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抗戰之丐世奇俠 起點-一百七十二章:晴子的風光閲讀

抗戰之丐世奇俠
小說推薦抗戰之丐世奇俠抗战之丐世奇侠
任自强还是低估了米国人对宗教的信仰狂热程度,在他想当然的认知中,米国作为这个世界上最发达,受教育程度最高的国家,米国人之所以信仰宗教是流于形式,一般不会把希望寄托在虚无缥缈的上帝身上。
毕竟在米国这样一个竞争激烈,功利主义思想严重,人际关系淡漠,充斥着尔虞我诈的社会里。参加宗教活动往往是带来一种归属感,一种自我暗示式的心里庇护,一种社会认可以及和群体相处带来的满足感。
别看米国人言必称上帝,结婚、就职、司法审判等都手按《圣经》发誓,但真正按照《圣经》遵照执行的有几人。
还不是一样离婚率最高,为了利益无所不用其极,在金钱面前司法公正只是一个笑话等等。
所以说如果米国人要真正按照信仰行事,这世界会变得美好很多。
但凯瑟琳现在的所为却大大颠覆了任自强的认知,使他既感到荒缪又感到不可思议。
当然,他最高兴的莫过于不用他劳心费力提点、教训凯瑟琳了。
因为自从凯瑟琳见到他会发光得神奇一幕,可谓听话的一批,别说吃晴子的飞醋,就是任自强只需勾勾手指,她就毕恭毕敬,唯唯诺诺,让干什么就干什么。
甚至已经到了一和她结合,凯瑟琳就激动的颤抖,高朝迭起。用她的话说:“我一想到是天使在和我‘没课辣舞’,我就情难自禁!”
齐人之福都是小开司,她和晴子的关系迅速升温,好得像亲姐妹一样。而且还知道先来后到,隐隐以晴子为大的架势。
要是往日,见凯瑟琳如此模样说不得他还会大为扫兴,好好的一位米国大美人就像失去自我,还有什么新鲜乐趣可言。
但今时不同往日,他绝大部分心思都在祸祸鬼子身上,自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求后宅安宁和睦,不要让他为此分心。
至于晴子更无所谓了,已经有了六位珠玉在前,再多几个女人又何妨,她很容易满足,更不敢计较。
她的岛国人身份,拖家带口的实际境况,无不使她摆正自己的位置。只要任自强不抛弃她,她就偷着乐吧。
所以,晴子很有紧迫感,也想尽快体现自己的价值所在,能够多挣点分。
半晚欢娱过后,她可不敢像凯瑟琳一样无所顾忌的贪睡。东方刚鱼肚白,她就拖着还很是酸软的娇躯先任自强起床。
任自强起不来是因为抢了鬼子金库之后不缺钱了,心情大为放松所致。
不过晴子起床的动静还是惊动了他,想也不想伸手把晴子拽入怀中,手一边在她细腻光滑的肌肤上无意识游动,迷迷糊糊问道:“怎么不多睡会?”
“这几天在船上休息好了呢,我不累,你昨天换下的衣服还没洗呢,我去收拾一下。”
“嗯,等会再干,先说说你回国后的事。”香肌雪肤跟段子似的正摸得舒服,那舍得她离开。
“好呢!”这也正是晴子不吐不快的,她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吐气如兰:“我到家以后…….”
亲人相见泪满襟略过不提,单说晴子富贵还乡摆阔般安顿好家里,以及到户籍部门落实好任自强的户籍,当即鲜衣怒马按照他的建议马不停蹄走亲访友。
国人说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这话搁在岛国人身上尤为更甚。岛国人虽秉承华夏儒教礼仪,但亲情一般很淡漠,像华夏七大姑八大姨的传统亲情思维在岛国几乎没有市场。
这才有了像晴子家因为父母亡故而导致家道一落千丈,而无亲戚相帮的事实。她家不是没有亲戚,反而亲戚很多。
这在华夏简直是无法想象的,谁家的长辈亲戚会忍心让四个无父无母的孩子无依无靠呢?
