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洞螟笔趣-第七百六十三節 偷雞不成與登頂熱推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洞螟
随着峰顶的接近,如今也已经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
在场的圆觉境修士,基本上都不是第一次来到天渊秘境。
甚至,凭借强横的实力。
往届登顶之人,也差不多就是他们这些熟面孔。
所以,按照以往的经验他们知道,登顶名额最多也不会超过十个。
在人多粥少的情况下,那自然是要在最后关头,发起全力冲刺的。
眼见周围的圆觉境修士都牟足了劲,师弋和林傲也不敢怠慢。
就在两人准备发力冲刺的时候,一道人影突然飞到了师弋的身边。
这人不用问,自然是擅长符箓之道的陈抱一。
这一次接近,两人没有再像前几次那样相安无事。
只见,陈抱一方一靠近师弋,直接进入了法身状态。
以如此之近的距离,师弋的法华没有撑过一息,就被陈抱一的神识触手扯了个稀碎。
接着,陈抱一用脚飞快的在地上虚划了几下。
寥寥几下,一张符箓就迅速完成了。
随着这符箓成型,师弋突然感觉到脚下的云环变的弹性十足。
仅仅只是轻轻一踩,云环就如同蹦床一般,将师弋给弹了出去。
因为有梵音搅扰的关系,在须弥山范围之内,所有人都无法御空飞行。
而此时师弋身体腾空,眼看就要跌落下去了。
这样的高度跌落,别说师弋是一名体修。
就是寻常五行类修士,也没有什么大碍。
可是,一旦跌下云环。
势必会与登顶名额失之交臂,而这正是陈抱一的目的。
另一边看到这一幕的林傲,也不禁为师弋捏了一把汗。
反倒是师弋,人在半空却显得很冷静。
只见,师弋在天上快速调整了一下身形。
接着,师弋对准前方云环猛的一甩手臂。
在甩动的过程中,师弋的右手呼的一下化成了一团火焰。
在惯性的作用下,师弋火焰化的手臂,快速变长延伸到了云环之上。
并且,一把扣住了云环的边缘。
毫无疑问,师弋在危机关头动用了燃血能力。
以火焰化手臂的方式,来进行自救。
在这紧急的自我施救之下,师弋总算是止住了下落的势头。
然而,危机并没有过去。
毕竟,陈抱一这个罪魁祸首,可不会眼看着师弋自救而无动于衷。
果然,就在这个时候,陈抱一又有了新动作。
只见,他对准师弋扣在云环上的手臂,一道符箓打了过去。
师弋火焰化的手臂,瞬间就在陈抱一的攻击之下崩散开来。
看到这一幕,陈抱一的脸上不禁浮现出了一丝得色。
他迫切的想要看看,师弋跌落下云环的样子。
也算抵偿一些,这一路上诸多不顺的憋气感。
就这样,陈抱一走到了师弋跌落的位置,伸头朝下看了过去。
然而,还没等陈抱一看清下面的情况。
原本,地面上因为师弋火焰化手臂断裂,从而产生的点点余火。
这个时候,突然蹭的一些,猛烈的燃烧起来。
这个时候,如果有人拿手去碰触这些余火的话就会发现。
这些火焰根本就没有灼热的感觉,反而如极冰一般冰冷。
紧接着,在这些余火的快速跃动之下。
几道与师弋十分相像的身影,突然在火中凝聚成型。
他们方一出现,便把陈抱一给团团围住了。
接着,这些身影一齐挥动拳头。
几个呼吸就将陈抱一的法华,给打了个稀碎。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陈抱一心中一惊。
不过,其人身为圆觉境修士,应变能力还是很强的。
眼见法华已经破碎,陈抱一马上开始了他的报身。
同时,他也已经准备好了迎敌符箓,进入了反击的状态。
然而,让陈抱一没想到的是。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脚下突然凭空出现了一个大洞。
