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khm1s精彩都市异能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一起成功-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破例離廟看書-7a3fs

都市小說 / 24 10 月, 2020 /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得得得——”庙里正响着木鱼敲击声。
不紧不慢,却也不容外人打扰。
孙秀才只能在蒲团上跪了下来,耐心的等待着木鱼停下。
只是不断更换的姿势以及急促的呼吸,又让他等待的心显得很是躁动不安。
很快,佛经声和木鱼声停下,慕容无心淡淡响起:“你心乱了。”
孙秀才对着门里毕恭毕敬开口:“老爷子,对不起,是我修行不够。”
慕容无心语气平和:“发生大事了?
你解决不了?”
“老爷子,对不起,事情有点出入。”
死士
孙秀才艰难点点头:“我给叶凡来了一个下马威,叶凡也反手将了我一军。”
“双方碰撞算是激烈,但都处于可控范围,保留着日后好相见的底线。”
“可昨晚,有一伙人假冒武盟杀了哑巴,断了乔老板几十人的手,还铲平了乔氏茶楼十几栋建筑。”
醫聖 桂之韻
“叶凡和武盟瞬间被人千夫所指。”
“叶凡需要我给出一个解释和平息风波,不然他会认定是我下手对慕容开战。”
孙秀才很是无奈:“毕竟是我先动用了乔老板这一枚棋子给他发难。”
接着他把这两天的事情简述了一遍,让慕容无心可以更好的作出判断。
慕容无心听完后淡淡出声:“有人在混水摸鱼?”
孙秀才点点头:“没错,幕后黑手要破裂我们跟叶凡的关系。”
“我们试图跟叶凡联手一事,除了你知我知叶凡知道外,应该不会被其余势力所知。”
網遊之王牌戰士 塵緣暗殤
“这幕后黑手是从哪里挖到消息的呢?”
慕容无心声音一沉:“而且还把火候拿捏的炉火纯青?”
慕容前脚刚用茶楼算计叶凡一把,幕后黑手后脚铲平茶楼嫁祸,算计的实在太精准了。
这也让慕容跟叶凡的关系走向了恶劣。
“消息泄露不会在慕容这边。”
孙秀才微微低头:“很可能是叶凡轻狂说漏了,毕竟他只要一个声音。”
“甚至有可能就是叶凡放出风声,告知我们要跟他联盟对付两大家,让两大家把枪口调转对准我们。”
“只是叶凡没有想到,两大家捅我们一刀之余,也扣了他一个黑锅。”
孙秀才作出自己的判断。
慕容无心轻轻转动佛珠:“嗯,这有可能,不过现在追查消息泄露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把铲平茶楼杀害哑巴一伙揪出来。”
慕容无心追问一声:“假冒武盟的那批人没有线索吗?”
“没有,他们来得快,去的也快,推完茶楼砍了手臂就跑了。”
孙秀才把来路打听到的消息和盘托出:“你知道,华西矿井多,这些挖机这些人,随便往一个矿井一藏,一年半载都找不到。”
“而乔老板他们当时只盯着自己房子,根本没有看清对方的面孔,只知道他们自称武盟为叶凡办事。”
“当然,昨晚下了很大雨的,摄像头又被破坏,很多痕迹也都找不到。”
“不过我从对方作案手法和行径来判断,很可能是南宫富和欧阳无忌的人。”
孙秀才告知自己的想法。
“南宫富和欧阳无忌?”
慕容无心沉思了一会,随后淡淡一笑:“他们向来唯我马首是瞻,什么时候胆大到算计我头上了?”
“不过也有可能,翅膀硬了,还有北极商会撑腰,难免跋扈起来。”
老人评价南宫富他们两句,随后话锋一转:“你过来就是告知我些事情?”
“凶手可以悬赏追杀,幕后黑手也可以慢慢追查。”
陰胎十月之鬼夫纏上身
孙秀才呼出一口长气:“但叶凡现在情绪有点不稳定。”
“他要我今晚八点前给他交待和解释,不然就要对慕容家族全面开战。”
“我暂时没把握平息他的怒火,也无法对他作出保证,所以想要请老爷子出山。”
“要压制叶凡的杀意,以及重新对我们信任,需要老爷子亲自见一面方能彰显诚意。”
港片武俠大世界 深幻
“我知道这是不情之请。”
“毕竟老爷子很多年没离开过这寺庙了。”
“而且外面仇敌很多,出去难免遇见危险,只是现在已到家族危急关头……”“叶凡一旦不管不顾跟慕容家族死磕,我们就是胜利也要损失八成以上的资源,得不偿失。”
“毕竟老爷子还想要再稳定十年。”
孙秀才把自己的想法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慕容无心没有立即回应,只是陷入了沉思。
十年前,有一个高人告诉他,只要余生都留在这庙里,他保慕容无心这辈子善终。
哪怕唐平凡亲自带人来了,他也能让慕容无心好好活着。
但一旦离开庙里,彼此缘分就算尽了,慕容无心生死也就各安天命了。
因此慕容无心在庙里一呆就是十年。
如今要离开,他多少有些犹豫。
只是想到自我关押了十年,以及慕容家族生死关头,慕容无心就作出了最终决定:“想不到我在庙里隐居十年,今日却要为一个毛头小子破例出门。”
“不过为了慕容家族生存和振兴,我今天就去见叶凡一见。”
“看看赵明月这个儿子,唐平凡的女婿,究竟是怎样的三头六臂。”
“我违背高人指点离开庙门,算得上慕容家族对他叶凡的最大诚意。”
“他这样还不接受联手条件就太不是东西了。”
極品仙帝在花都
慕容无心发出一阵大笑,随后收起了佛珠开口:“秀才,备车!”
他虽然一脚踏入修行,但重心依然落在红尘,希望慕容家族再安稳几年。
孙秀才忙恭敬出声:“是!”
三分钟后,破旧的庙门咔一声打开。
一个长相宛如弥勒佛的老人身穿僧衣手持佛珠走了出来。
长相平和,落地无声,但却给人一种深沉不可侵犯的态势。
“老爷子!”
孙秀才把弯鞠躬到九十度。
慕容无心淡淡开口:“走吧。”
孙秀才忙调来一列车队。
半个小时后,一列林肯车队缓缓从飞来峰顶驶了下来。
末日遊戲之殺戮
近百人守护。
这时,侧方一千多米处的山丘,一个瞄准镜悄然锁定了慕容无心的车子。
瞄准镜上的十字准星随着车子缓缓移动着,最后定位在慕容无心的影子上。
从山林吹过来的风更加猛烈了。
天空也深处传来隐隐雷声。
几颗大雨点忽然之间从天而降,打在车上发出“噼啪”声响。
慕容无心像是有感应一样,目光忽然凝聚成芒望向了山丘。
也就在这时,车子离开山门,车速一慢,一颠。
慕容无心身躯微微前倾。
整个上身在挡风玻璃中变得清晰。
也就这么一晃,一凸。
“扑!”
一颗狙击子弹飞射而来。
孙秀才清楚看见,慕容无心的身子如受重击向后一仰。
一股血花,在老人胸口猛然绽放。
孙秀才歇斯底里喊叫起来:“慕容先生——”


Tags : | |