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柯學驗屍官討論-第441章 “小蘭戀愛案”專家調查組相伴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柯学验尸官
毛利小五郎举的例子可能有些极端。
但正因为是体验过什么是极端,他才知道早恋的危害。
想想妃英理才20岁,刚上大学就生了孩子。
如果不是孩子有家里长辈帮忙照顾,她自己的学习能力又强得离谱,可以毫无压力地兼顾带娃和读书…
说不定妃英理连大学都读不完,就得回家当全职主妇。
这样一来,就不会有现在律师界的不败女王了。
虽然毛利小五郎自己倒是挺想早点有个孩子,也希望有个温柔贤惠的主妇老婆。
但他可不想女儿早早地给别人当家庭主妇。
然后结了婚才发现老公抽烟、酗酒、赌马、打麻将、不做家务,跟热恋期见到的那个完美男友,完全是两个世界的存在。
“不行!”
“这绝对不行!”
毛利小五郎的情绪隐隐有些激动。
“毛利叔叔,你…你冷静一点。”
铃木园子有些无奈地出声安抚道:
“当年英理阿姨的情况是这样,也并不能代表,小兰她就是在谈恋爱了啊!”
“毕竟,开始注意化妆和穿搭…”
“这本来就是高中女生应有的正常表现吧?”
“证据当然不止这些!”
毛利小五郎心痛无比地沉沉一叹:
“昨天晚上,我私下里直接找小兰问过,问她有没有在谈恋爱。”
“哦?”
铃木园子的好奇心顿时被勾起来了。
她睁大眼睛,有些八卦地向毛利小五郎问道:
“毛利叔叔,小兰她怎么回答?”
“小兰她…”
“她坚持说自己没有在谈恋爱。”
“我再追问下去,她就直接不搭理我,忙着回房间看法医学教材了。”
说着,毛利小五郎语气凝重地给出结论:
“她这种反应,说明她一定是在谈恋爱!”
铃木园子:“……”
这哪里能看出来小兰是在谈恋爱了?
“因为小兰‘没搭理我’啊!”
毛利小五郎神情严肃地说道:
“我当时那么烦人地连连追问,按小兰的性格…”
“如果她心里没鬼,她在羞愤之下,肯定会随手抄起遥控器、易拉罐一类的东西,在我面前用手生生捏碎,让我乖乖闭嘴的。”
“可小兰却没有这么做。”
“她竟然心虚地逃回了房间,关上门不敢见我。”
“这…”铃木园子微微一愣:
她想到了学校附近,那些坏了又修、修了又坏的电线杆。
的确,按小兰的性格…
她如果不是心虚到了一定程度,多半不会对毛利大叔这么温柔。
“小兰她一定是在谈恋爱!”
毛利小五郎再次给出肯定的论断。
他屈身坐在椅子上,双手合拢,十指交叉,轻轻地抵着下巴,目光也随之变得犀利而严肃:
“而且,小兰身上的这些异常,都是在最近这短短几天内出现的。”
“也就是,帝丹高中学园祭结束之后。”
毛利小五郎声音重重一顿:
“在举办学园祭的那两天里,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所以小兰才会变得这么这么奇怪。”
“园子,你老实跟叔叔说…”
他将目光投向女儿的好友,最了解毛利兰的铃木园子:
“是不是你们学校有哪个臭小子,趁着举办学园祭的热闹,跟小兰表白了?”
“额…”铃木园子脸色一白。
谈起学园祭…她还真想到了什么。
那天在化妆间,毛利兰和克丽丝小姐…唔。
这些不堪入目的记忆,铃木园子本来是打算当作什么都没看见,就此永久封存的。
却没想到,这才过了几天功夫,就被毛利小五郎再度提起。
看来毛利大叔他推理得没错…
小兰的确是恋爱了。
只不过,她恋爱的对象…可不是什么“臭小子”啊!
铃木大小姐脸色变幻不定,一阵欲言又止。
毛利小五郎的观察力再怎么迟钝,也能轻易注意到她脸上的异样:
“园子,你果然知道什么。”
“小兰她真、真的跟哪个臭小子在谈恋爱…”
老父亲的声音在哀恸颤抖:
“不!”
“你们女孩子不清楚,高中男生可是最危险的生物。”
对于这一点,毛利小五郎太清楚了。
那些青春期男生就像是在火车站站口拉客的三流旅店推销员,一有机会就想把人带去附近酒店开房间。
“不,毛利叔叔你别激动…”
铃木园子一句话脱口而出:
“小兰她没有跟我们高中的哪个男生在一起啦!”
