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臨淵行》-第八百二十章 斬道再現(求保底月票!)熱推

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临渊行
帝丰又点了一人,此人却是帝丰次子步忘知。
万孤臣皱眉,知道他要抬举步忘知,因为太子步忘机被苏云所杀,魔帝也被苏云策反,所以帝丰要提拔步忘知为太子,给他一个立功的机会。
晓星沉倒也罢了,毕竟是上宰,修为登峰造极,但步忘知便不应该带出去。一是步忘知的修为实力虽然不俗,但比其兄步忘机还是有所逊色,二是倘若帝丰战死,步忘知留在阵营之中便可以用来暂时稳定军心。
只是万孤臣不像天师晏子期那样直来直去,丝毫不给帝丰面子,他更多的是顺势而为。
帝丰点了两人,便要离开,万孤臣连忙笑道:“陛下,既然帝绝带着一个书怪,那么陛下何不带一尊妖仙?臣保举积尸洞天缘君侯!”
积尸洞天缘君侯乃是一妖仙,封侯的仙君。
帝丰不以为意,笑道:“带着吧。”
万孤臣这才松了口气,心道:“缘君侯虽然只是仙君,但其人修为实力却是实打实的天君水准,比那叛徒京秋叶也毫不逊色。”
帝丰率领上宰晓星沉、步忘知和缘君侯走出阵营,径自向神通长河而来。
帝昭目光落在帝丰身上,仇恨再起,便有些无法遏制,道:“云儿,你保护好碧落,让他看看我的战斗方式!”
苏云看向晓星沉、步忘知和缘君侯,露出和善笑容,轻轻招手,玄铁大钟不缓不疾向这边飞来,罩在众人头顶。
帝昭爆喝,如天雷炸响,一拳向帝丰轰去!
当年他刚刚诞生时,一掌便将北冕长城打穿,现在实力胜过那时不知多少,身体又有一颗千锤百炼的帝心,源源不断提供给他强大的气血!
这一拳轰出,拳头四周的空间顿时扭曲,空间被夯得肉眼可见,竟然可以看到空间的旋转!
甚至这一拳中蕴藏的不同力道,也悉数展现得淋漓尽致,让人可以看穿这一拳的秘密!
但想要完全看穿这一拳的秘密,也需要极高的智慧!
这是帝昭专门给碧落看的!
若非要指点碧落,他才不会把自己战斗时的奥妙展现出来,至于能领悟到多少,是否能触类旁通,则要看碧落自己的本事!
这一拳让苏云也是看直了眼。
帝昭走的路数,似妖似魔,以自身为熔炉,培炼强大肉身,以强大的肉身滋生更多的尸魔之气,壮大自我。
这种路数,倒像是不假于外,专修于内,是另一种成就!
熱門都市小說 臨淵行-第八百二十章 斬道再現(求保底月票!)展示
内行看门道,苏云便看到这一拳看似纯粹的肉身力量,但实则是帝昭内在的九重天道境藏着雄浑无比的修为,以内在无垠法力,催动这一拳!
突然,帝剑剑丸迎面而来,帝丰御剑,迎上帝昭那霸道无比的拳头,无数口利剑倾斜向内,宛如旋转切割的龙卷风!
帝剑剑丸乃是仙道至宝,帝昭的拳头却是血肉之躯,然而两者碰撞,却是不相上下!
帝昭的专修于内,竟然可以凭借肉身硬撼至宝!
莹莹惊叹道:“老爷子的肉身修为,达到帝倏帝忽那等成就了!”
苏云点头。
帝昭的肉身造诣,的确已经到了倏忽二帝的水准,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些年不见,义父的实力提升得很快!”他心中暗道。
帝昭是帝绝之尸诞生出性灵,这类生灵被称作尸妖、尸魔,如苏云麾下的魔神女丑,便是炎皇之女的尸体诞生出性灵。
帝昭的尸气很重,魔气倒是不太重,但邪帝乃是帝绝性灵入驻帝绝之尸,是个半魔,魔气极重。
两人这些年共用一具身体,尸气魔气渐渐相容,甚至连法力都渐渐可以共用,因此出现邪帝身染尸气帝昭也可以动用魔气的情况。
这也就导致了帝昭的实力也在突飞猛进!
他虽然被邪帝压制,始终无法占据肉身,但正是因为是一具身体,他也在暗自壮大!
