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討論-第兩百六十五章 冷璃的試探閲讀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从星若世界出来,天色已经大暗。
白茫茫的雪将黑夜衬的银白一片,梦幻如画。
凰久儿跟墨君羽的身影刚出现,即发现了不对劲,有人?
“谁?”凰久儿冷眉深锁,朝外厉喝。
“呀,呀,小美人不要这凶,是我啦。”一抹火红的身影闯了进来。
冷璃不管不顾直接推门而入,眉眼微挑,似乎好心情的跟凰久儿打招呼,“小美人几天没见,你可有想我啊?”
墨君羽看见来人,狐狸眼里寒芒乍现,居然是这个煞笔娘娘腔,想趁着他不在的这段时间来骚扰久儿?
“出去!”凰久儿眸华冷了几分。
“小美人别这么无情,我是特地来看你的,你看外面那么大的雪,就让我在你这里呆一会嘛。”冷璃擒着笑的说着,不等人吩咐,自顾自的坐了下来,拿起桌上的杯子不客气的给自己倒了杯,转头含笑的看着她。
只是,喝了一口,又开始嫌弃的皱着眉宇,“久儿姑娘,这茶冷了,有没有热茶,给我来一壶。”
“没有!”凰久儿冷眼看着他,毫不犹豫脱口而出,语气疏离带着明显的不悦。
冷璃也没再多说,放下杯子,眼神似不经意的扫过她怀里抱的狐狸,“久儿姑娘,你这只狐狸倒是蛮漂亮的。”
随意的一夸令凰久儿警铃一响,这货跟墨君羽不对付,而且他的修为到底有多高,她也摸不清楚。他能不能看出狐狸就是墨君羽有待考察。
“冷公子倒是好眼光,他确实很迷人。”
这句话颇有点拍某只狐狸的嫌疑,反正某只狐狸听着心里就极度的舒爽。
“嗯,确实。”冷璃赞同的点头,态度倒是诚恳。只是,下一秒,嘴角的笑一变,颇含深意的望着她,“久儿姑娘,你这狐狸我很喜欢不如你卖给我吧,多少钱,你说。”
随着他的话落,屋内的空气蓦地急速寒了下来。释放冷气的正是凰久儿怀里的某只狐狸。他的气场太过阴冷,很难让人忽视。
冷璃似笑非笑的扫了他一眼后,将视线转到凰久儿身上,似是在等着她的回答。
“不卖,他是我的,而且他也是无价的。”凰久儿咬牙,这厮真是会给她找麻烦。
他今日来这可不是来看她这么简单,难道是听到了什么风声?
墨君羽要是吃起醋来,受苦的可是她。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兩百六十五章 冷璃的試探推薦
“一只狐狸而已,小美人未免将他看的太重了吧?”
“这是我的事,我喜欢的人,喜欢的东西没有卖给别人的道理。”
忽地,冷璃轻笑一声,凑到她跟前,“小美人,我听说墨君羽失踪了?”
这是试探,凰久儿很清楚。
“失踪?冷公子,你听谁说的?”
冷璃始终笑看着他,嘴角的弧度一直维持着,只是时浅时深,是不是真心的,还是伪装习惯就成了自然。这点只有他自己清楚,只是凰久儿看那笑却是少了几分真诚,刻意的成分倒是更多。
“小美人,墨君羽失踪整个泽丰城都传遍了,我相信无风不起浪。你说对吗?”
“子虚乌有罢了。”有风也掀不起浪,墨君羽明明就在她身边,算哪门子的失踪。
“他要是没失踪怎么会十多天不见踪影。”
“他去干什么,难道还要跟你说一声不成?”凰久儿冷笑,毫不留情面的怼他。
冷璃也不气恼,嬉笑的接着话,“那倒不用。只是……”语气一转,“他现在可是城主,一城之主下落不明,难道不应该给百姓一个交代?”
凰久儿微眯着双眸,眼里寒芒聚集,“这就是你今天来这的目的?”
冷璃这个人实在有点让人摸不透,表面玩世不恭,但有些东西是埋进骨子里的,不是想掩饰就能掩饰的掉。比如他身上偶尔流露出来的阴冷,还有常年处于上位者的高傲。
这说明他在魔族的地位不简单……
一个地位不简单的魔族人来人族的目的是什么,难道真的如他表面展现的那般?
“不,小美人他失踪不失踪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你。”冷璃伸出一根如葱手指在她面前摇了摇。
“你若是不来打扰我,我会很感谢你。”凰久儿说的一脸真诚。
“不啊,小美人,我觉得你需要我的怀抱。”
有病吧,这人?凰久儿怒瞪着他,不想再跟这人废话,因为她已经感觉到她怀里的墨君羽已经极度的愤怒,下一秒,或许就会毫不客气的给他脸上来个完美的一爪。
墨君羽心里正有此打算,这个娘娘腔敢当着他的面调戏他的女人,这简直就是找死。
谁知,下一秒,冷璃忽地大笑出声,笑的恣意,但又莫名的让人捉摸不透。
疯了不成?
“小美人,你这狐狸,怎么跟墨君羽那家伙那么像?莫非……”忽的,他止了笑,突然严肃的说:“他就是墨君羽对吗?”
凰久儿心中一惊,面上却是平静兼看傻子的表情,“你有病吧,一个人怎么可能变成狐狸?”
这个人的目标果然是墨君羽,只是,为何?
墨君羽跟他似乎无冤无仇……
墨君羽也收起了蠢蠢欲动的爪子,敛下了身上的锋芒。
由人变成狐狸,在人族这是匪夷所思不正常的事,不正常即为妖。若是传出去,对他身边的人都不是件好事。
只是,他为何一眼就能看出?
冷璃挑眉,将手一摊,笑的双肩都开始抖动,“哎,小美人我是开玩笑的,没想到你们这么紧张。莫非被我误打误撞猜了个正着?”
开玩笑?凰久儿可不信,只是他既然不挑明,她自然也不会承认,不就是打哈哈,装傻,当谁不会啊。
“冷公子,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紧张了,我只是被你惊世骇俗的言论给吓到了。”
“是是是,是我说了不该说的吓到你了。”冷璃认错倒是挺积极,豪不含糊。只是认错之后又开始耍流氓,“小美人,墨君羽不在,你要不就考虑考虑我呗,我的技术可比他强多了。不,墨君羽那个家伙应该是不行,要不怎么放着你这么美的美人不碰。”
冷璃嘴上流氓,眼神却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的扫过凰久儿怀里的狐狸。
墨君羽也猜到了冷璃这厮的目的,就是激怒他。但这对他有什么好处?
要不是久儿死死按住他的那只小手,他早就一爪子毁了他那张招摇的脸。
是可忍孰不可忍,觊觎他的女人怎么都不能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