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言情小說 我有一柄打野刀 愛下-第1221章 親密接觸分享

我有一柄打野刀
小說推薦我有一柄打野刀我有一柄打野刀
时间一点点流逝,不知不觉间天色已然变得大亮。
顾判还在一遍遍仔细回忆着刚刚看到的东西。
千羽湖主以先天五行之法为基,以灵媒魔种之法垂钓天人神明,吸收容纳九幽权柄归于己身……
然后,当她捕猎的天人神明足够多,吸收容纳的天地权柄规则足够厚重时,变化就在不知不觉间发生了。
在九幽之力内,竟然变化生出了月华本源之力。
然后又自黑白两道月之光辉内,衍生出了九幽混沌灰雾。
这说明了什么?
按照他的猜测,也算是修行到如今的高度层次,对天地真灵本源算是有那么一些了解的基础上的推测。
这就说明了,九幽之主和太阴元君很有可能已经穿上了同一条裤子。
再直白一点便是,两人做成了一个人。
要么是九幽已经吞掉了太阴,要么就是太阴吞掉了九幽,即便是还没有剥皮抽筋吃干抹净,也已经算是表现出来了这种趋势。
如果千羽湖主所演化出来的东西只是到了这一层,他肯定也会惊讶,但绝无可能惊讶的到现在这种程度。
真正突破顾判心理防线的,便是她最后一步没有完成的变化。
那道倏然出现,又迅疾消失的锋锐气息。
若不是他修成了可以直指天地真灵的轮回剑意,若不是手中的打野刀从第三级升到了第四级,同样拥有了直指天地本源的特性……
那么就算是把他累死,把眼睛瞪瞎,也不可能从中感知到那一道和轮回剑意几乎事出同源的锋锐之意。
这又说明了什么?
顾判心中一动,忽然想到已经被自己砍死的那位蜂后陛下。
还记得和她在那座花园内冒雨长谈时,他本着有枣没枣打一杆子的念头,问了一句关于金狼神的死活与下落的问题。
当时她给出来的答案就相当令人吃惊。
金狼神没有死。
它被人牵走了。
而且是被太阴元君从蜂后那里牵走了。
太阴元君一个喜欢养兔子的,竟然专门跑去牵了一条狗回家。
这又说明了什么?
再然后……
已经听了至少三遍的那段话又一次浮上了他的心头。
“太阴元君也好,月华之主也罢,都只不过是一个称呼而已,怎么叫,叫什么,其实都并不重要,没有必要太过认真、在意执着…….”
如果,他和羽千玄都没有说出口来的那个推测竟然是真的话。
她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那么,若是他当着太阴元君的面,喊上一声罗叶师祖,她又会出现怎样的反应呢?
这真的是一件让人捉摸不透的事情。
接下来,顾判又从头到尾回忆了一遍自己和太阴元君、乃至于九幽之主的所有接触过程。
首先九幽之主倒是可以忽略不计。
因为确实没有见过这位的出现,姑且还可以认为牠真的是处于不见不闻不可知的境地之中。
重点就在月华之主、太阴元君的身上。
第一次与其有着比较“亲密”的联系,好像就是他在那道虚空屏障下方,一斧头砍死了那只偷渡而来的兔子,并且将它剥皮剔肉,炖了好大一锅药膳。
第二次是非接触性手谈,视距外超远程攻击,他和乾元联手,在黑水沼泽深处接下了从天而降的月华攻击,太阴元君并未现身。
第三次亲密接触就到了火灵界域,他一斧头斩入那条虚幻与真实相间的通道,劈开了遮挡在她头上的混沌灰雾,不轻不重地砸了一下她的脑袋,算是让她将脸露了出来,惊鸿一瞥的绝美容颜。
然后是第四次,她以真灵化身来到九幽洞天之内,和他在金刚峰顶长谈一番,其中就曾经提到了关于名字称呼的那几句话,并且还送给他几份礼物,想要让他在恰当的时候出手,帮她一个忙。
接下来是第五次见面,也是最后一次见面。
她占据了蜂后的躯体,再度以身外化身的形态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随手就抛出来黑袍列先生的活尸让他真灵夺舍,在遭到拒绝,甚至是刀斧加身后也并未真正动手做上一场,而是悄无声息离开,临走前却又做局,让他不得不困缚于那扇青铜大门之外,枯坐了十数年时间不得归来。
顾判思来想去,将前后五次与太阴元君的接触过程回忆了不知道多少遍,最终得出来两个结论。
第一个结论是,以火灵界域深处一斧穿透界域阻隔,斩破了环绕在她周身的混沌灰雾为分界线,太阴元君在之后确实出现了少许的变化。
第二,这个女人的话,能不信就不要信,最好一句都不要信,谁信谁傻逼。
不说别的,就说那些被引来的宇宙力量传承者,甚至包括了那位层次极高,修行天魔化生大/法的“盈”,有一个算一个,最大的可能就是会被她挖个大坑埋掉,想爬都爬不出来的那种。
………………………………………………
当第一缕光芒穿透头顶斜上方的云层,照耀到顾判眼中时,他才缓缓活动了一下枯坐半夜后有些僵硬的身体,在一连串的咔咔响声中站了起来。
他看了眼刚刚升起不久的金色朝阳,转身朝向北方,刚刚向前踏出一步,还未来得及化身火焰长虹离开,便不得不停下了脚步,面色有些不豫地看向了拦在自己身前的几人。
他们穿着统一的服饰,脚下都踩着一柄梭型法器,成半圆形围拢了过来。
在双方相距十丈左右时,那群男女停了下来,为首的一人上上下下打量着被重甲覆盖的顾判,语气冰冷道,“你可知道前方就是吾等御灵宗山门所在,不允许其他修行者从空中飞……”
“闭嘴!”
顾判面无表情打断了他的话,“我现在心情不是很好,你们最好从哪儿来就回哪儿去,不要在这个节骨眼上招惹上什么麻烦。”
“呵,嘴巴倒是挺硬,我倒是想看一看,你的脖子是不是和嘴巴一样硬,能接得住我们……”
咔嚓一声脆响。
一道寒光划破虚空。
刚刚还在开口说话的那人表情扭曲,脸上冷汗淋漓,看着自己握剑的那只手连通刚刚拔出的长剑一起掉落下去,喷出的鲜血刹那间染红了大片的衣衫。
“你……”
他死死咬住牙关,刚刚说出一个字来,却被呛啷啷一连串的拔剑声所打断。
然后便又是一道寒光闪过。
十几只手臂同时从高空中落下,鲜血如泉水向外喷涌,入目处尽是鲜艳的猩红颜色。
“屋子脏了,确实需要好好打扫一下了。”
暗暗叹息一声后,顾判将双刃战斧隐入虚空,站在原地没有离开,等待着从远处迅速靠近过来的一群修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