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 從木葉開始逃亡-第一百零五章 預謀相伴

從木葉開始逃亡
小說推薦從木葉開始逃亡从木叶开始逃亡
深入地底的溶洞之中,只有不知从何处汇聚过来的微弱光源可以照亮此处。
“斑大人。”
名为‘白绝’的生物从地底冒出身体,对坐在木椅上的白发老人恭敬称呼。
“是白绝啊,有什么事吗?”
老人从睡梦中醒来,第一时间发现了白绝的存在。
“斑大人,我也不知道这件事是不是很重要,我在风之国调查的时候,发现砂隐村正在暗中积极筹备物资,还是很大量的物资。”
白绝把自己探知到的事情告诉名为‘斑’的老人。
听完白绝的简单叙述,斑眼中露出一丝了然之色,低声呢喃起来:
“原来如此,又要来了吗,战争……”
“战争?”
白绝歪了歪头,以他的智力很难理解斑为什么会做出这种判断。
斑没有对白绝解释这回事,但他相信自己这么多年的人生经验,砂隐村一定在预谋第三次忍界大战。
在忍界之中,从来不缺乏野心家的存在。
距离上一次忍界大战才刚过去五年多一点时间,新的战争马上又会再次降临。
可以说,这回即将发生的忍界大战,完全是延续了上次未完的战争,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
因此,斑从白绝口中得到这个消息,丝毫不感到意外,反而认为这种事发生是在情理之中,不值得大惊小怪。
只要人类还活着,战争就无法避免,会有人流血,也会有人悲伤。
而这种因缘,是凭借人类自身所无法斩断的诅咒连锁。
“咳咳……柱间啊,我们当初所建立的一国一村制度,现在也不过是在重复战国时代的悲剧而已……”
火熱都市小说 從木葉開始逃亡 線上看-第一百零五章 預謀鑒賞
看到陷于战争之中无以自拔的忍界,斑一下子想到了很多事情。
儿时的梦想,与那个男人的约定,现在回想起来,这个世界一直在重复着战国时代的悲剧。
因为越是活得长久,越是明白这个时代的悲哀之处。
他在终结之谷一战假死脱身,比已经死去的挚友千手柱间,更能看清这个满是仇恨,满是暴虐,满是伤痛的可悲世界本质。
而前两次的忍界大战也证明了这一点,一国一村无用,自己和死去的忍者之神一样,这样下去,什么都无法保护。
白绝站在一旁听着斑的呢喃自语,只是觉得尴尬的挠了挠头。
斑大人什么都好,就是总喜欢怀念过去的事情,说一些让人听不懂的话语,而且每一次怀念过去,都会念叨‘那个男人’的存在。
‘那个男人’对斑大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人。
可能这就是老人家的通病吧。
人越老话就越多,越喜欢怀念过去的人与事。
如果这么想的话,白绝就觉得斑现在的举动反而是正常反应了。
“白绝,宇智波一族的族地还是无法潜入吗?”
斑感怀了一阵,问起自己最为关注的事情,那就是木叶现今的宇智波一族如何了。
现在这一族中有没有出现能够承担自己‘意志’的继承者,以后以‘宇智波斑’这个名号去行事,完成某一个计划。
“是的,斑大人。上个月派去了两个白绝,但结果还是和以前一样,只要一接近宇智波族地,就突然间神秘失踪了,我们完全不知道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白绝无奈摇了摇头,回答斑这个问题。
老实说,在此刻现存下来的白绝们心中,宇智波族地早已沦为了不可接触的禁区。
潜伏那里的白绝第一天工作就突然神秘失踪掉,连个响声都发不出来。
继续这样下去,不仅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还会白白损失白绝的数量。
熱門連載小說 從木葉開始逃亡 txt-第一百零五章 預謀推薦
除此之外,对他们没有任何好处。
斑听完后,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虽然他心中也比较急迫想要知道现在的宇智波一族发生了什么,但斑知道越是这种关键时候,越不能被焦躁控制情绪,需要冷静思考,谨慎处理掉这些原本计划中未预料到的障碍。
从宇智波一族中选出一名合适的‘继承者’,只是为了确保计划可以万无一失实施,让他把这个也当做是计划的一部分。
然而替代品有许多,毕竟他现在这种状态,只是吊着最后一口气,什么时候发生意外都是正常的。
为了能够确保计划实施下去,他还有许多备用方案没有施展,为的便是在意外状况发生时,自己还能用别的方法来补救。
“对了,阿飞那个家伙在干什么?怎么没在这里见到他人?”
阿飞也是白绝中的一员,不同于一般的白绝,阿飞是白绝中唯一一个享有‘名字’的白绝。
斑对他还是比较关注的,以阿飞的能力,忍界中大多数忍者都不是其对手。
毕竟阿飞继承了那个男人——千手柱间的木遁忍术,即使无法和千手柱间本人相比,但对现今时代的忍者们来说,那种程度的木遁已经足够应付。
“我回来的时候,看到那个家伙正在外面体验拉粑粑,他说今天一定要知道解大便是什么样的感觉,并且在最后写上一千字的感言。”
白绝如实回答斑这个问题。
同时用希冀的目光看向斑,其实他和阿飞一样,也很想知道解大便是什么样的感觉。
谁让他们白绝没有排泄系统呢?
