喜轿,而是由一个凉亭架置于马车之上,周围用红色纱布圈挂而住,风一吹,里面还是挺宽敞的。
乔於珂慢慢走到乔墨儿身边背过身,不情不愿的蹲跪在了乔墨儿面前。
“墨儿,上来吧。”
“大哥哥,谢谢你送我出嫁。”
乔於珂内心嘀咕:我宁愿送你出家,也不愿送你出嫁。出家至少你是属于众生,出嫁,你就再也不是我的墨儿了。
乔於珂背着乔墨儿上了轿子,大家都念念不舍的望着乔墨儿,准备目送她离开,却在转角处马车停了下来,乔墨儿扶着马车走到了外面,未下马车,但在边沿之处,扶着轿子框,慢慢跪下来,郑重的磕了一个响头。
“墨儿不孝,待圆满归来,再来孝敬母亲哥哥妹妹们。”
“走吧,墨儿。莫回头……”
三娘子和四娘子挥着手上的手帕,泪眼婆娑的说道,她们对乔墨儿虽无特别的好,但生活在一起数十年,亲情还是不少的。
乔墨儿跟着马车很快离开了临安城,距离秘境山庄闭关,还有一日有余,若一路没有什么事情,她还是能如约而至的。
鹿鸣骑着马伴在乔墨儿身边,“师姐,此次回秘境山庄,我定护你周全。”
“呵,不劳您大驾,我一个人能护好我自己的。”
乔墨儿依依作态的坐在马车里,双手捧着个苹果,等着早点抵达秘境山庄。
只不过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乔墨儿这前脚刚离开临安城,后脚就被人给劫车了。
非常不錯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 ptt-337 吉時已到上花轎相伴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想要过此路,你得留下买路财。”
鹿鸣听见有人打劫,立刻骑着马儿到了前面,看了看前面的这群膳匪,不屑一顾的说道,“不自量力。”
“小白脸,你说什么呢?你区区一个文弱书生,还能把我们这群人怎么的吗?”
为首的山匪继续嘲讽着鹿鸣。
“你找死。”鹿鸣一个眼神杀看向那个山匪,准备想了结了他,却不成想被乔墨儿唤住了。
“鸣儿,不得无礼,既然是结婚,难免也想图个彩头,给点喜钱,让他们通融通融罢了。”
“是,师姐。”
鹿鸣一向很听乔墨儿的话,她说不要伤人,那他绝对不会将这群人伤害丝毫。
这群山匪见要钱要的这么容易,似乎有点儿得寸进尺了,他们张扬的拿着大刀走到了乔墨儿的轿子旁,拿着大刀掀开乔墨儿的帘子,“原来是个娇滴滴的小美人啊,大爷我改变主意了,钱我们随时都能讨到,但别人的新娘,我们还是第一次碰到,不如您让我们这群兄弟乐呵乐呵后,我们就不收你钱了,放你和你这群结婚队伍早早离开如何。”
乔墨儿嘴角微微上扬,做了一个妖娆又妩媚的动作,“你过来呀。”
为首的山匪,看着乔墨儿的手伸出来,色眯眯的嗅着乔墨儿手,像是被勾了魂儿一般,慢慢的上了马车,凑近了乔墨儿。
“哦,美人还喜欢这种小调调啊,你放心,大爷我会好好宠幸你的。”
“是吗?”乔墨儿的笑愈演愈深,“那得看看你有没有这个命来祸害我了。”
山匪早已鬼迷心窍,却不知自己这一遭是有去无回。
乔墨儿左手捏着苹果,右手轻轻废了那人的左手,接而一脚将其踢下了马车,“丧心病狂。”
“啊。臭娘们!”
乔墨儿掀开自己的喜帕,看了一眼飞出去,摔在地上的土匪,“呵,还真是缘分哪。”
“什么缘分,臭娘们,你竟然敢伤我,看我不带着兄弟们弄死你。”
“你劫我三次,我不知道这缘分,到底是因何而起。”
“三次?”
“师姐,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这货连劫我三次,前两次我心善都放过了他,没想到他现在是越来越毫无分寸了,竟然在我大婚的路上做文章,原本我想让你拿钱把他打发走的,现在想想,报官吧。”
“我和姑娘素未抹面,何来三次的孽缘,这条路是我的山路,姑娘若是将我报了官,我的兄弟们,自然也不会放了姑娘你的。”
“那我就好好的说给你听听,你把你那耳朵竖起来,我好好的说给你听一听。”
“你说吧,我听着的。”
“这第一次,是在临安城的街上,你光天化日之下,竟想要劫乔府嫡女,耿逸怀未过门的妻子,这第二次,是在撩舞阁,你满身酒气想要寻欢,不偏不倚挑了一个环肥瘦燕的女娇娥,这第三次,也就是今天,你什么日子不出门,偏偏算好了我今日出嫁的时候打劫,你也不打听打听我是谁?”
山匪吞咽了一口口水,这感情前两次碰见都是眼前这女子,怎么每次一没好事就遇见了她,而且今天还是有人特意交代要劫了这结婚队伍,只怕这钱还没拿到手,他怕是命已经送到了西天。
“姑娘,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劫你队伍的,我也是受人之托,请姑娘高抬贵手,再饶了我一次吧。”
山匪托着脱臼的手,趴在地上求饶着。
“本姑娘乏了,见不惯你们这种吃软怕硬的主儿,鸣儿,你派人将他们善后送去官府吧。”
乔墨儿放下自己的喜帕,摆摆手同鹿鸣说道。
“好,师姐你先往前继续前行,这边我善后好立刻就追你去。”
鹿鸣留下来后,这群山匪把鹿鸣围城一团,为首的山匪是怕伤害了乔墨儿,韩云熙会出现,但现在乔墨儿不在了,他们就不怕鹿鸣了,准备将鹿鸣给废了,却没想到鹿鸣身手,也毫不逊色他们任何一个人,很快将他们通通击倒,等待官人们把他们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