或许岛国人素来如此,即使有事也没习惯求到亲戚头上。
晴子父亲一系家族倒没出什么牛掰人物,只不过是长崎一个小作坊主,好不容易供养出晴子父亲这位学有所成的大学老师,还不等沾几天光就一命呜呼。
不过晴子母亲一系是岛国的名门望族,来自京都藤原家族。京都是岛国历史文化名城,天皇迁都东京之前一直作为岛国的首都。
要追溯岛国历史,藤原家族是千年大族,在十二世纪以前可以左右岛国朝纲也不为过。藤原家主房的女儿那都是岛国天皇的皇后。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以后的藤原家族虽不能左右朝纲,但也是岛国长盛不衰的贵族家庭。
只不过晴子母亲一系是京都藤原家族的旁支,要不然晴子母亲怎么可能会嫁给一个长崎小作坊主的儿子。
因此晴子主要走访的亲友还是母亲家族的,父亲那边的亲友仅仅拜访了父亲生前大学学校的校长一家。
也不知是任自强抚摸刺激的,还是晴子想起京都之行的成功感到激动,声音发腻发颤:
“哥哥,我在京都和东京呆了二十多天呢,通过母亲家亲戚认识了好多家里有权有势的朋友…….”
晴子完美的执行了任自强提出的策略,锦衣夜行要不得。她把自己包装成一位满身珠光宝气的成功女性,出手阔绰。
凡是母亲家族亲友见面即送一份豪礼,娓娓道来她在华夏发财致富的经过。不但让母亲家族长辈另眼相待,也让同辈年轻子弟很快认同并艳羡不已。
当然,做戏要做全套,她也说了由于她岛国人的身份,她不便抛头露面,现有在华夏保定府的产业都交给代理人打理。
并告知下一步在津门租界区搞公司的计划。
在和藤原家族年轻一辈打成一片后,晴子几乎天天广邀亲朋好友,搞聚餐式聚会。
岛国人也是人,白吃谁不吃呢!自然,晴子邀请人也是分人的,无不是家里有头有脸的。
说到这儿晴子不无得意:“哥哥,你都不知道,我那些表姐表妹,还有新认识的朋友看到我的皮肤肤质如此之好,她们都羡慕得发疯呢?”
“嗯?”任自强抚摸在她屁屁上的手不由紧了紧,慢条斯理道:“是不是还有不少年轻才俊疯狂的追求咱们的晴子宝贝啊?”
在他和大多数国人眼里,小鬼子男人差不多可称为色中饿鬼也不为过。没办法,鬼子的形象一向如此,侵朝、侵华、侵占东南亚,军人强(女干)恶行,慰安妇,还有后世大行其道的‘AV’产业,无不表明就是如此。
虽说他对晴子没多少感情,但是他上过的女人决不允许出现让他头顶‘绿油油’的情况。除非是他主动抛弃的,那当另说。
“喔….!”晴子嗓子里不禁发出一声娇吟,她吓得连忙捂住嘴,扭头看了看凯瑟琳还在酣睡,这才放下心,忙急赤白脸低声解释道:
“哥哥,晴子交往的对象都是女儿家,没有男人的。”
“咦,你们岛国女人不是在家中没啥地位可言吗?和她们交往能起到什么作用?”
“哥哥,你说的那是一般人家的女儿,有权有势家的女儿可不在此列。我们岛国有权有势的人家找女婿是有讲究的,要么找的是门当户对,要么就一定找有潜力、有才干、值得培养的女婿入赘。”
她煞有介事的举例道:“妈妈和爸爸的结合就是这样的,外公原本很看好爸爸,但爸爸一直醉心于学问无心参与政事,外公才不得不放弃爸爸,放他回长崎。”
“哦。”晴子这么一说任自强想起来前世看过的一篇报道,其内容讲述为何华夏有‘富不过三代’之说,而岛国的家族企业不在此列,百年家族企业反而比比皆是。
文中说岛国家族企业的数量占企业总数的约95%,且很好地实现了企业继承、接班,其原因就在于对接班人从年幼期便开始培养,接班前倾向于先让其进其他大公司修行,而且对接班人选不拘一格,更注重“家族”延续而非“血缘”继承。
岛国的家族企业并不必然让儿子继承,尤其是在从创始人传至第二代的时候往往更为注重“立贤”,而非“立亲”。
为了解决“亲”的问题,岛国的创业者会采取直接收养养子或纳为女婿后再让其改姓收为养子的方式处理。其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案例恐怕当属松下和丰田汽车。