每次监视的时候,看到监视目标上厕所这件事就觉得心痒痒,好想知道解大便究竟是怎么样的一回事。
已经得到森罗万象之力的斑大人,可以说是这个忍界中最为强大的忍者,应该知道解大便是什么样的感受吧。
毕竟是忍界最强忍者呢。
虽然白绝也不懂得忍界最强与解大便之间有什么必然联系。
只是觉得如果是斑的话,一定知道这种事的答案。
“……”
斑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白绝看,白绝也用纯真无害的眼神与斑对视。
气氛就这样沉默下来。
最终,斑率先转过了头,看向前方低声说道:
“战争开启后,再派人去木叶调查一下。如果那个时候还是无法潜入宇智波一族的话,就把中心转移到长门身上。”
斑下达这样的命令后,没有回答白绝所疑惑的那个问题,就闭上了眼睛,陷入沉睡之中。
现在的他仅能在这种地方保持清醒的能力,一旦离开这里,他就是一个任人宰割的普通老人,大部分时间他都是在休眠中度过,以最低限度消耗自己体内的生命力。
白绝看到斑重新闭眼休息,露出一个遗憾的表情。
也知道斑现在需要足够的休眠时间,在斑合上眼睛后,白绝暂时放弃了从斑口中得知解大便是什么样的感觉,便潜入地层之中消失,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手术台上,白石眼中含有兴致盎然之色,仔细观察着全身包裹着白色外皮的人型生物。
虽然不可思议忍界中还有如此奇特的生命体,但白石更好奇,这种生物是如何保留下来,并且维持生命活动的。
事实上,即使这种家伙没有潜入宇智波一族的族地下面,白石也对这种存在感到好奇。
比起幕后操控的人,白石现在更关注这种生命体本身。
如果能够解析了其秘密,白石觉得,距离自己理解查克拉的本质,会有特殊的意义。
因为相比正常人类,这种生物内部的生命构造,更像是一种植物,也就是真正的‘植物人’。
这种类似植物的生命特征,其根源应该是木遁之力。
所以,对这种生物进行人体实验,白石完全没有任何负罪感。
因为就像是研究植物一样,而对于植物,身为人类的白石,自然无法做到感同身受。
这种生物会不会感到疼痛,有所谓的人类价值观,还是值得商榷的问题。
“可惜,这种微薄的木遁之力,无法做到重现真正的木遁……”
白石看着试管中储存起来的生命能量,其中蕴含着微薄的木遁力量。
提取技术并不难,难的是如何让人体适应,哪怕是最低限量的木遁之力,对于一般人来说,也是难以掌控的力量。
即使克服了这个难关,重现出来的木遁之力也非常弱小,用来培养一下花草树木还行,战斗的话完全指望不上。
而且如果是为了用来培养花草树木,就去进行可以致死的人体实验,投入的精力、资源以及最后的回报,在这其中还要承担实验失败的风险,完全不成正比。
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從木葉開始逃亡-第一百零五章 預謀閲讀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中和其余药材的药性,就可以制作出新品种的培育药剂,以药品形式出售进行商业盈利,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在这个忍者为主题的时代中,忍者的力量固然重要,但金钱同样也很重要。
大多数忍者辛辛苦苦执行任务,也是为了金钱与生活而去奔波,这也是忍者世界的一个真实写照。
把白色生物体内带有木遁之力的生命能量提取出来之后,白石把它封存在相应的地点,接着看了看旁边桌子上的闹钟。
“已经这个点了吗?差不多是时候出发了。”
放下手中的工具,白石朝着实验室外走去。

木叶,紫苑花分行药店。
位于木叶村中心街道,便是这家药店所在地。
这家分行药店在木叶开设时间已经超过了半年,目前在木叶群众之间反响极好,已经占据了木叶药业的主流市场。虽不至于成为木叶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对于木叶来说,紫苑花公司入驻到这里的分行药店,的确也为木叶解决了很多问题。
就连木叶医院的很多药物,都是直接从紫苑花公司进行购进。
尽管牺牲了医院的利润,然而木叶医院在木叶这种区别于一般城镇的忍村之中,本来就不是为了盈利建立,而是为了服务忍者这个特殊群体。
木叶的医疗体系相对成熟,但这是在牺牲了其余方面的发展,重视于医疗忍者诞生出来的必然结果。
因此,在紫苑花公司在木叶开设分店,一定程度上解决了木叶的医疗问题,可以把多余的资金投入其它行业。
再怎么说,一国一村制度中,忍村便是一个国家最重要的军事力量体现。
若非了解到医疗体系的重要性,在第二次忍界大战之后,估计木叶并不会把大量精力投入医疗体系中,而是用来培养战斗型忍者。
木叶新生代忍者层出不穷,可总体实力,其实与第二次忍界大战时期相比,总体实力上涨并不是很高。
作为忍者学校医疗忍者实验班的助教,白石很清楚木叶这些年来,为完善医疗体系投入的精力与资金,以及最后培养出来的医疗忍者有多少。
木叶忍者牺牲率逐年递减,并非木叶忍者实力大幅度提升,而是医疗忍者逐渐进入常规上忍小队,避免了大量忍者在任务中牺牲。
在这件事上,木叶高层的果断决定,还是值得称赞的。
纲手的提案固然重要,但若没有高层的鼎力相助,数年以来坚持不懈优先医疗忍者培养,竭尽全力投入大笔资金,医疗忍者也不可能在木叶发扬光大。
精华都市言情 從木葉開始逃亡-第一百零五章 預謀讀書
其余忍村的医疗忍者白石没有见证过,但通过很多情报可以推测出来,木叶的医疗体系最为完整,也最为强大。
就连白石也颇为动心,很想让组织里拥有医疗天赋的成员,到木叶这里‘留学’,学习先进与完整的医疗忍术知识。
这件事怎么安排需要慎重考虑,不急于一时,眼下白石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在木叶的紫苑花分行药店三楼,某个隐秘的房间之中。
白石来到这里之后,刚给自己泡了一杯茶,端起茶杯还未喝掉里面的茶水,就察觉到了什么,对着旁边发出话语:
“还不出来吗?在这里不用躲藏这么严实吧?”