陈抱一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直接掉到了洞里。
他在漆黑一片的通道没有待多久,通道就从另一侧被打开了,陈抱一瞬间又重新回到了须弥山之内。
然而,此时他却已经不在云环之上了。
这个位置,恰恰是他把师弋推下去的地方。
陈抱一并不是傻子,他马上就猜到了。
这一切都是师弋搞的鬼,他完全中了对方的诡计。
偷鸡不成蚀把米,陈抱一的脸都被气绿了。
知道登顶名额无望,陈抱一跳着脚,咬牙切齿的咒骂着师弋。
然而,陈抱一现在还不知道。
这次没能登上山顶,恰恰让他避过了一次危机。
是福是祸,当真说不清楚。
此事暂且略过,重新将视线移到云环之上。
在把陈抱一搞下去之后,那几个身影又将一人,从之前的空洞之中拽了上来。
而这个人,赫然就是摔落下云环的师弋。
原来,这一切都是师弋早就计划好的。
师弋料定陈抱一不会与自己和平共处,于是便在对方偷袭之时,来了个将计就计。
师弋利用燃血燃烧自己手臂的同时,也让火焰获得了一部分银粟报身的特性。
那几道身影,正是有燃血参与的,经过变化的雪躯。
当初,还在使用寒天报身的时候。
师弋就将报身和燃血能力配合使用过,这并不算什么稀奇的。
而在雪躯的突然施袭之下,陈抱一根本来不及反应。
在其人被击碎之后,雪躯和师弋同时打开神仓能力。
以神仓作为通道,直接将师弋本体与陈抱一来了个移形换位。
整个过程看似是陈抱一想要把师弋给踢出局,其实师弋也对他虎视眈眈。
事实证明,师弋还是技高一筹。
做完这一切之后,师弋挥手散去了那几个火焰化的雪躯。
随后,师弋若无其事的对林傲说道:
“好了,麻烦暂时清理掉了。
我们快赶路吧,后面的人恐怕快要追上来了。”
接着师弋和林傲二人继续前行,凭借对于地形的熟悉。
师弋和林傲二人,毫无悬念的最先抵达山顶。
两人的名额总算是保住了,至于后面的人怎么拼抢,那都不关两人的事了。
林傲是第一次来到此地,所以不住打量起须弥山山顶的环境。
这须弥山山顶名为帝释天,也是佛门三十三天最中心的位置。
这山顶形状四方,地面上一条条虚线交错,形成了一副九宫格。
在这九宫格的正中央屹立着一座琉璃宝塔,而接下来登顶之人的奖励,就要着落在这宝塔之上了。
就在林傲四下打量的时候,师弋则径直走到宝塔附近。
在宝塔四周有着四处喷泉,它们分别对应着魂、肉、咒、毒。
只要饮用下对应的泉水,就能清除掉身体当中的隐患。
一水印天心,指月证三生之果;
六根无我相,饮泉清万劫之尘。
之前在进入天渊秘境之时,在那洞口的这幅对子,所指的正是这四处泉水。
而当初师弋选择进入天渊秘境,也是因为这泉水可以治疗神窍穴的伤势。
想到这里,师弋直接走到了代表着魂的灵泉附近。
接着,师弋捧起泉水,直接饮了一口。
随着泉水入腹,没过多久师弋就感觉到了一种说不出的轻松之感。
接着,师弋小心的调动着自己的神识,并将之延展出身体之外。
随着神识出体,师弋的感官仿佛飞出身体之外。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一直隔着一层模糊不清的玻璃看东西。
如今,那玻璃突然之间就被撤开了,让人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这种感觉,想必每一个高阶都曾经体会过。
然而,这其中并不包括师弋。
谁让师弋在尚未进阶胎神境的时候,神窍穴就受到了重创。
为了防止神窍穴伤势恶化,师弋从来都不曾动用过自己的神识。
如今,在泉水的帮助下,师弋终于可以动用自己的神识了。
这也标志着,师弋神窍穴上的创伤,已经完全恢复了。
师弋压下心中的激动,又来到了代表着咒的灵泉。
师弋举起一捧泉水,直接一饮而尽。