松下创始人松下幸之助在1973年卸任时便将企业交给了“女婿养子”松下正治(原名平田正治)继承;丰田汽车的创始人丰田佐吉也是将企业交给了“女婿养子”丰田利三郎(原名小山利三郎)继承,而非自己的亲生儿子。
这种“女婿+养子”的模式无疑会强化信任基础,同时也能扩大接班人选择范围,避免拘泥于从亲生儿子中选择,有利于保证接班人的素质和能力。
日本最大财团之一的三井集团就有好几位继承者是三井家族的“女婿养子”。三井曾有掌门人甚至宣称,“我宁可要女儿而不要儿子,因为有了女儿我可以选择我的‘儿子’!”这真可谓一语道破“女婿养子”继承模式的精髓。
而国人的家族企业注重‘血缘继承’,其弊病和结果有目共睹,不说也罢。
俗话说一白遮百丑,何况晴子清纯可人,她的风采及大方令亲朋好友羡慕不说,关键是她新的投资计划更令人眼热心跳。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谁不想自己的口袋更鼓一点呢?再有晴子在聚会中有意无意,话里话外提倡的‘都是好朋友,有钱大家赚’的投资理念,没有人好奇还怪了。
肯定有有心人去电津门查了晴子的底细,注册资金一百万大洋晴子为法定代表人的‘安乐公司’瞒不住人。
至于保定府的产业,看不到晴子出示的手续,他们也无从查起。但有一个事实毋庸置疑,晴子确实有钱这是有目共睹的。
仅仅晴子这段时间送出去的珠宝礼物,以及聚会时的花销粗略一算都价值近三十万日元。因此,一个个心痒的像猫爪一般:“华夏的钱真这么好赚吗?”
晴子也没说大话,保证投资三年回本,六、七年翻一番。而且她把欲擒故纵玩得很溜:“诸位姐妹,份额我只能放出去百分之十五,再多就不行了。”
一幅我不差钱我只是和你们投缘,顺带让你们沾点光的隐隐傲娇模样。人家身上毕竟还流着藤原家族的血液,有这个傲气的资本。
顺带提醒一句:“这是咱们姐妹间的事,最好暂别告诉你家男人和长辈,等咱们真正挣到钱了方显咱们女儿家的本事不是?”
众人一听极为心动,作为家庭主妇或是家里的娇娇女,谁还没几个‘体己钱’或零花钱,纷纷倾囊响应。
一时百分之十五的份额压根挡不住,最后百般央求晴子,晴子抹不开面子才无奈答应放宽到百分之二十。这一下,晴子花出去的钱又回来了。
“嗯,做的不错!”“吧唧”,任自强闭着眼在她小嘴上奖励一口。
“嘻嘻!”晴子被夸得心花怒放,捂着小嘴娇笑,两团异于常人的骄傲颤颤巍巍,摩擦不止。
“对啦,晴子,你从那里找到的两个‘女忍者’?”
“我外公介绍的。”
“你外公介绍的!不会是来监视你的吧?”
“咯咯,哥哥,你多虑了,美雪和美吉是武藏流派培养的忍者,是专门为有钱人当保镖来培养的。我花了二十万日元把她俩已经买下来了,她俩也对我宣誓效忠,忍者一旦宣誓是不可能背叛主人的。”
“哦,那我就放心了,你知道咱们的秘密太多,不能让外人知道。”
“嗯,哥哥,纯子在数学上很有天赋,你看以后让她来当咱们公司的财务负责人怎么样?要不我一个人有些忙不过来。”
“纯子才十六岁,你不打算培养她上大学吗?”
“不上了,哥哥的事业才是最主要的,财务交给外人我不放心。”
“可以倒是可以,问题是你征询过纯子的意见吗?否则,以后她会埋怨你的?”
“妹妹同意的。”
“既然纯子同意你自己看着办。对了,义仁你要么送英式学校,要么就送我们国家的学校,不能送日租界你们国家的学校,他们教的东西对我们国家很不友好。”
“哥哥,你不是在刘家堡准备办学吗?你可以把义仁送刘家堡上学呀!”
“暂时还是在这儿上吧,那里刚开始还很不完善呢!再说你们才在一起相聚多久啊?还是留在你们当姐姐的身边,多让他感受一下亲人的温暖。而且你也知道,我东奔西跑很忙的,很难有时间照顾义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