在那个方向的窗帘悄无声息的晃动了一下,随后一名身着白色和服样式的忍者装少女出现在房间之中。
拥有着纯白色眼睛,面孔经常含笑,这名少女正是绫音。
“我以为隐藏很好呢,本来想从后面给白石君你一个惊喜的。”
绫音抱怨了起来。
“惊喜就留到下一次吧。”
白石宠溺的笑了笑,大概也明白绫音所谓的惊喜是什么。
“比起你说的惊喜,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日向一族分家那边,接触情况如何?”
既然确定了战争就在不久之后爆发,最迟不过明年,留给他们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那么,现在就要提前做好离开木叶的万全准备,以免战争来临时,自己先乱了阵脚。
招收日向分家成员,便是撤离木叶计划中重要的组成部分。
而这个工作,自然交给绫音这位负责人,去接触那些对宗家不满的日向分家忍者。
对于绫音的办事能力以及实力,白石是相当认可的。
可以说,不考虑分身加入的情况下,绫音的实力,毫无疑问在自己之上。
即使有分身相助,自己也未必能够轻松应对。
毕竟与琉璃一样,绫音也在修炼仙人模式,并且成效显著。
就算是白石也不清楚,绫音此刻的实力究竟到了哪一个地步,心中只有一个比较模糊的定位。
但说她是日向一族最强忍者,白石认为这种评价并不为过。
“已经在接触了。但那些保持中立态度的分家成员,我没有去搭理,因为他们随时有倒戈宗家的可能性。”
到了如今,绫音并不害怕自己的秘密被人知道,只是不想要因为自己的不谨慎,给自己添加麻烦。
对,现在的日向一族,对她来说也仅仅是麻烦而已。
不敢说能够面对日向一族全部忍者,但要是一心离开的话,日向一族中并不存在那样能够阻拦自己的强大忍者。
“人数有多少?”
“现在我一共接触了四人,他们全都表示愿意合作。最终统合下来,我觉得应该有十人到十五人。算上他们的家人,人数应该在四十上下。”
“四十人吗?”
白石考虑一番,老实说,这个人数在接受范围之内。
因为一旦人数过多,就会拖延撤退速度。
毕竟到时候面对的是木叶这种拥有庞大底蕴的忍村机构,撤退计划的各个方面,都要考虑清楚,免得出现意外。
白石想了想,把自己心中的想法说出来。
“撤退时间以木叶调遣大量忍者离开村子为准,到时候为了抵抗敌国的忍者进攻,木叶会分散很多兵力,那就是我们离开木叶的最佳时机。”
绫音听后,点了点头,认同了白石这个观点。
战争爆发,木叶调遣大量忍者前往前线,抵抗敌村忍者进攻火之国,是必然会发生的结果。
那时候村子里的监控会比以往更加严格,但相对的,留存在村子里的力量也会变得比平时薄弱,反而更容易突破防御。
白石拿出一张地图,上面绘有木叶的全部地点,其中对木叶的重要设施进行了特殊标记标注。
“在战争爆发时,我会在这个地方引起骚乱,把村子里的忍者吸引过来。你则带领日向一族的人尽快离开,按照定好的路线撤离,到时会有专门人员接应,替你们掩护行踪。”
白石指了指地图上的一个地点,那是自己深思熟虑之后,才决定好的事情。
“这个地方是……”
绫音看到那个地点,眉头不由得一皱。
“只是暂定而已,在我的考虑之中,没有比这里更适合引起关注的地方了。对木叶高层们来说,这里绝不容许有失。”
白石解释了一句。
“我明白了。”
“大体上的计划和以前没有多大区别,而且为了防止意外发生,我还预留了一些手段,可以拖延木叶忍者的追击时间。若是到时候计划还有改动,我会提前通知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这时,绫音脸上迟疑了一下,脸上表情认真起来。
“我只有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琉璃那边……你打算怎么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