在这处泉水的作用下,在师弋体内肆虐的耀阳之力,顿时被这泉水直接一扫而空。
身体隐患完全排除,师弋感到十分的畅快。
这灵泉功能强大,唯一可惜的是,它与戴国的白云泉一般,都无法带离泉眼太久。
不然的话,将这些解咒能力强悍的灵泉带出去,将来肯定有大用。
不过,常人无法做到,不代表师弋也不能。
早在梦境的时候,师弋就已经开始打这里灵泉的主意了。
师弋在梦境之内,尝试过非常多的方法。
最后,师弋发现只有螟虫的储水能力。
可以长时间保存这些灵泉,使之不会出现失效的现象。
想到就做,师弋马上就开始利用储水能力,吸纳四口灵泉之中的泉水。
本着好东西不浪费的原则,师弋用储水能力把周围的四口灵泉吸的一干二净,一滴都没有剩下。
师弋刚刚做完这一切没多久,后面的修士也陆续跟了上来。
随后抵达的,是五雷宗宗主、袁崇海等最强的五人。
只要名额没有满,他们这五个人基本上可以锁定名额了。
毕竟,实力摆在那里,哪怕是同阶也少有敢招惹他们的。
当这些人进来之后,提挈教教主就大大咧咧的叫嚷道:
“真他娘累死某家的,快点让我喝口水,恢复一下体力。”
说罢,提挈教教主径直向着水池走了过去。
然而,到了跟前他却有些傻眼。
摆在他面前的,只有空空荡荡的一个大坑,哪里有半点泉水。
看到这一幕,提挈教教主不信邪的有看了看其他三个水池。
然而,情况却和第一个一般无二。
随即,提挈教教主有些狐疑的,看向了师弋和林傲二人。
毕竟,他们俩是最先到达山顶的人。
看到提挈教教主望过来,林傲连忙假装四处眺望着风景,根本不与他接茬。
反倒是师弋,一脸无辜的看向提挈教教主,直接开口说道:
“如果前辈想问泉水的事情,我们二人来的时候,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
我猜可能是时间太久,泉眼枯竭了。”
提挈教教主眼见师弋言辞恳切,没有什么怀疑就相信了。
毕竟,这灵泉无法带出去,是早已经确定的事实。
他不相信师弋一介胎神境,能够做到他这个圆觉境都做不到的事情。
不过遇事不顺,还是把提挈教教主气的直骂娘。
另一边的五雷宗宗主等人,倒是表现的很淡然。
毕竟,对于他们而言,灵泉只是能恢复体力而已。
体力自行恢复就好,就算没有恢复。
用体内的天地元气来置换,也完全没问题。
相比于这个,他们更关心的是此行的奖励。
就在这个时候,后续又有人来到了塔顶。
向云间、八景宫宫主、以及降府府主夫人,这三人一个没少。
算上师弋和林傲,正好一共十人。
登山期间,只有陈抱一一人被师弋搞下了山,这么看来他着实有些倒霉。
当众人到齐之后,山顶正中央的琉璃宝塔,开始不断散发出光芒。
众人见状不敢怠慢,连忙向那宝塔凑了过去。
来过这里的人都知道,登顶的奖励就是由这宝塔发放。
待奖励发放开始之后,从这宝塔之内,会飞出无数金光。
没错,那些金光正是此行的奖励。
众人如果想要得到奖励,那就需要抓住这些飞出来的金光。
这登顶奖励,并非像天王天的保底奖励那样,固定的一人一件。
能够获得多少,全看个人本事。
能抓住几件化作金光的奖励,就能够带走几件。
如果一个都抓不到,那就自认倒霉空手从这里出去。
不过,这样的情况应该不会发生。
那些金光虽然很难抓,但是想要搞到一两件,也并非太过困难。
毕竟,能够登顶来到这里的人,又有哪一个是泛泛之辈。
就在这个时候,琉璃宝塔之上突然爆发出强烈的光芒。
紧接着,点点金光犹如飞萤一般。
快速的自宝塔上飞了出来,并开始在周围无规则的到处乱窜。
看到这一幕众人都知道,获得奖励的时间到了。
这个时候,众人都表现的很积极。
只见他们各施手段,开始对到处乱飞的光点展开了追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