“……”毛利小五郎骤然陷入沉默。
但这沉默却不是风暴的止息,反而是火山爆发的开始。
他猛地想到了什么。
想到了一件自己一直担心的事情。
其实,毛利小五郎虽然抵触女儿太早谈恋爱,但也没到完全无法接受的地步。
但正是因为他担心的这件事,他才这么急急忙忙地亲自出面,拉住女儿的闺蜜问话:
“园子,你说‘小兰她没有跟我们高中的哪个男生在一起’。”
“这意思是说…小兰恋爱的对象,其实是你们高中以外的人。”
“对吧?”
毛利小五郎严肃无比地问道。
“这…这个。”
铃木园子吞吞吐吐地不敢说话。
事实如此惊世骇俗,让毛利大叔知道的话,恐怕会把他刺激到住院吧?
这件事得小兰自己同意就行,她作为朋友,必须为小兰保守秘密。
“抱歉,毛利叔叔…”
“具体的情况,我也不了解。”
“小兰她应该没在跟人谈恋爱,不然的话,我一定会知道的。”
铃木园子老老实实地闭上了嘴巴,还信誓旦旦地为闺蜜打起了包票。
但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即使她不说,毛利小五郎也能察觉到什么:
“园子,这件事…”
“不会跟林新一有关吧?”
“嘶…”铃木园子倒吸一口凉气:
克丽丝姐姐是林新一的女朋友。
这件事当然跟林新一有关了!
毛利大叔是怎么知道的?
她一阵紧张不敢说话,但毛利小五郎却已然从她的表情中读懂了什么:
“果然是那个家伙!”
毛利小五郎一阵捶胸顿足:
他早就觉得林新一那混蛋不对劲了!
现在工藤新一失踪已久,天天围在小兰身边晃、跟小兰关系密切的成年男人,除了他这个父亲,就只剩下林新一这个“老师”。
林新一天天围着他女儿转,跟他女儿出去旅游。
连他的同学聚会,他的家庭旅游,这种私人旅程都要强插一脚。
这哪像个正经老师啊?
更可怕的是,林新一有女朋友。
而小兰明知道这一点,还跟他走得这么近。
对此,克丽丝小姐难道没有意见?
还是说,她也明知道这一点,却在默默赞同?
再看刚刚克丽丝跟小兰一起逛街购物的模样…看着不仅完全没有矛盾和冲突,反而热切、亲昵、有说有笑,好得跟亲姐妹一样。
“嘶…”这关系实在太乱,想想就让人脊背发寒。
毛利小五郎吓得倒吸一口凉气:
“这是什么畸形的爱啊!”
“这…”铃木园子表情一滞:
是啊…女孩子跟女孩子,其中一个还是有男朋友的…
畸形,这太畸形了!
毛利大叔能说出这种话…
看来,他是真的知道了什么。
“毛利叔叔。”
“你先别生气…”
铃木园子扶住毛利小五郎颤抖不已的肩膀,体贴地安抚道:
“小兰她自己还没承认呢。”
“这种事有人会自己承认吗?”
毛利小五郎下意识激动反驳:
他从业十年,亲手抓到的小三没有上百,也有几十了。
哪有小三会主动承认自己当小三啊?
他心中忐忑不安,但铃木园子仍在费力苦劝:
“事情可能不像我们想得那么糟糕。”
“或许,只是我们想多了。”
她努力地攥着最后一丝希望,如此安慰道。
“嗯…”听到这话,毛利小五郎也悄然冷静下来:
的确…虽然现在种种迹象都表面小兰的情况不正常。
甚至就连小兰的闺蜜园子,都间接地承认了这一点。
但小兰毕竟是小兰,作为父亲,毛利小五郎还是本能地相信女儿的人品。
除非是被那种又帅又会黏人的坏男人骗了。
唔…混蛋!
果然还是完全冷静不下来啊!
毛利小五郎怒发冲冠。
“别激动!”
情急之下,铃木园子终于做出决断。
她一把摁住急匆匆想起身找人PK的毛利小五郎,语气凝重说道:
“现在我们只是捕风捉影地查到了一些线索,万一是我们误会了呢?”
“如果贸贸然冲上去说这些难听的话,会让小兰生气的吧?”
“说的也是…”毛利小五郎一阵犹豫:“那我们该怎么办?”
“交给我吧…”
铃木园子转过身,望向刚刚从试衣间里走出来的毛利兰和贝尔摩德:
“让我先去试探一下小兰的态度,看看事实如何。”
“好。”毛利小五郎重重点头。
无声之中,名侦探小五郎与名侦探园子的视线悄然交汇。
“小兰恋爱案”的专家调查组,就此紧急成立。
………………………..
“那两个家伙…”
“到底在聊些什么啊?”
百无聊赖之中,柯南远远地望了回来。
他听不见他们的对话内容,只知道他们一直在压低声音交流。
而且越说越情绪越激动,表情越来越浮夸。
就差没抱在一起痛哭流涕了。
“唔…”
柯南越看越神色古怪:
“当年毛利大叔….”
“不会真抱错孩子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