帝丰长啸一声,突然重重一握,剑丸中无数口仙剑立刻叮叮撞击,化作一口长剑,光芒璀璨非常!
帝丰握剑在手,剑压神通长河中无量神通,剑光一动,世间神通顿失颜色,向帝昭攻去!
苏云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帝丰施展他的无上剑道,先前他见识帝丰的剑法,只是在帝廷断崖上见过帝丰的剑道神通残留,并未亲眼见过。
后来在太古禁区,他也只是趁着帝丰被重创,杀到帝丰面前,帝丰因为伤势太重并没有出手。
火熱都市小说 臨淵行 起點-第八百二十章 斬道再現(求保底月票!)分享
此次亲自看到帝丰施展帝剑剑道,带给苏云的冲击,比帝昭的那一拳带给苏云的冲击还要大!
超棒的言情小說 臨淵行討論-第八百二十章 斬道再現(求保底月票!)相伴
帝丰抄剑在手,手中剑光一动,便见无数口剑光从手中剑的剑尖出飞出,那些剑光宛如万千帝丰在施展剑道一般,精妙绝伦,令人叹为观止!
苏云只看片刻,便大受触动,只觉自己脑海中各种剑光在碰撞来去,便要从帝丰的剑道中领悟出万千种不同的剑道神通来!
他是剑道上的天才,天赋极高,甚至能够让帝丰也感觉到压力的存在!
亲眼见到帝丰施展无上剑道,对他来说也是一次莫大的际遇!
尤其是在这么近的距离观看,更是让他有一种剑道蠢蠢欲动,直欲突破到第六重天的冲动!
就在这时,只听一人笑道:“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摘自李商隐诗,嫦娥。还是直接说出处吧,免得瞎鸡儿乱猜还猜错)。朝日破晓,群星沉落。在下仙廷上宰晓星沉,见过苏圣皇。”
苏云不得不收回紧紧落在帝丰身上的目光,看向上宰晓星沉。晓星沉给他的感觉极为危险,若不小心应对,只怕会葬身在他手中。
晓星沉姿质风流,仪容秀丽,丰神潇洒,颇为不凡。
苏云含笑以对,道:“晓道友的名字意境深远,令人欣赏。只是朕并非帝丰的臣子,不必称我为圣皇。而今朕贵为天帝,占据正统,帝丰一朝却如将沉落日,暮气沉沉,劫灰遍地,劫火点点有如繁星,远远称不上朝日破晓,群星沉落啊。道友何不弃暗投明?”
晓星沉赞叹道:“人常说苏圣皇一张嘴皮子打天下,而今一见,果然不欺我也。”
苏云哈哈大笑:“朕的朝廷,神帝来降,魔帝来投,天后来佑,左右是紫微、长生和仙后,又有桑天君、京天君投靠,难道晓上宰还看不出民心向背吗?”
莹莹听得大是钦佩:“士子自从娶了鱼青罗之后,嘴上功夫越来越好了,难怪有嘴上打天下的美誉。鱼青罗不愧是诸圣绝学的继承者和新学的老瓢把子,两人背着我肯定没有少交流。”
她颇为惋惜,苏云与鱼青罗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把她赶出去,没能探知两人交流内容。
另一人笑道:“苏圣皇也配说民心向背?苏圣皇偏居一隅,七十二洞天不过只统御帝廷这一席之地,其他七十二洞天的子民,心向仙廷,这才是民心向背!”
他此言大义凛然,上宰晓星沉不禁暗赞:“二太子说得好!难怪陛下有扶持他做太子的意思。”
苏云面色冷峻,森然道:“民心向背?第六仙界入侵以来,我第七仙界无故丧命者,何止亿万?妻女被辱者,何止亿万?被迫为奴者,何止亿万?草民于泥泞苦难水火中哀嚎,草根为食,泥土果腹,披枷锁而劳作,何止亿万?你也配说民心向背?巧言令色,我必杀你!”
他话音一落,神通已然爆发,一道紫青剑光自神通海中冲天而起,化作惊世一点寒芒,袭向步忘知!
步忘知大惊,这一剑可谓是尽得偷袭的精妙,从神通海中袭来,让他没有半点防备,剑光便已经来到脚下!
