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一品紅人 ptt-第704章 蠢女人分享

一品紅人
小說推薦一品紅人一品红人
钱肯定拿不出,周术保也知道,今天这个事情非常棘手。答应向梅玉是很容易,可对那家别有用心的跃飞建筑一点不知情况,又如何能够答应?
“你不要意气用事,”周术保说,“这家跃飞建筑的情况你了解吗,你敢答应他们,以为一年五十万很多吗。跟你说,说不定对方就设好圈套、挖好坑,等着我们跳下去,到时候,不是儿子能不能出国读书的事,搞不好我们一家人都会葬送对方手里。”
周术保说这话声色俱厉,也知道其中的危害有多严重。这个蠢女人,以为人家给点钱就了不得了,如今,谁要工程项目,还有不掏钱的?自家这女人只要拿对方一分钱,以后就被动了,让人拿住把柄。
“你以为我不懂?”向梅玉气苦,恨声说,“我不懂?不就是包工程拿回扣吗。他们说了,不会少你这边的一分钱,但他们愿意多出一些钱,就想有项目做,仅此而已。再说,你给谁做不是做?我不管,反正和跃飞建筑的协议已经签了,第一个月的工资也领到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向梅玉做出鱼死网破的架势,也知道,必须这样,才能让周术保退让。拿了对方的钱,周术保如果不肯配合,那他自己也要掂量。拿钱办事,这是最基本的规则,但如果拿钱不办事,就不是退钱的问题。
“那还不赶快把钱退了。”周术保怒气冲冲地说,这个蠢货,事先都不跟自己说一声,不问问自己,就自作主张做出这样的事情,当真会被她害死。
“退不了。”向梅玉说,“我们签下的协议有规定,违反约定十倍罚款。你拿出五十万给我,我去退吧。”
辉哥等人先就将周术保可能的反应,和应对之策推测清楚,要周术保平白无故多退给跃飞建筑几十万,那也不容易拿出来。即使这个约定有敲诈的意思,可周术保敢拿出来、敢报警吗?
“行了行了,我会被你这个蠢东西害死。”周术保手朝空中随意比划,似乎想要打人,但又不能真去打向梅玉。“你详细地说说他们找你的经过。”
“有什么好说的。”向梅玉没好气地说,虽然与小高商议好了怎么说,可向梅玉想到之前的事情,真的恨意滔天。
“你不说清楚,我怎么和他们见面,怎么商谈合作。”周术保也是第一次遇上这样的状况,虽然怒气冲冲,但不得不压住怒火。
向梅玉再蠢,那也是自家老婆,是一家人。纵然把她打死,也脱不了跃飞建筑的套,他们肯定会找到自己的。
周术保对处理这种事情,还是很明智的,因为不能见光,自身的硬气并没有多强。如果不是老婆与对方有关联,周术保自然不怕威胁。
在周术保虎视眈眈之下,向梅玉说,“一天我们打麻将,谈到孩子学习。大家都说国内读大学肯定不如送到国外去。然后说了国外读书要多少开销,我不插话。麻将馆老板知道儿子读高一的事情,她听过我给儿子打电话。就问我,我说我家没钱送儿子去国外,不肯跟他们多说。
两天后,又有一次提到这个话题。有个女人就问我,还说有途径找国外的大学。我就动心了,问她一些情况。要多少钱、怎么联系外国大学,这样的事情反正这两年都要弄清楚的。有人了解,又都是打麻将的。我为什么不问?”
“问问问,这些事情我不知道啊,要你做蠢事。”周术保真的很冒火,打听去国外读书的事情,只要问问京城那边的人,谁还不知情况?不过,自己从没同老婆提过这些事情,确实不能完全怪她。
对周术保愤怒,向梅玉自然不在乎,冷冷地看着他。周术保见她这样,也知道今天发脾气解决不了问题,只得放低声音,“说完啊,都说出来,不要有什么隐瞒。”
向梅玉在心中苦笑,自己能完全说出来吗?说出来你能接受吗?起因在于你,你周术保知道吗,狗日的。但向梅玉也明白,还得将编好的故事说出来。
向梅玉说,“其实也很简单,我问过那女人。得知要那么多钱后,表示自己没钱。然后,跃飞建筑的人找过来,在一次散了麻将时,对方邀请喝茶。我们在茶室谈了这个问题,之后,我觉得这是可行的办法,就答应了。”
“答应了、答应了,你知不知道,这会将我们一家都害死。”周术保真是无语,陌生人这样承诺都会相信,也没见过这样蠢的女人。
“他们找到你,怎么说?”周术保想尽可能了解更详细的经过,才好判断接下来的事情如何处理。
“还能怎么说,就直接说了,他们知道你在长坪县这里当书记,手里有工程项目。他们只要拿到一部分项目做,没有其他要求。拿项目也会按照规矩办,不能让你吃亏。这种事情,怎么就不能有?我拿的是公司的利润部分,与你这边关系不大。”
非常不錯小說 一品紅人-第704章 蠢女人相伴
“哼……”周术保明白,怎么可能关系不大?自己肯定会在一定程度上让利,这部分的让利,绝对会超过蠢女人拿到的那点钱。
两人说道这里,周术保不由地沮丧起来,面对这个无法甩掉的麻烦,也不知该如何处理。只有等跃飞建筑的人过来见面,面谈之后,再来判断该怎么办。
心里虽然对向梅玉极为不满,可是却已经发生,周术保也只能忍着。说,“什么时候他们过来?”
“我也不知道,我想,他们会很快过来的。到时候,你就知道跃飞建筑说的是真是假。如果他们说话不算数,那我们就不搭理他们,他们还能怎么样?”向梅玉故意这样说。
“你知道个屁啊。”周术保真听不得这样的蠢话,跃飞建筑既然纠缠上来,哪容易摆脱?
只是,周术保也不知对方会提什么具体的要求,如果比较过分,那该怎么办?一时间,周术保也是不知所措。
向梅玉见基本目的已经达到,便不多纠缠,而是静下来,坐在沙发上。也不管周术保有什么脸色,看着房间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