苏云一向谨慎,在来到这道神通长河上时,早就暗暗将自己的紫青仙剑沉入神通长河中,即便是帝昭都没有察觉。
帝昭大大咧咧,自忖手段高明,与帝丰搏命也是毫不在乎,但苏云却不能不谨慎。
他虽然先天一炁修炼到道境第四重天圆满的程度,又有正反道境,共计八重道境,但法力只是相当于两个道境四重天,比道境八重天的存在还有着很遥远的差距。
因此他不能不谨慎,多备一手。
步忘知反应不及,眼看便要丧命,上宰晓星沉却已经出手!
只听一声声大道轰鸣传来,他的八重天道境已然铺开!
但见无数繁星起落沉浮,道如群星汇聚,形成八道星河,一道比一道壮丽!
而星河盘绕的中心,则有大日升起,明亮无比,甚至遮掩群星光辉!
这便是他的八重天道境!
紫青仙剑一道寒芒刺入晓星沉的八重天道境,令晓星沉脸色剧变,只觉那道剑芒所过之处,自己大道被斩,竟无一种道法能够阻挡那道寒芒!
这正是苏云遭遇帝忽堵截,参悟斩道石剑,突破剑道道境第五重天时所无处的神通,斩道!
这道剑芒,配合斩道石剑,甚至连至宝万化焚仙炉都可以刺穿,苏云虽然此刻动用的不是斩道石剑,而是紫青仙剑,但紫青仙剑的威能也非同小可,乃是镇压外乡人的四十九口仙剑之首!
这剑光在瞬息间便连破层层道境,威能竟然没有多大损耗,竟大有洞穿晓星沉八重道境直接将步忘知斩杀的趋势!
晓星沉面色微变,立刻祭起自己的仙道神兵,沉星鞭。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臨淵行 ptt-第八百二十章 斬道再現(求保底月票!)看書
这神兵乃是一大重器,是晓星沉在拂晓福地采集星沙炼制而成。拂晓福地中经常会有星沙喷涌而出,速度极快,倘若星沙没有被人阻拦射入星空,便会化作一颗颗行星。
拂晓福地常有仙人收集星沙,后来晓星沉做了仙廷上宰,便霸占这处福地,将星沙据为己有。饶是如此,他也收集了百万年,才收到足够的星沙炼制沉星鞭。
沉星鞭沉重无比,是绝对的仙道重器,虽然不如仙后娘娘的天皇宝树,但是也非同小可!
长鞭抖动,宛如无数星辰组成的星河,却又无比细小,组成长鞭,灵动如蛇,将那道寒芒团团缠绕!
寒芒从长鞭中穿过,与这重器碰撞,速度越来越慢。
晓星沉还未松一口气,玄铁大钟的钟口已经朝向他,迸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
晓星沉闷哼一声,全力催动道境,与玄铁钟抗衡!
同一时间,苏云欺身近前,只听轰轰轰爆响不绝,顷刻间苏云便绽放十三座道境,与晓星沉的八座道境相对抗,发出咯吱咯吱的刺耳声响,甚至连两人道境中迸发的道音都被这刺耳的声音压下!
晓星沉看到这么多道境,吓得魂飞魄散,待碰撞之后,这才松一口气:“他的道境虽多,但压力并不那么强横!”
两人道境碰撞的一瞬间,晓星沉的道境被拨动,旋转了半周!
而这半周,恰恰让他的道境适才被斩道神通刺穿的洞口,暴露在玄铁大钟的钟口下!
晓星沉脸色剧变:“他要杀的人不是二太子,而是我!他的目标是我!”
“咣——”
玄铁大钟一边震动,一边撞入晓星沉的道境,一路咣咣震荡,震荡一次,便见大钟表面各种奇异神通爆发,轰破一层层道境,直奔道境中心的晓星沉本体而去!
晓星沉顾不得许多,立刻催动沉星鞭,卷向玄铁大钟。
就在沉星鞭卷住玄铁大钟的同时,紫青仙剑光芒迸发,来到二太子步忘知身前!
经过晓星沉的阻拦,步忘知已经反应过来,不由分说祭起仙剑,喝道:“来得好!敢在我帝家面前卖弄剑道,不知天高地厚!”
他催动帝剑剑道,下一刻,一点紫青寒芒破开层层剑光,笔直射入他的眉心,将他眉心洞穿,从脑后射出!
二太子步忘知瞪大眼睛,那帝剑剑道与九玄不灭功,根本没起作用,帝剑剑道没有挡下那一道寒芒,九玄不灭功也未能在剑芒下将自身的伤口愈合。
斩道,将他的大道也一发斩断,一剑过后,性命断绝!
————杀个太子祭天,血祭帝丰二儿子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